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36章:他说:想要有诚意,就拿出点实际行动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36章:他说:想要有诚意,就拿出点实际行动

    “没有,玩手机打发时间,过得也是挺快的!”

    霍霆琛笑了笑,然后问她:“点完东西了?”

    “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些什么,就随便点了几样!”

    和侍者要了菜单,她把自己点了的东西告诉霍霆琛,然后问他喜欢什么,准备加餐。

    “这些就行!”

    霍霆琛没有再点东西的意思,目光扫都没有扫菜单一眼。

    “还是加两样吧,毕竟是我请你吃饭,结果都是我点的东西,显得多没有诚意啊!”

    “吃顿饭要什么诚意?你要是想有诚意,就拿出点实际行动!”

    简溪一时没有参透霍霆琛话里的意思,重新打开菜单放到他跟前。

    “我的实际行动就是让你霍大总裁点你想吃的东西,说来,这里的消费还挺贵的,足见我的诚意了!”

    霍霆琛又一次说“不用了!”

    再去看女孩认真的神情,嘴角微勾:“你心思到了就行!”

    简溪被说的耳朵有些热。

    “那你不想再点东西就算了!”

    。

    简溪一共点了六样菜,一个杂烩汤,菜样都很清淡,由青花瓷盘、瓷碗盛装,更显菜品雅致。

    不是第一次和霍霆琛在一张桌上吃饭,纵然两个人关系有所改变,简溪倒也没有拘束,和之前在香樟园那边没差,吃饭的过程中不会因为两个人一时间没有话说而显尴尬,相反,有丝丝温馨流窜。

    霍霆琛吃的一向不多,见简溪的瓷杯里没有茶,拿起茶壶,给她续了茶。

    边倒茶,他边问:“第一天去鼎丰,对那里印象怎么样?”

    简溪捧起茶杯,吹了吹上面冒着的热气,饮了一口。

    “还好吧,能看出来那里的员工都很忙,然后工作氛围很好,餐饮和作息时间也很合理,不过我不清楚是不是你这个大老板今天过去那边的关系。”

    霍霆琛又继续给自己倒茶,淡淡道:“我平时不怎么过去那边。”

    “所以,你今天的出现,根本就不是碰巧,对么?”

    “……”

    霍霆琛续茶的动作一滞,抬眼去看简溪。

    对视一瞬,旋即,他笑了。

    “还以为我事先就知道你去鼎丰实习的事儿?”

    简溪嘟了嘟红唇,没有否认。

    “说你事先不知道也不现实啊!毕竟所有事儿发生的都那么蹊跷!”

    “怎么蹊跷了?就因为我今天临时去鼎丰开会?”

    “不是!”

    简溪对霍霆琛倒也没有藏着掖着。

    “我那会儿不就和你说了嘛,张总管我叫简小姐,而且他在小会议室给我们开会的时候,特意有说是聘我做总裁文秘。”

    又把自己一寝室的人都被鼎丰录用的事儿、还有肖旭找自己去他办公室送咖啡资料一事儿和他说。

    说完这些话,她总结性道:“说事情和你没关系,打死我也不信!”

    霍霆琛嘴角依旧挂着极淡的笑。

    “你说有关系就有关系吧!”

    张德义对自己的示好,他不是不清楚,不过不可否认,这一次,他投其所好,压中了。

    简溪翻了个白眼。

    “早和我承认好不好,非得和我故弄玄虚!”

    霍霆琛:“……”

    。

    快要吃完饭的时候,霍霆琛手机里进来电话。

    见男人在打电话,谈论工作上的事情,简溪也赶巧要去趟洗手间,就从座椅里站起身。

    用眼神和手势给了霍霆琛一个提示,跟着,她推开门,往外面走。

    去洗手间的路上,路过一个雅间的时候,她听到雅间里传来让自己有些耳熟的声音。

    “萧太太,我家泽禹别的优点没有,就是为人温润绅士,待人接物有礼貌,说来,这孩子以后要接手他爸的位置,我倒希望他为人圆滑些,以后在商场上和其他企业的负责人谈得来,不过这孩子嘴巴不伶俐,不会油嘴滑舌。”

    听郁安茗介绍,对方太太笑着回道:“现在的男生都喜欢油嘴滑舌,看着就不老诚,还是泽禹这孩子好,看着就是那种谈吐举止都优雅,有家教的孩子,让人放心!”

    听对方夸自家儿子,郁安茗笑得合不拢嘴。

    对方太太也不是省油的灯,顺着郁安茗的话夸完郁泽禹,就开始夸自己的女儿如何如何的好。

    没有偷听别人讲话的习惯,简溪路过的过程中,从外面大致听明白了事情是怎么一回事。

    不出意外,郁安茗在给郁泽禹安排相亲。

    想来,简溪不得不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小,自己第一次来郎月轩是郁安茗主动找上自己,第二次来这边,竟然又一次碰到她在。

    没有将过多的心思放在其他人的事情上,再敛住思绪,她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

    从洗手间出来,简溪与赶巧去男卫的郁泽禹,歪打正着打了一个照面。

    两个人目光对视的一瞬,眼底都流露出了惊讶。

    尤其是郁泽禹多日没见到简溪,再看到她的时候,眼里除了惊讶,还有不想流露,却在不经意间流露的情愫在。

    他已经尽可能让自己看开,看开这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只是时间的消磨,终究是慢性的良药,难以让他在短时间里彻底放下。

    简溪望着郁泽禹较之前明显清瘦的脸,虽然还是之前的清隽,却因为下颌处冒着青茬儿,显得人有些颓废。

    在震颤的目光对视中,简溪率先收回眼底的那抹讶异。

    不等她先开口说话,郁泽禹用一惯温润的嗓音,先唤了她。

    “小溪……”

    郁泽禹的嗓音干皱皱的,能听出因为激动而带着颤音。

    简溪牵强的扯出一抹笑。

    望着简溪不自然的笑,郁泽禹一时间发觉两个人的关系于无声发酵间变得怪异。

    他不自然的笑了笑。

    “好久没联系了,你过的怎么样?我前几天看新闻说应届生考研已经开始报名,怎么样?报考了吗?选得洛大的新闻传播学吗?”

    “……我还好!”

    简溪没有回答自己放弃考研一事儿。

    在来势汹涌的爱情面前,她也变得不理智,以至于放弃了最初的计划,把考研的事儿抛却脑后。

    郁泽禹能看得出简溪对自己还是不愿意多谈,不仅仅是她和自己对话时不会那么主动,就连自己也觉得没有话题可以继续聊下去。

    “今天来这边是吃饭吗?和浅浅还是其他朋友?”

    郁泽禹还不知道简溪已经知道他来这边吃饭是相亲,尽可能用哥哥般关怀的口吻,和简溪对话。

    “是来这边吃饭,不过不是和浅浅,是和其他朋友!”

    在郁泽禹面前,有他之前喜欢自己一事儿在,她终究做不到堂而皇之的把自己和霍霆琛交往的事情和他说。

    郁泽禹很想问简溪在和什么朋友吃饭,可这话,他终究没有问下去的立场。

    时间,有片刻的凝固,一切的一切,被乌压压的沉寂所代替。

    简溪再抬眼去看郁泽禹,嘴角微勾。

    “我朋友在等我,先回去了,你也去忙吧!”

    说完这话,她抬脚就准备离开。

    “小溪!”

    见简溪抬脚离开,与自己擦身而过的瞬间,郁泽禹一时头昏脑热,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简溪被动性顿住步子。

    心生诧异。

    她回头去看郁泽禹的时候,只见郁泽禹面露尴尬。

    很显然,他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但是动作却不配理智支配。

    自知自己一时行为不受控制抓住了简溪,郁泽禹蹙眉。

    “……对不起!”

    知道自己的做法过分,他对简溪致歉。

    正准备拿开自己的手,忽的,一道犀利的女音扬起。

    “你们在干什么?”

    几乎是在听到那声不悦的女音,郁泽禹和简溪两个人就抬头去看。

    入眼,只见郁安茗着一身黑白图案拼接的长款薄毛衣,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和妆容尽显名门贵妇的优雅雍容,简溪下意识蹙眉。

    对郁安茗,不可否认,她有憎恶。

    因为她眼里的门第之差,还有习惯用钱羞辱人,简溪对她实在没有好感。

    郁泽禹已经放开了简溪的手,望着往自己这里走来的妇人,蹙眉唤道:“妈!”

    郁安茗迈步走过来,双手抱臂的她,认出眼前的女孩就是让自己儿子魂牵梦萦女孩,视线轻蔑的扫了眼简溪,再把目光定格在郁泽禹的脸上,语气尽可能压制道:“不是说去洗手间,怎么这么久还不回去?”

    郁泽禹面露尴尬。

    他知道自己母亲和简溪之间发生过不愉快,不想简溪留下难堪,对简溪说道:“你朋友不是还在等你,快回去吧!”

    简溪能看出郁泽禹对自己的维护,淡淡点头。

    只是,她抬脚刚准备离开,却被郁安茗给叫住。

    “站住!”

    简溪下意识顿住脚下的步子。

    回头去看郁安茗,只见她对自己投来鄙夷嫌弃的目光。

    “我以为我上次已经把话和你说的足够清楚了,你这个丫头是听不懂我说的话,还是天生就不要脸?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们郁家容不下你这种女人,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好自为之吗?”

    郁安茗自认为自己把话和态度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在她还有耐心对她说教之前,她简溪还敢缠着自己儿子不放,也就别怪她说话无情,翻脸不认人!

    简溪因为郁安茗的话,眼底起了一层既觉得可气、又觉得可笑的怒意。

    眯了眯漂亮璀璨的乌眸。

    第一次,会碰到一个让她觉得和简家人等价恶心的女人!

    实在难以想象郁泽禹这么温柔个性的男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言行不堪的母亲!

    “妈,您在说些什么啊?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

    郁泽禹见不得简溪平白无故受辱,出言维护她。

    “不是我想的那样是哪样?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而我看到的就是她和你拉拉扯扯,行为不规不拒!”

    “……”

    “你说你出来去洗手间,可是实际呢?背着我,在这里和这个女人纠缠不清!别忘了,包间里还坐着你的相亲对象!我郁家生你养你,不是看你给我们郁家丢脸的!”

    郁泽禹见自己母亲不讲理,都不知道该怎么化解这出不该有的误会。

    确实,事情的发生怪他主动握了简溪的手腕,如果没有自己一时的头昏脑热,简溪也不至于在这里受辱。

    抿了抿唇。

    “事情,我会和您解释清楚的,但是刚才的事情和小溪没有关系,您想怎么发泄不满就冲着我来,别难为她!”

    说着,他再次让简溪离开。

    简溪也是个固执个性、睚眦必报的人,被郁安茗不问青红皂白挖苦一顿,菱唇抿成弧线。

    没有听郁泽禹的话离开,她转头正视郁安茗,轻蔑的笑了。

    “在我看来,给郁家丢脸的人,是你高高在上的郁夫人才对!”

    郁安茗脸色一凛。

    “你说什么?”

    “听不懂吗?那就照镜子看看你自己个的样子,看看和乡野泼妇有什么区别没?”

    “你……”

    郁安茗被怼,脸色更是难看。

    简溪也不管自己的话有多刻薄,也顾不上管郁泽禹的面子,冷冷一笑。

    “你这种用外表粉饰自己,内心却把等级观念、对别人恶意批判看的眼高于顶的女人,比谁都肮脏,比谁都让人觉得恶心!”

    “……”

    “你以为谁都稀罕你们郁家那几个臭钱吗?告诉你,我和你儿子之间没有金钱、没有物质,没有任何不堪的来往,别把你龌龊的思想凌驾于别人的思想之上,我简溪行为再不规矩,和你也扯不上关系,用不着你来说教我!”

    说完这些话,简溪又一次对郁安茗投以憎恶的目光。

    再收回目光,也不顾郁安茗如何看自己,扬起下颌,骄傲如她,往来时的方向折回。

    。

    碰到郁安茗,还被她不问事情缘由的指着鼻子羞辱,那感觉,真的和咽了苍蝇一样恶心。

    再回到雅间,霍霆琛已经打完电话,正双手抄袋,站在雅间一侧的墙壁跟前,望着上面挂着的画欣赏。

    听到身后的开门声,他侧头去看。

    “怎么去了这么久?”

    听霍霆琛问,简溪敛了敛眸子。

    “用洗手间的人比较多,排队来着!”

    不想提及刚刚发生的事情,她随口找理由搪塞过去。

    ————

    4000字,关于建群的问题啊,之前秦烟也有建过群,不过因为秦烟这个人平时有些忙,疏于管理,最后就把群解散了,介于现在很多小主想要建群,秦烟也有考虑了一下,准备最近就建群,然后在建群之前,秦烟希望找几个管理员可以协助秦烟关于群,有想要做管理员,帮秦烟打理群的小主,可以加秦烟q来商榷一下:2426209934,希望大家都踊跃一些呀,不然秦烟很尬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