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48章:有你给我撑腰,我怎么可能会吃亏?

总裁大人,轻点儿! 第148章:有你给我撑腰,我怎么可能会吃亏?

    待把药吞下后,她拧紧瓶盖,将毓婷的外包装盒扔到垃圾桶里,只把剩下的药揣到衣兜里,往香樟园折回。

    简溪刚走到回霍霆琛家的路的拐角处,从不远处,正巧看到手拿着手机在耳边,沉着脸、蹙眉往外面走的男人。

    李阿姨见霍霆琛出门找简溪,在大冷天只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外套和西裤,连个外大衣也不穿,手拿着一件烟灰色的大衣追了出去。

    “二少,简小姐不能走远,你先别急!这天气冷了,你赶紧把衣服穿上。”

    霍霆琛没有理会李阿姨,见拨过去的电话再一次没有被接通,重新拨号。

    不打算再继续等,见电话依旧没有被接通的可能,霍霆琛把手机收线,略显烦躁的伸手去拉停在外面轿车的车门。

    手拉开车门,准备坐进车里的一瞬,视线一瞥,注意到站在不远处街角的简溪,眸光瞬间聚焦到那一隅。

    简溪的视线与长身立在车门边男人看过来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瞧着那一道笔挺的身影即便逆光而站,依旧俊逸出尘,让自己难以忽视,放在衣兜里的小手,下意识往手里蜷缩。

    在简溪还没有做出来反应的时候,霍霆琛已经几个箭步走了过来。

    “去哪了?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霍霆琛眉头依旧皱着,质问简溪的语气不是很好。

    他处理好事情回来,见简溪不在家,听司机老郑说简溪在半个小时之前出门闲逛,当即难看了脸色。

    他前不久才给简溪打了电话,而老郑说简溪在半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出门了,可见,和自己通电话那会儿,她已经在外面了,根本就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在家看全英文版的《呼啸山庄》。

    简溪见霍霆琛脸色不是很好,听他问自己,不难看出来他是因为准备出门找自己,所以才表现的那么烦躁。

    “我手机静音来着,没听到电话。”

    不知道霍霆琛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但想到自己因为和梁沐欣之间掰扯耽误了很多时间,简溪有些不确定他是不是知道自己刚刚和他通话的时候骗了他。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霍霆琛对视简溪,听她问,眉眼冷峻,薄唇紧抿。

    “去哪了?不是说在家看书?”

    “……”

    简溪从霍霆琛的话里已经听出来他知道自己骗他说自己在家一事儿。

    上次在医院,她有亲口听他说过最恨有人骗他,不难看出,他尽可能控制情绪,不和自己发火,只为从自己口中得到一个解释。

    简溪没有承受不住男人过分幽邃目光的打量,那眼神,就像是一台冷冰冰的机器,于无声无息之间,把你看的浑身起刺,让你不敢在他面前卖弄小心思,连丝毫的谎言都不敢杜撰。

    “你生气了?”

    自知自己不应该骗他,简溪这次学乖了,伸手去握他捏着手机的手。

    “我不是有意要骗你说我在家的!”

    将小手轻握男人的手,细细摩挲骨节分明的骨节处。

    “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待的无聊,看了会儿书以后眼睛疼,就出门转了转!”

    简溪不敢对视霍霆琛的眸,生怕自己的谎言,在他目光的注视下不攻自破。

    低垂眼帘,看着男人雅致骨节的手指,分明可辨,手背上的青筋凸出,即便是因为常年办公握笔,在中指处有了薄茧,也丝毫不影响他手型的完美。

    “那为什么不和我说实话?”

    “我不是怕你担心我的安全嘛!”

    简溪再抬起头看霍霆琛,嘟了嘟红唇。

    “你别生我的气嘛,我真的不是有意骗你的!”

    霍霆琛没有吱声,任由简溪摩挲他手指的同时,自顾自的呢喃。

    “我就是想自己一个人出去转一转,如果你知道我出门,一定不放心我一个人闲逛,会找人跟着我。这里治安这么好,我不想别人跟着我,更不想让你担心,所以就没有和你说实话!你别生我的气嘛!你工作那么累,我也是不想增添你的负担。”

    听简溪这么说,说的还像那么一回事儿,霍霆琛被气笑了,心口窝着那股闷火,竟然不自觉的散了。

    再紧握男人刚劲的手,简溪问:“穿这么少就出门,冷不冷啊?”

    “……”

    “你可以生我的气,但别把你冻到了!”

    简溪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会卖乖,极尽可能的讨好霍霆琛,恨不得把自己谄--媚狡黠那一套都用在霍霆琛的身上。

    不可否认,霍霆琛对简溪的示好实在是没有免疫力,被她软软的小手摩挲了几下手指,心口憋着的火和烦躁,就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

    “先回屋吧!”

    说着,简溪拉着霍霆琛的手就往别墅那里折回。

    她握着男人的手,一边走一边犯嘀咕:“你要是真的很生气,你骂我几句吧,我绝对不会顶嘴的!”

    霍霆琛冷冷地动了一下菲薄的嘴角。

    他之前怎么不知道这个小丫头这么会变通,知道自己生气,立刻变怂卖乖,认错不算,还会讨好自己。

    。

    李阿姨见简溪自己个回来了,悬着心落回原位。

    简溪见李阿姨手里拿着霍霆琛的外大衣,冲她伸手。

    “李阿姨,给我吧!”

    “嗯!”

    李阿姨点头,然后把霍霆琛的外大衣交给简溪。

    从李阿姨的手里接过外大衣,简溪回头,讨好性的莞尔。

    “你要不要穿上外衣,陪我再逛一逛?”

    霍霆琛没搭理简溪,漫不经心的掀动下眼皮,径直迈开步,往主屋折回。

    简溪见自己的讨好似乎不是很奏效,霍霆琛好像还在生气,她手臂里挽着男人的外大衣,略显尴尬的杵在原地。

    眼见着霍霆琛进门,连个眼神都不稀罕看自己,简溪有些怨怼的跺了跺脚。

    心想,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难哄?

    再敛住心头的不服不忿,她心一横,一咬牙,追了上去。

    霍霆琛进门,刚在玄关处换鞋,简溪就追了进来。

    “你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啊?我都这么诚恳的和你道歉了,你还不理我。你真的不打算原谅我吗?”

    简溪的语气带着娇嗔,是女孩子的柔软,带着不自知的撒娇。

    霍霆琛回头看简溪,见穿着一件米色呢大衣的小丫头,嘟着红唇的样子,委屈又酸涩,好像她和自己撒谎,是她有理似的,倒成了自己不搭理她有错、不近人情味儿。

    见霍霆琛向自己看过来,眼神讳莫如深,是让自己读不懂的深邃,简溪带着赌一把的心理,捏着拿着男人外大衣的小手,紧了紧。

    “你要是还不和我说话,我可回学校了!”

    简溪把话说的像模像样,那样子,大有你要是再不和我说话,我也不搭理你的架势。

    见霍霆琛盯着自己看,依旧没有动,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简溪气馁。

    不觉得自己再怎么讨好这个男人,他就有搭理自己的意思,简溪也不打算再继续委曲求全。

    脱了鞋,把男人的外大衣扔在鞋柜上,她扬了扬下颌,以对霍霆琛视而不见的态度,往里面走。

    脚踩着拖鞋,刚迈开步,简溪的手腕被人从后面一把攥住。

    在简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霍霆琛把她人按在鞋柜上,倾身而上。

    简溪后腰硌在鞋柜的边沿上,略显吃痛的皱眉。

    不等消化后腰上沿着脊椎骨蔓延的痛,她唇上落下啃--咬的力道。

    霍霆琛戴着钢表的手腕扣在简溪的后脑上,他低头,重重吮她的双唇。

    骄傲如他,怎么可能会信简溪搪塞自己的话?

    不说别的,就从她回来的方向看,根本就不是附近的商铺,也不是附近建设的公园。

    想不到她一个小丫头不去商铺,不去公园,还有哪里值得她闲逛。

    简溪被霍霆琛亲吻的力道,咬到双唇格外疼,眉头都皱在一起成了麻花状。

    霍霆琛不顾下手轻重,将火热的舌,在简溪的唇齿间试探性尝试了几下后,直接越过贝齿的桎梏,带着炙热的男性气息,导了进去。

    简溪感觉到男人火热的舌,已经纠缠起自己无助的小香舌,下意识有缩舌的动作。

    注意到简溪惹了自己,还想排斥自己,霍霆琛一双睁着的黑眸,狭长而显狰狞,眼底是蔓延的墨色,晕染开一片暗芒。

    “还逃?”

    颇带咬牙切齿的声音质问简溪一句,纠缠贴在这唇齿间的,是他如火般蔓延强烈的气息,无孔不入的往简溪的感官世界里钻。

    简溪见男人眸色深的能拧出来墨,下意识摇头。

    她清楚自己不应该在他生气的时候还排斥他,出于想要“真诚”道歉的心理,她将有所缩的舌,主动去勾男人导进来的火舌。

    当霍霆琛察觉到简溪讨好性往自己舌上试探性吮,他一个主导,直接把简溪的舌,拖了出来。

    两个人的舌在交互间,发出氵显热迷--乱的混浊气息,还有让人耳红心跳的津氵夜交换生,在彼此间,相互传递、交融……

    简溪尝到自己唇齿间是属于男人淡淡的烟草味,还有薄荷香,她颤抖了几下眼睫毛,将双眸轻阖,然后把双手往男人的脖颈上搂,加深了这个吻……

    原本带有惩罚性撕咬从吻,渐变绵密,最后成了两个人如火如荼的炙热纠缠。

    简溪在这种事情上始终外行,不管她如何想要和霍霆琛之间做到势均力敌,到头来,她永远都是那个率先败下阵来的那一个。

    霍霆琛一如既往吮口及简溪的双唇,她唇齿间属于她清甜的味道实在让他贪恋,以至于他也不清楚自己最初想要惩罚她的心理,怎么就成了思绪不受控制的吮尝。

    当他再放开气息急促凌乱的简溪时,霍霆琛抬起手,仅用拇指和食指两根手指,捏住她秀气的下巴。

    “到底去了哪里?”

    “……”

    简溪思绪乱糟糟一片,听霍霆琛这么问自己,声线异样迷人低沉,她不确信是不是这个男人发现了自己在和他杜撰。

    一时间拿捏不好,目光定定的对视男人古井般一样望不穿的黑眸,简溪心虚感更甚。

    “我真的只是出去逛逛,不过……我碰到了点事儿!”

    简溪低首咬了咬唇瓣,不确定霍霆琛是不是对自己存有怀疑,她刻意忽视自己去买避--孕药那一段,但把梁沐欣找自己麻烦的事儿,对他坦诚相告。

    霍霆琛眉梢微挑。

    “有人找你麻烦?”

    “也不是找我麻烦,就是……发生了小摩擦!”

    “那你不给我打电话?你是觉得我不会对你置之不理,还是觉得你不会吃亏,嗯?”

    “都不是!”

    简溪这次无比乖巧的把双手绕在男人的脖颈上搂着他,那温顺的像是,像是一只小猫咪。

    “我没有吃亏,而且,我还打了那女生一耳光!”

    说这话的时候,她往霍霆琛的胸口处靠。

    “给我简溪撑腰的人是你霍霆琛,我怎么可能让自己吃亏呢?”

    这话,被简溪说的无比依赖霍霆琛。

    “我都说了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你对我这么好,这么宠我,如果你知道有人找我麻烦,还不等让对方在帝都混不下去啊!”

    “……”

    “再者说了,我也让那个女孩长了教训,她才十七、八岁大,我没有必要将人往死角里堵,就没有和你说。哪知道,你竟然因为这点小事儿又是对我置之不理,又是亲我的,真是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才让你这么欺负我!”

    见简溪没有之前讨好自己的样子,说话的时候,语气还带着不自知的撒娇和埋怨,霍霆琛挑眉,质问她:“你骗我,倒成了我理亏?”

    “就算是我骗你不对,你就不能让着我点儿吗?我比你小十岁啊,小气,一点都不知道让着我!”

    “……”

    “再者说了,我都和你服软了,有向你道歉了,你还给我摆臭脸,你以为我是你手下的员工吗?可以让你随便呼来喝去吗?”

    简溪一套一套的道理,将霍霆琛气笑了。

    “有你这么道歉的么?”

    “那你想让我怎么道歉?我都说了随便你骂我,我不会顶嘴,这样还不够么?”

    ————

    4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