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十九章 大人
    (今天两章一起更了。)

    李幕昭心里发堵,随即就有些慌,他们骤然意识到,他们今夜的行动,可能要失败。

    失败了,还能走吗?李幕昭问自己。

    若是进攻安王府之前,李幕昭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能。

    但是现在,李幕昭根本就看不清李晔,他不知李晔还有多少手段,也不知李晔还隐藏了怎样的实力,更不知李晔还有怎样的布置!

    李幕昭没有信心了。

    他们今夜打着庞勋余党的幌子,来进攻安王府,若是败了,若是逃不掉,会有这样的后果?

    李幕昭不敢想。

    但毫无疑问的是,那对他而言,将是一场莫大的灾难!

    王府外的阁楼上。

    “一群废物!”

    李曜一把捏碎了阁楼的栏杆,他极度愤怒,面色因为五官的扭曲,而倍显狰狞。

    李晔片刻就伤了四名修士,固然让李曜愤怒,但更让他愤怒的,是现在修士们的进攻姿态!

    修士们已经往后退了一大截,他们不再在大玄阵的上空进攻,而是避开了大玄阵的攻击范围,隔着老远,躲在阁楼后,躲在树梢上,用术法远远轰击大玄阵。

    这幅模样,俨然是要避开大玄阵中,弓弩的齐射,避免被李晔突袭后,从半空掉入大玄阵的范围!

    但他们离得远,术法的威力就大为下降!

    原本众修士齐齐轰击大玄阵,一时也无法轰破大玄阵的防御,此时这番束手束脚的模样,攻破大玄阵就成了一个笑话。

    这些修士如此作派,显然斗志全无!

    这让李曜如何不怒?

    “公子......”幕僚欲言又止。

    “闭嘴!”李曜冷冷打断了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大玄阵坚固,李晔准备充分,我等一时难以成功,不如暂且退走,从长计议?”

    幕僚神色尴尬,显然被李曜说中了心事。

    “但本公子没有退路!”李曜回头瞪着幕僚,“太玄殿的道人在李晔手上,刘仁义在他手上,青玉琉璃葫也在他手上,再加上今夜之事,本公子算计他的人证物证,他有一大堆!若是此番就这么退走,明日他一状告到长安府,告到宗正寺,本公子如何区处?”

    幕僚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铁证如山,就算邢国公颇有势力,就算李晔势单力孤,就算安王之死有些秘辛,李曜也得遭殃。

    深吸一口气,李曜强行稳住心境,而后他长袖一甩,手中已然多了一柄丈八长槊,槊身纹路密布,随着他手一抖,便是银光闪耀,显然是一件法器,而且品阶不凡。

    李曜面向安王府,冷冷道:“李晔不是很能打吗?他有我能打?他不是有法器吗?他的法器比我还要好?只要今夜李晔死在庞勋乱党的手里,一切就都结束了,安王爵位还是本公子的!”

    言罢,李曜纵身而起,一脚踏在栏杆上,大雁一般向安王府掠去。

    ......

    长安城一百零八坊,有居民百万,达官显贵无数,但无论何时,宰相的权势都是官员之中最高。

    皇朝宰相,统领大唐政事。

    北城宰相府,东书房里亮若白昼,宰相韦保衡正在把玩一颗夜明珠,这夜明珠自然不是凡俗之物,而是一件法器,且品阶极高,乃是太平军节度使,日前派人送上来的礼物。

    忽而,韦保衡皱了皱眉头,他放下夜明珠,起身来到窗前,抬头向南边望去。彼处的夜空星光灿烂,银河如织如带,一切都显得宁静平和。

    然而作为练气高段的修行者,韦保衡仍旧察觉到了彼处灵气波动的异常,哪怕有结界阻挡,他也能窥知一丝端倪。

    不久,门外传来一阵匆匆脚步声。

    韦保衡没有动,就在窗前问道:“何处有事?”

    “禀宰相,是安王府。”门外的人低声道。

    “安王府?”韦保衡微微皱眉。

    “下面的人说,是庞勋余党在袭击王府。”那人继续说道,然后顿了顿,“长安府尹求见宰相。”

    韦保衡沉默下来。

    半响,他忽然笑了笑,意味莫名:“告诉长安府尹,庞勋乱党袭击王府,罪大恶极,明日天亮后,要彻底追查。”

    门外的人毕恭毕敬道:“是。”

    天亮后查,说的自然是今夜不用理会。

    既然今夜不及时理会,那么天亮后的“彻底追查”,也不过是一句场面话。

    ......

    整座长安城,修行高手最多的地方,防备最为严密的地方,自然是皇城。

    三省六部的官署,就在皇城内。

    高手比皇城还多,防备比皇城还严密的,是皇城北的宫城。

    那是大唐皇帝起居的地方,也是宦官出没的地方。

    灯火辉煌的宫城里,一座小院内,有两名年长宦官,正在屋中对弈。

    大唐有军队无数,地位最高的无疑是禁军中的神策军,整座长安城的防备,包括皇宫的戍卫,都由神策军把持。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整座长安城,都是神策军的囊中之物。

    神策军最高统帅为神策军左右中尉,此职由宦官把持已经多年,如今的神策军左军中尉为刘行深,右军中尉为韩文约,就是眼下对弈的两人。

    左右神策军中尉,与正副枢密使,合称“宦官四贵”。

    此四人因为把持军权,所以顺理成章把持朝政,连皇帝的废立都要仰其鼻息,朝堂中的宰相哪怕统领百官,在他们面前也不过是唯唯诺诺而已。

    执白的刘行深落下一子,忽然心有所感,抬头向南面夜空看了一眼。

    “安王府。”韩文约紧跟着落下黑子,头也没抬的说道。

    刘行深笑了一声,“今儿白天,安王世子去了宗正寺,报备练气一层的修为,想要承袭安王爵位呢。”

    韩文约向侧旁伸出手,身后立即有人双手奉上茶碗,他接过之后饮了一口,又递了回去,淡淡道:“邢国公不是费了好大劲儿,要给他的公子谋取安王爵位吗?眼下安王世子有了修为,那位想必是坐不住了。”

    刘行深捏着棋子端详一阵,又施然落下:“不过就是两个小儿打架而已,没什么看头。”

    韩文约双手笼袖,忽的嗤笑一声:“朝中安王那些党羽,可都觉得安王死得蹊跷,这两年没少为这事东奔西走,想要查出什么来。”

    刘行深道:“这些人,不是都被杀得差不多了?”

    韩文约道:“总会有些漏网之鱼。”

    刘行深道:“安王在世的时候,权势可谓滔天了,咱们要他死,他还能不死?如今安王都不在了,那些漏网之鱼,又能折腾出什么浪花来。”

    韩文约道:“这世上总有些人,自以为忠义,行事端正,嘴里说着匡扶社稷,其实不也是惦记着咱们手里的权柄?”

    刘行深道:“安王自以为给大唐江山立下许多功劳,便能对我们指手画脚,熟不知这这大唐江山,不是他的。”

    韩文约道:“这世上的事,说到底都是为自己争,谁也不比谁高尚,何必虚伪的打着那些为国为民的幌子,看着叫人恶心。咱们觉着恶心,陛下更觉着恶心。”

    刘行深道:“陛下觉着恶心了,咱们自然是要为陛下分忧的。”

    韩文约忽然笑了一声:“今夜若是邢国公的那小子打输了,可如何是好?”

    刘行深目不斜视:“安王死的时候,邢国公出了把力,所以咱们不介意把安王爵位给他,但如果他自己没用,又能怪得了谁?若是连个安王世子都对付不了,这样的人,也只配做个弃子。”

    说到这,刘行深也笑了笑:“说到底,咱们做事还是公正的,一个安王爵位而已,小儿若有本事来取,咱们也不会吃相太难看,把持着不放。”

    他俩谈笑自若,俨然没把天下人物放在眼里,仿佛天下英雄,在他们眼中,都不过草芥而已。

    也是,连皇帝的废立都要看他们的脸色,他们还会把谁放在眼里?

    下面的人争斗,好似在他们看来,不过就是一场可以观赏的戏。

    ......

    “殿下。”

    “何事?”

    “安王府出事了。”

    “什么?安王府出事了?出了什么事?晔哥儿怎么样?”

    普王府,年轻的普王,皇子李俨原本正斜坐在坐塌上,一边饮酒一边哼着小曲儿,摇头晃脑,欣赏厅中歌姬们的曼妙舞姿,忽然听了下面的人禀报,一下就惊得跳了起来。

    躬身在侧跟李俨说话的,也是个宦官,不过年级倒是不大。

    李俨从坐塌上跳下来,一把揪住宦官的衣领,吼道:“田令孔,你快说,晔哥儿怎么样了?”

    李俨手上劲道很大,此时心绪不宁,下手也没个轻重,若是换作寻常人等,只怕已经叫他晃得晕头转向,但田令孔却气定神闲,显然修为不俗。

    “庞勋余党袭击安王府,现在打得正热闹呢。”好不容易逃离李俨的魔爪,田令孔据实禀报。

    “庞勋余党?好大的胆子!竟敢在长安城,袭击亲王府邸,简直没有王法了!”李俨怔了一下后便是大怒,抬脚就往门外赶,“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去救晔哥儿!”

    “殿下且慢!”田令孔连忙拉住盛怒的李俨,在对方焦急疑惑的眼神中,重重叹了口气,“此事,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你什么意思?”李俨停住脚步。

    田令孔又是一声叹息,语重心长道:“袭击安王府的术师有十多人,长安城中,是不会有这么多庞勋余党的,长安府又不是吃干饭的......”

    “我不管这么多!”

    “殿下!”田令孔见李俨火急火燎的,知道不能把话说得太隐晦,要不然李俨理解不了,“长安府都没动,殿下身为皇子,怎能轻举妄动?这长安城的各种阴暗有多可怕,殿下难道不知?此事背后,指不定还有什么阴谋,殿下冒然牵扯进去,于己不利......”

    田令孔这话还没说完,就愣在那里。

    因为李俨已经冲出了门。

    良久,田令孔摇了摇头,三度叹息:“殿下啊殿下,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