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章 出手
    李晔收了玉诀,从花坛前站起身,随手拍了拍衣袍上的泥土灰尘,看向大殿前侧刻有道文的石碑,目光平静,古波不惊。

    “世子竟然破了阵法禁制,他竟然做到了!”

    上官倾城怔怔望着李晔,心里只剩下这一个声音。

    “世子竟有如此本事?他竟能有媲美练气术师的手段?这还是我们的世子吗?”

    王府甲士反应过来之后,无不向李晔看过来,眼神如同看鬼神一般。

    李晔没有停留,也没有惺惺作态,淡然走过来,一步步迈上石阶,向袁天罡留下的道文走去。

    破小玄阵,这在众人看来,或许觉得不可思议,但对曾今是大修士的李晔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也没必要去回味。

    这样的事,对李晔而言,太过平常。

    眼见李晔走向石碑,侧旁屋舍中的中年道士,立即脸色阴沉,他身旁的两名年轻道士,也是大为焦急,眼前的情况,跟他们预想的天差万别,“师父,现在该怎么办?”

    中年道士还未说话,他手中的传讯玉简里,已经传来李曜急切的声音:“过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回话?李晔那厮是不是已经被小玄阵击伤?玉诀拿到了没有?说话啊,怎么不说话?”

    此时听了李曜的询问,尤其是听到对方话语中的欣喜和按捺不住之意,中年道士面色大苦,他酝酿了半响,在李曜快要失去耐心,破口大骂的时候,才勉强用心念默道:“公子,说来你可能不信,李晔他......破了小玄阵!”

    “什么?你说什么笑话?现在可不是说笑的时候,赶紧把玉诀收好,稍后我会派人来取。”传讯玉简里,传来李曜不耐烦的声音。

    中年道士恨不得一头撞死,“曜公子,李晔的确破了小玄阵,他凭借的是一块玉诀,现今他已到了石碑前......”

    李晔能破阵,中年道士只能将原因,归结在玉诀上。

    中年道士的话说完,传讯玉简沉默了好半响,就在中年道士以为玉简出了什么毛病的时候,玉简里骤然响起一阵踹小案、摔东西的声音,随后就是李曜愤怒的咆哮:“那你还在等什么?!阻止他!将他从太玄观轰出去!要是真让他得了道运,我刨了你家祖坟!”

    话说完,像是觉得道士不在意祖坟似的,李曜的声音凭空又大了几分:“我掘了你的道观,将你碎尸万段!”

    中年道士脸色再变,他知道李曜不是在威吓他,对方极有可能真的这么做,他连忙收了传讯玉简,掠出屋舍,招呼两名年轻道士:“阻止他们!”

    此时,李晔正在石碑前坐下来,上官倾城和王府甲士,刚从惊喜过回过神,正在彼此庆贺,忽见三名道士掠出屋舍,向他们扑来,又听了中年道士的话,一怔之后立即大怒,纷纷拔刀相迎。

    “山野妖道,竟然对世子不敬,找死!”

    上官倾城举刀斩向中年道士,别看她在李晔面前温顺谦和,实则是个火爆脾气,今天走进道观,她老早就对故弄玄虚的中年道士看不顺眼了,此时对方竟然向他们出手,要妨碍李晔参悟道文,当即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道门清净之地,岂容尔等横刀逞凶!”中年道士挥出一掌,将上官倾城斩来的横刀拍开,话一出口便满嘴自以为是的道理,“还不乖乖跪拜真武!”

    李晔转头看来,还未说话,上官倾城已是满面怒容,持刀再度向中年道士斩下,“你这妖道,满口胡言,分明是你动手在先,竟然还敢强词夺理!”

    “区区武师,也敢在贫道面前放肆,给我滚开!”中年道士冷斥一声,武宗的修为毫无保留爆发出来,一掌击出,劲风大作,拍在上官倾城肩头,将她击得连连后退。

    中年道士一击得手,便朝李晔大喝:“李晔那厮,还不从道文前离开!在真武大帝面前,你坏了袁天师留下的法阵,这是触犯上神的举动,还不速速跪下告罪,三叩九拜,退出太玄观?!”

    李晔从石碑前站起身来。

    这中年道士竟敢一改“置身事外”的做派,对自己大打出手露出马脚,也不怕自己将其擒下,逼问出他背后的主使,如此看来,无论是中年道士,还是李曜,都被自己瞬破小玄阵的举动,给惊得心神慌乱了。

    “妖道,我宰了你!”上官倾城从地上跃起,听了中年道士的话,双目直欲冒火,一把抹去溢出嘴角的一缕鲜血,再度挥刀迎上。

    “口出狂言,持刀行凶,扰乱道观,如此行径已跟妖魔无异,贫道今日就替天行道,将尔等擒杀于此!”中年道士显出怒容,一掌击飞纵身扑来的一名王府甲士,又掠向上官倾城。

    “将我等擒杀于此?怪不得敢不顾后果出手,原来是这般主意,看样子是吃定我们了。”李晔心头了然,这中年道士,每一字每一句都把他自己摆在道义一边,罔顾事实,将李晔等人斥为乱贼,好像真理正义,只凭他一言而决。

    中年道士有武宗境界,上官倾城和四名王府甲士,都不是对手,此刻纷纷受伤,有一名甲士已是倒地不起。

    停留在峰脚的王府甲士,此时听到了动静,连忙向道观赶来,不过山路到底狭窄崎岖,虽然只隔着几百步的距离,但等他们上来,此间之事早已尘埃落定。

    中年道士很明显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出手毫无顾忌。

    中年道士心里想着:“只需击倒这些甲士,让李晔没了护卫,就能生擒此子,到时候人质在手,凉那些王府甲士也不敢怎样。事成之后,大不了远走高飞就是,李曜必不会亏待贫道!”

    计议已定,中年道士出手更是凶狠,嘴里继续叫嚣道:“李晔那厮,你罪孽深重,还不乖乖跪下,向真武玄天上帝认罪?”

    他这话一出口,另外两名年轻道士,也是纷纷大喝应和:“妖魔世子,罪孽深重,速速跪下,向真武请罪!”

    “真武?”李晔转头看向大殿里供奉的真武雕像,微微眯了眯眼,他一直没有出手,未尝不是因为这道观乃是真武的地盘,只是此刻,李晔的心绪已经有些变化。

    “都说你替天庭监察人间,赏善罚恶,无有不灵。如今你道门子弟,罔顾道义,谋财害命,颠倒黑白,你为何不怒?你既已怒了,为何不曾降下神罚?”李晔眼神微沉。

    这时,中年道士已经再度击退上官倾城,向他掠来,一掌挥下,“李晔,还不跪下?!”

    李晔的目光从真武雕像上离开,渐渐变得冰冷,他一步踏出,衣袂无风自动,“你没怒,我却已怒了!”

    中年道士正疾步掠来,眼见李晔不闪不避,反而迎了过来,心头一喜,又不禁哂笑一声,心道:“此子真是废物,竟然连逃命都不知道,难道以为贫道会顾忌你的世子身份不成?”

    看到这一幕的上官倾城,已经救援不及,她失声大喊:“世子,快走!”

    然而上官倾城自己也知道,李晔根本走不掉,此刻她心中涌起一股滔天怒火,那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恨,她绝望了,心头一片哀鸣:“安王已逝,我却连世子的周全都护不住,日后有何颜面,却见泉下的安王和父亲?”

    不仅是她,还清醒的王府甲士,看到这一幕,也是大惊失色,他们知道,李晔完了。

    两名年轻道士,则是神色一振,他们心知,只要擒下李晔,便是大局已定。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上官倾城陡然愣住,神色一僵。

    王府甲士,齐齐睁大了双眼。

    两名年轻道士,则是肝胆欲裂,吓得面无人色。

    掠向李晔的中年道士,凌空一跃,大手一伸,就要抓住李晔的咽喉。

    这时,李晔踏出一步,反手一拳,却是速度奇快,后发先至,直接轰在中年道士小腹。

    “嘭”的一声,中年道士的身子倒飞出去,人在半空便口吐鲜血,随即重重倒在地上,滑出去数步,撞在墙根,脑袋一歪,双目翻白,竟然就此昏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众人无不惊诧莫名。

    拥有武宗修为的中年道士,竟被李晔一拳轰得口吐鲜血,就此昏迷?

    李晔不是个不能修行,没有修为的废物吗?

    天下何曾有这样的废物?

    李晔收回拳头,甩了甩衣袖,冷哼一声。

    虽然李晔跟中年道士一样,都是宗师修为,但中年道士压根就不知道李晔的境界,还当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一爪抓来,根本没想过李晔能反抗,全然不顾露出的破绽不说,还没用全力,害怕一下抓破李晔的咽喉。

    这等时候,李晔哪会客气,自然是教对方做人。

    李晔背负双手,走向两名双股颤栗、手足无措的年轻道士,眼神冰冷,“身为道人,不知恪守本分,竟敢对本世子口吐秽言,出手伤我甲士,谁给你们的勇气?梁静茹吗?”

    修道之人,最忌讳的便是被人污蔑为妖魔。妖魔之辈,无论修为如何,都不可能得道飞升,位列仙班。

    两名年轻道士早已被李晔的出手镇住,神思不属,连中年道士都栽了,他们就更不是对手,眼下被李晔当头棒喝,心胆俱颤,再看李晔,只觉对方气度不俗,仿佛有无上威严,顿时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心里想起他们做下的龌龊勾当,就再也没了半分胆气,连忙伏地叩首:“世子饶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