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霍霆琛被逗笑了。

    “我承认自己吃嫩草,但不承认自己老!”

    说着,他将手往前伸,附上简溪搁在桌边的小手。

    待把女孩的小手攥在掌心里,他笑道:“味道还不错!”

    “……”

    简溪被说的瞬间红了耳根子。

    略显尴尬的打掉男人伸过来的手,语调佯装生气:“看你的新闻吧!”

    霍霆琛不以为意,虽然拿回自己的手,但依旧浅漾风情的笑意。

    “吃完饭,带你出去!”

    “我不想出去!”

    身体上不适应的疼还在,那感觉实在不舒服,虽然谈不上有多疼,但走动时,免不了要注意。

    她实在不想自己每走一步都要注意自己的步子,以免被外人看出异样。

    想到昨晚简溪说她嫌天气转凉,不想出去,霍霆琛问她:“打算宅在家里冬眠?”

    “我没打算冬眠,就是不想出去啊!”

    这是她的心里话。

    如果自己和他出门被外人看出自己步子的不自然,那得多尴尬!

    “那预备让我陪你宅在家里?”

    一个“陪”字让简溪怎么听这话,都有点变味。

    红着耳根子,她回道:“我不用你陪,你要是想出去,就自己出去吧!”

    “我只是打算带你出去转转,你要是不想出去,就在家里待着吧!”

    简溪还是有些不适应霍霆琛打算今天一直陪着自己,有他在,脑海中总是徘徊两个人昨晚在一起时羞人的样子。

    小手攥紧手里的调羹,她尽可能忽视耳红心跳的糟乱感。

    “我打算熟悉熟悉鼎丰的业务,有你这个大老板在,你要是今天没有什么事儿,不如教我点工作上的事儿吧!”

    有些诧异简溪竟然对工作的事儿还挺上心,霍霆琛轻笑了一下后说“好!”

    。

    吃过算不上是早饭,又谈不上是午饭的饭后,霍霆琛把简溪带去书房,开始就工作上的事儿,从基础入门,由细节着手,把她往里面带。

    说来,霍霆琛真就是一位合格又严厉的老师,知道简溪对商务文秘这种工作没有理论学术基础,也没有实践的经验,丝毫没有不耐烦的教她,就连概念这种东西,都一点点教授。

    “懂?”

    当霍霆琛把秘书要负责的工作说给简溪听后,问她听没有听明白。

    “……嗯!”

    见简溪点头说明白了,霍霆琛淡淡颌首。

    “那把我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

    简溪:“……”

    秘书这种工作真的很琐碎,不仅仅要记录老板的工作日程,而且连泡咖啡这种工作都算在内。

    简溪听到昏昏欲睡,两个眼皮渐沉。

    不是她喜欢学的东西,纵然是自己喜欢的男人教自己,她也做不到全神贯注。

    “鼎丰是图纸设计公司,隶属霍氏旗下……”

    见简溪稍稍有失神,霍霆琛顿住话,抿了抿薄唇后,改用冷厉的目光瞅她。

    简溪本来准备偷懒打个瞌睡,冷不丁触及到一双黑得能拧出墨的黑眸,当即吓了一个激灵。

    困意全无。

    见霍霆琛没有收回目光,依旧盯着自己看,简溪尴尬不已。

    不想男人过分冷沉的目光,把自己看得无地遁寻,她抬手扶额,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规避男人看过来的目光。

    见简溪低头,还知道抬手规避自己看过去的目光,霍霆琛冷嗤一声,被气笑了。

    “你还知道自己错了啊?”

    简溪尴尬,找不到辩解的话,弱弱的点了点头。

    瞧着简溪卖乖,知道服软,霍霆琛也不好深说她。

    “再走神,看我不收拾你的!”

    “……”

    。

    有霍霆琛的话在,简溪没有再像之前那么散漫。

    但是她再怎么想注意力集中,也有些力不从心。

    霍霆琛对工作的事儿、还有正事儿一向都很认真,见简溪颇有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略显不悦的说她,时不时还抬手屈指,在她头上敲下一个大板栗,来叱喝走神的她。

    “又欠揍了是不是?”

    简溪抬手摸了摸有些疼的额头,略显委屈的嘟唇。

    她本就不是什么商务文秘专业出身的学生,让她一时间适应商务文秘的工作不算,这个男人教授自己商务文秘的工作时,和工作一样雷厉风行,恨不得一个小时之内把文秘该做的工作都灌输给你。

    “你慢点教我不行吗?我之前没涉猎过这方面的东西,接受起来有些慢!”

    “那我问你听懂没有,你还告诉我懂了?”

    就没有见过这种猪鼻子插葱装大象的小丫头,明明跟不上自己,还佯装自己什么都懂。

    简溪找不到替自己辩解的话,嘟起的红唇更翘了。

    “我是怕你说我笨,没有耐心教我嘛!”

    霍霆琛被气笑了。

    他也是不清楚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耐心教她这些琐碎的事情,公司有专业的培训课,自己不把这个一窍不通的学生交给公司培训机构,竟然亲自教授,想来,指定是自己今天脑抽了。

    “那我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你自己听好了,别再不懂装懂!”

    简溪点头。

    “你有点耐心比什么都强!”

    被质疑,霍霆琛微挑眉梢,睇了一个眼神过去。

    “我没有耐心吗?你以为我对谁都能有对你的耐心吗?”

    简溪对视霍霆琛看过来的目光,见他眼神深邃,被问的心虚。

    确实,依照这个男人的性格,不管是谁求他,都不可能委身去教这些东西,想来,对自己,他的确破了例。

    “我对你也好啊,你对我有耐心,属于等价交换,不是挺正常的嘛!”

    霍霆琛心里冷冷一呵。

    再掀动薄唇,说出口的话,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

    霍霆琛用三个小时的时间大致教了简溪一些商务文秘需要做的工作。

    最后见她对自己教的东西还算掌握,暂且满意。

    “我刚刚想了一下,你平时要是不去鼎丰的话,我的工作似乎没有那么多,你教我的这些,绰绰有余了啊!”

    “谁说我准备让你留在鼎丰了?”

    “……”

    简溪一时间没有明白霍霆琛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对视他看过来的黑眸,眼底明显有差异。

    眨动了几下眼睫毛,她问:“那你什么意思?准备让我去霍氏工作不成?”

    “有这个准备!”

    “……”

    简溪没有想到霍霆琛竟然有意让自己去霍氏工作。

    “你不是有秘书了吗?”

    想到肖晗,上次那个把新买衣裤送去衣裤的女人,简溪不解。

    据她所知,肖晗做霍霆琛的文秘有些年头了,工作认真,人长得也不错,霍霆琛还不至于辞退她啊?

    是肖晗辞职了吗?

    “是有秘书!”

    “那你干嘛还让我过去霍氏啊?”

    “多你一个也不算多!”

    霍霆琛想来不缺钱、不差钱,财大气粗的理论,让简溪着实叹为观止。

    “那少我一个也不算少啊!你们霍氏是钱多的没有地方花了吗?所以有了秘书和助理不算,还要再找一个秘书,是不是?”

    霍霆琛没有把自己让简溪过去霍氏的缘由告诉她。

    身为男人,谈不上心细,却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鼎丰只是霍氏下属的一个子公司,与其让你在鼎丰游手好闲,倒不如去霍氏历练历练!”

    听霍霆琛这么说似乎还挺有道理,简溪鼓了鼓腮。

    “那你把我室友也调去霍氏吧,我不认识霍氏的人,要是去霍氏工作,和霍氏的工作人员之间交流起来,指定会尴尬!”

    霍霆琛不觉得这个问题算是问题。

    “你没有必要认识他们,认识我就行!”

    简溪白了霍霆琛一眼。

    “作为霍氏的大老板,说这话,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啊!”

    。

    下午时分,霍霆琛和简溪把啤酒领进房间,喂它吃东西的时候,接到了席靳扬打来的电话。

    霍霆琛走到阳台边,电话刚被接通,席靳扬略痞的声音便传来。

    “我说霍二少,我也不主动给你打电话要我的狗儿子,你还真不打算把我的狗儿子还给我了是不是?”

    霍霆琛听席靳扬问,转过头,看向沙发那里摸着啤酒头的简溪,见一人一狗之间有说不出的和谐,眼底噙着淡淡的温柔。

    “我又不能把它炖了,你担什么心?”

    “挖槽,那是我的狗儿子,是我的心肝啊!”

    席靳扬听霍霆琛的语气着实不在意,当即爆了粗口。

    “我说你这有女人的老男人,能不能体谅一下我这种没有女人的单手狗啊!啤酒是我的命根子,是我的伴儿,你打算让我孤独一人过到什么时候?”

    “……”

    “那狗都让你接过去待半个月了,我这不提,你还真就是不主动说还啊!”

    席靳扬最近一直在忙案子,把自己狗儿子还在霍霆琛家的事儿给忘了差不多了。

    待今天把手头上积的案子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才想到自己的狗儿子还在霍霆琛那里。

    霍霆琛听席靳扬和自己抱怨,淡淡一笑。

    一向少有笑容的他,自从和简溪在一起,嘴角总是不自觉泛出淡淡的笑意。

    再挂断席靳扬的电话,他手捏着手机,折回客厅。

    简溪在摸啤酒的脑门,见霍霆琛的身影伫立在自己跟前,问:“谁给你打的电话?是工作上的事儿吗?”

    “不是!打电话的是靳扬!”

    简溪知道席靳扬是啤酒的主人,“嗷”了一声,然后问:“他是和你要啤酒吗?”

    霍霆琛点头。

    “他吵着要他的狗儿子!”

    “那你给他送回去吧!”

    说这话时,简溪有些娇纵的翻了个白眼。

    “啤机在香樟园这边作践的都没有样子了,毛发根本就没有之前来那会儿顺滑!”

    霍霆琛垂眸扫了眼冲自己抬起前肢,吐着长长猩红舌头的啤酒。

    再收回目光,道:“去收拾一下,一会儿给靳扬送狗去!”

    。

    霍霆琛和简溪两个人开车去了席靳扬的住处,亲自把啤酒送回去。

    席靳扬知道霍霆琛来给自己送自己的狗儿子,他无暇顾及休息,第一时间出门迎接自己的狗儿子。

    实在是想念自己的狗儿子,席靳扬和啤酒来了一个久违的拥抱。

    待注意到自己的狗儿子被作践的狼狈,根本就没有了之前去霍霆琛那里时的傲气和霸气,冲霍霆琛撇嘴。

    “你对我的狗儿子做了什么?这狗怎么在你那儿待的都成傻狗了?”

    啤酒着实聪明,可以说通人性,但是现在看来,这狗明显变得和乡下的土狗没什么区别,想来,霍霆琛一定虐待自己的狗儿子了。

    “我倒是没有对你的狗儿子做什么,不过这狗随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席靳扬听明白了霍霆琛的话是什么意思,敢情他这是在吐槽自己养的狗是傻狗,自己也傻!

    “我养这狗的时候什么问题都没有,倒是去了你霍二少那里就成了傻狗,究竟是随了我,还是你霍二少的杰作,你不清楚吗?”

    说着这话,席靳扬像模像样的去打量自己的狗儿子有什么异样之处。

    当掰开啤酒后肢的两条腿时,对霍霆琛说恶俗的话。

    “你哔了狗了吧?我儿子是公的不算,关键它还未成年,你还能不能行?”

    席靳扬对霍霆琛说这话的时候,回车里拿狗粮的简溪刚好折回。

    把两个男人的对话听在耳朵里,简溪当即红了耳根子。

    两个男人之间说什么不忌讳就算了,自己还在这里,他们两个怎么看都应该忌讳一下。

    不过显然,两个人没有因为自己的存在,有丝毫避嫌的意思。

    席靳扬注意到简溪的身影,“嗳嗳嗳”了几声。

    “我说你这个小丫头还能不能行了啊?你就给老霍呗,省得他连我的狗儿子都不放过!”

    说着,他伸手又一次去掰啤酒后肢的两条腿,丝毫不忌讳的把啤酒还没有发育出来的忄--生--器官露给简溪看。

    “你看,我这狗儿子这块的芼都要被老霍给磨平了!”

    简溪:“……”

    简溪耳朵红的更加厉害,杵在原地尴尬,她下意识别开目光。

    “身为人民警察,能不能注意点素质?”

    霍霆琛注意到简溪面露不自然,拿话点席靳扬。

    席靳扬见霍霆琛这么替简溪着想,连玩笑都不让自己开,呵呵一笑。

    “老子就想发泄一下不满!”

    ————

    4000字,忘了打标题,标题是味道还不错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