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39章:感情的事,不亲身经历,谁都说不清!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39章:感情的事,不亲身经历,谁都说不清!

    简溪脚下不稳,往前趔趄一步。

    把简溪带到跟前,霍霆琛一手攥住她的手腕,一手虚揽她的腰肢,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挨着她的耳边,低沉道:“就单单口头上夸我,不打算来点实际行动,嗯?”

    “……”

    听男人用格外迷人的语调说每一个字,简溪略显羞涩的咬紧唇瓣。

    目光往四下扫了眼,没有看到有外人在,刚刚准备封寝的宿管也不在,她隐忍心跳越来越快,踮脚,往男人的左脸上,动作极快的亲了一下。

    待离开霍霆琛的左脸,简溪耳根子红热,连视线都缥缈不聚焦,不敢去看眼前的男人。

    把简溪红着耳朵,眼睫毛轻颤的样子完全看在眼里,霍霆琛手抚着她的脸颊,低低一笑。

    “亲我一下就打算打发我?”

    简溪本来还羞赧,听霍霆琛的话颇有得寸进尺的意思,拧巴个小脸,抬手打他。

    “寝室楼前,你就不能留点面子给我吗?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总想着欺负我?”

    被逗笑了,霍霆琛嘴角处那抹笑,越发风情迷人。

    “不让我欺负,还让别人欺负你不成?”

    “除了你,也没有别人欺负我啊!”

    简溪拿下男人贴在自己腮边的手,扯在手心里把玩。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

    不同于夏时令的天气,初冬时节,天气转凉,看身高腿长的霍霆琛,只穿了西装衬衫,也不嫌冷,简溪伸手替他拉了拉领口。

    “你这个男人怎么和残障人士似的,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多穿件衣服能捂死你吗?”

    能看得出简溪对自己的关心,霍霆琛垂眸,眼底噙着笑意,一瞬不瞬凝着她素净的五官。

    伸手拉住她的小手攥在掌心里。

    “明天想吃什么?我让李阿姨给你做,然后过来接你!”

    刚刚在回来的路上,他就有问自己明天有什么安排,简溪能看得出来他准备来找自己。

    “我明天想留在寝室,天太冷了,不想出门!”

    “和我在一起,你还会冷?”

    霍霆琛用好听的声音反问她,说着,伸手就想抱她。

    刚被男人的手臂圈住肩头,简溪视线不经意间一瞥,注意到宿管大妈从调控室里出来,略显心慌的去按他的手。

    察觉到简溪的异样,霍霆琛视线轻扫,也注意到不远处站着的宿管大妈。

    宿管大妈本来想说已经把电闸拉上,狗腿的和霍霆琛示好,见不远处的男女当着自己的面儿卿卿我我,那男人还是刚刚不怒自威,让自己不敢轻易得罪的男人,她当即暗叫糟糕,心想,自己这么不识趣的出现,不是破坏了两个人亲昵的气氛吗?

    当霍霆琛阒黑的眸光看过来,宿管大妈更是一个心惊。

    “……不、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我不着急封寝!”

    说着,她赶紧溜回值班室,生怕自己再这么不知趣的出现,开罪了霍霆琛。

    不同于霍霆琛一脸的从容淡定,被宿管大妈撞到自己和男人搂搂抱抱,简溪脸上浮现尴尬的绯红。

    霍霆琛再垂眸,见简溪羞怯,笑着去勾她垂在鬓边的发丝。

    简溪心生窘迫,她红着脸去按男人放在自己鬓边的手。

    “时候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吧,寝室也已经到了封寝时间。”

    霍霆琛不听简溪的话,固执的去攥她的手。

    “要是嫌天冷,明天不想出门,今晚直接过去我那边住!”

    “……”

    被男人干热掌心握住那一瞬,简溪心生诧异。

    旋即,嘟了嘟红唇。

    “别闹了,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啊?”

    “又不是没有在我那边住过!”

    说完这话,霍霆琛眼底带笑,用略带薄茧的指腹去抚简溪的脸颊。

    “害羞了?”

    “没有!”

    简溪心虚的否认。

    其实相比较没答应和他交往那会儿,答应和他交往以后,自己不应该有那么多心理负担才对,但是这种情况于她而言,恰恰相反。

    答应和他交往以后,很多事,都不如之前那么理所应当,连她都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既然没有,你脸红什么?”

    “……”

    被霍霆琛这么一问,简溪觉得脸更热了。

    正不知道如何替自己辩解,手机里进来电话。

    震动的嗡嗡嗡声扰乱了两个人相互对视时的静默。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姜素浅。

    “溪爷,寝室来电了,还得溪爷霸气,能搞定那个死肥婆!”

    “来电了就好!”

    简溪没有说宿管大妈肯给电是霍霆琛的功劳,因为她清楚,依照姜素浅八卦的程度,自己一旦提及霍霆琛,她定会刨根问底儿。

    “溪爷,你现在是不是准备上楼了?那什么,我不爱动,你帮我去自动贩卖机带一瓶可乐上来呗!”

    对姜素浅的哀求,简溪一向没有免疫力,正准备答应说好,手机却被霍霆琛用两指,直接从她的鬓边拿走。

    手机被夺走,简溪失神一愣。

    再去看霍霆琛,只见神情寡淡的男人,拿着自己的手机贴在耳边,嘴角微动,对电话那端的姜素浅道:“简溪今天不回去了,你想要喝可乐,给郁北庭打电话,别使唤简溪!”

    姜素浅:“……”

    姜素浅听的一愣。

    待反应过来刚才说话的人是霍霆琛,她当即生出一种爆粗口的冲动。

    只是,不等她将“挖槽”两个字说完整,电话直接被挂断。

    简溪见霍霆琛擅作主张,无语的厉害。

    “我今天晚上不回寝室,你打算让我睡大街吗?”

    对于简溪的质问,霍霆琛不以为意。

    睇了一个眼神过去,“别耽误宿管封寝!”

    简溪:“……”

    。

    在值班室里的宿管大妈,一直偷偷盯着霍霆琛和简溪那里。

    秉承尽职尽责,她这会儿已经耽误封寝时间了,但霍霆琛不走,她还不敢贸然去封寝,生怕霍霆琛一个不高兴,自己就得从传大卷铺盖卷滚蛋。

    当隐约听到两个人就住不住寝室持有不同意见,她转了转眼珠子,当即来了鬼点子。

    再出值班室,见简溪在和霍霆琛僵持,她赶紧上前投其所好。

    “这位同学,我要封寝了!”

    说着,她也不管简溪怎么试图进门,她直接将人往外面推。

    简溪没有看穿宿管大妈在狗腿的帮霍霆琛的忙,被宿管大妈往外推的时候,两弯细眉都打成了结。

    待听到寝室楼落锁的声音,简溪急的都要爆粗口了。

    “你……”

    宿管大妈不管简溪如何试图再进门,她确认锁好了门以后,晃着个圆滚滚的身子,往值班室折回。

    “真特么是哔了狗!”

    被拦在寝室楼外,迎着吹拂的晚风,简溪恶狠狠踢了一脚空气。

    再去看霍霆琛,她清秀的眉眼间,漾着淡淡的怒意。

    “这死肥婆都要成你霍霆琛的走狗了!”

    白了霍霆琛一眼,见一脸平淡的男人,丝毫没有异样,简溪使着小性子,径直往副驾驶那里走。

    见简溪妥协,看似不高兴,却并没有真的不高兴,霍霆琛嘴角勾出一抹高深的笑。

    再转身,他往主驾驶那里走。

    。

    本没有打算让简溪跟自己回香樟园,但瞧着简溪即使答应和自己交往,依旧有想要放开,但还放不开的羞涩时,临时改变主意,要带她回自己那边。

    坐车去香樟园的路上,简溪发现自己并没有起初那会儿生气。

    或许只有她自己清楚,和霍霆琛,她只是耍小性子而已,并没有真的想和他生气。

    到香樟园,和之前一样,依旧是啤酒晃着脑袋出来迎接两个人。

    在金毛犬简单的思维定式里,他们两个人对自己好,就和席靳扬一样,是自己的主人。

    看到冲自己撒欢的啤酒,想到之前给他洗澡的时候淋了自己一身水,简溪佯装生气。

    “你还好意思和我晃尾巴?我不想搭理你!”

    啤酒就像是听懂了简溪的话似的,用它肥肥的前肢,往简溪身上够。

    那样子好像在说,别生气嘛,有话好好说!

    看这么通人性的金毛犬,拿前肢不断蹭你,简溪再怎么想装生气都装不下去。

    到最后,竟然被这个小家伙给气笑了。

    “真是败给你了!”

    再去看霍霆琛的时候,她问:“你怎么还不把啤酒还给你朋友?打算据为己有吗?”

    霍霆琛轻笑了下。

    “一条狗而已,我还不至于据为己有!”

    “那你倒是还回去啊?我看啤酒在你这,成天都弄的脏兮兮的,一点金毛犬该有的傲娇样都没有了!”

    看简溪翻白眼,一脸嫌弃的样子,霍霆琛依旧不以为意的轻笑。

    “等他和我要再说!”

    。

    李阿姨知道简溪又一次过来香樟园这边,越发肯定自家二少和她的关系不一般。

    这哪有陌生男女之间,经常往一起凑的啊!

    如果是之前简溪头受伤那会儿,还可以有借口搪塞,说需要有人照顾,但这伤口现在都好了,怎么可能还需要往这里跑?

    依照她这个过来人的观点看,不出意外,两个人,十有八--九是在一起了!

    被李阿姨用打量的目光看着,简溪也知道自己总霍霆琛这边住,给人一种自己不自重的感觉。

    略显尴尬的冲李阿姨莞尔,她笑得格外牵强。

    不同于简溪有外人在,始终不如两个人独处时放得开,霍霆琛神色如常。

    接了水来喝,然后让李阿姨给简溪加热杯牛奶,方便她睡觉安神。

    霍霆琛拿着水杯过去客厅。

    已经脱了外面西装外套,只着白衬衫黑西裤,和家居棉拖的样子,少了在商场的凌厉果断,多了几分恣意的懒散和闲适。

    简溪正盯着茶几上还没有彻底枯萎的玫瑰花看。

    上次霍霆琛买了玫瑰花给她以后,她过来这边住一晚上的关系,和李阿姨要了一个玻璃瓶,把玫瑰花修剪好后,插--入瓶里养活。

    半蹲在茶几旁,她伸手把变黄的花瓣拿下,以免影响美观。

    霍霆琛见简溪对这些玫瑰花这么在意,淡淡道:“要是喜欢,我明早让花店再送了一束。”

    简溪抬眼,从低角度往霍霆琛那里看去。

    稍稍支起身体,她坐在沙发上。

    “我不要,你别再花不必要的钱了。”

    说着,简溪突然正色,然后道:“只许这一次,下不为例!”

    霍霆琛倒也没有说话反驳她,或者顺着她的话答应下来,以沉默的姿态,笑了笑。

    简溪看男人最近挽出的那抹笑,她鼓了鼓腮。

    这个男人这么霸道,自己的话,他怎么可能听?

    就像今天晚上在商场那会儿,她明明说了不需要化妆品,他还不是不听自己的话,带自己去买。

    用微波炉加热牛奶很快,不一会儿,李阿姨就拿托盘,将盛着温热牛奶的牛奶杯,送了过来。

    李阿姨见两个人在聊天,没有打扰的意思,对简溪说了句“趁热喝”以后,折回厨房收拾灶台。

    待收拾还一切,李阿姨从主屋离开。

    霍霆琛和简溪很安静的独处了一会儿,而后,把水杯放在茶几上。

    “没什么事儿就早点休息吧,睡前把牛奶喝了!”

    简溪点头,说自己想看会电视,让他先去休息。

    霍霆琛回楼上洗澡,简溪这会儿还不是很困,一边拿牛奶杯喝牛奶,一边在电视台之间来回调换。

    忽的,一阵突兀的手机震动声,扰乱了一室的安静。

    简溪诧异这会儿会是谁打电话给自己,拿了手机过来。

    手机屏幕上,跳动郁泽禹的通讯录备注和手机号。

    想不到这个时间郁泽禹打电话给自己有什么事儿,简溪微蹙眉头,思量片刻后,还是接了电话。

    待电话被接通,郁泽禹倒也没有和简溪迂回,很直截了当道:“小溪,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怎么和霍霆琛走在一起?你们在交往吗?”

    郁泽禹不知道关于简溪的事情,还是他母亲今天回家,当着自己的面儿,说她亲眼看到她和霍霆琛走在一起,一起吃饭不算,两个人举止亲昵,还有肢体的触碰。

    郁泽禹倒不是一个自负的人,简溪不喜欢他,甚至不接受他,他都能接受,但知道简淼喜欢霍霆琛,简溪却和霍霆琛走在一起,怎么想都觉得不得劲儿。

    本以为自己母亲可能是蓄意捏造关于简溪的不实传闻,已达到让自己放手的目的。

    但是当他向姜素浅把关于简溪和霍霆琛走在一起的事情求证完,心脏处,当即像是被旋开了一个大窟窿,让他不接受这样真相的同时,也不相信这件事的发生!

    听郁泽禹语气焦灼的询问,很明显是不接受自己和霍霆琛走在一起一事儿,她眉梢轻蹙。

    在一阵沉默中,郁泽禹没有得到简溪的回应,心里超负荷的感觉,更加沉重起来。

    “小溪,你是疯了吗?你怎么能和霍霆琛走在一起?”

    “我为什么不能和他走在一起?”

    简溪想不懂,为什么郁泽禹知道自己和霍霆琛走在一起,他那么不能接受?

    他应该清楚自己不喜欢他,但自己喜欢的权利,还不应该被他限制啊!

    郁泽禹不知道该怎么说简溪。

    在他看来,简溪虽然个性要强,固执,但并不是一个糊涂的人。

    但是和霍霆琛走在一起,足见她糊涂的彻彻底底。

    “你为什么不能和他走在一起?因为简淼,也就是你姐姐喜欢他啊!”

    “……”

    “小溪,我知道你和简家的关系不睦,但你也不能因为想报复简家,想膈应简淼,就和霍霆琛走在一起啊?我不是不能接受你和霍霆琛走在一起,但他是你姐姐喜欢的男人,你因为对付简家,就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你觉得这样对得起你自己吗?”

    如果霍霆琛不是和简家扯上关系的人物,他一定会以虔诚的姿态祝福他们两个人。

    但是,就因为简淼喜欢霍霆琛,简溪却和霍霆琛来往,明显是想报复简家,郁泽禹实在见不得她为了让简家不好过,把感情当成是儿戏。

    简溪在他眼里,只是一个个性率真、固执坚强的女孩子,而霍霆琛,而立之年,在帝都便已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样的男人,城府和手段,让同龄人都望尘莫及,何况她简溪只是一个心智还不成熟的小丫头?

    简溪和他走在一起,注定要吃亏!

    “小溪,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在不该浪费精力的事情上一错再错!”

    大致听明白了郁泽禹的话是什么意思。

    也很清楚他对自己的关心,即使知道自己不喜欢他,也以哥哥般的关怀,关心着自己。

    嘴角扯出一抹极浅的笑。

    “我没有因为简淼的关系才和霍霆琛走在一起!”

    语气稍稍停顿。

    “我是真的喜欢他!至少目前来说,他是我认真想要交往下去的异性!”

    郁泽禹:“……”

    惊讶于简溪的话。

    郁泽禹本以为简溪是因为简淼的关系,才会自暴自弃、选择接近霍霆琛,并和他扯上关系的。

    不过听简溪这么说……

    “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他,而不是其他的原因?小溪,你别勉强自己,你这个样子,让我看着心疼!”

    郁泽禹还是不愿意相信简溪喜欢上霍霆琛这样的话。

    不说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人,两个人年纪差了十岁。

    据他所知,霍霆琛和自己小叔郁北庭年纪相当,按照辈分,简溪都能叫他一声叔叔了,她怎么可能喜欢上长自己十岁的男人?

    简溪知道郁泽禹还在怀疑自己对霍霆琛的感情。

    “我是真的喜欢他,或许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喜欢上他,为什么喜欢他!”

    感情这种东西,真的很微妙。

    她一直都觉得依照霍霆琛夺走自己第一次,还和简淼、简家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自己应该恨他、憎恶他、讨厌他才对。

    但是,自己的想当然,在与他接触后,都变得不再重要。

    郁泽禹依旧抿着唇。

    “所以你们现在已经在交往了吗?”

    对郁泽禹,简溪说不出欺骗他的话。

    “嗯,我在和他交往,今天……才确定的关系!”

    “所以,我今天在郎月轩看到你,你是和他一起去吃饭的,对吗?”

    “嗯。”

    接连从简溪的口中得到肯定的回答,郁泽禹没有再问下去。

    时间,有片刻的沉默,好像一切都静止了一般。

    郁泽禹没有再说话,简溪也没有再说话,但是谁也没有挂断电话。

    最后,还是简溪率先打破两个人之间的缄默与尴尬!

    “……是浅浅告诉你这件事儿的吗?”

    “不是!”

    郁泽禹否认了简溪的猜测。

    “是我母亲告诉我的,她说她结账买单的时候,正好看到你和霍霆琛走在一起!”

    自己母亲后续和自己说的话,郁泽禹没有告诉简溪。

    因为自己母亲后续和自己说的话,都极尽刻薄,说她是一个不懂得自尊自爱的女生,和各种男人纠缠不清,现在连霍霆琛都收入囊中。

    简溪听郁泽禹对自己坦诚相待,不难想象出郁安茗背着自己,说怎样难听的话!

    不过她无所谓,郁安茗从来就没有正眼瞧得上自己,怎么能奢望她能说自己一句好话。

    电话那端的郁泽禹沉了沉思绪,再开口对简溪说话的时候,语气无比中肯。

    “小溪,如果你真的喜欢霍霆琛,我自然会祝福你,但我同时还不得不提醒你一句,霍霆琛长你十岁,在心智、手段,乃至各方面都能让你弥足深陷、无法自拔,你年纪小,喜欢他那个年纪,成熟多金的男人,可以被理解,但是……你确定他喜欢你吗?你确定他会像你喜欢他那样毫无保留吗?”

    “……”

    “而且,不是我说话难听,连我这样的家庭,我父母都会插手我的婚姻,就连我想追求你,都受到他们的限制,放眼霍家会怎样,这些,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觉得自己一时头昏脑热的喜欢他,可以无拘无束,但当事情都摆在你面前的时候,绝对不会有让你想的来得让你轻松!”

    听郁泽禹用中肯的话语,语重心长和自己说当下自己可能面对的事情,简溪拿着手机的小手,下意识握紧。

    郁泽禹的话,她知道是为了她好,也知道他说的话没有错。

    但在这段不确定的感情里,她依旧愿意毫无保留的相信霍霆琛,相信他对自己的感情,相信他会为自己力排众难,好好保护自己。

    有片刻的思量,再回答郁泽禹时,简溪同样神色郑重。

    “这些,我都清楚!但是我喜欢他,就会毫无保留的相信他,相信他对我的感情,相信他对我的维护!泽禹哥,感情的事儿,不亲身经历,谁都说不清,不是吗?”

    被简溪反问一句,再加上她的话,郁泽禹清楚,感情来得太过汹涌,已经淹没了她的理智,眼下,根本就不是自己和她说什么,她就能有所改变的!

    没有再说什么语重心长的话来提醒自己,挂断电话之前,郁泽禹以极度中肯的姿态,祝福简溪。

    “小溪,不管你和霍霆琛以后会怎么样,我……都衷心的希望你能过得开心幸福!”

    简溪莞尔,眼底有动容。

    “谢谢!”

    。

    挂断了郁泽禹的电话。

    简溪没有心情再看电视,也没有心情再喝牛奶。

    她把手里的手机往一旁沙发一扔,整个人略显颓废的靠进沙发里。

    将手扶额,她长长出了一口气。

    待霍霆琛洗好澡下楼,发现简溪正双腿蜷缩,一手撑着额,一手抱着个抱枕,靠进沙发里闭目,旁边扔着她的手机,他微微拧眉。

    “怎么在这里就准备睡了?”

    霍霆琛迈步走了过去。

    居高临下,他刚准备伸手去捅简溪,让她去楼上睡觉,自己的脖颈突然被抱住,跟着,整个人被动性往前一带。

    担心自己身体的重量会压到简溪,霍霆琛单手撑在沙发靠座上。

    黑眸低垂,望着穿着白色长衫和黑色打底裤的简溪把自己抱得严严实实,两个小手绕在自己脖颈上,像是蔓藤一样不肯松开,霍霆琛眉梢微动。

    不等他问她怎么了,只听简溪用闷闷的嗓音,咕哝道:“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这会儿,她就像是无家可归的小孩子,突然找到了一个可以避风的港湾,让极力想要依靠,不愿离开。

    不清楚简溪是怎么了,但察觉到她情绪有些不对劲儿,霍霆琛平复心境,虚拦住她的腰肢,任由她像个无尾熊似的抱着自己。

    气氛出奇的祥和安静,霍霆琛没有动,任由简溪抱着。

    过了好一会儿,待确定简溪的情绪较刚刚好转,霍霆琛抬手轻抚她垂在肩头的青丝,问:“到底怎么了?”

    男人的声音异样温柔,能看得出他是刻意放柔。

    简溪在霍霆琛的颈窝处拱了拱自己的小脑袋,然后用闷闷的嗓音,含糊不清的说“没怎么?”

    “没怎么还抱着我不放,嗯?”

    “我就是想抱你了嘛!”

    简溪哼哼唧唧了两声。

    然后也不管自己一个劲儿抱着霍霆琛,他会不会觉得烦,继续搂着他的脖子,放肆撷取属于他,让她觉得心安沉稳的味道。

    ————

    7000字,小主们,圣诞节快乐,秦烟今天加更三千字,答谢大家最近礼物打赏,还有月票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