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总裁大人,轻点儿! > 第158章:来找小溪姐姐的怪叔叔
    “嗯,是挺好,女方是高--干家庭出身,以后对景霖工作也有帮助,不过我听李奶奶说,你沈伯伯和沈伯母好像不是很满意女方,说女方是那种钟鸣鼎食之家,养不起那样的儿媳。”

    沈景霖家原本和简溪外婆家是住东西两院的邻居,不过后来因为沈景霖在外闯荡有了一番作为,就把一家人都接去了城里,然后在兴安镇这边的房子就闲置了下来。

    李奶奶是沈景霖父亲的姐姐,按照辈分,沈景霖需要叫李奶奶一声姑妈,简溪知道,这话从李***口中说出来,应该不会有差池。

    “哎,其实这有钱人家的孩子,确实不是我们普普通通人家的孩子能接触的,不说两家在经济上有悬殊,就连三观都很难一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我上了年纪,人糊涂了,我还是觉得这找对象也好,结婚也罢,一定要门当户对,要是门不当、户不对,日后一定得出现问题。”

    外婆本是无心之谈,就沈景霖的事情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儿,不想,这话听在简溪的耳朵里,别是一番心酸的滋味。

    确实,在任何人的眼中,门不当、户不对这样的事情无外乎是癞蛤蟆想吃天鹅,没有较其他人的特长之处,和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走在一起,注定不会有好结果。

    简溪深知,自己和霍霆琛走在一起,确实是自己高攀了。

    之所以当初犹豫那么久才决定和霍霆琛走在一起,她当时真的想了很多、很多……

    后来抱着侥幸的心理,甚至不顾一切的态度和霍霆琛走在一起,却终究改变不了有人、有地位身份从中阻碍。

    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和霍霆琛的感情该何去何从,前方如同萦绕着一层浓厚的雾霾,没有方向,甚至不知道自己前行一步,是不是万丈深渊。

    “小溪……”

    外婆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发觉简溪又一次失神,轻声唤她。

    简溪收回思绪,略显尴尬的看向自己外婆。

    “……我在听!”

    外婆略显无奈,自己的外孙女有没有再听自己说话,她清楚的很。

    “行了,回房间收拾收拾睡吧!”

    不同于繁华都市有夜--生活,在乡下,乡民们一般睡的很早,赶上务农的时候,睡的更早。

    外婆说完话,转身,步子有些蹒跚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简溪望着自己外婆的背影,在白炽灯灯光下,显得瘦弱单薄,贝齿咬紧红唇,眼眶莫名干涩。

    “外婆……”

    一再抠紧掌心的简溪,忽的出声唤着老人。

    外婆回头,睇了一个眼神过去。

    “……外婆,如果我很喜欢很喜欢一个异性,而且我喜欢他,在别人看来是离经叛道的,而且横在我们中间有很多不可忽视的阻碍,您说……我该怎么办?”

    说到最后,简溪的嗓音越发的沙哑,隐隐透着泪腔。

    外婆见简溪对自己坦诚,皱起了眉头。

    简溪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外婆很清楚自己养大的孩子是什么个性。

    知道自己孩子个性要强,要不是真碰上什么棘手的事情,她不可能回湘庄这边。

    再松开紧锁的眉头,老人长长叹息一声。

    “外婆一直希望你找一个本本分分的人,从来不希望你高攀,可能外婆的观点不对,但外婆想的就是那么简单。”

    “……”

    “外婆知道,依照我们家小溪出色的长相,不是不可能嫁入豪门,但豪门的生活外表光鲜亮丽,实则生活的很苦,外婆不想你过得不快乐,所以宁愿你过得简简单单一些,也别做将来让你后悔的事情。既然你自己都说你和喜欢的异性之间有许多无法忽视的阻碍,你喜欢他,也是离经叛道的事儿,那你干嘛还要在错误的、不被外人接受的事情上继续错下去呢?喜欢一个人可以,但是要理智,如果一段感情建立在没有理智的基础上,你觉得你自己和他又能撑多久呢?”

    外婆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往简溪的身上捅刀子。

    她会选择坦诚,是抱着一丝念想,希望从自己外婆的口中听到她支持自己和对方在一起的话。

    不过很讽刺,所有人都是理智的,只有自己在追逐霍霆琛的脚步上,一错再错,比当初喜欢沈景霖还错的离谱。

    心头异样的难受,她低头咬唇。

    外婆没有因为简溪迟疑的样子有丝毫的迂回,继续刚刚的话,一针见血。

    “你也知道你妈妈的事情,还不是当初一样想嫁入豪门,所以就弄出来未婚先孕的事情,可是结果呢,不被接受不说,背地里还偷偷生下了你,因为听下下去乡民们对她的议论,最后落得现在身在何处都不得而知。小溪,你真就想步你妈妈——的后尘吗?”

    简溪:“……”

    把自己母亲的事情搬出来做例子,简溪那一根最脆弱的心弦,倏地一下断裂。

    她从不想做她母亲的影子,所以这些年一直自尊自爱,喜欢沈景霖的事情,也不过是偷偷喜欢,再如何放肆的展现她自己,也始终没有把“喜欢你”这三个字说出口。

    只有在遇到霍霆琛以后,一切都变了。

    她并不觉得自己和霍霆琛在一起是不自爱,情到深处时,她很放心把自己交给他,不过现实太讽刺,如果说霍霆琛的母亲和自己的奶奶窦秋梅一样,那自己的存在,和自己母亲又有什么区别。

    心,不断的滴血……

    外婆见简溪依旧犹疑,明显是知道自己错了,但还是不舍得看开、放下的样子,无奈的摇头。

    “你已经报考了洛城这边大学的研究生,你自己心里应该有了一个数,我人老了,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你自己再好好想一想吧!”

    话闭,老人转头,迈开步子,继续往自己房间那里走。

    外婆房间的门,阻隔了祖孙二人的交流。

    简溪的思绪停留在自己外婆的话上面,每一个字,都蛰刺她的神经。

    心里很空,像是被无限放大的宇宙,根本就没有边际。

    用手抱脸,她靠在墙根边上。

    欲哭无泪的感觉席卷全身,简溪真的好痛苦、好痛苦……

    。

    第二天傍晚时分,下课的甜甜,背着个书包,屁颠屁颠的往简溪外婆家赶。

    甜甜实在喜欢简溪这个大姐姐,人长得漂亮不说,还格外有耐心,格外温柔,心想,要是简溪做自己的班主任,自己科科都能考一百分。

    给甜甜做完了功课辅导,外婆也正好做好了晚饭,留小家伙在家里吃。

    甜甜倒也没有客气,嘴甜的说谢谢,然后就搬过那个最小的凳子,坐在了饭桌旁。

    看甜甜这个讨人喜的小丫头,简溪捏了捏她的脸颊后,夹了鸡翅给她。

    甜甜咧嘴笑,一个劲说“谢谢小溪姐姐。”

    吃过了晚饭,简溪拉着小家伙回家。

    不同于小孩子放学的傍晚时分,现在天色转黑,晚风也格外凉。

    看着小家伙外面只穿了件棉衣,没有系围巾,简溪从自己衣帽间里,拿了一条围巾出来,准备系在小家伙的脖子上。

    本来只是随意拿了一条围巾,待围巾拿到自己的手中,她当即晃神。

    手里这条香奈儿家最新款白色,带一些黑色细条纹的围巾,是霍霆琛之前买给自己的。

    犹记得那是两个人在外吃完饭以后,霍霆琛见自己从餐馆出来,被晚风吹得脸颊有些红,拉着自己去附近商场买的这条围巾。

    不可避免的想到霍霆琛和自己之间的事情,尤其是他的好,无孔不入的往自己的生活圈里渗透,让她再如何想忽视也忽视不掉。

    见简溪拿着围巾失神,甜甜扯着她的衣角,声音稚嫩的唤她:“小溪姐姐,你怎么了啊?”

    简溪被拉回思绪,意识到自己因为霍霆琛这个名字一再失神,不是很自然的笑了笑。

    “姐姐没事。”

    说着,她把那条围巾往甜甜的脖子上围。

    甜甜感觉到围巾柔软的布料贴合到自己下巴的位置,伸手摸了摸。

    “小溪姐姐,这是你男朋友送你的围巾吗?好软啊!”

    简溪:“……”

    简溪尴尬。

    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小、不过才九岁的孩子,竟然都知道男朋友这种事儿。

    简溪神色不是很自然的摇了摇头。

    “不是。”

    “嗷……”

    小家伙长长的应了一声后,又问:“那小溪姐姐,你有没有男朋友呢啊?”

    “……”

    对甜甜的询问,简溪实在答不上来话。

    她做不到欺骗一个小孩子,但总不能把这种成年人之间的事儿,说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听。

    不等简溪做出什么回应,甜甜又道:“我觉得小溪姐姐的男朋友,一定又高又帅,而且还会很有钱,对小溪姐姐也很好很好的。”

    简溪不自然的莞尔。

    不管小家伙是乱编的还是怎样,至少她说的,与霍霆琛完全对的上号。

    “小小年纪乱想些什么呢?赶紧拉着我,送你回去。”

    甜甜贼兮兮的笑了,在简溪准备站起身的时候,她拉着她的手,在她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再拿开小手,她咧嘴笑:“我们走吧,小溪姐姐!”

    把甜甜安全送回家以后,李奶奶对简溪一个劲的说谢谢,说自己孩子给她添麻烦了。

    “不麻烦的,刚好我最近也在这边,甜甜要是在学习上还有什么问题,让她来找我就好。”

    “那小溪姐姐,我明天还去找你,然后我还想吃可乐鸡翅,你可不可以让外婆还给我做啊?”

    看着嘴馋的小家伙,不顾李***说教,摆谱性的要求着,简溪伸手揉小家伙松软的头发,轻轻莞尔。

    “好,明天还给你做可乐鸡翅。”

    再从李奶奶家离开,简溪忘了拿那条围巾。

    伸手拉了拉白色棉衣的拉链,又把棉衣后面有一圈毛茸茸装饰的帽子戴上以后,往自己家折回。

    被寒冷晚风席卷的她,只顾着快点回到家里,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不远处的位置,停放着一辆从她跟到李奶奶家这里的黑色轿车……

    。

    放学后的甜甜,想到自己一会儿要去简溪家吃可乐鸡翅,看着校门口叫卖的小商小贩,放弃了吃烤肠,背着个书包,径直往简溪家走。

    从学校到简溪家有一段路,小家伙一边踢着脚边的石头子,一边往前走。

    待一辆车,以突兀的形式出现在她的面前时,小家伙心生警惕,下意识就要逃。

    不等她部署好该怎么逃开,甩掉可能是贩卖儿童的坏人,前方黑色轿车车门被推开,跟着,一道颀长挺括的身影,以卓尔不凡的姿态出现在了甜甜的跟前。

    。

    甜甜再到简溪家里,也不把自己的书包放下,只是只言片语性的说“小溪姐姐,你快和我来嘛”以后,拉着她的手,径直往外面走。

    简溪被甜甜拉着走,不免好奇这个小家伙到底要带自己去哪里。

    “甜甜,你到底要带姐姐去哪里?不是说要让我辅导功课的吗?”

    “诶呀,老师今天没有留作业,我不用做作业的!”

    简溪:“……”

    听小家伙这么说,简溪很想说,既然这样,那你就赶紧回家吧。

    “小溪姐姐,你快点和我走了啦,怎么走的这么慢啊?”

    简溪微动眉梢,自己都没有搞清楚怎么一回事,让她怎么跟她走啊?

    在甜甜一再唆使、怂恿下,简溪无奈,最后选择妥协。

    甜甜把简溪带到了他们村头的荷花塘那里。

    已是冬季时节,不同于夏季尽是盛开的荷花,这会儿荷花塘虽然没有结冰,但显孤寂冷清,尤其是上面还有残留的荷叶的根,看起来空旷寥寥。

    甜甜把简溪带来以后,看着一脸茫然的简溪,她咧嘴笑,笑得无害又纯良。

    “小溪姐姐,有一个怪叔叔找你,怪叔叔说他是你的男朋友,而且怪叔叔长得又高又帅,对甜甜也好好哦,所以,甜甜就帮了怪叔叔,把小溪姐姐约出来。”

    说着,甜甜伸手,招呼不远处往这边走来的男人。

    “怪叔叔,我把小溪姐姐给你找出来了哦!”

    ————

    4000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