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十二章 锄奸
    邢国公府。

    “刘仁能就是个饭桶!一个练气二层的强者,竟然连一个刚入练气的废物都不能解决,真是气煞我也!”李曜扔了手中的传讯玉简,瞪着目前的幕僚:“现在怎么办?李晔都回了长安,刘仁能还没回信,难不成是死了?!”

    儒士模样的幕僚叹了口气,“按理说刘仁能不至于失手,但若是我的青玉琉璃葫是被李晔得去,刘仁能若是轻敌,失手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人在街上还看见,太玄殿的那几名道士,被李晔带回了安王府。”

    “必须把那几名道士抢出来!”李曜咬牙切齿,“若是那几名道士供出我来,被李晔一状告到长安府、宗正寺,世人都会知道我李曜谋害李晔!”

    幕僚沉吟片刻,试探着问道:“如今国公外出办差,还要两日才会归来,兹事体大,要不等国公归来再作打算?”

    李曜怒气更甚,阴沉着脸盯着幕僚:“你的意思是说,我连一个二十年不能修行的废物都对付不了,还要父亲为我出头?!”

    幕僚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能说什么。

    “虽说父亲外出办差,带走了府中的高手,但练气一二层的宾客,也还有几个,李晔不过刚入练气,就算有青玉琉璃葫在手,毕竟安王府没有其它练气术师,他能翻腾出多大浪花来?更何况,安王府的那些属官、护卫中,也不是没有我的人!”

    李曜迅速拿定主意,“传令给安王府的那些人,入夜便纵火,挑起混乱,我们的人同时动手,去抢夺那几名道士,无论如何,不能让那几名道士,反过来指证本公子......夜长梦多,立即去安排!”

    幕僚想了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了。”

    李曜恶狠狠道:“若事情再不顺,大不了本公子亲自出手便是,我就不信,那李晔还真能翻身,跟我争夺安王爵位?真是痴人说梦!”

    幕僚神色一怔,不敢再多言。

    李曜作为宗室子弟里的天才人物,如今已经拥有练气三层的修为!

    天下修士,年未及冠成就练气,便是天才一流的人物,二十多岁达到练气三层,修为已经惊人。

    如今的长安城中,练气高段的高手并不多,其中修为最高的,要数左右神策军中尉,宦官刘行深与韩文约。

    邢国公身为左卫大将军,本身有着练气中段的修为,但府上的宾客,达到练气三层的还是极少。

    毕竟,练气三层,出仕就有可能官拜五品,依照大唐官律,执掌一州的刺史,也就是四品而已,这样的高手哪会去做别人的幕僚宾客?

    ......

    原本,李晔冠礼时没被授予安王爵位,李曜就会马上动手谋取王爵,按照李晔前世的经历,李曜得手,也就是半个月之后的事。

    所以当下,安王府中已经有不少人,投靠了李曜,抓紧时机向他这个“新主”摇尾乞怜。

    李曜的命令,很快传达到了安王府。

    录事参军宋子文,护卫都头赵行远,管事钱仲,此刻聚集在一间偏僻屋子里,秘密商议着施行李曜的计划。

    “自打李晔那厮从太玄顶归来,王府就乱了套,上官倾城指使那些甲士,在府中闹翻了天,见人就宣扬李晔在太玄顶的事迹,现在的王府,谁看到李晔不是恭恭敬敬?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王府就真的是他李晔的了!”

    录事参军宋子文忿忿道。

    “李晔那厮也是踩了狗屎,才会让他得了袁天师留下的道运,一举踏入炼气期......成就练气,身份立马不一样,王府里的人,对李晔印象改观,都去奉承阿谀,也是意料之中。”

    护卫都头赵行远沉声道。

    “唉,谁能想到,一个二十年不能修行的废物,会突然成就练气?”管事钱仲叹息着,“好在曜公子已经及时做出反应,今夜的事只要不耽搁,曜公子依旧占据大势。”

    “不错!曜公子是宗室天才,其父又是国公、左卫大将军,势力根深蒂固,哪像李晔,自打安王死后,府上就没练气术师了。只要今夜的事办成了,以曜公子的势力,要谋得安王爵位,仍旧是手到擒来!”宋子文说道。

    “宋参军说得没错,今夜这件事,正是我等立功的机会,只要我们帮曜公子办成这件事,何愁曜公子入主安王府后,不重用我等?”赵行远眼神坚决,“我等既已投靠了曜公子,就没有退路!”

    众人正说着,屋外突然有说话声,宋子文皱了皱眉,起身开门,冷声呵斥:“何事喧哗?”

    “禀参军,世子传话,今日在府中设宴,庆贺世子成就练气,参军等人也在受邀之列。”门外跑来一名警戒的人。

    宋子文、赵行远、钱仲相视一眼,不时都露出振奋之色:“今日既然有大宴,待得宴席进行,众人醉酒之时,正是我等纵火之机!李晔真是自寻死路!”

    黄昏,王府有品阶的属官、将官,都聚集到设厅。

    设厅内外,灯笼高悬,丝竹声声,仆役、丫鬟们端着菜碟,往来穿梭,好不热闹。

    李晔高居主位,望着不停进来道贺属官、将官,面露微笑。

    作为重生者,李晔很清楚,此时的安王府,已经有不少人都投靠了李曜。

    毕竟前世的这个时候,李曜即将将安王爵位弄到手,王府那些识时务的心怀二志者,都抢着去投靠李曜,表露忠心,以求在李曜入主安王府的时候,能够得到重用,加官进爵。

    李晔要真正掌控安王府,就必须把这些人剔除。

    “王府有护卫八百,属官小吏数十,若是得到这些人效忠,通过龙气汇聚众人气运,也不知我的修为能否更进一步,进入练气二层。”李晔眼见众人陆续进入堂中落座,心里默默想道。

    作为曾今的大修士,李晔对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很不满意

    太弱小了。

    因为上官倾城的布置,现在王府内,很多人都对李晔变得恭敬、忠心。

    作为王府世子,有了炼气期的修为,得到这些本就顺理成章。

    但李晔体内的龙气,却迟迟没有动静,李晔仔细观察之下,发现自打回了王府,龙气上便笼罩着一片阴霾,隐隐阻挡着众人气运汇聚过来。

    李晔见识不凡,很快分析出了原因:“这是小人当道,气运难聚的现象。”

    身边的忠正之士,自然会让人主气运昌隆,而身边的小人,起到的作用就恰好相反。

    要汇聚众人气运,达到“人多势众”的目的,就必须拔除小人。

    这也很好理解,任何人身边的人,都有好有坏。有的人德行良好,有才能有上进心,可以彼此相辅相成,气运就会增长,自然能帮助成事;有的人品性底下,不思进取,好逸恶劳,只会拉着人玩乐,消磨斗志,败坏名声,气运就会减少,自然就是妨碍成事。

    前者有益,后者有害。

    对普通人而言,交友需慎重,对人主而言,聚众也得慎重。要成事,就得亲“贤”远“佞”。

    李晔心道:“要扫除龙气上的阴霾,顺利汇聚王府众人气运,先必须铲除这些小人——那些投靠了李曜的人。”

    李晔不动声色,与众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

    堂中的歌舞,换了一茬又一茬。

    两个时辰后,宴席到了酣畅处。

    这时,上官倾城上前禀报:“世子,事情都办好了。”

    李晔点点头:“甲士进院。”

    “得令。”上官倾城抱拳而下,来到设厅门口,低喝一声:“甲士就位!”

    跟随李晔上过太玄顶的甲士,已经是李晔的心腹,此刻得了上官倾城的命令,分列涌入院子,在抄手游廊、走廊外站定,手按刀柄,精神抖擞,气势汹汹,对那些坐在小案后的官吏们,虎视眈眈。

    见到这等阵仗,饮酒食菜、欣赏音乐的人,都是悚然一惊。

    小案后宋子文、赵行远和站在院边的钱仲,都是脸色一变。

    少顷,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堂中高坐的李晔看去,想要知道他意欲何为。

    主座上的李晔,已经站起身,负手而立,扫视了堂中的人一眼,缓缓开口:“本世子成就练气,本是喜事,奈何却有些人不乐意看见,还想要害我。本世子无奈,只能摆下这鸿门宴,着令上官倾城趁机去查。如今我就要正告诸位,在座的人中,就有王府叛徒!”

    众人听闻此言,有的诧异,有些疑惑,有的心惊,有的忐忑,不一而同。

    有人从食案后起身,向李晔抱拳,却是一名王府亲军都头,他愤然道:“敢问世子,这些狗贼何在?卑职愿为世子,取下他们的项上人头!”

    这却是个机灵的,赶着在李晔面前表现忠心。

    宋子文、赵行远和钱仲,隔着老远互相看看,都察觉到了彼此的慌张。

    李晔看向上官倾城,“上官将军,你查到了哪些人?”

    上官倾城掏出一本书册,看了众人一眼,在一双双紧紧注视的目光中,徐徐念道:“录事参军宋子文,都头赵行远,管事钱仲,意图今夜在王府纵火!”

    “什么?”

    “竟有这等事?”

    “该死!”

    “这三个狗贼何在?”

    堂中的人,顿时义愤填膺,纷纷起身,目光搜寻着宋子文、赵行远、钱仲等人。

    宋子文、赵行远、钱仲脸色大变,连忙起身,就要狡辩。

    上官倾城却没有丝毫停顿,手一挥:“拿下!”

    甲士们一拥而上,不由分说,将这三人扑倒,押到院中,让他们跪下。

    “冤枉啊世子!”

    “我等忠心耿耿,怎会做下这等事!”

    “世子说我等意欲纵火,有何证据?!”

    宋子文、赵行远、钱仲等人,不敢出手抗拒,毕竟院中甲士太多,但也都立即出声辩解。

    “要证据?我给尔等便是。”上官倾城冷笑一声,“带上来!”

    话音方落,一队甲士压着一群小吏、军士、仆役,进到院中,不仅如此,一些甲士还将纵火之物,那些油脂、火符之类的物件,丢了一地。

    看到这些人这些物什,宋子文、赵行远、钱仲都是脸色苍白,差些哀嚎出声。

    要在王府纵火,闹出大动静,达到掩护李曜偷人的目的,排场小了当然不行,自然要安排人手,准备纵火之物。

    甲士押进来的人,就是宋子文、赵行远、钱仲安排的纵火人手。

    “这不可能!”三人差些惊叫起来。

    他们自认为事情做得隐秘,不会被察觉,此刻怎么也想不通,李晔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上官倾城又如何能在短短两个时辰之内,准确查到那些准备纵火的人,还悄无声息将他们都控制住,并且找到了那些油脂、火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