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二十一章 废功
    “你这是什么功法?!”李曜长槊往屋檐上一插,自己顺势站起身,盯着李晔目露凶光。

    他的修为比李晔要高,之所以不胜,在法器没有劣势的情况下,答案只有一个,李晔的功法比他要好,而且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李晔缓缓起身,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迹,轻蔑道:“你不配知道。”

    李曜嘴角一阵抽动,他拔出长槊再度,“好!很好!你得了袁天师留下的功法,品阶比我高,我服!既然功法拼不过,那便拼法器!”

    他用长槊指向李晔,“我这杆破云槊,是二阶上品,无限接近三阶的法器,你有什么?”

    李曜突然自顾自笑了起来,越笑声音越大,他充满戏谑的看向李晔,就如百万富翁,在看一个家里没有余粮的穷小子:“安王世子,你有什么?哈哈!安王世子,真是可笑!安王不在了,你还有什么?”

    笑罢,李曜快意的看向李晔:“你方才施展的功法,的确厉害,那又如何?以你气海中的灵气量,你能施展几次?”

    “我有破云槊在手,方才那样的出手,我再施展五次都不会灵气枯竭。你没有法器增益,要让灵气达到方才那样的威势,只怕气海负担两三次就要受不了吧?我耗也能耗死你!”

    李曜看李晔的眼神,就像在看砧板上的鱼肉,“李晔,今夜你死定了!”

    李晔撇撇嘴:“堂堂练气三层的术师,面对练气二层的对手,还要靠法器耗死对手,这样羞耻的话,你竟然也能说得这么大义凛然,我都替你脸红。”

    “少他娘的废话!”李曜盯着李晔,“法器本就是修士的实力一部分,谁让你这么穷?别死鸭子嘴硬了,我有接近三阶的法器,我就是了不起,而你只能受死!”

    话音方落,李曜再度冲向李晔。

    “三阶法器就了不起了?”李晔哂笑一声,忽的伸出手,向院子里一抓,“卢具剑!”

    “卢具剑?你他娘的蒙谁呢!卢具剑是天子佩剑,品阶高得不得了,不是随便一个修士,就能让它认主的。就连安王得了,也驾驭不了,只能供奉起来。说到底这就是个荣誉罢了,你区区一个刚成就练气的废物,竟然还想.....”

    李曜哈哈大笑,就像听见了一个笑话。

    但是他的笑声,很快戛然而止。

    因为院子里,骤然传来一声响亮剑吟。

    清亮干脆,如山涧清泉,仅是一声剑吟,听在修士耳中,就有提神醒脑之效。

    紧接着,一道白光从院中一闪而过,到了李晔面前。

    李曜再看时,李晔手中,赫然已经多了一柄长剑!

    “这不可能!”李曜差些从半空上摔下来,九啸惊蟒诀的功法刚施展出来,九条白蟒还未凝聚成形,灵气突然一乱,白蟒蛇竟然轰然消散。

    李曜气海一颤,一口鲜血喷出,不可置信的看向李晔,就像在看鬼一样。

    李晔手持卢具剑,在屋顶上迎风而立,一言不发,唯独衣袂飘飞,气度潇洒到了极点。

    他能让卢具剑认主,靠得便是体内的龙气。

    卢具剑是天子剑,李晔身具龙气,倒是也跟天子沾得上边,能让卢具剑认主,并不是多么匪夷所思。

    但李曜却不知这茬,此刻他看到李晔手一招,卢具剑就自动飞了出来,只觉得天道不公,好东西和便宜都让李晔占了,憋屈得差些从屋顶上栽下去。

    李晔平举卢具剑,指向李曜,淡淡问道:“现在我有卢具剑在手,你说你死不死?”

    李曜好歹平复了心境,只是面色更加狰狞可怖,他看李晔的双目中,不仅有愤怒,甚至都带上了仇恨之色。

    作为长安城的修行天才,本来有可能承袭安王爵位的俊彦,李曜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恼怒之下,他直接进入到暴走状态。

    “你说那是卢具剑,那就是卢具剑?我说我要让你死!”李曜大吼一声,从屋顶上一跃而起。

    人在半空,破云槊高举过顶,李曜眼眸里淌出血泪来,他猛地一声咆哮:“九啸惊蟒诀:禁术!”

    随着李曜的吼声响起,在他头顶上的半空,五丈范围内灵气涌动,陡然出现一层白色流云,流云疯狂向中间蓄积,不时中间便显现出一道漩涡,。

    漩涡中心的灵气化为红色,须臾间,一条红色巨蟒从漩涡里爬了出来,这条红蟒比先前的白蟒大了太多,眼下仅露出半个身体,就已长达四丈!

    红蟒张开大口,便是名副其实的血盆大口,蛇信如利剑一般吞吐,灯笼般大小的双目,闪烁着幽深黑暗的光,仿佛从地狱里出来的一般,嗜血之意让人胆战心惊。

    随着红蟒现身,白云尽皆化为红色,唯独漩涡中心,有深不见底的黑暗,好似一道深渊,隐藏着不可触摸的寒意。

    红蟒红云下的李曜,衣发狂舞,如同恶鬼阎罗。

    此时的他五官扭曲,几乎看不出来原本面目,七窍都淌出丝丝鲜血,瞧着分外可怖,恐怕就算是邢国公到了,也无法仅凭面相认出这是李曜。

    大玄阵内外,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双股颤栗,目光呆滞。

    “天呐!曜公子竟然施展了九啸惊蟒诀的禁术!需知任何一种功法的禁术,都轻易施展不得,因为那比寻常招数消耗大太多!”

    “上品功法的禁术,威力何其庞大,曜公子这一击要是对着我们,只怕我们所有人,都要灰飞烟灭,根本无法应对!”

    “而且是以破云槊配合禁术,威力又提升了一个台阶,莫说我们这些练气一二层,就算修为比曜公子还要高的修士到了,也要饮恨当场!”

    李幕昭双目失神,只是下意识的呢喃:“完了,完了,李晔完了,大玄阵也完了......”

    大玄阵中的甲士,除却上官倾城外,其他人都已握不住兵刃,除却几名武师,武士境界的甲士,更是直接瘫倒在地上,这功法不是对准他们,但仅是波及的威压,就已经让他们承受不住!

    上官倾城死死咬住下唇,她握刀的手也禁不住轻轻颤抖,但她倔强没有挪开目光,只是看着李晔。

    她愿意选择相信李晔,因为李晔已经创造了无数奇迹。

    “世子......你一定能抗住,一定能抗住......只要能抗住,李曜消耗太大,必然灵气枯竭,我们就还有机会......”上官倾城心头默默祈祷。

    “李晔!”

    面目狰狞到已经不像人的李曜,一开口说话,便露出沾满鲜血的牙齿,“你够幸运,也够会藏,逼得我不得不使出九啸惊蟒诀的禁术!但也仅此而已,你所有的反抗,都到此为止,现在,你给我去死!”

    李曜高举破云槊,向李晔当空劈下。

    伴随着他这个动作,红云中的红蟒,骤然从旋涡中窜了出来,众人这才看清楚,这红蟒的身躯,竟然不下十丈。

    红蟒张开令人恐惧的大口,向李晔一口咬去!

    那红蟒是那样大,那样恐怖,它张开的血口,似乎连一座房子都能吞下,何况是一个人?

    持剑站在屋顶上的李晔,身影单薄,在十丈红蟒面前,渺小的如同一只蚂蚁。

    但却不是一只束手待毙的蚂蚁。

    在李曜动的时候,他也跃起。

    李晔知道,仅凭自己的修为,是抗不了李曜这一击的。

    就连练气四层的修士,也不敢说能抗得下李曜这一击,何况是练气二层的李晔?

    但李晔丝毫不惧。

    他踏着紫云一步跃上半空,手中符文密布的卢具剑,刹那间亮起无数青色星光。

    他已调动了体内的龙气,将龙气之力,悉数注入卢具剑中。

    但这还不够。

    李晔面对红色巨蟒,这一刻他眼神睥睨。

    之前的李晔,一直都是淡然从容的姿态,好似得道出尘的仙人。

    但这一刻,他气势滂沱,如同君临天下的帝王,仿佛身后有千军万马。

    这才是大修士临战的姿态,面对值得他正视的敌人的姿态。

    李晔擒起卢具剑,指向张开大口咬来的巨蟒,哂笑一声:“龙门弄蟒?”

    他的目光,落在红蟒下的李曜身上,眼中闪烁一抹寒意:“既然你闹出这么大的阵仗,我也不好不捧场!”

    卢具剑当空一画,画出一道圆弧,在瞬息之间,道道圆弧在他身前展开,而衣袂飘飞的李晔,已不知挥出了多少剑:“不上昆仑不见仙,天池一剑杀天仙!”

    话音未落,李晔身周荡开无数道鱼鳞般的剑光,一圈一圈泼洒开来,前后相继连绵若江河,那剑光是如此明亮,以至于遮住了星光,那剑身是如此耀眼,以至于弯月都失去了颜色。

    夜空有星海。

    星海已经看不到。

    而此时,屋顶上的李晔身周,却有一片更灿烂的星海!

    一道道剑光,组成的星海!

    剑海中,李晔手持卢具剑,化身一道最大的剑气,携千剑之影,直取红蟒!

    “紫气天池剑!”

    声声清脆剑吟。

    千道剑光,如同浮光掠影,击在十丈红蟒身上!

    “咝!”

    红蟒仰天而叫,如在惨呼。

    剑海包围红蟒,纵横飞掠,红蟒周身红光闪烁,如同爆开的血雾。

    在红光血雾中,那气吞山河的红芒,骤然间气势大降,再没了吞噬万物的气势,它就如同一条真蛇一样,被肆虐的剑光划得遍体鳞伤,痛得不停扭曲身体,嚎叫不已。

    只是刹那间,蟒身竟然不可抑制的寸寸裂开,被当空斩为千万截!

    整个蟒身光芒大盛,又碎成无数流光,从半空倾斜,如银河曳光落于天际,如飞流直下三千里!

    红云消散。

    李晔持剑,去势不减!

    一声响亮龙吟。

    手持卢具剑的李晔,化身青龙。

    正当面迎上持槊的李曜!

    青龙将李曜当头咬进嘴里!

    卢具剑剑尖,击中破云槊槊尖。

    破云槊槊身一震,当空飞起数十丈。

    李曜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如同断线风筝,猛地向后倒飞出去。

    李晔纵身而进,眉眼如刀:“国公之子,庞勋乱党,既然敢杀入我王府,本世子就绕不得你!”

    李曜的身体撞在一座三层阁楼上,撞烂了栏杆,与此同时,李晔如同一支利箭,掠至李曜身前,一记膝撞顶在李曜胸口,将他再度轰飞,撞烂门窗落进阁楼内。

    李晔一掌击出,将李曜撞出的窟窿轰开,纷飞如雾的碎屑细尘中,李晔掠进屋中,李曜倒在屋里翻倒的桌椅上,正欲起身,李晔已经近到身前,一记侧踹正中对方胸口,将李曜踹得又是横飞出去。

    此时的李曜,已经鼻青脸肿,吐血不停,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狼狈不堪,而李晔毫无心慈手软之念,在对方身体倒飞出去的时候,向前急进,一拳轰出,灵风激荡,直取对方丹田气海:“谋我王爵,害我性命,今日,本世子就废了你的修为!”

    李曜五官都因为痛苦和恐惧,而扭曲到了一起,他发出绝望的惨呼:“不!”

    没有人理会他的呼喊。

    “嘭”的一声,李晔一拳击中李曜小腹,刹那间,李曜好似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灵气像是洪水,从他的丹田气海中一下子泄了出去。

    气海破碎,丹田毁灭!

    轰!李晔这一拳,也将李曜再度击飞,让他撞破了房间另一边的门窗,从三层阁楼上与木屑一起飞出。

    人在半空,李曜狂吐一口鲜血,脑袋一歪,就此昏死过去。

    ——————

    感谢书友13395501的捧场月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