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33章:我终究失了心,选了你(4千字,表白ing)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33章:我终究失了心,选了你(4千字,表白ing)

    办公室里,霍霆琛正在办公。

    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只着了一件单薄白衬衫的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里握着一只黑色的签字笔。

    此刻,他低首,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手头的文件上。

    办公室里宽阔的钢化玻璃窗,通透明亮,可以看到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建筑物、繁华的街头、川流不息的车辆。

    上午时分,阳光正好,顺着钢化玻璃窗打进办公室。

    反射的阳光,在办公男人的周遭,留下一层薄薄的灰尘。

    办公室里没有多余的摆设,除了内置休息室和沙发区之外,只有一排书架,还有一张沉木办公桌。

    简溪迎着太阳光的关系,再加上霍霆琛没有抬头,她只能看到金灿阳光中正在办公的男人正在全神贯注办公,没有看清楚男人的脸。

    深呼吸一口气,她敛住第一次面对上司的忐忑,迈步走了过来。

    “放边上就行!”

    霍霆琛没有抬眼,只是语调寡淡吩咐。

    简溪:“……”

    本就诧异于自己刚刚听到的声音,这会儿又一次听到熟悉的声音,简溪手拿数据报表的动作一滞。

    再敛住思量的思绪,她抬眼,往霍霆琛那里看去。

    几乎是看到男人半个侧脸轮廓,整个人惊异的石化在原地。

    霍霆琛伸手握笔签字的动作,让白色衬衫下有型的手臂,顺着被拉开的褶皱,阳刚坚毅的呈现。

    见自己吩咐下去的事儿,对方没有照做,霍霆琛抬起头去看。

    目光对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简溪,他也诧异了一下。

    四目相对,简溪一个失神,拿着数据报表的手指轻颤,一个不小心顺着掌心滑落。

    数据报表文件夹的拉夹磕碰到咖啡杯,杯壁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一声,当即有些许的咖啡往外溅出。

    本就因为见到霍霆琛而心不在焉,这会儿手里的文件夹掉落,还磕碰到咖啡杯里的咖啡,简溪更是一时无措。

    拿着托盘的手震颤了一下,本以为托盘里的咖啡和沾湿了一角的文件夹会被自己打翻,不想,自己手险些一滑的时候,托盘被一只伸过来的大手,稳稳拿住。

    霍霆琛修长雅致的手指,手背突出的骨节,因为拿稳托盘的一边而攥紧蜷缩,可见充满阳刚力量的手背上,浮现青筋。

    简溪顺着男人好看骨型的手指往上面看去。

    不等目光定格在男人的脸上,只听男人用带笑的口吻,问道:“傻了?”

    “……”

    简溪直觉性看向霍霆琛,目光撞进他噙着一抹笑意的眸底,耳根子热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

    霍霆琛被简溪问的话逗笑了。

    这话应该是他问她才对吧?

    把横在两人之间的托盘放到一旁。

    霍霆琛看着数据报表文件夹的一角,沾了一大块咖啡渍,略显哭笑不得。

    把那份报表扔到垃圾桶里,他看向简溪。

    “连这点小事儿都做不好?”

    简溪本就尴尬,被霍霆琛质问,鼓了鼓腮。

    “我是被人赶鸭子上架的!”

    “……”

    “我今天本来是报道的,哪曾想会被肖助理叫出来,连个缘由都不给我说,就让我把东西送来这里。而且,我第一次做这种事,难免力不从心!”

    说这话的时候,她极度难为情。

    心想,如果自己要面对的上司不是霍霆琛,哪至于又是打湿文件,又是险些掉了托盘?

    霍霆琛看简溪挠头的不自然样子,眼底的笑意更是深邃,和刚刚在会议室里雷厉风行批手下几个办事不利部长的态度,判若两人。

    “来这边应聘?”

    简溪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我本来是应聘企划部的,但是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偏偏来让我做文秘!”

    说完这话,她像是猛然间意识到些什么似的,原本嘟唇鼓腮的神色,渐变诧异,最后,眼底流露出肯定的确信,把目光难以置信的看向霍霆琛!

    如果说鼎丰的老总是霍霆琛的话……

    自己会被安排在文秘的工作职位上,还有自己一寝室的人都进来鼎丰实习的事儿,还有张德义见到自己时称呼自己为“简小姐”的事情,似乎全部都能说得通了……

    想到上次自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让自己做霍霆琛的忄青人,她不难联系到这一次也是霍霆琛授意张德义做的。

    可是……自己和他一直都说自己要回洛城那边,他怎么能这么肯定自己会来鼎丰实习?

    不清楚这一切真的是巧合,还是蓄意策划,她眸色大惊的同时,大脑一片空白,一张一合的红唇,浑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这么怪异的看着我做什么?”

    霍霆琛已经站起身,他挺括的身躯站直,更显优雅完美,比杂志里走出来的男模,有过之而无不及。

    将颀长挺拔的身躯倚在简溪右前方一点的办公桌边缘,他双手轻扣办公桌边缘,好整以暇的看着跟前看自己看到连目光都忘了转移的小丫头。

    被霍霆琛的声音拉回思绪,简溪依旧发愣的看着他。

    “是你搞出来的事情,对不对?”

    “……”

    霍霆琛被问得一头雾水,锋朗的眉梢,轻挑。

    “说什么呢?”

    “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简溪想不到这一切除了是霍霆琛授意之外,还有谁能这么会办事儿,懂的投其所好。

    “我要是知道,会问你?”

    被霍霆琛接连反问,简溪狐疑了一下。

    转眼珠思量了一下,再去看霍霆琛,她正色道:“你不知道鼎丰这次从传大只招了十个实习生,而这十个实习生里,有四个位置被我们寝室承包了吗?等同于说,我们寝室被鼎丰录取的概率,和买彩票中了头奖等价!”

    “……”

    “而且……张总,当着其他人的面儿叫我‘简小姐’,我不认识他,但他会这么称呼我,给人的错觉就是他认识我!”

    霍霆琛听简溪的字字句句,诧异了一下。

    旋即,神色平静。

    “我不知道这些事儿!”

    相比较偌大的霍氏帝国,鼎丰不过是其中一个业绩还顺的过去的子公司。

    他霍霆琛固然从商手段强硬,做事雷厉风行,但也不代表他会面面俱到,连这些事儿都知晓的一清二楚。

    简溪有些不确信。

    “你没骗我?”

    霍霆琛黑眸望向她。

    盯了有一会儿,问:“打算让我和你起誓?”

    “……”

    简溪只是想从他口中得到确定的事实,真就没有想过让他向自己发誓的打算。

    没有接霍霆琛的话,她只是小声犯嘀咕:“至于这么较真吗?”

    她刚嘟嘟囔囔完,霍霆琛问:“怎么突然想实习了?不考研了?”

    简溪看向霍霆琛,着实难以启齿自己是因为在他和外婆之间做了妥协,所以才决定留在帝都,两个小手互搅手指。

    再放下两个互抠的手指到身后,她故意看向别处,刻意忽视自己心脏越跳越快的焦灼感。

    “我是不想看到某人因为我一再妥协!”

    不等霍霆琛消化她说出口的话,简溪认真自己的神情,轻轻垂眸,将眼底那一份羞赧、那一份忐忑、那一份不自信,尽可能敛住。

    “在你和外婆之间,我终究失了心,选了你!”

    反应过来简溪的话是什么意思,霍霆琛竟然像是第一次被女生表白的毛头小子,心情激荡的同时,嘴角漾出一抹笑。

    伸手,他抓过简溪往身后攥紧的小手,扯着她的手腕,往自己跟前带。

    浑然忘了鼎丰业绩下滑带给自己的不痛快,待两个人近距离靠近,四目无声相对时,他干热的掌心,轻握她的小手。

    嗅着她发丝间让人心旷神怡的栀子花香,眼底是藏匿不住的温润笑意。

    “今天要是没有和我误打误撞,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袒露心迹,嗯?”

    “……”

    简溪被问的耳根子泛红。

    在霍霆琛黑眸一再打量下,脸蛋热的更加厉害。

    “我要出去了,孟部长还在给我们开会!”

    霍霆琛没有放开简溪的意思,他用力握住简溪暗自和自己较劲的手。

    “我这个年龄段的男人,过了对异性说甜言蜜语的年纪,也不可能搞什么浪漫满足你身为女孩子对爱情的憧憬和幻想,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给不了你幻想的风花雪月,但我会尽可能满足你的一切需求。就像你说的,我们之间有十岁的年龄差距,如果在和我交往的过程中有什么让你不满意的地方,别憋着,一定要和我说,我会试着找方式解决,不是什么重大问题,我会尽可能向你的生活圈靠拢;还有,如果你和我试着交往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觉得不合适、想要分手,也一定要和我说,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被欺骗,尤其是感情问题。”

    简溪自知自己刚刚说的话已经表明了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态度,但听这个男人说了这么说,还把交往中遇到什么问题都说出来,她想要和他矫情一番,偏偏矫情不出来。

    她不是第一次听异性和自己表白或者坦诚相待,但霍霆琛会把后续想到的事情和自己事先谈出来,这是她所接触的异性中,最为特殊的一个。

    可以说,正是因为他成熟有风度,不会像轻率年纪那些男孩子一时头昏脑热许下什么天荒地老的誓言,才会让简溪觉得他和自己表明心迹,从来不是一时兴起才这么做的。

    心跳更乱。

    她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第一次想要认真尝试一段感情的关系,至少曾经那么疯狂的喜欢在轻狂年纪里遇到的那个少年,也没有能像现在这样,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天翻地覆了。

    她下意识蜷缩手心。

    再看向霍霆琛的时候,眸间是认真的神色。

    “我之前没有交往过异性,虽然曾经试着和几个还算合眼缘的男生来往,但往往还没有开始就无疾而终,都说第一次谈恋爱的女孩特别矫情,也特别喜欢缠着对方、和对方撒娇,我没有这种经历,不清楚会不会像其他女生那样缠着你,但我会尽可能做到不给你带去麻烦。我会体谅你工作忙,没有时间陪我,但是如果我以后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要是不想指正,就多包容我一些。你不希望我在感情的世界里欺骗你,同样,我也希望我们之间是平等对立的关系!”

    能看得出来简溪之所以会犹豫这么久,是因为真的想了很多。

    霍霆琛轻拨简溪鬓边垂落的青丝到耳后,目光盯着她白皙的耳廓此刻微红,用指腹捏了捏她红润的耳垂。

    “你和我撒娇的尺度,我还能接受。”

    简溪面露不自然,尤其是男人眼底格外风情的笑意,像是一小簇电流顺着自己脊柱蔓延。

    这个男人,永远有把谈正事的画风,转变成让自己尴尬的画风!

    “让你包容我,不是让你动不动就欺负我?”

    “我怎么欺负你了?”

    霍霆琛反问简溪,蛊惑的五官,往她跟前贴近。

    没有挨靠在一起,但是紊乱的气息,还是铺天盖地窜入简溪的感官世界里。

    “以后和我在一起,我希望你都像今天这样乖,别动不动就因为无关痛痒的人就和我发脾气、闹情绪,简家的事儿处理不了就和我说,你要知道,你现在不是一个人孤身面对他们的挑衅。”

    “……”

    简溪心里、眼底、大脑里,都是一团乱。

    在她看来,这个男人是个成熟内敛的成功人士,固然手腕强硬,为达利益用尽城府,却不屑多花心思和精力对应付其他无关痛痒的人。

    但不仅仅如此,他同时也是一个霸道强势的人,霸道到只允许他一人欺负自己,除了他之外,谁也不许欺负自己,伤自己一分一毫。

    “我觉得我今天可能是一时头昏脑热,等我出了这扇门,我觉得我可能会后悔我说的话。”

    简溪知晓自己的情感藏不住了。

    但是自己会主动和他说明心迹,完全是没有经过大脑的举动。

    见简溪有和自己变卦的意思,霍霆琛将手,惩罚性的在她后腰上掐了一把。

    ————

    4000字,本来打算写两个人在一个唯美的环境下相互表露心迹,不过写着写着,思绪就被带偏了,嗯,就这样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