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57章:找简溪的麻烦,就等于让我不痛快
    一听这话,霍静媛气得不轻,险些一口气上不来。

    还谈不上威胁呢,都说“等于你同时要失去一个儿子”,敢情要和自己拼命一样!

    “连这样的话你都能说出来,你还知不知道你自己个的身份啊?”

    霍静媛的脑袋“嗡嗡嗡”的疼,两个眼睛都有些翻白了。

    “我也不是什么不明事理的人,我是不想再看到你像你大哥那样,在女人的事情上,最后落得满盘全输。你就算是喜欢那丫头,能不能想点现实问题,还有以后的问题啊?”

    “……”

    “还有,关于那个小丫头的传闻,我不管真假,但它既然存在,就算她没有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外人也会觉得她做过,你想和她在一起,有没有想过你自己颜面的问题?有没有想过霍家?你预备让外人说你用别人吃剩的筷子啊?”

    在商场以女强人的身份在霍家执掌半壁江山多年,霍静媛一直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尤其是在老大出了被戴绿帽子一事儿后,她越发的觉得自己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存在欠缺。

    以至于,经历了霍晋骁的事情以后,她不想再看到霍霆琛在讨老婆的事情上存在任何差池。

    霍霆琛眉目森冷,表情严峻。

    半晌,冷冽的五官,才有所缓和。

    “有些传闻既然存在,就有它存在的价值!”

    很多时候,霍霆琛并不觉得简溪有那些所谓的“见不得”人丑闻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

    如果没有那些绯色的传闻存在,说不定简溪此时交往的对象,就是郁泽禹了。

    深邃的眉目间,内陷两道褶的眼皮无声掀了掀。

    “我不会因为谁的话改变主意,之前是,现在也是,尤其是在简溪的问题上。”

    “……”

    霍霆琛的语气和态度,看似漫不经心,却是从未有过的笃定。

    不打算再继续留下就简溪的问题和自己母亲多费唇舌,他说完话,直接转身。

    见自己儿子转身抬脚,预备离开,霍静媛又气又心慌。

    相比较自己大儿子那个闷葫芦,这个小二,最擅长和自己唱反调。

    “我话还没有说完呢,给我站住!”

    霍霆琛倒也没有逆着自己母亲的意思。

    顿住了脚下的步子,他微微侧脸,往自己母亲那里看。

    霍静媛见自己儿子顿住脚步,冷着脸问他:“你要去哪?”

    “去找她!”

    “……”

    见自己儿子这算是预备和自己死磕到底,公开说去找简溪,霍静媛胸腔里憋着的那股火,愈演愈烈。

    “有什么话,等回来再说!”

    在霍霆琛转头,准备又一次抬脚离开,霍静媛恨铁不成钢的质问:“你要去找她,你去哪找她?公司不管了吗?”

    就没有见过像自己儿子这么不成器,为了一个女人小丫头竟然公开和自己唱反调的浑犊--子。

    连十几岁的小孩子都知道听妈妈的话,自己这个儿子倒好,越大越回旋。

    “不管了,爱谁管谁管,你去找简溪之前就应该有想到,你去找她麻烦,就等于让我不痛快。”

    “你……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霍静媛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霍霆琛,再坐回沙发里,人靠在沙发上,手捂着心口,一副气到心脏病要突发的样子。

    “夫人……”

    家里的佣人见霍静媛状况不好,四肢都在抽--搐,像是要突发心脏病,赶紧围上来,查看情况。

    对自己母亲的情况毫不在意,霍霆琛往沙发那里睇了一眼后,收回目光。

    无声轻动了几下低沉的眼皮,而后迈开步,径直离开。

    房门合上的声音传来,霍静媛见自己的苦肉计对霍霆琛丝毫不见效,相反只能衬的自己无趣又智障,遣散开一窝蜂一样围上来的佣人后,懊恼的拍大腿。

    敢情自己这装死也丝毫抵不上那个简溪啊!

    。

    霍霆琛从霍家老宅出来以后,拨通姜素浅的手机号要简溪外婆家的地址。

    “我们辅导员这边也没有溪爷外婆家的地址啊,你应该知道的,溪爷从湘庄过来这边以后,户口也一起迁过来了,溪爷在学校这边留的地址是简家的地址啊!”

    没有得到简溪外婆家的住址,霍霆琛蹙眉。

    “你不知道简溪外婆家的住址吗?她和你那么好,就没有和你提过她外婆那边的事儿!”

    姜素浅能察觉出来霍霆琛是准备去简溪外婆家找简溪。

    不过她真的不知道简溪外婆家的具体地址,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略显烦躁的伸手抓了抓头发。

    “我真不知道溪爷外婆家的具体地址,不过我记得我隐约听溪爷说过,她外婆家好像是在湘庄县下属一个叫兴安镇的地方,然后她外婆家好像还不住在兴安镇里,应该是镇西边的一个村子里,从镇里回她外婆家,要路过一个荷花塘。”

    姜素浅这会儿恨死了自己的小迷糊,如果说自己把简溪和自己说过的话都记住,哪至于这会儿说不上来她外婆家的地址啊?

    虽然姜素浅没有将简溪外婆家的具体住址说清楚,不过按照她的话,霍霆琛隐约有了眉目。

    “继续给简溪打电话,一旦打通了,打电话通知我!”

    再挂断和姜素浅的通话,霍霆琛又拨了梁辉的手机号过去。

    “帮我订最近一班飞洛城的机票。”

    。

    简溪在外婆家住了两天,虽然她没有表现出来自己有哪里不开心的地方,但外婆见自己的外孙女总是喜欢失神,两眼经常视线不聚焦,眼神空洞,人生阅历不算丰富、但年龄摆在那儿的她,还是看出自己外孙女有心事儿。

    看着不像是和简家之间发生不开心,倒像是因为感情的事儿出现了问题,所以她才会精神不集中。

    “小溪?”

    这是外婆第三次唤吃饭走神的她。

    “呃?怎么了外婆?”

    惊厥自己失态,简溪神色不自然的收拢回来思绪。

    “没怎么,吃饭啊,你这孩子怎么一个饭粒一个饭粒的拨啊,不喜欢吃外婆烧的菜吗?”

    简溪不是很自然的笑了。

    “没有。”

    说着,她用筷子挑了一筷头的米饭。

    只是,将米饭送入嘴巴里咀嚼的时候,才发觉一向松软的米粒,在自己口中若然无味。

    忍了两天,终究没有忍住心里的好奇,见自己外孙女这个样子,老人问道:“小溪,你到底怎么了?如果有什么心事儿,别憋着,和外婆说。”

    简溪眼眶有些干涩,但不想自己外婆替自己的事儿再操心,尤其是事情还和霍霆琛扯上关系,尽可能隐忍的她,付之一笑。

    “外婆,我没有什么心事儿。”

    知道自己一再失神的样子可能搪塞不过去,在老人家准备开口继续问她时,她找借口替自己辩解。

    “外婆,我报了洛大的研究生。”

    外婆:“……”

    一听这话,外婆明显一愣。

    “我不想再继续留在帝都了,不管洛大的研究生能不能考上,我都不想留在帝都了。”

    说完这话,她看向外婆的眼里,满是动容。

    “外婆,我不想再离开你了,我想回洛城这边,就算是过普普通通的生活,我也不想再离开你了。”

    在帝都这七年,她过得真的很累很累。

    被无中生有的桃色绯闻缠身,被简家人一再威逼利用,就包括自己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和喜欢的人都在一起,都要承受众人异样的眼光和非议,她觉得自己真的要被折磨到精神分裂了。

    她喜欢霍霆琛、想和他走在一起不假,但想到和他走在一起,要让他因为自己的绯色传闻买单,让那样一个骄傲的男人承受外界议论,她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

    因为喜欢他,所以出现问题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也要求自己站在他的立场处理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和霍霆琛的感情何去何从,不想给他带去麻烦,也不敢去面对他,但还做不到像电视剧里的情节一样,因为男方母亲找上自己,就做出主动提出分手这类狗血的事情,所以,她只能选择逃避!

    外婆清楚记得简溪上次打电话给自己的时候,和自己说了她打算留在帝都,以后也把自己接过去享受天伦之乐。

    现在她改变主意,任由谁听了都会多想,不会认为她这是一时任性所为。

    “小溪,你到底是怎么了?外婆人是老了,但还不糊涂,你有什么话就和外婆说,外婆给你出主意想办法!”

    简家人已经捷足先登,在自己外婆的潜意识里,霍霆琛的交往对象是简淼,而不是自己。

    简溪实在说不出自己和霍霆琛在交往的话,如果站在自己外婆的角度来看,自己喜欢上自己的“准姐夫”,那是多么离经叛道的事儿啊。

    思及此,她笑着摇头。

    “没有,小溪什么事儿也没有。您知道的,我打小就没有什么事儿瞒着您,您上了年纪,我怎么舍得欺骗您啊?”

    见简溪实在是不愿意说,外婆固然有深究的心思,最后还是作罢了。

    自己的外孙女已经成年了,很多事儿,还是她自己拿定注意的好,尤其是感情的问题,自己实在不适合出言左右她的决定。

    。

    吃过晚饭,日暮西垂。

    傍晚刚过时分,村东头家的李奶奶,因为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前不久外出打工,留她一老妪在家照看自己的孙女,李奶奶没有什么文化,解决不了自己孙女的作业上的问题,知道简溪回来,就带着自己的孙女,过来简溪外婆家这边,让她帮忙辅导一下孩子的作业。

    简溪打小的成绩就是村里孩子中数一数二的一个,李奶奶相信依照自己简溪的能力,轻轻松松就能解决自己孙女作业上的问题。

    简溪知道李奶奶让自己辅导她孙女的作业,没有拒绝。

    把在念小学三年级的甜甜带到自己的房间里,简溪让李奶奶和自己外婆先聊会天,而自己则是辅导甜甜做作业。

    半个小时后,简溪带着活泼可爱的甜甜出门。

    帮甜甜解决了不会的作业题,李奶奶打从心底里谢谢简溪。

    简溪莞尔,笑着说这都是些小事儿。

    “小溪姐姐,我明天还可以找你来吗?我下课就来找你吧,我们快要期末考试了,这段时间,你好好辅导辅导我好吗?”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不是还有两个月才期末考试吗?而且你小溪姐姐还有事情要做,你也不想想自己过来这边打扰不打扰你小溪姐姐?”

    “才不会呢!”

    甜甜憨憨的笑着,“奶奶你不知道,小溪姐姐人好好的哦,比我们老师讲的都好,我还想让小溪姐姐辅导我功课。”

    听甜甜还没有彻底退去的奶声奶气的声音,简溪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手揉着小家伙的脑袋,她笑着说道:“那甜甜明天下课就过来找小溪姐姐吧!”

    怕李奶奶不放心,简溪又对李奶奶淡笑。

    “您放心吧,我帮甜甜辅导完作业,亲自把她送回去。”

    李奶奶说那太麻烦了,是自己过来接就好。

    “没关系的,都住一个村里,也不过几百米远,不碍事儿的!”

    李奶奶见简溪这么善解人意,再次对简溪郑重说了声“谢谢。”

    。

    送走李奶奶,简溪和外婆两个人回屋里。

    “刚才你李奶奶和我聊天,说了景霖的事儿,她说景霖要结婚了,女方是高--干子女!”

    简溪:“……”

    许久没有听到让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简溪有一瞬的晃神儿。

    思绪被拉回到好久好久以前,久到简溪的记忆,都渐变不清晰,只剩下零星的片段,隐约记着两个人小时候在一起玩的景象。

    不过简溪并没有用太久的时间去追忆曾经的疯狂和不成熟,嘴角纹路极淡的一笑。

    “那很好啊。”

    已经过了年少轻狂,为了喜欢人去打架、奋力展现自我、张扬个性的年纪,已经看开的简溪,并不觉得沈景霖这个名字,还有牵动自己全部情绪的本事,不过因为曾经喜欢过,纵然再怎么冷酷无情,再听到这个名字,心里都会有一丝说不清的情愫在。

    ————

    4000字,秦烟眼睛疼,看屏幕,眼睛都重影,有错别字的地方,还请大家多多担待。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