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八章 驭下
    练气低段的修士,还不能御剑飞行,但也不是凡人,一跃数丈甚至十数丈,都只是等闲,看那黑衣修士展露的身姿,李晔估计了一下,对方修为比他要高,应该是练气二层的样子。

    黑衣修士,正是李曜派来的刘仁能。

    “应该是我成就练气,引起的灵气波动太大,让李曜注意到了。”李晔心如明镜,寻常修士成就练气,动静没有他这么大,莫说百里之外的人注意到,十里之外都很难察觉,“随便派个人来查看,就是练气二层的修为,李曜倒是毫不吝啬。”

    练气术师,个个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依照大唐官制,只要通过考核,练气一层就可以官拜七品,主政一方就是县令,牧民数万户——这却跟地球的大唐不同,这个世界地域更加广袤,人口更多。

    不过李晔却也不惧。

    要是畏惧那就奇怪了,他可曾是能够横渡虚空的大修士,已经筑基成为真人的存在,此时纵然没有把握战胜对方,又怎会怕了一个练气二层的小人物?

    “来者何人?安王世子在此,还不停下见礼!”

    太玄观外山路上的王府甲士,此刻都有在李晔面前好生表现的心思,看见有人大摇大摆掠来,当即手握刀柄,纷纷上前厉声喝斥。

    “什么安王世子,不就是个废物了二十年的白痴么,连普通人都不如!”

    刘仁能嗤笑一声,根本就不把这些武士境界的甲士放在眼里,也没把李晔放在眼里。

    “混账!竟然对世子不敬!”上官倾城已经来到观门,见刘仁能如此嚣张,她的火爆脾气哪里能忍,她到底是军伍中人,行事果断,当即喝令:“弓箭手,准备!”

    王府甲士,都是跟随安王征战南北,从血火中历练出来的老卒,战斗早已成为本能,上官倾城军令下达的时候,山道前侧的甲士,就已举盾结阵,观门前的弓箭手,更是引弓搭箭,遥遥对准军阵前方。

    “一个武师带着一群武士,蝼蚁一样的东西,竟敢对我堂堂术师出手,真是不知死活!”刘仁能狞笑一声,眼中露出嗜血之色,“本术师心情好,就让你们知道,一群蝼蚁跟着一个废物,只有被屠的下场!”

    “一轮齐射,放!”居高临下,眼见刘仁能掠至阵前,上官倾城一声喝令,顿时十数支四棱铁箭,在弓弦嘭的闷响声中,咻咻飞射而出,在半空中笔直掠进,向刘仁能击去。

    刘仁能长袖一甩,打出一道灵气匹练,就将箭矢在半空击碎,而后他一掌挥出,击在面前甲士的圆盾上,灵气波浪一般荡开,立即将甲士轰得吐血向后飞倒,撞翻了身后的同袍。

    “不堪一击。”刘仁能抽出一柄长剑,突入甲士阵中,挥出一道道白色剑光,但凡挡在他面前的甲士,无不吐血翻倒,无人能挡他前路。

    上官倾城眉目肃然,山道到底太狭窄了,并排仅能容下两人,狭窄处更是只能容一人,所以刘仁能杀上来,实际是在与甲士单挑,他是练气二层的术师,王府甲士当然拦不住。

    若是平地对战,百名甲士组成严整军阵,攻防有序,便是刘仁能也不敢硬撼。

    但这时,刘仁能却有了逞凶的余地,他一边杀倒甲士,一边猖狂大笑:“螳臂当车,萤火之光,焉能与日月争辉?你们这群蝼蚁,都去死吧!”

    以他的修为,本不必与这些凡人境的甲士厮杀,直接就能飞掠到道观里,可他此刻却步步杀人,当真是嗜血至极,堪称丧心病狂。

    山道前侧的王府甲士们,惨叫着不停从山道上滚下去,上官倾城看见同袍不停受伤,已是面色铁青、银牙紧咬,她愤然拔刀,就要冲出去砍死这个魔鬼。

    “练气术师,不敢与本世子交手,竟然屠杀凡人境的武士,你是有多悲哀,才需要在普通人身上找自信?”就在这时,站在太玄观屋顶上的李晔,对刘仁能发出一声哂笑。

    刘仁能抬起头,正好看到居高临下、衣袂飘飞、仿佛高高在上的李晔,这种视角让他极度不悦,听到李晔的话,他更是大怒,不由得发出一声狞笑:“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这个废物!”

    言罢,刘仁能一跃而起十丈,越过面前的甲士,中途脚尖在观门上一点,再度跃起,提剑直刺主殿屋顶上的李晔。

    “世子小心!”上官倾城神色一变,李晔刚刚踏入炼气期,连术法都没学习,眼下怎能对抗这个看起来,已经超过练气一层的高手?

    她率领众甲士奋战,就是想要阻挡对方,不让刘仁能靠近李晔,谁知李晔竟然出言挑衅,眼下刘仁能一跃而上,她还如何护得李晔周全?

    甲士们纷纷抬头回望,眼见刘仁能被李晔吸引过去,无不心头一震,他们哪里不知道,李晔出言挑衅刘仁能的举动,是避免他们受伤,当下心中俱都感动不已。然则刘仁能如此强大,李晔把他吸引过去,岂不是自讨苦吃?

    “护卫世子!”这时,一名双目通红的甲士大喊一声,掉头就往道观里冲,此时此刻,他们已经顾不得自身安危,主辱臣死,何况是李晔面临性命之危?

    一日练气的李晔,心系甲士性命,不顾自身安危的世子,是这群军伍甲士,可以毫无保留效忠的对象。

    “我知道你夺了青玉琉璃葫,但你以为凭此就可以挡住我?”

    刘仁能一剑向李晔刺去,看到李晔擒起玉葫芦,周围出现一道白色光幕,不禁露出嘲讽之色,“小玄阵至多能伤练气一层的修士,我可是练气二层,又有灵剑在手,且看我一剑破了你的法阵,再把你人头割下!”

    刘仁能人随剑走,刹那间到了李晔身前,他手中长剑灵气爆闪,瞬间刺中小玄阵的光幕,眼中的嗜血之色更浓,叫嚣道:“亲手斩杀一名亲王世子,这种事想想都叫人激动!”

    站在屋檐上的李晔,衣袂被山风吹卷,青丝飒飒飞舞,他手持青玉葫芦,看着刘仁能一剑直刺过来,脸上却没有半分肃杀之色,只是淡淡嗤笑一声。

    就在刘仁能剑尖触及白色光幕,就要刺破小玄阵的时候,李晔心念一动,青玉葫芦里的大玄阵,顿时骤然发动。

    刹那间,小玄阵的白色光幕上,一阵青芒爆发出来,波浪般冲向周围,如同陨石落地后,突然翻涌的气浪灰尘,耀眼的青芒亮到极致,遮蔽了万事万物。

    已经刺中小玄阵光幕的刘仁能,哪里还能躲过大玄阵的骤然攻击,他脸色大变,双眸凸出,面上布满惊骇之色,如同看见鬼神一样,大叫一声:“不好!”

    然而话音未落,他急进的身体被青芒光圈击中,顿时被弹飞出去,一口鲜血喷出,长剑脱手,这还不止,大玄阵光圈击中他的身体,让他身躯上下,都爆开团团血雾!

    刘仁能发出声声凄厉惨叫,每一声都戛然而止,身体如同断线风筝,倒飞出去十数丈,眨眼间飞出道观,在空中不停漏血,最终掉落山道,皮球一样滚下。

    甲士们怔怔看着这一幕,都张大了嘴,满脸不可置信,像是做梦一般。

    那可是练气二层的术师!

    竟然被李晔一招击败?

    他们今天已经被李晔震惊了太多次。

    就连上官倾城,看李晔的目光,也带上了一丝之前没有的色彩——那是崇拜,是敬畏。

    李晔收了青玉葫芦,仍旧站在大殿的屋檐上,负手看向刘仁能,风淡风轻的根本不像是击败了一名练气二层的术师,倒像是只呼了一口气。

    被山石挡住的刘仁能,全身没有一处没有鲜血,他衣衫褴褛,头发散乱,双目茫然,五官痛得扭曲在一起,哪里还有练气术师的尊容,乞丐都比他看着端正,他奋力抬起头,眸中尽是无法置信:“为什么......这怎么可能......”

    山道上的王府甲士,回过神来之后,纷纷发出振奋的吼叫,争先恐后涌下山道,将重伤垂危的刘仁能围起来,横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仅剩一口气的刘仁能,身躯仍在不停颤抖,面对甲士们的刀刃相逼,知道性命堪忧,眸子瞬间里布满恐惧之色,再无半分嚣张之态,竟是连连求饶:“世子饶命,饶命......”

    甲士们都看向屋顶上的李晔,等着他下命令,这一刻,甲士们令行禁止,军律严明,而李晔就是他们的主将。

    李晔挥了挥袖,“杀了。”

    上官倾城在大殿前道:“世子,这贼人拥有练气二层的修为,至少是朝廷六品官员,来头必定不小,贸然杀之,恐有不妥,会不会带来什么祸患?”

    这姑娘脾气火爆归火爆,却不是个没脑子的。

    孰料李晔淡淡道:“一个练气二层的修士,敢伤我甲士,杀了也就杀了,有什么打紧。”

    说着,他看向围着刘仁能的甲士们,“杀!”

    “得令!”

    甲士们听闻此言,知道李晔是不忿刘仁能伤了甲士,所以哪怕对方是练气二层的修士,杀了会有麻烦,也毫不留情——被李晔如此尊重,甲士们顿时感动不已,横刀纷落如雨,不顾刘仁能的求饶与惨叫,将他乱刀剁死。

    殊不知,在李晔心中,一个练气二层的修士,他还真没有忌惮之心。

    至于杀刘仁能的麻烦......李晔重生而来,哪里会不知道,刘仁能背后是李曜?

    刘仁能来行刺安王世子,杀了也就杀了,李曜撇清关系都来不及,又哪里会以此为借口,来找李晔的麻烦?

    当然,这些话李晔不会对甲士们说,也没法解释。另外,军伍汉子大多是血性男儿,示之以恩惠,不如示之以尊重,后者更能让甲士归心——这也是驭下之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