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七章 气运
    借助龙气,吸收道文中的气运,成功踏入炼气期,李晔也终于明白了龙气的功用。

    简而言之:汇聚气运,为自身所用。

    “皇朝有气运,人有气运,所谓国运、官运、道运是也。”

    作为地球末法时代的大修士,对这些李晔有着清楚认知,“潜龙要成就大业,一步步成为真龙,靠得就是汇聚天下气运。得官则能有官运,修道则得道运,得人效忠则能汇聚众人气运,最终的结果,就是‘人多势众’——若是有朝一日,潜龙麾下文臣如雨,谋士如云,修士万千,甲士百万,那就是‘势不可挡’,怎可能不成事?”

    悟到这点,李晔心思清明,对日后要走的路,更加清楚了。

    龙气不是灵根,但他替代了灵根的作用,让李晔走上了一条不同寻常的修行路。

    李晔顺手拿起青色玉葫芦,开始打量。

    之前他没细看,此刻一观察,立即发现了异样,“这玉葫芦,看似是普通法器,只不过是内藏小玄阵而已,是修真界最低级的一阶法器。但葫芦里灵气的波动,在细微处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李晔穿越前,好歹是修炼到渡劫的大修行者,见过的法器多不胜数,眼光和见识远非一般修士可比。

    “先抹去玉葫芦内原主神识再说。”李晔心念一动,一抹神识进入玉葫芦,就将要原主神识抹去,但两者触碰的时候,却遭到原主神识的顽强抵抗,李烨竟然奈何它不得。

    “看来原主的修为比我要高。”李晔知道原因所在,但他不甘心就此放弃,想了想,调动了丹田上的龙气,再度深入玉葫芦中。

    玉葫芦里的原主神识,被携带龙气的李烨神识一触碰,就一阵颤抖,好似发出一声尖叫,恐惧不已,然而无论它怎么挣扎,还是被龙气一下抹去。

    “这龙气果然不凡,现在这玉葫芦是我的了。”李晔微微一笑,划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玉葫芦上,让玉葫芦认主。

    李晔的神识再度进入玉葫芦,仔细观察葫芦里的情况。

    这一看,李烨神色微变,葫芦里的空间,比他想象的还要大,道道白芒线条画出的小玄阵阵法,便在其中。

    但小玄阵占据的空间,不到玉葫芦内里空间的十分之一。

    “果然,小玄阵只是这玉葫芦的一小部分面目。”李晔的神识在葫芦里到处看了半响,他很快心头了然,“小玄阵外,还有大阵,只不过没有被激发,所以没有显现出来。”

    李晔不再迟疑,激发了小玄阵,同时观察葫芦里的变化。

    白线亮起时,外围有缕缕青芒闪烁,李晔一眼看去,心头一震:“这是......大玄阵?”

    李晔喜上眉梢,小玄阵威力有限,顶多覆盖一座大殿,波及范围不过三丈,但是大玄阵不同,不仅威力提升,而且范围更广,李晔若能得到大玄阵,至少能用它覆盖一座大院,届时不仅可以自保,还能保全王府的甲士。

    非止如此,大玄阵还具有防御效果,形成的光幕刀箭不入,而身在阵中的人,却能随意使用手段,向阵外放箭投矛!

    一言以蔽之,这大玄阵,就是居家自保、外出交战的必备神器。

    拥有小玄阵的青色玉葫芦,只是一阶法器,而若是能开启大玄阵,玉葫芦便能一跃成为二阶法器!

    一阶法器在仙门中,不过是最底层的法器,即便是炼气期一层的修士,都有那么一两件。但二阶法器,莫说炼气期一层的修士得不到,连练气二层三层的修士,也没资格拥有!

    李烨知道大玄阵的阵法构造,也不犹豫,灵气深入玉葫芦内,以灵气为线条,将大玄阵画了出来。

    大玄阵完成的那一刻,玉葫芦上青芒闪烁,光泽更是鲜丽,玉质更是圆润,就如脱胎换骨了一般。

    “这青色玉葫芦,自此就是二阶法器了,可堪一用。”李烨收获了穿越以来的第一件法器,有些高兴,修士行走江湖,不能没有法器傍身。

    有法器的修士,跟没法器的修士,战力不在一个层次,修士之间的战斗,法器是非常重要的方面。这跟披甲执锐的军卒,对阵手无寸铁的大汉是一个道理。

    端详着玉葫芦,李烨颇感满意,大玄阵画出来之后,玉葫芦里的空间,也不过用了十分之二,这说明,玉葫芦还有进阶的可能!

    不过大玄阵外的空间,此时一片沉静,李烨暂时还看不出来什么。

    李晔嘴角含笑,心里思量道:“李曜,你为了在太玄顶布置阵法,伤我性命夺我玉诀,不得不以法器镇殿。但你却见识短浅,不知这玉葫芦,根本不是一阶法器,而是个难得的宝贝,如今却是便宜了我。”

    邢国公府。

    安排去沉云山太玄顶的练气术师早已出发,李曜坐在屋中一言不发,陪同他的幕僚也不敢随意说话。

    作为宗室子弟里年轻一代的修行天才,李曜有他的骄傲,这种骄傲来源于自己的强大,而强大是通过对比得来的,它建立在俯瞰众多年轻修士的基础上。

    在李曜这里,哪怕是他在俯视旁人的时候,眼中也没有李晔,因为李晔根本不能修行,是他连俯瞰都懒得俯瞰的存在,根本就没有对比的必要。

    无视李晔,已经是二十年多年的习惯。

    习惯不是一朝可以打破的。

    所以到现在为止,李曜仍旧不相信,也不想接受,太玄顶的灵气波动,是因为李晔得了袁天罡留下的道机。

    “一个不能修行的废物,一个生母是平民的贱种,一个被宗室嘲笑了二十年的笑话,凭什么能得到我都不能得到的机缘?”

    李曜不愿意承认这种变化,还因为他对安王爵位垂涎已久,并且势在必得。

    不能修行,生母低贱,所以为宗室所轻,这是李晔的致命短处,也是李曜谋取安王爵位的基础。

    而现在,这种基础要被打破。

    如果李晔成就练气......李曜不愿意多想,为了得到安王爵位,他付出了许多,毕竟,宗正寺的官员,都不是好收买的。

    “不可能!废物就是废物,怎么可能跟我一样,也成为练气术师?!怎么可能挡我的路,让我的努力付诸东流,无法得到王爵?!”

    李曜越想越生气,李晔的面孔在他脑海里浮现,变得分外可恶,让他觉得极度不舒适,他站起身,一脚将刚换上的案桌踹翻踹碎,瞪着一旁的幕僚:“刘仁能怎么还没消息传回?!”

    刘仁能,就是被李曜派去太玄顶的练气术师。

    “大概是还没赶到,毕竟路途有些遥远......”幕僚低声道,这话说到一半,他忽然面色一变,脸上瞬间苍白,一只手捂在胸口,吐出一口鲜血,双眸里都是惊骇之色,“这......怎么可能?”

    李曜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我留在太玄顶,发动小玄阵的青玉琉璃葫,竟然被人抹去神识,夺走了?!”幕僚骇然道。

    李曜怔了一下,随即双拳紧握,咬牙切齿:“能夺人法器,必须是练气术师,难不成,李晔那废物,果真做到了?”

    “就算李晔成就练气,可以他练气一层的修为,怎么可能夺走我的青玉琉璃葫?”幕僚无法置信,毕竟他是练气二层的修士。

    李曜深吸一口气,目露凶光,面色狰狞。事到如今,他也想明白了,青玉琉璃葫被夺,要说太玄顶的灵气波动与他们无关,已是绝对不可能,纵然他再如何不情愿,也必须承认最坏的结果:李晔成就练气了!

    李曜冷静了好半响,“传讯给刘仁能,无论如何,把那几个道人给我带回来!”

    那几个道人与李曜勾结,若是被李晔带走,李晔就能在长安府和宗正寺告李曜谋害他,那李曜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刘仁能是练气二层,李晔刚成就练气,不是他的对手,要不要......”幕僚目露杀机,“左右也没人知道这件事......”

    太玄顶。

    李晔收了青玉葫芦,挂在腰间,有了这等法器,至少日后安王府就安全得多,不惧宵小作乱,只要别碰到大修士就行。

    踏入炼气期,就能修习道法,基础术法对李晔而言,就是重复温习而已,御物术、炎火术等现在都能随手拈来,威力巨大的高阶功法,例如在地球上李晔主修的绝学《紫气东来》,还需要投入大量时间修炼,才能恢复到以往的高度。

    ——当年李晔纵横末法时代的修真界,也没见过比《紫气东来》更厉害的功法,能够媲美的倒是有几个,譬如西方某位大主教的《临冬异鬼拳》。

    李晔无意在太玄顶多作停留,从大殿里起身,最后看了一眼真武的神像,转身走出大殿。

    荷甲带刀的上官倾城立即迎了上来,她的动作很快,铁甲环佩声很清脆,视线落在李晔身上,明亮的眼眸里如有星辰流转,“世子已经成就练气了?”

    李晔点了点头,“那几个道士审问得如何?”

    “嘴硬得很。”说起那几个道士,上官倾城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恨得银牙紧咬,“不过,只要世子多给末将几个时辰,末将必能让他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晔笑了笑,也不在意,他知道对方肚子里装着什么,这个时候嘴硬,不过是想着李曜势大,能来救他们罢了。

    “恭贺世子,终于踏入练气,从此成为术师,已经是皇朝强者,来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李晔跟上官倾城说话的时候,安王府的甲士们,都迎了上来,他们训练有素,此时在空地上列队行礼,铁甲横刀发出一片金戈声,齐齐道:“恭贺世子!”

    先前他们不看好李晔,从长安城出发时,也不认为李晔能得到机缘,还有人想要另谋出路,毕竟这世界强者为尊,而大唐更是极度尚武,修士才能得人尊重,但如今眼见李晔成就练气,自然全都收敛了不该有的心思。

    其中一名都头抱拳奋然道:“世子一日练气,此等奇迹闻所未闻,世子有如此气运,继承安王衣钵指日可待,我等势必跟随世子左右,以效鞍马之劳!”

    李晔看着这些王府甲士,他们都是安王调教出来的精锐,是李晔在即将到来的乱世中,安身立命谋取大业的本钱,也是他的第一批班底。

    上官倾城上前一步,在李晔耳畔低语道:“这里面有些人,之前有过别样心思,如今世子成就练气,身份地位已然不同,是否要将他们揪出来严惩,以儆效尤?”

    上官倾城说这话的时候,甲士们都紧紧注视着李晔,虽然没有听到上官倾城的话,却也能猜到大体内容,先前那些有贰心的人,尤其是昨日还在上官倾城面前嚼舌头的甲士,此时心情忐忑,额头见汗。

    李晔成为练气术师,要惩办他们易如反掌,无论他是否能承袭安王爵位,在地位权力上,已经碾压他们。

    李晔摆了摆手,正色对眼前的甲士们道:“各位都是王府甲士,也算本世子的亲兵,往后好生履行本职,本世子自然不会亏待尔等!”

    这话就是既往不咎,只看日后表现的意思了,众甲士闻言,纷纷心动。心思忐忑的,定下心来,暗道侥幸,同时也责备自己,先前怎么就没擦亮双眼;从来都没有贰心的,更是佩服李晔的气度,暗想这就是人主胸怀。

    当下,众甲士无不下定决心,日后要好生跟着李晔,多立功勋。

    “誓死报效世子!”观内观外的众甲士,齐声低喝,声震道观,直上云霄。

    随着众甲士宣誓效忠,李晔眼中的情景,有了些变化。

    只见甲士们头顶,一道道或白或赤的气流,正静静悬浮,作为曾今的大修士,李晔知道,那白赤气流就代表了众人的本命气运,白的只是普通资质,若无意外一生不入官品,赤色则代表日后能够有所作为,成为有官品的人物。

    同时,李晔丹田上的龙气,又有了动静,似乎想要游弋起来,去吸纳汇聚众人气运,但只是扭动片刻,又恢复了平静。

    李晔心道:“龙气有汇聚气运,反哺己身,提升我修为的功效,此刻众甲士虽然嘴上说着效忠,但实际上忠诚度还不够,所以气运没有汇聚过来......看来,我还需要立威立德,才能让他们真正忠心于我。”

    不过李晔却也不急,这种事需要慢慢来。他对自己有信心。

    就在李晔准备下令众人返程的时候,忽的心有所感,一步跃上屋顶,负手向峰脚望去。

    一名黑衣蒙面之人,正在山道间跳跃,脚踩岩石树梢,一步十来丈,向道观急速掠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