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31章:把霍霆琛的名字写在书上了
    简溪下车进寝室楼。

    待纤瘦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霍霆琛收回目光,从内置台上拿过烟盒,抽出来一支烟。

    细细薄烟缭绕,青白色的烟雾间,男人一双沉寂的黑眸,泛着遐想的深思。

    待一支烟燃尽,他才重新发动引擎,掉头,将车驶离学校。

    。

    简溪一回到寝室,正在收拾打扮的室友,纷纷对她投来审读的目光。

    刘杉杉和佘伊不是很清楚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被姜素浅告知说不要耽误简溪谈恋爱,两个人大致也猜到了简溪和异性走在一起。

    而且照她昨天晚上没有回来的程度看,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两个人昨天晚上睡在一起。

    收到刘杉杉和佘伊投过来的目光,简溪莫名有些不适应,伸手顺着自己眉骨的位置,往下摸。

    “我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

    刘杉杉和佘伊一起说没有。

    “溪爷,其实你不用这么不自然,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不就是出去和男人过--夜了嘛,我们都理解!”

    听刘杉杉这么说,佘伊也附和。

    “其实你有男朋友挺好的,省得那些总想往你身上折腾的男生对你一直不死心!”

    简溪:“……”

    洗漱回来的姜素浅,见简溪杵在门口边,身上穿的衣服也不是昨天离开时穿的那套,下意识的问:“溪爷你回来了啊?这衣服,是你家老霍新给你买的衣服吗?款式还不错!”

    “……”

    简溪往姜素浅那里看去。

    意识到几个人因为自己昨天晚上没有回来误会自己,额角有些胀。

    “衣服是我自己的!”

    生怕几个人再误会自己和霍霆琛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她下意识出言替自己辩解。

    “我昨天晚上回我出租房那里睡的!”

    姜素浅对于简溪的辩解倒也没有拆穿的意思,摊开双手耸了耸肩,笑的意味深长。

    “怕我不知道你家老霍在出租房那里,陪你过得夜吗?”

    简溪:“……”

    。

    简溪一寝室都被鼎丰录用去实习的事情,很快就在整个专业传开了。

    相比较陈宁那种学习刻苦、校内工作认真的学生来讲,这无疑是当头棒喝的打击。

    陈宁自认为自己就算是再差,也好过那个到现在都没有过英语四级的姜素浅,可是……那个不学无术的姜素浅竟然都能被鼎丰录用,而自己却没有被录用,这对她简直是赤衤果衤果的侮辱。

    简溪一寝室的人进教室的时候,一些交头接耳的学生打住话的时候,纷纷冲她们几个投以或是鄙夷、或是不屑、或是羡慕的目光。

    除了现在还在犹豫要不要去鼎丰实习的简溪,其他几个人都格外神气,尤其是姜素浅,更是娇纵的扬起下颌,大有一副我就是喜欢看你们看不上我,又干不死我的样子。

    碍于大四的学生对以后的生活都有规划,或是考研、或是工作,学校安排的大四的课程不算繁重。

    讲台上的老教授在那戴着个老花镜念书本上的内容,偶尔会在黑板上写几个字,没有PPT投影展示,课程较为枯燥。

    姜素浅双手搭在桌上,昏昏沉沉的埋头大睡;刘杉杉和佘伊两个人工作暂时算是定了下来,拿着个手机在那儿刷淘宝,讨论双十一该买些什么剁手。

    简溪也没有心思听课,脑海中尽是霍霆琛对自己说过的话,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是钉子一样钉在她的脑海中。

    拿着个笔,在课本上胡乱划动,到最后,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的写下一个“霍”字。

    “溪爷溪爷,你定下来没啊?你到底要不要去鼎丰实习啊?”

    佘伊和刘杉杉两个人刷完淘宝购物清单,凑过来问她要不要去鼎丰实习。

    一寝室生活四年,谈不上关系好到能穿一条裤子,但总好过和其他寝室的同学。

    被两个人拉回思绪,简溪拿下托腮的手,转头看凑过来的两个人。

    “我还没有想好!”

    刘杉杉一听简溪还在犹豫,翻白眼表现无语的样子。

    “我说你到底在犹豫些什么?你就算是不想做秘书的工作,倒是和鼎丰那边人事部说你想去企划部啊!”

    简溪拿手重新托腮。

    “我是一定要考研究生的,就算是留在鼎丰实习,也不过是试用期的三个月!”

    “那你当初就应该安安心心考研,而不是去应聘什么工作!”

    实在是不满意简溪占着工作的好位置,最后还不打算去工作,刘杉杉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好。

    简溪也清楚自己当初就不应该一头脑热,在考研还是工作间做不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我现在很矛盾!”

    她自认为自己从上大学那会儿就已经对自己以后的人生做出了一个规划,但是不知怎么,最后自己的规划变得一团乱,以至于面临毕业,她到现在都没有给自己确定一个要走的方向。

    佘伊翻了个白眼,嘟囔道:“我看你现在是一心都在谈恋爱的事情上,根本就不寻思正事儿了!”

    “……”

    因为佘伊的话,简溪不可避免的想到霍霆琛。

    “伊伊,你说的还真就不错!”

    刘杉杉将目光睇到简溪那个写着个“霍”字的课本上,嗤了一声。

    “都把人家的姓写书上了!”

    简溪:“……”

    “哪呢?”

    佘伊凑热闹去看,伸着个脖子往简溪课本上睇。

    简溪耳根子发烫。

    她想遮阳倒显得自己心虚,赶紧拿笔在上面胡乱划着。

    见简溪遮遮掩掩,原本那个写好的字被她划的乱七八糟,佘伊说了句“我去!你这不像是谈恋爱,倒像是暗恋!”

    “……”

    。

    浑浑噩噩挨过上午的课,下午没有课的关系,吃过午饭,几个人回了寝室。

    姜素浅还在忙着看日漫,刘杉杉和佘伊等着实习,不用像其他人那样道出递简历,抱着个手机打王者荣耀。

    简溪一直都心不在焉想自己的事儿,不管是工作还是考研,亦或者是霍霆琛的事情,都让她拿不定主意。

    想到霍霆琛送自己来学校时对自己说过的话,她思量了一会儿后,拿着手机,走到屋外,拨了自己外婆的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拨通。

    老人知道是简溪打来的电话,慈祥的唤着她。

    每次听到自己外婆的声音,简溪都很心安,那是一种让自己觉得温暖的感觉。

    问了一些关于自己外婆近况的事情,闲聊了几句以后,她把话扯到正题上。

    “外婆,我现在有点问题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很需要您给我建议!”

    对自己外婆,除却关于霍霆琛的问题,她没有选择隐瞒。

    一听自己外孙女对于一份摆在自己面前薪资丰厚的工作,还有考研一事儿难以做出选择,老人笑了笑。

    “小溪啊,人活一辈子,不就是为了让自己活得体面、活得开心嘛,外婆不需要你有多大的能耐,活得优于其他人,不管是工作还是升学,只要你觉得你活得开心,不缺谁、不少谁、不欠着谁就行!”

    “……”

    “说来这种事情,外婆也不好左右你些什么,就像是你当初不喜欢泽禹也是一样,依照老人的观点觉得泽禹那个孩子很好,很适合你,但是你不喜欢泽禹,外婆也不想强迫你什么,就任由你找你喜欢的男生好了!这种事也是一样,说来,在外婆看来,一个女孩子有份稳定的工作,以后能找个对你好的丈夫,过着和和美美的生活,就足够了,完全没有必要再升学,再提升自己的必要;但是升学,对自身知识文化,还有自身气质都是一种升华,还能使你获得一份更高薪的工作,想到这里,外婆固然着急你赶紧找个男朋友,也希望你的人生活的充实!”

    简溪轻敛睫毛,盯着自己脚下的瓷砖看。

    依照自己现在的年龄,在乡下差不多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虽然城市不同于乡下,但依照老人的思想看来,这个年纪应该谈恋爱了,她能听出来自己外婆的话的意思是如果不是很必要,就没有再升学的必要。

    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老人又很矛盾,她怕自己的话会耽误简溪以后的发展。

    再怎样说,帝都作为政治、经济、文化的集聚地,涌现出各种大批量的人才,没有高学历,在这样快节奏的都市中,真的很难生活下去。

    并没有从自己外婆那里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建议,这些,简溪都有想过。

    “小溪,其实你也没有矛盾的必要,你自己以后想过怎样的生活,就照着怎样的路走就是了!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外婆都支持你!”

    简溪能感受到自己外婆对自己的支持,也能感受到她对自己满怀希冀和信心。

    “外婆……不管我是选择工作还是考研,如果我选择在帝都这边生活,您……愿意搬过来,和我一起生活吗?”

    相比较在工作和考研间难以选择,对简溪而言,自己外婆愿不愿意离开湘庄,才是更重要的问题。

    老人慈祥的笑了笑。

    “外婆上了年纪,实在是不愿意折腾了,而且我在乡下生活的挺好!”

    “外婆,我不想再和你分开。”

    简溪年纪终归还是小,对于生离这种事儿,还是看不开。

    “外婆,其实……我研究生打算考洛城那边的学校。

    隐约听出简溪话音里带着泪腔,老人苦涩的笑了笑。

    “小溪啊,外婆也不想耽误你,在帝都,你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不管是升学的高校,还是就业的环境都优于洛城这边。”

    怕简溪绕到一定要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怪圈里出不来,外婆暗自叹息一声。

    “小溪,你先安心留在帝都那边吧,等你有出息了,到时候把外婆接过去和你一起生活!”

    难得见自己外婆妥协,一瞬间,简溪觉得摆在自己眼前的事情,迎刃而解。

    “您没有骗我吗?”

    “外婆什么时候骗过小溪啊?”

    简溪眼眶湿润,嘴角勾出一抹浅浅的笑。

    。

    又和外婆聊了一会儿,再挂断电话的时候,简溪身倚在墙边,长出了一口气。

    绕来绕去,简溪不是不清楚自己最初的坚持被改变是因为什么。

    没有遇到霍霆琛之前,准确的说,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他之前,她把人生规划的很简单。

    考洛大的新闻传播学,毕业以后在洛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和外婆生活在一起,以后在那边再找一个可以共度余生的人,然后再也不用再继续生活在有简家人存在的城市。

    但是和霍霆琛纠缠在一起以后,她事先规划的人生轨迹全部都乱了。

    在回洛城陪自己外婆还是留在帝都之间难以做出权衡,甚至,她想的是找自己外婆谈,将侧重点放到霍霆琛那边,而不是让他妥协自己。

    她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会替那个男人想这么多,但很清楚的是,她现在很喜欢他,喜欢他给自己的依赖感,喜欢他带给自己的稳重感,喜欢他一切的一切……甚至忘了两个人之前发生过不愉快。

    。

    再回到寝室,寝室里的几个人围在一起讨论班级微信群里发来的消息。

    简溪看到几个人在嘟嘟囔囔的犯嘀咕,问她们怎么了。

    “没怎么,你看微信啊,群里发来消息,让同寝室把实习工作的单位整理成一份表格交给陈宁,然后那几个和其他专业住混寝的人,直接在群里告诉陈宁去了哪个实习单位。”

    简溪听她们这么说,点开微信看。

    果然,班级群里刷了五十几条的消息。

    逐一看了一圈消息,里面有好些个人在说自己去了哪个哪个企业。

    佘伊转身开电脑,然后打开word文档建表格。

    把自己和刘杉杉、还有姜素浅的信息整理了出来,再转头看简溪的时候,问:“溪爷,你到底定没定要去哪个企业实习?亦或者说,你不打算实习?”

    有了和外婆之间谈的一席话,简溪这会儿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预想的大概。

    再去看佘伊,她郑重道:“把我写上吧,我去鼎丰实习!”

    。

    不同于考洛城那边的高校,在帝都,各高校之间的竞争还是挺大的。

    突然改变主意,简溪不觉得依照自己现在的水平,有机会考上帝都的高校,就连本校都不见得考上,索性,选择实习,挣上一笔钱比较实在。

    第二天下午,鼎丰那边的实习安排通知下来。

    要求他们于8号,也就是这周五去企业报道,然后后续鼎丰方面会派人到学校进行企业授课,大约培训两个月,到一月份以后,开始安排到岗实习。

    通知下来了,今天周三,鼎丰方面要求周五到企业报道,等同于说,她们还有一天多的时间准备一下。

    在要不要穿正装还是普通服装之间难以权衡,刘杉杉几个人议论第一次进鼎丰要什么样的发型,才显得不随意但又不死板。

    对于她们三个人的顾虑,简溪丝毫不见兴趣。

    不觉得一个私企有西装革履的必要,怎么穿舒服怎么来,这才是重点才对,一个实习生,完全没有必要把自己打扮的像是都市白领。

    再者说,鼎丰方面也没有要求他们如何着装!

    姜素浅是个小迷糊,听说刘杉杉和佘伊准备穿女士OL装,赶紧给家里打电话,和她母亲借小西装和高跟鞋。

    知道简溪没有这方面的衣服,虽然她比自己瘦了一些,但还是从她母亲那里多借了一套OL装给简溪。

    。

    周五去鼎丰,早上梳洗打扮后,简溪不想浪费姜素浅一番好意,虽然接过她递给自己的OL装和高跟鞋,但是没有穿的意思。

    出门之前,盛装打扮的姜素浅几个人看到简溪随意简约的穿着,甚至连妆都没有化,呆呆傻傻的看着她。

    “溪爷,你这是怎么个情况啊?不穿正装,不化妆,你这是到公司报道还是去取外卖啊?”

    多数的小姑娘现在连出门吃个饭都要化妆,简溪倒好,素面朝天,丝毫不见重视。

    “你这底子再好,也不能不打扮一下啊,你让人力资源的HR怎么想你啊?”

    对于几个小姐妹的话,简溪不以为意。

    “我觉得我这有挺好的,那个通知上也没有特意强调要穿的多正式啊!”

    几个人一起翻白眼。

    还想再说简溪些什么,简溪直接以要到时间了,打断了几个人要说出口的话。

    。

    抵不过几个人的嘀嘀咕咕,简溪坐地铁去鼎丰的路上,接过几个人递上来的化妆品,给自己简单化了一个淡妆。

    鼎丰这次从传大一共招了10个实习生,其中有四个是简溪一寝室的人。

    在人事部那里,过来鼎丰的十个人,见到了孟部长。

    孟部长在一堆人里,一眼就注意到了简溪的存在,不是因为她长得好看,也不是因为她身高的出挑,而是相比较其他几个人的穿着,她穿的实在是简单,丝毫不见对这次报道的重视。

    对于简溪不甚在意的样子,孟部长想出言说她几句,但想到上面交代的话,再联想到她和霍霆琛这个顶头上司的关系,那些想要斥责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尽可能让自己保持自然的态度。

    带这十个人挨个部门走了一圈,一边介绍公司大体的运营情况,一边和他们说实习以后,要做哪些事儿,尤其是每个人分配到某个部门的时候,他着重介绍。

    相比较其他九个人而言,简溪的商务文秘工作实在是不值得一提,毕竟孟部长很清楚会把简溪招来鼎丰是怎么一回事儿!

    张德义知道鼎丰从传大招来的十个实习生今天过来报道,这里面还有简溪,他抽了空闲时间,把这十个人叫去小型会议室开会。

    上次见到简溪,他对她有印象,再加上长得好看的小姑娘,穿的不如其他人庄重,张德义一眼就认出了她。

    对张德义没有印象,更不知道他曾经授意肖旭打电话给自己,让自己做霍霆琛的忄青人,经过孟部长的介绍,简溪同其他几个人一起向张德义问好。

    张德义看到自己把简溪这尊大佛收入囊中,开心的不行,一双狭小的鼠目,不断放出笑意。

    “招了哪位做商务文秘?”

    张德义故弄玄虚的问孟部长。

    孟部长收到张德义递给自己的眼神,叫了简溪。

    “简溪,这位是鼎丰的张总。”

    单独被叫出来,简溪站起身,轻盈莞尔,对张德义问好。

    张德义十分满意的点头。

    “简小姐是吧?嗯……以后你就做商务文秘的工作,不过不是做我的秘书!”

    “……”

    众人惊讶于张德义那一句“简小姐”,简溪不过是十个前来鼎丰实习的实习生之一,不清楚怎么就称呼她为简小姐?

    简溪听得一头雾水,下意识皱眉。

    姜素浅也惊讶于张德义那一句“简小姐”,用手捅简溪。

    “溪爷,你认识张总?”

    简溪不好在上司面前和姜素浅交头接耳,尽可能让自己保持自然状态看向张德义。

    孟部长见简溪可能还不清楚情况,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顺着张德义的话,往下说下去。

    “简溪,上次面试的时候,我有和你说过,你做的不是张总的文秘!”

    简溪点了点头。

    孟部长曾经和自己说过,自己的工作不忙,因为自己是做鼎丰背后老总的文秘,鼎丰的老总不经常过来鼎丰这边,等同于说,自己做的是个徒有虚名的文秘。

    “对,不是做我的文秘,应聘你做我们鼎丰的文秘,是给霍……”

    张德义不等把话说完,会议室的门被人敲响。

    跟着,肖旭神色有些紧张的走了过来。

    规规矩矩唤了一句“张总”以后,赶紧附到张德义耳边,把事情说给他听。

    一听说霍霆琛过来这边,张德义大惊。

    惊讶之余,伸手拍大腿。

    “真就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顾不上和十个实习生解释,他对孟部长说“我有事儿要去处理,老孟,你继续给他们开会!”

    话闭,他退开座椅,让肖旭带自己去接见霍霆琛。

    ————

    6000字,今日加更2000字,答谢大家近期月票、推荐票支持,嗯……大家多多投票,后天还加更,不出意外,最少8000字更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