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38章:你确定要和我讨论我谷欠火旺不旺一事儿?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38章:你确定要和我讨论我谷欠火旺不旺一事儿?

    两个人闲来无事在商场里逛,路过一个卖饰品店的商铺,简溪拉着霍霆琛走了进去。

    “我记得你车里没有挂件,买个挂件回去吧!”

    后视镜上挂挂件,多数都是求平安一类,虽然看起来有些迷信,但也是一种精神寄托。

    简溪在琳琅满目的挂件里挑选,对于一辆近千万的豪车,挑选挂件,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

    霍霆琛倒也没有打断简溪的心思,看她在一排排挂件前那么用心的挑选,他站在一旁不碍事的地方,目光专注,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售货人员看霍霆琛那么有耐心的陪着简溪买东西,没有男人的不耐烦,对旁边的售货员,由衷说道:“现在啊,像这种长得又高又帅,还有耐心,看起来就是有钱的公子哥,真是太少见了!这姑娘可真走运!”

    “谁说不是呢?这女孩长得也漂亮,两个人俊男靓女,真般配!”

    选了好一段时间,简溪才勉强找出来一个适合霍霆琛那辆车的挂件。

    挂件很简约,是白玉中国结样式的挂件,下面是红色的穗子,按照中国传统文化来讲,中国结有意寓平安、吉祥,还有永结同心的意思。

    简溪并没有多想这其中的寓意,只是觉得这个挂件做工精细还漂亮,所以选了这个挂件。

    以至于当售货员说“小姐好眼光”,并把这个挂件有永结同心意思告诉她时,她脸上浮现出一瞬的不自然。

    待简溪微红着脸颊,拿着装好的挂件准备离开时,售货员望着走在霍霆琛身边的简溪,对她真诚的微笑,那微笑自是对他们两个人的祝福。

    简溪着实尴尬的扯出一抹笑,然后才离开。

    眼见着时间差不多了,简溪刚准备开口说回去吧,霍霆琛拉着她,直接去了香奈儿专卖柜台。

    售货员见过来这边的简溪和霍霆琛明显是情侣,赶忙介绍香奈儿最新一季主打商品。

    本以为自己一再强调不要,霍霆琛就不会给自己买化妆品。

    但她,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霸道程度。

    不好再售货员面前和这个男人拉拉扯扯,显得自己格外矫情,简溪按着霍霆琛的手,抠他掌心里的肉给他示意。

    只是,霍霆琛根本不在意她给他的暗示。

    “对这种东西,我不在行,你需要什么,尽管买!”

    “……”

    简溪尴尬的不行,尤其是见售货员眼睛冒绿光,都不知道该如何脱身。

    买化妆品这种东西提成费很高,一听霍霆琛一掷千金的说“尽管买”,售货员当即看到了商机。

    在售货员的注视下,简溪略显忸怩。

    “我真的不用了。”

    霍霆琛扫了眼简溪,看她难为情的样子,宠溺的笑着。

    “你不是给我买了挂件?就当我回礼,想要什么,尽管说!”

    “性质不一样!”

    她倒也想什么都不管不顾,把这里的化妆品横扫一空,但是事情不是那么一回事,最起码,一个女孩子该有的矜持,她还要有。

    霍霆琛见简溪要为自己省钱,越发觉得她有趣又可爱。

    “没什么不一样的,你要是不选,我就让她们随便给你选几样。”

    “你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霍霆琛的话,在简溪看来,明显是在威胁自己!

    霍霆琛依旧笑。

    “乖,别和我讲道理!”

    掰扯不过霍霆琛,简溪还做不到在商场这种大庭广众之下给霍霆琛下脸,最后选了一管口红,一个定妆粉。

    “先生,你女朋友太会给你省钱了,要是其他男士带女朋友来买东西,指定不会买这点就罢手!”

    不难听出售货员的话里有两层含义。

    简溪嘟了嘟红唇,心想,我要是把这个店都包了,你们区域经理明天还不得挺拔你做店长啊!

    霍霆琛倒也没有在意对方怎么想,只是淡淡道:“这种会给我省钱,还不拜金的女孩,是挺少见!”

    简溪:“……”

    简溪抬头,横了一本正经说这话的男人,然后用手,在与他交握的手腕上,拧了一下。

    。

    再回到车上,简溪忍不住犯嘀咕。

    “我真是败给你这种男人了,照这么下去,我能让你倾家荡产!”

    霍霆琛还真就不怕她花钱。

    “倾家荡产也好,到时候我们两个沿街乞讨,一个卖艺,一个收钱,想想也挺不错!”

    见霍霆琛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把话说的不以为意,简溪嘟了嘟红唇。

    “你要是倾家荡产,我就出卖你这副皮囊,依照你霍二少这张受用的脸,还有身材,我想,把你卖给那些饥渴富婆聚集的夜总会,一定会风光无限!”

    霍霆琛被逗笑了。

    “真舍得把我卖了?”

    “没什么不舍得的,你不是说你火力旺嘛,做这种职业,再合适不过了!”

    “你确定要和我讨论火力旺不旺一事儿?”

    简溪:“……”

    简溪很想硬着头皮和他继续胡诌下去,但是当被问及这样的话题,她清楚最后尴尬的人一定会是自己。

    将视线转移,注意到自己手边买回来的挂件,她灵机一动,赶忙转移话题。

    “也不知道这个挂件挂上好不好看?”

    说着,她往前拉安全带,把挂件往后视镜上系。

    待挂好挂件,她出乎意料的发现,还挺好看,下意识轻弯嘴角。

    “看来我眼光还不错!”

    霍霆琛睨了一眼挂件,淡笑。

    “反应倒还挺快,不打算继续和我讨论刚刚的话题了?”

    简溪:“……”

    简溪嘴角处那一抹笑僵硬住。

    耳根子热了起来。

    “我就不应该嘴贱,和你说带颜色的话题!”

    。

    轿车在路上行驶了一会儿,想到明天是周末,霍霆琛问:“明天有什么安排?”

    知道简溪不打算考研,时间安排不糊那么紧。

    “不知道呢,打从前几天决定放弃考研,觉得生活一下子过得空洞,没了追求。”

    这是实话,如果不是今天和这个男人确定关系,再加上自己没有工作,她真的觉得自己的存在没有什么意思。

    “要是不想放弃,趁着报名时间还没有截止,就试一试。”

    “不试了!”

    简溪叹息一声,然后拿手托腮。

    “现在我心思不在考研上,以后再说吧!”

    第一次认认真真谈恋爱,想对待一段感情,她不认为自己还有把精力牵扯到考研的事情上。

    “你一个小丫头,心思不放在正地方,乱合计些什么?”

    听霍霆琛对自己说教的话,她瞥了一个眼神到他的脸上。

    “你说我乱合计些什么呢?”

    被简溪把问题抛回来,霍霆琛明白过来她的话是什么意思,笑了。

    两个人在车里随意闲聊,快要到传大的时候,简溪接到姜素浅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姜素浅的声音有些急。

    “溪爷,你回来没呢啊?”

    “快了,怎么了?”

    “没怎么,寝室停电了,你记得去附近便利店买点蜡烛回来。”

    简溪细眉微蹙。

    “寝室怎么停电了?”

    姜素浅在电话那端,略显难为情的嘟囔。

    “我饿了,就用佘伊的锅煮面条来着,谁知道电压太大,爆电了!”

    “那你没去楼下找宿管要电吗?”

    简溪怎么看都觉得在寝室里点蜡烛异常怪异,不说别的,蜡烛燃烧发出的煤油味,根本就没法让人在里面待。

    搞不好,还有极大可能闹出来火灾。

    姜素浅挠头,神情显尴尬。

    “我去要电了,不过宿管让我上交违规电器,我没同意,就和她干起来了!”

    简溪头疼。

    她知道她们寝室楼的宿管不好说话,封寝之前不回寝被关在外面不算,一旦碰到寝室用电器爆电,她一定一番挖苦你。

    “杉杉和佘伊两个人怎么说?”

    “她们能怎么说?我是罪魁祸首,连累了她们两个人,她们两个人现在拿充电器去别的寝室给手机充电呢!”

    简溪长长的叹息一声。

    “你再等我一会儿,等我回去我去找宿管说!”

    姜素浅现在求助无门,整个人都蔫了,见简溪愿意帮自己,她连连点头。

    “那就谢谢你了,溪爷!”

    从简溪刚刚和姜素浅通电话,霍霆琛就有听出她话里的无力,问她怎么了。

    简溪倒也没有隐瞒姜素浅把寝室弄爆电一事儿,对他如实相告。

    “等我一会儿到寝室去找宿管说一说吧,实在不行,只能找辅导员了。”

    。

    简溪到寝室的时候,马上到封寝时间,她顾不上用太多时间和霍霆琛话别,只是简单说了再见,让他回去注意安全以后,拿着他买给自己的化妆品,下车。

    简溪进寝室楼,第一时间去找宿管,把寝室的情况和她解释说明。

    宿管大妈是个极个不留情面的人,罔顾简溪一再说好话,就是不肯给她们寝室电,还说什么姜素浅不给她道歉,谁来要电都不好使。

    简溪头疼的厉害。

    宿管大妈这种女人,她也恨不得和姜素浅一样和她对着干,却也懂得强龙不压地头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

    眼见着要到了封寝的时间,宿管大妈挺着个圆滚滚的身子,准备去锁门。

    简溪依旧在和她搞拖延战术,追着她到寝室门口,继续求情。

    站在寝室门口,事情不经意间一瞥,注意到停在公寓楼前的黑色阿斯顿马丁轿车,自己新买的挂件在一片漆黑中显得无比醒目,她眸间浮现诧异。

    霍霆琛还没有走?

    “你和我说什么也没有用,与其有这时间和我磨叽,倒不如让你室友来和我道歉,看她态度诚恳的面子上,我指不定心情好了,还能给她……”

    不等她把话说完,只感觉听到一阵关门声。

    出于本能抬眼去看,宿管大妈隔着一段距离,正好看到霍霆琛推门下车,动作自然流畅,气场内敛沉稳的关上车门,向自己走来。

    简溪也注意到寝室外有动静,目光看去,一眼就看到霍霆琛挺括的身影,在路灯灯光的打照下,拉长身影。

    男人刀削般冷惑的五官,布上一层料峭的寒意,更显男人轮廓刚毅冷硬。

    霍霆琛单手抄袋,往寝室楼这边走来。

    眼里呈现简溪略显局促的神色,他走上台阶,对简溪问道:“还没处理完?”

    简溪点了点头。

    宿管大妈是个极为势利眼的人,注意到气场不凡的霍霆琛在和简溪对话,再看到寝室楼门口停着的那辆豪车,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霍霆琛在车上那会儿就有听简溪和自己说宿管是个很难缠的老女人。

    抿了抿唇,他刚想质问她到底给不给简溪她们寝室送电,宿管大妈先他一步,用谄媚的语调,对他虚伪的一笑。

    “这位先生认识这位同学啊?”

    霍霆琛扫了一眼宿管极为丑陋的嘴脸,内双的眼皮微动。

    “听说你不准备给她们寝室送电?”

    “啊?哪有的事儿啊?我没有说不准备给她们寝室送电啊!”

    “那就赶紧给电!”

    说着,霍霆琛抬起手腕,看了看钢表上的时间。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后处理不了,后果自负。”

    “……”

    宿管看霍霆琛的语气和态度,莫名地心虚。

    知道这样身价不凡的男人,和校领导之间指定认识。

    乍想到这里,生怕霍霆琛会给自己穿小鞋,丢了这份工作,她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顾不上去封寝,赶紧点头,一个劲儿说自己马上给电。

    见宿管大妈对霍霆琛的话马首是瞻,还有刚刚对霍霆琛的样子,俨然一副奴才顺从的姿态,简溪没忍住,笑了出来。

    见简溪笑,和刚刚那个因为处理不了要电问题而显局促的小女孩判若两人,霍霆琛睇过来一个眼神。

    “笑什么?”

    “没有,就是……”说这话时,简溪带着女孩子才有的羞涩之意,拉过他的手攥住,“觉得你气场瞬间两米八!”

    霍霆琛不清楚这些新奇的网络用词,挑眉看她。

    “这是什么比喻?”

    “没什么比喻,总之就是在夸你!”

    霍霆琛黑眸微动,望着简溪干净的五官,净透细腻,反握住她的手,拉着她的手腕往自己跟前一带。

    ————

    4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