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42章:我已经躺在你的床上,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42章:我已经躺在你的床上,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

    盯着上面的每一个字,都犹如烙印般往她的心上刻,简溪睫毛轻敛。

    待逐一看完下面回复的评论,把手机扔到一旁,她用双手抱脸。

    网络上的评论,固然很多都是抱着调侃性的态度在评论,但也不乏理智性言论。

    简溪现在思绪很乱。

    本就因为和霍霆琛之间的关系难以拿捏好一个权衡的尺度,现在因为微博上面的评论,理智的天平明显有所倾斜。

    她也很想告诉自己,不必那么较真,更没有想多的必要,感情的事情本就说不清楚,可是……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和霍霆琛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用冰冷的理智来扼制火热的情感。

    或许……自己真的很怕两个人将来走不到一起,以至于不如当初那么放的开。

    被微博里的那条评论反反复复纠缠自己的理智,从来没有这样一刻,让她觉得自己要被现实折磨到人格分裂。

    良久,再放下抱着自己脸的双手时,她拉开盖在双腿上的被子,下床。

    。

    霍霆琛一口气郁结在心头。

    拿着从老曹那里借来的微博号,看着微博上面反驳不过来的评论,乌压压如滔滔江水,他烦躁的将手机扔到床上。

    骄傲如他,被质疑那方面有问题,那无疑是对男人尊严最羞耻的凌辱。

    重新拿起扔在桌上的烟盒,他取了一支含在唇间。

    细白的烟雾,从烟头袅袅升起,逐渐迷蒙男人一双深邃的黑眸。

    想到网上那些不靠谱的言论,他狭长的眸,眯了眯。

    又接连抽了两支烟,待第三支烟燃到尽头,霍霆琛依旧没有舒缓心头的烦躁。

    把烟蒂,狠狠地按进烟灰缸里,待准备从烟盒里去抽第四支香烟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叩叩叩……”

    听到敲门声,霍霆琛手上的动作一滞,伴随而来,是明显的诧异。

    并不清楚这个时间是谁来敲门,他迟疑两秒后,放下交叠的双腿,从藤椅里站起身。

    伸手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简溪,眸间那抹诧异渐变怔忪。

    不等他收回思绪开口说话,简溪突然进门,然后用双手抱住男人的脖子,主动吻上他的唇。

    霍霆琛骨节分明的手还搭在门把手上,突然被简溪吻住,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握着门把手的手指,下意识攥紧。

    和霍霆琛在身高上有近二十厘米的差距,简溪纵然圈着他的脖颈,拉着他低头,依旧有身高上的差距。

    踮起在一次性拖鞋里的小脚,她尽可能拉近距离的贴着霍霆琛的薄唇。

    对接吻这种事情,实在是没有什么经验。

    在为数不多的接吻次数里,都是来自这个男人,可以说,是这个男人一手教会她接吻的。

    简溪学着霍霆琛曾经吻自己的样子,再联想出现在电视剧里那些接吻情景,吮口及男人染着烟草味道的双唇。

    霍霆琛的唇很薄,很符合所谓的男人薄唇多薄情。

    在霍霆琛的双唇上反反复复尝试了几下,在他对自己的动作还没有做出反应之前,简溪试探性的往他双唇间钻。

    很明显感受到霍霆琛唇齿间是弥漫着的烟草味道,较之前比有些重,可见,他刚刚吸了很多烟。

    乍想到他用吸烟的方式纾解身体上的热浪,简溪心头莫名不舒服,甚至是愧疚。

    一个男人宁可选择隐忍也不愿意在自己不情愿下做越轨的事情,确实,这对一个高傲的男人来说,太难能可贵。

    当霍霆琛微微有张开皓齿的动作,简溪稍作迟疑后,还是把自己的小香丁探了进去……

    在男人略带烟味儿,却不恶心的唾氵夜交织间,她主动去找寻他的舌。

    两个人的舌很快搅在了一起。

    简溪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主动做这样的事儿,很快就气息不稳,连脸颊都跟着热了起来。

    没有让自己退缩的意思,她用绕在男人脖颈上的手,去触碰他后颈修剪整齐的黑发,让他对自己所做的事儿,予以回应。

    霍霆琛没有料想简溪会突然来自己房间,更没有想到她会做主动讨好自己的事儿。

    在简溪几下笨拙青涩的撩--拨下,霍霆琛原本那只垂放在体侧的手,捞住她的腰肢,扣住。

    简溪在一时的火热间,已经做好了和他结合在一起的准备。

    可是,当男人有力的大手,以干热的温度,殷实的力量扣住自己腰窝的时候,她还是震颤了一下。

    但这一瞬的震颤过后,让自己重新缠上男人的唇舌。

    简溪没有实战经验,即使之前有和姜素浅几个人躲在寝室里看岛国片,也学不来里面女亻尤曲意迎合、放氵良娴熟的技巧,只能以自己切身的实际感受,一点点感受霍霆琛对自己的感觉。

    没有放开男人的唇,简溪即使呼吸不均匀,依旧强迫自己在他口齿间,交缠属于自己的气息。

    湿热的温度,炙热而缠绵,在两个人相接的亲吻中,发出怪异的津氵夜交织声。

    简溪还在感受霍霆琛的变化,当他以反客为主的姿态化被动为主动,简溪觉得自己的舌头都麻了。

    霍霆琛扣着简溪的腰,松开那只放在门把手上面的手时,用脚踹上门。

    把简溪纤瘦的身子捞在双手间,吻,变得更加激荡。

    简溪只有脚尖还在拖鞋里,抱着霍霆琛的关系,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了。

    身体热的厉害。

    不得不说,有年龄摆在那,简溪再如何想要占据主动权,也抵不过霍霆琛霸道娴熟的技巧撩--拨。

    呼吸越发凌乱……

    简溪放弃继续和霍霆琛纠缠唇舌,当霍霆琛吻上她的脖子的时候,她身体轻颤的厉害。

    不可否认,她还是有恐惧,有担忧,但还有难言的欢愉和兴奋,近乎病态般在她身体深处往外蔓延……

    “嗯……”

    因为锁骨上有些吃不消的疼,简溪软颤的嘤咛一声,如同幼猫般,着实撩人心弦。

    本就受不了简溪不需要刻意粉饰就能勾魂的誘惑,她这么轻盈的吟哦,把霍霆琛的骨头都要叫酥了。

    “真是要命!”

    霍霆琛拧眉,暗咒一声。

    “你轻点儿!”

    简溪双腿发软的厉害,好像下一秒,自己就会倒地一般。

    霍霆琛不想克制,但还怕伤了她。

    在她渐变迷离的眼神中,霍霆琛伸手拽下她肩膀上的睡袍,去咬她圆润白皙的香肩。

    此刻,简溪的神情和样子,有说不出的誘人。

    不同于赤--身衤果亻本,她半穿睡袍,欲遮不遮的样子,就像是刚剥了皮的荔枝,只露一点鲜嫩的果肉,就让人萌生吞了她的谷欠望。

    简溪的轻吟更加细密短促,一声一声,不断蛰刺男人渐变不清晰的思绪。

    双手穿插進男人的黑发间,因为隐忍,可感受到他发丝间的潮氵显。

    当霍霆琛的唇又一次回到简溪的唇上时,已经热火难耐的简溪,不知餍足的回应。

    霍霆琛被磨得身体又石更又难受。

    他不打算继续忍,却还有一丝尚且清明的思绪让他想要知道简溪为什么一时间过来自己房间示好。

    简溪不给霍霆琛乱想的时间,当感受他在绵密的亲吻中有一瞬的失神,就主动去口肯咬他。

    刚刚自己被他亲吻、口肯咬锁骨和肩头时,人都软了,思及此,她有一瞬想要报复的心理。

    将双唇落在男人微微冒青茬儿的下颌上,她张口,一下咬住。

    霍霆琛眉头微蹙,意识到简溪竟然伺机报复自己,浓墨般的眸,更加幽邃。

    将简溪肩头的睡袍往下拉,他没有放过纠缠她唇舌的同时,一手隔着睡袍游弋,一手顺着纤腰往下,落在圆翘的臋上。

    #已屏蔽#

    简溪叫的更加细密娇软,柔媚的似乎能捏出来水……

    当简溪双颊绯红,眼神迷离的被扔到床上时,身上的睡袍只能堪堪遮住她的上半身。

    霍霆琛从上面虚压而下。

    怕弄疼简溪,他一手撑在她的耳边,一手顺着白皙的肌肤,轻拢慢捻。

    很快,白嫩的肌肤上,莓果更加艳丽。

    简溪身体上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既然选择放得开,她就不允许自己在矫情。

    用两个手往男人腰腹下面摸索,解开睡袍系在腰间的带子……

    #已屏蔽#

    霍霆琛已经到了崩溃的边沿,嗓子里发出有些粗嘎的呻口今声。

    “这会儿怎么和我这么热情?嗯?”

    “你不喜欢吗?”

    简溪用婉转的声音反问他,一双狡黠的乌眸,折射淡淡的娇女眉。

    霍霆琛没有回答喜欢还是不喜欢,只问:“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知道!”

    简溪回答的笃定。

    “我已经躺在你的床上,表达的还不够清楚吗?”

    对比简溪此刻的坦然,霍霆琛觉得自己倒像是不敢有所动作的那一个!

    “不怕疼了?”

    “怕!所以……你轻点儿!”

    简溪咬唇低语的样子,有说不出的勾人心神,连那两粒在红唇间轻动的牙齿,都夺人魂魄。

    霍霆琛眸色深的能拧出墨。

    见虚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依旧有所迟疑,简溪微微抬头往他身下看。

    #已屏蔽#

    退去身上全部的束缚,男人劲瘦的腰身,一览无余。

    不是第一次见到男人壁垒分明的腰腹,甚至不是第一次见他的物,但简溪眼底还是闪过羞赧。

    #已屏蔽#

    霍霆琛伸手去撩简溪身上的睡袍时,发现跑来自己房间的小丫头竟然没有穿内--裤。

    眸间有一瞬的惊讶,旋即,风情的笑了。

    “连内衤库都不穿?”

    简溪被说的脸红,但还是尽可能忽视心里的羞耻心里。

    把双腿往男人的腰上勾,问:“你不喜欢吗?”

    她也不清楚自己这会儿怎么变得这么荡,但莫名的,却因为这种放肆,有种无拘无束的心理。

    霍霆琛依旧没有回答简溪反问自己的话,邪肆一笑后,干热的掌心,顺着她的腿侧……

    #已屏蔽#

    当霍霆琛试探性置于简溪中间,简溪两个手下意识抓紧身下床单,发出一声极为细口今的声音。

    “嗯……”

    听简溪呜呜两声,有些无病而呻的意思,霍霆琛哭笑不得问道:“我还没开始,乱叫什么?”

    简溪更羞。

    “我没有!”

    霍霆琛也懒得理会她的反嘴,只是腰间腮帮问她:“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被霍霆琛这么一问,简溪心里莫名的没有底。

    但是已经这样了,自己已经被他撩的失了心智,根本没有退路可言。

    而且她清楚,如果自己再犹豫,指不定自己要面对什么,就像那些微博评论说的,他可能对自己渐渐失去耐心。

    “我不打算反悔,倒是你,你确定你能对我负责任吗?”

    她还是有些不确信微博评论里说的那些话,除非听到这个男人对自己说,不然,她终归没有心理准备。

    霍霆琛狭长的黑眸更加幽邃,有黑色的暗芒,由眼底折射而出。

    “敢要你,就没有不对你负责任的理由!”

    再低头看向两个人的样子,眸色如墨染。

    再把目光落在简溪的脸上,他有些狰狞的神情,显示出他已经濒临边沿。

    死死按住简溪的腿在一侧,他强势而去。

    #已屏蔽#

    。

    简溪浑身热的犹如置身火海。

    纵然经历过一次人事,但那时她喝醉了,没有记忆,远不如现在来得让自己魂魄震颤。

    霍霆琛知道简溪不是第一次。

    没有那层阻碍,他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差异。

    简溪五官拧在一起,贝齿把红唇咬的殷红。

    她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至少身体已经在跟着感觉走,可是,当真的做到最后一步,身体还是渐变僵硬。

    那种蚀骨的感觉,实在要命,整个人的身体都好像不属于自己了。

    霍霆琛起初怕伤到简溪,一直在试探。

    但听简溪淡淡的低吟声,他非但没有觉得自己应该克制自己,反而动作更加臻狂。

    只有他知道,简溪的声音,于他是致命的催忄青药,根本就不能扼住他骨子里早就想释放的野性。

    房间里凌乱不堪,欧式大床发出云力荡的声音。

    ————

    4000字,见你们期待已久,就这样吧~顺带,推荐一下秦烟完结旧文《一晚情深》,不一样的情根深种,不一样的缠绵悱恻~欢迎大家看一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