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37章:男人谷欠火都比较旺
    尽管简溪已经把脸上的神情表现自然,但眼底尽力想要掩饰的那一抹不自然,还是被霍霆琛给捕捉到。

    没有追问简溪,对这个小丫头,他谈不上完全了解,但多多少少还了解一些,很多事,她不想说,自己也没有问的必要。

    简溪没有再吃东西,见霍霆琛也不打算再吃东西,时间也差不多了,她穿上风衣,准备去结账。

    这顿饭,虽然是简溪提出的请吃饭,但付款的时候,霍霆琛没有让她拿钱。

    简溪见他递上去金卡,拧巴个小脸。

    “说好的我请你,你这个男人怎么死脑筋啊?”

    “一顿饭,谁拿钱都一样。”

    “不一样!”

    简溪清楚依照两个人现在的关系,谁拿吃饭的钱都没有关系,但既然自己说了请他吃饭,这顿饭的钱,理应她拿。

    “本来就欠你一顿饭,现在好了,欠你两顿饭了!”

    见简溪嘟着红唇,在一旁犯嘀咕,霍霆琛看向她,淡淡一笑。

    待收银员把账单交给霍霆琛确认的时候,简溪不经他手,直接夺了过来。

    看了眼最下面的总计写有消费748元。

    “等下我把钱微信转给你!”

    说到微信转账,简溪又想到:“对了,你上次帮我垫付的那500医药费你还没有收,系统给我退了回来!”

    很多账,自己就不能和这个男人算,不然,算到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欠了这个男人多少钱!

    怕霍霆琛又像上次一样没有收自己转给他的钱,简溪拿出手机,把钱给他转过去,然后要他的手机,准备替他接收。

    能看不出简溪即便是和自己交往,也要和自己把账算清楚,霍霆琛没给她拿手机。

    “这点事,就别和我分的那么清!”

    简溪不依。

    “都说了和你在一起是平等的,我原则性很强,你能不能不给我添堵?”

    霍霆琛不听,伸手,宠溺的去揉她头上松软的发丝。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学校。”

    “还不急,你先把你手机给我!”

    这边,简溪因为一个谁付账的问题和霍霆琛掰扯,那边,宴请完萧太太的郁安茗也从雅间里出来结账。

    “萧太太不好意思啊,我家泽禹临时有事儿回去了,让你见笑了!”

    郁安茗一向要面子,没有和萧太太和她女儿说是因为简溪的事儿,自己和自己儿子之间闹得不愉快,还给了郁泽禹一耳光,以至于自己儿子不顾自己面子先走了。

    萧太太倒也没有说什么不高兴的话,完全以理解的态度附和郁安茗的话。

    “没事没事,男人嘛,有事业是好事儿,我们做长辈的,因为予以支持!”

    说这话时,萧太太看向自己身边的女儿,以教导的姿态,和她说什么以后郁泽禹有工作不能经常陪她,她要对他的工作予以支持和理解。

    郁安茗在一旁笑着,心想,找个什么样的女人做儿媳妇,都好过那个名声不好、脾气还大的简溪。

    走向收银台准备去结账的时候,视线不经意一瞥,隔着一段距离看到站在收银台前的霍霆琛和简溪,萧太太止住笑,伸手指去。

    “小悦,你看一下,那是不是你霍伯母的二儿子?”

    萧太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的关系,她怎么看不远处站着的男人,都像是自己麻友霍夫人家的二儿子霍霆琛。

    被自己母亲问,萧悦往收银台那里看去,一看站在收银台跟前的男人确确实实是自己在酒会上有碰到的霍霆琛,她点头。

    “妈,是霍伯母的儿子。”

    郁安茗也敛住笑,视线顺着萧太太手指的位置看去。

    瞧见不远处站的男人,还有简溪,两个人之间以格外亲昵的姿态有肢体触碰,眸色有一瞬的震颤。

    霍霆琛的名,在帝都商界,没有谁没听说过。

    着实诧异一向眼高于顶的霍家二少,竟然和简溪这种声名狼藉的女人走在一起,她除了心生诧异的同时,眼底写满了鄙夷和嫌弃。

    就简溪这种前脚还和自己儿子纠缠不清,后脚就傍上帝都名少的女人,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儿子怎么就喜欢她?

    大街上随手抓个女人,都好过她简溪!

    不过她看不上简溪这种女人归看不上,不可否认的是她确确实实有手段,在男人间,一直无往不利,从来没有她拿不下的男人,只有她不想花精力往对方身上折腾的男人。

    “那个女孩是谁?这霆琛是交女朋友了吗?我怎么没听霍夫人说这事儿啊!”

    作为在一起经常搓麻的麻友,萧太太没少听霍静媛说自己儿子交往对象的事儿。

    在她所知道的消息中,并没有霍霆琛已经有交往对象这件事存在。

    “看那样子,估计是女朋友,不过妈,我觉得那个女孩的年纪似乎很小啊!”

    听自己女儿这么说,即使有一段距离隔着,萧太太也有察觉到了简溪和霍霆琛之间存在年龄差。

    “确实啊,我看那姑娘,也就刚刚念大学吧!”

    郁安茗从一旁听萧太太母女二人谈论关于霍霆琛和简溪的事儿,她盯着不远处的简溪看,眸间,漾起犀利之色。

    “萧太太,你不认识那个姑娘吗?”

    “什么?”

    萧太太有些听不懂郁安茗的话的意思。

    “没什么,那姑娘是简建威的小女儿,也就是简建威当年在外面乱来生的孩子。”

    “啊?真假啊?”

    简建威,萧太太知道,但关于他家里有几个女儿,家里的构成如何,她并不是很清楚。

    郁安茗笑了笑。

    “这有什么假的啊?这件事在圈子里都传开了,而且那姑娘,名声在外啊,你只要在帝都名流层打听打听,谁不知道简家二小姐的名儿啊!”

    萧太太着实震惊与霍霆琛来往女孩的身份,根本就没有多想这是郁安茗蓄意捏造。

    “小悦,你也认识一些豪门公子哥,就没有听他们听过简溪的名吗?”

    郁安茗又把问题抛给萧悦。

    对简溪的名儿,她还真就没有听说过,就算听说过,也可能当时是一带而过,这会儿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

    不过被郁安茗询问,她不想让郁安茗看出来自己在这个圈子里根本就吃不开,自卑心理作祟的关系,她心虚的点了点头。

    “我听过,关于她,有挺多香--艳的传闻!”

    郁安茗实在满意萧悦的回答,不管关于简溪的事儿倒也是空穴来风还是怎样,有人附和自己,对方还是她的女儿,萧太太这边,一定会相信。

    “小悦,这是真的吗?”

    有些话既然说出去注定覆水难收。

    “嗯!”

    萧悦继续扯着慌,“我听说她高中那会儿就给学校的男生堕胎,男生只要给她买点化妆品,请她吃个饭,她就和他们上牀!”

    萧太太一听这话,眉头都皱在了一起。

    “照你这么说,这霆琛还不知道那女生行为不检点吧?”

    和霍家虽然谈不上是世交的关系,但自己和霍静媛在一起打牌多年,她万万不可能做一个旁观者,看霍霆琛在找女人交往的事情上给霍家蒙羞。

    思量了一下,她郑重道:“不行,这件事儿,我得告诉你霍伯母,她要是再不管这件事,擎等着出事吧!”

    。

    简溪拗不过霍霆琛,尤其是后来他干脆就不说话,直接拿一双黑得能拧出来墨的眼神看你,能给你看的心慌意乱,她最后选择妥协,在和霍霆琛算账的问题上,败下阵来。

    “算了,你霍大总裁财大气粗,我也懒得和你计较!”

    霍霆琛付之一笑,抬手屈指,无比宠溺的勾了她的鼻子一下。

    继而,拉着她的手,与她十指交握,往外面走去。

    再出郎月轩,临近晚上八点。

    十月份上旬的帝都,夜色较夏时令来得早很多,道路两旁已经亮起了路灯,五光十色的广告牌,在霓虹斑斓间,交相辉映。

    简溪的情绪并没有因为郁安茗的话受到多少影响,但坐上车,不等她伸手去扯安全带的时候,手机里进来郁泽禹发给自己的短信。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未读短信,她微颤的手指,怎么也点不下去。

    她不难猜到郁泽禹发短信过来是准备和自己说道歉的话,或者解释的话。

    她不想听,不仅仅是因为这些都是无关痛痒的事情,更是觉得他没有必要为他母亲不负责任的言行买单。

    将手机按了锁屏键,她直接丢回拎包里。

    黑色的轿车,拖着红色的尾灯,驶入车来车往的车流间。

    路过市中心等交通岗红路灯的时候,简溪瞥见一旁购物广场的LED广告牌里放着香奈儿最新一期化妆品广告,视线有些发呆的看着屏幕里的影像。

    霍霆琛注意到规规矩矩坐在座椅里的简溪正双手交叠在腿上,目光却看向一旁的露天广告牌,有些出其不意的发声,问:“想买化妆品了?”

    这个年龄段的小姑娘,是爱美、爱打扮的年纪。

    上次他听自己母亲和自己舅母之间聊天,说自己那个表妹年诗瑶买了各种化妆品,就单单是口红,就有十几根。

    年诗瑶比简溪大不了几岁,推己及人,再想到上次带他去见自己那个朋友时涂的那个珊瑚色唇釉,能看得出她也喜欢装扮自己。

    简溪正失神,听霍霆琛问,她目光有一瞬诧异的看向他,旋即,摇了摇头。

    “没有,我就是看看广告而已,你知道的,我大学学的新闻传播学,专业敏感性的关系,看到香奈儿最新一季主打彩妆,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霍霆琛没有太细听简溪这些解释的话,眼见着前方交通岗变灯,将轿车变道,往购物广场那边驶去。

    意识到霍霆琛要带自己去旁边的购物商场,搅了搅手指。

    她已经欠他挺多钱了,要是他再大手笔的买化妆品给自己,自己只会欠他更多。

    正准备出言制止他,霍霆琛已经从闸口自动取卡,将轿车驶进露天停车位。

    待停好车,霍霆琛一边拉手刹,一边去拿皮夹。

    “走吧!”

    见男人推开车门下车,简溪没有动。

    等了简溪有几秒也不见她有所动作,霍霆琛一手撑在车顶,一手撑在门上,借着广场投下的光线,往她那里看。

    “不下车?”

    “我没有要买的化妆品,你能不能不要在我们交往的第一天就各种大手笔的花钱?我答应和你交往,不是看中这些物质的东西!”

    霍霆琛笑了笑。

    “没说给你买化妆品,刚吃完饭,带你消化消化!”

    看男人迷人笑意的脸庞,那么无害,尤其是映在光线下,有说不出的夺人心魄,简溪撇了撇嘴角,终究没有选择残忍拒绝。

    白了一臂之遥的男人一眼,“早这么说,不就好了!装腔作势!”

    。

    简溪见霍霆琛在初冬时节还穿着笔挺的黑西装,忍不住犯嘀咕:“穿的这么少,你这种男人就不知道冷吗?”

    对简溪的话不置可否,霍霆琛轻轻一笑。

    “男人火气都比较旺,尤其是谷欠火!”

    “……”

    简溪听的耳朵一红。

    不是第一次听他和自己一般正经的扯黄月空,但每一次听他说有暗示的话,她都会烧红耳根。

    即使知道自己和他交往,免不了经常要说这样的玩笑,甚至还要接受那种事,但她始终做不到像最初认识他那会儿放得开。

    “你就找机会挖苦我吧!”

    看简溪流露羞赧的样子,霍霆琛笑得更加风情。

    进了商场,不同于外面有北风吹过,商场里面开着中央空调,温度适中。

    进商场有一段路,霍霆琛见简溪脸颊冻得有些红,用温热的手指去轻抚。

    “一会买条围巾回去!”

    “不用了!”

    简溪拿下男人的手指,没有松开,她攥着他干热的手,嘴角扯出一抹笑。

    “我不冷,而且寝室里有围巾,倒是你,你就算火气再旺盛,也不应该只穿这点吧?别和我说什么让我难堪的话,我在很一本正经的和你说,你要是这样下去,年纪大了,会落病的!”

    能看得出简溪在关心自己,霍霆琛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

    4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