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52章:她不敢接他打来的电话
    不知道会是谁打电话给自己,她盯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手机号,眉梢微挑。

    不止一次被姜素浅用这样的方式戏谑,再加上眼见着到了封寝的时间,想来这又是她的恶作剧,简溪无奈的笑了笑。

    待把电话接通,里面传来的声音,以及说出口的话,让简溪的心神诧异的一颤。

    。

    简溪没有回寝室,她手捏着手机,脸色不是很好的顺着原来的路折回。

    走到楼下的时候,正巧赶上楼下宿管封寝。

    “不好意思,我要出去一趟!”

    如果是之前,宿管绝对不会卖简溪这个面子,但见来人是简溪,那个傍上帝都名少、看起来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她赶忙给让开了地方。

    简溪对宿管大妈说了声“谢谢”后,出门。

    在大学校门口,简溪看到了在等自己的车。

    怀着莫名忐忑、惴惴不安的心理,她稳了稳心神,迈步走过去。

    坐在主驾驶里的司机见夜风中穿着米色大衣,五官精致,披散着青丝的小女孩出来,他推门下车,来到车后座的车门一侧,拉开车门。

    简溪看着为自己拉开的车门,一颗想要保持平静的心,无论如何也维持不了平静。

    而这份不平静源于找自己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霍霆琛的母亲——霍静媛!

    简溪尽可能忽视心里的异样,捏紧蜷缩的小手,往轿车那里走去。

    她对为自己开车门的司机莞尔。

    没有坐进车里的意思,她稍稍弯腰,往昏暗不清的车厢里看去。

    从轿车后车座的右门看去,她看到主驾驶座后面有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

    “霍夫人是吗?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因为寝室封寝的关系,麻烦您尽快把事情和我说完,好吗?”

    坐在车里的霍静媛,往简溪那里看了看。

    不同于简溪看不清车里的情况,霍静媛从车里往外在,在淡黄色的路灯灯光下,她看清楚了简溪的五官长相。

    不得不说,自己儿子挑女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就第一眼看这姑娘的长相,确实有让人心动的资本。

    而且身材身高也符合自己选儿媳的标准。

    第一次见到简溪,霍静媛在自己的心里有了一个衡量的标准。

    只是,想到萧太太和自己说的那些话,她又否定了自己心里衡量的这个标准。

    霍家在帝都谈不上只手遮天的大家族,但在帝都商界走动,也算是提的起来的企业。

    虽然她对自己儿子找儿媳的标准很低,甚至可以说只要和自己儿子对性子,两个人合得来,她对选儿媳妇可以没有标准。

    但是她的没有标准,不代表自己儿子可以选一个高中时代就给男人堕胎的女人做霍家的儿媳妇。

    他们霍家要面子,禁不起外界言语的推敲,也禁不起人们茶余饭后,拿自己儿子找了一个不正经的女孩子做老婆这样话题当笑谈。

    选儿媳这种事儿,就算是自己儿子找不到合适的对象,一般家庭也不会允许一个身子不干净、有那么多绯色过往史的女人嫁入自己的家里,何况,她霍静媛的儿子热门抢手的很,根本谈不上讨不到媳妇,完全没有必要找这样一个败坏家门名声的女人,就算只是当情侣谈情说爱,也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

    见简溪时间不方便,霍静媛也觉得自己这个时间来找她也不是很方便,也就没有再提议让司机找个地方让两个人坐下来谈谈。

    “你进来坐吧,我有事儿和你谈,小李,你在外面等会,我有事情和这位小姐谈!”

    小李:“好的,夫人。”

    简溪见霍静媛都这么安排了,自己要是拒绝太显不识抬举,她抿了抿唇后,就着拉开的车门,坐了进去。

    待车门合上,封锁了自己与外面的联系,自己独自一人面对霍霆琛的母亲,简溪很明显感受到了车厢里气氛的压抑。

    “简溪是吧?简建威的女儿?”

    霍静媛先开了腔,主动打破两个人在一起独处时的沉默。

    “嗯,是,我是简溪。”

    在外人面前,简溪总归做不到对简建威剑拔弩张,何况这个人还是霍霆琛的母亲,自己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得把样子做足了。

    “我认识你父亲,也知道你不是杜媛虹亲生的。”

    简溪知道霍静媛在找自己之前,一定把自己的情况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她倒也没有什么诧异的地方。

    “你姐姐简淼也喜欢我们家霆琛,这你知道吧?”

    霍静媛突然把简淼搬出来,简溪莫名觉得恶心。

    不为别的,只因为霍霆琛现在是自己的男人,任何一个喜欢他的女人,哪怕是过去,是没有威胁价值的存在,于她而言,也有解不开的心结存在,何况,她与简淼之间还有那么多不愉快,这个名字的被提及,等同于吞了苍蝇一样让她犯膈应。

    “霍夫人,您也是聪明人,既然已经把我的情况都调查清查了,也就没有问我这些不相干问题的必要了。我没有八面玲珑的心思,猜不到霍夫人找我什么事儿。时间不早了,霍夫人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倒不如直接一些。”

    简溪的态度,让霍静媛一愣,不知是她看人有问题还是怎样,总觉得简溪的样子有点像自己年轻时初闯商场时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不卑不亢,尺度拿捏的刚刚好,不会显得言语、语气突兀,却也没有让人听起来不舒服。

    莫名所以,她倒有点欣赏这个小丫头。

    “你倒是快人快语,和我这个老太太说话没有丝毫避讳!”

    简溪莞尔。

    “霍夫人早年在商场上的名儿,我有所耳闻,依照您做事儿的风格和个性,我不觉得您是一个喜欢拖泥带水的人!”

    不得不承认,这个小丫头把自己的性格摸得一清二楚。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和你迂回,我家老二和你走在一起的事儿,我都听说了。关于我们霍家孩子找什么样的女人,我和霆琛他父亲一直都抱有不干预、不插手,只要他尽早把姑娘领回家就行的态度。”

    “……”

    “但我和他爸不插手管,不代表不会管,我知道我家霆琛喜欢你,什么事儿都宠着你,溺着你,但你和他走在一起时,是不是应该掂量掂量你自己个的身份?”

    简溪:“……”

    简溪嘴角漾出那一抹极浅的笑,渐渐隐去。

    “我们霍家是没有什么门第观念,但我家霆琛还没有到讨不到媳妇的地步,需要娶一个‘名声在外’的女人做我们霍家的儿媳妇,你也是聪明人,自己那些过往史比谁都清楚,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说,我今天来找你,你也应该清楚是什么事儿!”

    不可否认,简溪接通电话,知道打电话给自己的人是霍霆琛的母亲,确实有不好的预感萌生。

    不是第一次被对方家长找,郁安茗找自己的前车之鉴还在,再加上她有想过自己和霍霆琛之间不可能那么轻轻松松走在一起,他母亲会找上自己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不过很显然,霍静媛找自己的时间,远比她想象的要快。

    “你这个小丫头也不用觉得我对你有什么偏见,对我家的情况,你可能还不清楚,霆琛上面还有一个哥哥,我大儿子有过一段不堪的婚姻史,所以我不想我家霆琛也和他哥哥一样,在找媳妇的事情上栽跟头。我家霆琛年纪也不小了,他肯认真对待一段感情,很明显是奔着结婚去的,而你和他之间差了十岁,你才二十二岁,还是爱玩、不定性的年纪,你现在可能很喜欢我家霆琛,但等过了热恋期,你会发现你可能不是那么喜欢他,甚至将原本以为的喜欢当成理所当然,然后渐渐看淡,直到不剩。”

    “……”

    “你还年轻,和霆琛分手以后,还能找其他男人交往,而我家霆琛不同,他年纪不小了,过了年就三十三岁了,又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可以在你身上浪费?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们的感情基础真的不堪一击。“

    简溪的小手死死攥紧,手指甲陷入掌心的皮肉,而她丝毫感觉不到疼。

    “霍夫人一定要这么看我吗?在你听说关于我那些不实传闻之前,有没有想过那些消息的真伪性?”

    如果是外人拿这些不实的传闻还羞辱自己,她可能理都不会理,甚至可能笑着回击说“我就是这样的人啊,不然怎么有那么多男人为我神魂颠倒!”

    可是在霍静媛面前,她拿不出来叛逆不羁那一套,因为眼前的女人是霍霆琛的母亲,是自己喜欢男人的母亲,她再如何骄傲,也要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呈现给他的家人。

    “就算那些传闻不实,它也存在,根本就不是你否定,外人就不会评头论足的。霍家在帝都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为了迎娶你进门,霍家是可以出动公关对关于你的事情进行澄清,但他们会信吗?你也是文科出身,三人成虎的道理,你应该懂。你比简淼聪明,如果你懂进退,就应该知道该如何做,而不是等外界对你们两个人感情公开后,让霍氏的企业形象受损,让霆琛跟着你名誉受辱。”

    简溪心头酸涩的厉害。

    自己没有做过那些事儿,却要背负骂名,现在更是成了横在她和霍霆琛情感之间的羁绊。

    她不是不理解霍静媛为了维护霍家,为了维护霍霆琛的名声找上自己,如果自己站在她的立场上,也会这么做。

    有想过自己和霍霆琛之间没有那么简单能走到一起,但自己想的远不如霍静媛找上自己,和自己说的那么多。

    霍静媛作为过来人,她说的每一句话确实都有存在的道理。

    横在自己和霍霆琛之间的,远不止年纪差距那么简单!

    手掌心被手指甲嵌入,生生刮出了好几道斑驳的红痕……

    再松开捏紧的手指,简溪眼眶异样干涩,心口就像是被挖开一大大洞,空洞麻木,毫无知觉。

    心底的悲恸被无限放大……

    一再翕合渐变无力的双唇,她嗓音嘶哑。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简溪下车,强忍着心里的悲怆,和霍静媛依旧得体的说“再见。”

    望着霍静媛的车驶上马路,红色的尾灯在自己眼中越行越远,她藏匿在眼眶中的泪水没有控制住,如决堤般,簌簌滑落。

    心里好痛。

    本以为自己在帝都这样偌大又空洞的城市中找寻到了自己躲避暴风雨的避风港,可是她再如何用力想要抓紧的温暖,都如指间流沙般,悄然流逝。

    心里从来没有这么空旷过。

    她之前就有说过,如果自己离了霍霆琛,就会是一具行尸走肉,可是当自己意识到自己真的失去了霍霆琛,那感觉,远比行尸走肉更可怕,是比死亡更可怕的绝望和冰冷……

    霍静媛的话如同一个魔爪,把自己的心脏撕裂粉碎,最后只剩下鲜血淋漓的碎片。

    简溪用双手抱脸,止不住的泪水,顺着她的指尖,蜿蜒而下。

    冬夜的帝都,晚风那么冷,温度那么低,每一下北风刮在简溪的脸上,都如同尖锐的刀子。

    但这一切,终究没有她心里来得痛……

    。

    没有再回学校,简溪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穿着一件米色的呢大衣,像是没有灵魂的瓷娃娃一样,眼神空洞无神的行走在人行道上。

    已经过了晚上十点半,眼见着要到了十一点,她依旧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自己驻足的落脚点,沿着长长的马路,漫无目的的前行……

    放在衣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

    几乎是振动声响起,简溪的心弦就跟着一颤。

    待把手机拿出来,看着屏幕上面闪烁的来电显示,原本止住的眼泪,又一次无助的滑落……

    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三个字看,泪雾迷蒙了她双眼,一圈水华逐渐模糊那三个字。

    将手掩唇,简溪哭得无力苍白,那么心碎……

    有史以来第一次,她不敢接霍霆琛打来的电话。

    ————

    4000字,还有更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