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56章:找不到简溪,霍家,我永远不回
    在门卫值班室那里,技术人员把监控录像调回两天前。

    很快,周日晚上十点钟的录像视频,出现在显示屏幕里。

    简溪在几个画面间来回切换,忽的,在很不容易察觉的录像一角里,霍霆琛注意到一辆黑色轿车的存在。

    “把这里放大!”

    指着其中画面那一角,他要求着。

    技术人员把画面放大。

    果然,随着时间的递进,简溪往那处黑色轿车那里走去。

    霍霆琛目不转睛的注视监控画面。

    有司机下车把轿车车门打开,简溪弯腰往里去看,不知道简溪和车里的人交涉了些什么,简溪了坐进去。

    画面录像效果和角度都还不错,以至于霍霆琛把全程都看在眼里,就包括后来简溪再下车出来的画面,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深邃的目光流连在驶离轿车的车牌号上,再看给简溪开车门的司机,是霍家老宅那边的司机小王,霍霆琛眯起狭长的黑眸,精锐如鹰的暗芒,从他眼底折射而出。

    。

    霍霆琛没有和姜素浅说自己的发现,只是让她继续给简溪打电话,如果简溪的电话打通了,就告诉他。

    没有急于回霍家老宅,霍霆琛开车往简溪的出租房驶去。

    他不是一个焦躁性格的人,虽然简溪不见了,也联系不上她,他心里也急,但他不是一个会将自己的着急流于表现的人,更不会让焦急扰乱了他理智的情绪。

    事情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还不至于回到霍家老宅向自己父母亲当面对质。

    于他而言,先找到简溪才是重点。

    将轿车在简溪出租房楼下停好,霍霆琛推开车门下车。

    看了眼只有六层楼高的老式居民楼,他动作自然流畅的甩上车门,然后往单元门里走。

    老式居民楼楼层低矮,楼梯年久失修,霍霆琛找到简溪租房所在的楼层,立在门外,敲了敲门。

    房门是过了好一会儿才被打开。

    刚刚在睡觉的男人一开门,一看门外站的的霍霆琛,一愣。

    几乎是目光触及男人一双深邃宛若黑潭的鹰眸,所有的困意瞬间殆尽。

    “你……你是?”

    霍霆琛见前来开门的人是个男人,冷邃的眸间,立刻染上了厉色。

    如果他没记错,和简溪同租的室友是个女人!

    狭长的黑眸,暗沉的眯了眯,他用冰冷如来自地狱般的声音,问:“你住这里?”

    男人点头,“是啊!”

    只是,他刚说完这话,意识到足足高了自己半个头的男人,冷冽的眸间,布上一层愠色,又下意识的否定。

    “啊……不是,我不住这里。”

    对视霍霆琛,男人莫名的紧张,握着门把手的手心冒冷汗的同时,他的声音都在轻颤。

    “那个什么,我……我不住这里,就是、就是我女朋友住这里,然后和她同租的室友不回来这边住,又正巧赶上我从公司离职,房租也到期了,就搬过来这边住!”

    听男人如是说,霍霆琛动了动紧抿的薄唇。

    “你说这边只有你和你女朋友住,没有外人回来?”

    “是啊!”

    男人点了点头,不过想到前两天晚上回来这边的小女孩,他又否定了自己的话。

    “不过也不是,就是前两天,和我女朋友同租的室友,回来这边住了一晚上,我记得她是晚上快十二点钟才回来的,然后第二天早上五点钟又走了,我当时还和我女朋友说那姑娘怎么早早就走了,我看那样子,好像是准备赶火车!”

    听男人的一番说辞,霍霆琛神色冷凝,一惯刚毅的轮廓,可见此刻腮帮因为脸部线条冷硬给紧绷。

    没有再问多余的话,他转身下楼。

    “嗳……”

    看来的也快,去的也快的霍霆琛,男人从身后唤他,只是,他几声“嗳嗳嗳”,根本就叫不回头也不回的男人。

    。

    霍霆琛回到车里,脸色依旧没有缓和。

    简溪好端端的不回寝室住,不去上课,在雅安居这边住了一晚上后又走了,怎么看,都不像是小孩子因为一时任性在玩失踪这样的游戏。

    拨了姜素浅的电话过去。

    “简溪电话拨通了么?”

    “没有!”

    姜素浅又给简溪接连打了十几个电话,但凡能联系上简溪的通讯设备,她逐一都试了,只是,一切都石沉大海,根本就没有得到简溪的丝毫回应。

    “所以能联系上溪爷的方式我都试了,但是现在,真的杳无音信啊!”

    姜素浅泄气的不行。

    她越发肯定简溪出事儿了!

    霍霆琛搭在方向盘上面的手指握了握。

    “你知不知道简溪她外婆家的地址?如果不知道,就给你你们辅导员打电话,说我要简溪她外婆在湘庄那边的地址!”

    姜素浅隐约听简溪提过说她外婆家在湘庄一个好像叫兴安镇的地方,不过不是很确定。

    “我马上给辅导员打电话!”

    。

    霍霆琛再离开雅安居的时候,将车驶向霍家老宅。

    霍家老宅地处帝都西南郊,是一处绿水环绕,树木阴翳,有人工假山堆砌映衬的休闲处所,很适合上了年纪的人居住。

    霍霆琛将轿车驶入闸口,在霍家老宅屋外停了车。

    老宅是一座古典中国风式的别墅,外部建筑风格有点类似于徽式建筑,又融合了江南古镇的风格,汲取中见艺术,丝毫不因为杂糅而显凌乱,反而很庄重,给人以威严感。

    一向有保养习惯的霍静媛,正在做自己前几天从网上学来的护肤技巧,用精华液和蜗牛素融合在一起的膏状物,往自己脸上弄。

    听粱嫂过来和自己说“二少回来了”,霍静媛顾不上去洗脸,顶着一张涂满了精华液的脸,下楼。

    霍霆琛在玄关那里换了鞋,刚进屋,就听到二楼楼梯口那里传来自家母亲叽叽喳喳的声音。

    “儿啊,你回来啊。”

    不同于霍成耀平日里还能找邻居下下棋,钓钓鱼,溜溜鸟,霍静媛平日里除了找几个老姐妹搓搓麻将外,根本无所事事,整天除了上淘宝逛之外,就是刷微博玩,日子过得单一而无趣。

    霍霆琛的脸色依旧没有缓和,看着还有心情敷面膜的母亲,眉头皱紧。

    “二啊,今天这是什么风没吹对啊,把你给吹回来啊?妈真是想死你了,来,让妈看看你!”

    说着,霍静媛就要拿她还沾着滋养液的手去碰霍霆琛。

    避开自己母亲伸过来的手,霍霆琛脸色不好的往别处一闪。

    没有如愿碰到自己儿子的脸,霍静媛佯装生气,故意下脸。

    “你个浑犊--子,我生你养你这么大,现在碰都不让我碰了,真是儿大不由娘了,不是你小时候抱着我大腿黏我那会儿了!”

    见自己母亲冲自己翻白眼,霍霆琛抿了抿唇后,没有丝毫迂回,直截了当的问:“你找简溪说什么了?”

    霍静媛:“……”

    霍静媛神情明显一愣。

    她没有想到自己儿子日理万机的抽时间回来老宅,竟然是因为简溪的事儿。

    眨巴眨巴了几下眼睛,她看着霍霆琛森严的脸色,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不知道如何说起?”

    听得出自己儿子问自己话的口吻不对劲,霍静媛忍着心虚,故意拿出派头儿。

    “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不知道如何说起?我找她能有什么事儿,不过就是问问你们两个之间怎么样了!”

    “想问我们之前怎么样了,您何不来问我?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儿,您有必要大晚上去她学校找她?”

    霍静媛心虚感更甚。

    确实,相比较而言,问自己儿子更为妥当。

    只是她清楚,自己问自己儿子,事情根本就不可能解决,只有找简溪,事情才能解决。

    “我找她怎么了?我看看那小丫头长什么样儿,能不能配得上你,不行吗?”

    “她长什么样,配不配得上我,我自己心里有数,还用不着别人出言评论。”

    听霍霆琛这么说话,霍静媛也急了。

    “你个混账玩意,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用不着别人出言评论?我是你妈,我还不能管你的事儿了是不是?”

    “……”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人是上了年纪,可能不中用了,但还不至于老眼昏花,什么事儿都看不出来。”

    “所以,你看出来了什么?”

    不等霍静媛回答,霍霆琛又道:“我不止一次说过让您别听风就是雨,你自己儿子的话不记得,别人和你说的那些闲话,你怎么就能记得?”

    不难想象,自己母亲会去找简溪,无外乎是从谁的嘴巴听到了关于简溪的闲言碎语,而且她自己刚刚也说了自己没有老眼昏花,霍霆琛很容易就能想到自己母亲找简溪究竟因为什么。

    霍静媛被怼,心里有些没有底气。

    再捋顺气,她一屁股坐到沙发里,拿出大家长的架势。

    “既然你因为那小丫头过来找我,还一副我给那丫头气受,你来替她打抱不平的态度,我今天就把话和你说清楚,那丫头比你小了十岁,你应该清楚这个年纪的小丫头还不定性,今天她可能和你好,明天就可能和你说分手,不说她,你还能不能掂量掂量你自己个的年纪啊?过了年,你就三十三岁了,你觉得你还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可以在一个小丫头的身上耗?你说你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找个媳妇竟往不合适的上面盯啊?”

    想到自己介绍给自己儿子的那些个名门淑媛,哪个看起来都比简溪适合自己儿子,不说简溪那些绯色的传闻,就单单从年纪上看,自己儿子这个年纪再不济也要找个二十五岁以上的,而不是一个到现在还没有大学毕业的小丫头。

    “我就想把时间和精力往她身上折腾。”

    霍霆琛看向自己的母亲,很高调的和她唱反调。

    “您也不用拿年龄的问题来卡我和她,更不用说她什么不好的话,我想和她好,谁也阻止不了。”

    霍静媛看向霍霆琛,见自己儿子看自己时,眉目深刻,当即来了火。

    “浑犊--子,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是为了你,为了我们霍家着想,你以为你是普普通通人家的孩子嘛,霍家在帝都是要面子的家族,还没有糊涂到纵容你在找媳妇的事实上胡来。”

    有老大那一段不堪的婚姻在,霍静媛在给自己小儿子找对象的事情上,实在是禁不起任何打击了。

    因为老大的事儿,她和霍成耀在圈子里几乎抬不起头来做人,如果自己小儿子再整出让人当笑谈的糊涂事,她和霍成耀两个本就黄土埋大半截的人,怕是要呕死。

    “别动不动就拿霍家来压我,换个措辞,这个措辞,我实在听腻了。”

    让他找对象那会儿就说什么他再不找女朋友结婚,霍家的颜面就要丢尽了,现在,自己有了交往的对象,还是那一套万年不变的措辞。

    霍静媛气得不行,还有滋养液残留物的脸,气鼓鼓的红。

    “你是要活活气死我啊?你看我在什么事情上限制过你吗?要不是觉得你和那丫头不合适,我会出面管你吗?你哥就是因为当时不听我和你爸的话,弄到最后险些当了别人孩子的爹,你还准备步你哥后尘咋的?”

    霍霆琛听不进去自己母亲冠冕堂皇那一套。

    眉眼漫不经心看向自己母亲时,他内陷两道褶的眼皮轻掀,淡淡道:“简溪不见了,我现在找不到她了!”

    霍静媛眼底有一瞬讶异,但消失的很快。

    “从你周日晚上找过她以后,她就没有再回寝室,现在人不知道在哪来。如果……”霍霆琛眉眼突然变得深邃起来。“我找不到她,霍家,我永远不回!”

    听自己儿子竟然因为一个小丫头威胁自己,霍静媛保持不了自己的优雅,腾地一下子站起来了身。

    手指着霍霆琛,她质问:“你还威胁我不成?”

    “谈不上威胁,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让我失去她,就等于你同时要失去一个儿子!”

    霍静媛:“……”

    ————

    4000字,今日更新完毕,没有更新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