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二十五章 妥协
    身着玄袍的李晔,负手走出大门,看向门前的李冠书,眼中充满讥讽:“伯父一回来就来探望小侄,小侄真是受宠若惊。”

    甲士们令行禁止的纪律,让李冠书微微皱眉,他看到云淡风轻出门的李晔,对方脚步从容,神态自若,完全没有如临大敌之态,他不禁冷哼一声:“昨日你王府遇袭,李曜心系你的安危,前来相救,眼下他在何处?!”

    李晔嗤笑一声:“昨夜没有来救之人,只有庞勋乱党。”

    “李晔!”李冠书脸色一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李晔:“邢国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李冠书:“我跟你好生说话,是给你留脸面,你莫要不识好歹!难道你真的认为,我想进这安王府找人,你能拦得住?”

    李晔:“想杀进安王府,只管来便是。”

    李冠书:“你觉得长安府会来救你,为你主持公道?”

    李晔:“要动手就动手,何必废话?”

    李冠书:“我是左卫大将军,朋党遍布朝堂,你拿什么跟我斗?”

    李晔:“大将军为何还不动手?”

    李冠书向前踏出,掌心灵气激荡,衣袍无风自动,“那我就成全你!”

    李晔手腕一抖,卢具剑已经握在手中,“再往前一步,我让你来不及后悔!”

    李冠书向前踏出一步。

    李晔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一剑就朝李冠书刺来,剑身上白芒闪烁,犹如一道流光,直取李冠书咽喉!

    “找死!”李冠书一掌轰出,掌前凝聚的白色手掌,比先前大了数倍,长宽俱都达到十丈,王府大门已经足够雄伟,但在这只手掌面前,也显得就像小孩子一样,这一掌击出,平台上的甲士纷纷站立不稳,四散倒去,王府大门如同飘零的落叶,疯狂左右晃动,即将破碎。

    练气中段高手的全力一击,足以毁了王府大门,绝不是练气二层的修士,可以正面对抗的,在这只巨大手掌面前,李晔的出击太过渺小。

    但李晔却像没看见这只手掌似的,只管一剑刺向李冠书咽喉!

    他的长发、衣袍,齐齐向后飞舞,猎猎作响。

    他像是身处暴风中心,下一刻就会被暴风卷上天空。

    轰的一声。

    不是李晔倒飞出去。

    而是巨大的手掌凭空消散。

    平台上的甲士,重新站稳了脚步;疯狂晃动的大门,也恢复了平静。

    众人无不双目圆睁。

    因为他们看到,李晔手中的卢具剑,已经到了李冠书咽喉前。

    李晔完好无损。

    卢具剑平直向前。

    李冠书后退一步。

    他不得不后退。

    不后退,就会被卢具剑刺破咽喉。

    “你真敢与我拼命?!你当真不怕死?!”李冠书怒发冲冠,脸色比猪肝还要难看。

    李晔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会怕你?”

    李冠书嘴角抽动。

    他自然不敢真的把李晔怎么样。

    方才,是他主动收了掌势。

    李晔毕竟是安王世子,他若是敢在长安城中安王府,真把李晔怎么样,那他自己也吃不了兜着走。皇朝虽然朝政昏暗,但皇朝毕竟是个有律法、有秩序的地方,不是蛮荒时代,基本规则不容无视。

    李冠书今日一出现,便气焰嚣张,一副恨不得把安王府踏平的模样,实际上都是在虚张声势,想要通过威逼之法,让李晔畏惧,知难而退而已。

    毕竟,李冠书是左卫大将军,有朝堂势力,而李晔茕然一身,两人的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斗下去李晔必输无疑,他以为李晔一定会害怕——李晔有什么理由不害怕?

    然而从始至终,李晔的剑都稳得出奇,而且直取李冠书咽喉,没有半分偏移、停滞的迹象。

    直到逼得李冠书后退。

    哪怕是在李冠书全力出手,眼看就要将李晔一张击毙的时候,李晔仍是半步都没有退缩。

    若非李冠书及时收手,李晔真的会命丧九泉。

    疯子。

    李冠书发现他小觑了李晔,这跟他以前了解的那个李晔,太不一样了。

    以前的李晔,不能修行,是个废物,只不过是生活在安王羽翼下的软脚虾而已,安王都不在了,李晔自然就没有依仗,李冠书觉得自己,想把李晔怎么拿捏,就可以怎么拿捏。

    李晔这样的人,二十年蜗居王府,不能出仕历练,又没有什么生活阅历,何来如此沉稳的心境?他鲜有生死搏杀的经历,何来破釜沉舟,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勇气?

    “难道李晔看出了我是在虚张声势,不敢真的拿他怎么样?”李冠书心里冒出这个念头,不过旋即就被他否定,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李晔的心智见识就太可怕了些,比敢拼命还要让人忌惮和难以接受。

    此时,李晔的剑还在眼前,李冠书怒发冲冠。

    但李冠书无法继续发怒,甚至无法保持怒气,除非他能将李晔击杀,或是击伤李晔冲进王府,否则,他的怒气就毫无用处——不能带来后果的怒意,自然是毫无用处的。

    李冠书深深看了李晔一眼,深吸一口气,不得不冷静下来。

    他决定换个方式跟李晔交流。

    他只能换个方式。

    他平复了怒气,缓和了语气,不再是呵斥,而是平等的商谈。

    是的,他让步了,妥协了。

    他道:“李曜是听说你王府遭受袭击,才赶过来帮忙的,这一点你必须承认,那些袭击了安王府的人,必须全部交给长安府处置!”

    李晔收了卢具剑:“对外我可以这么说。”

    “那就好。”李冠书怔了怔,没想到李晔忽然变得好说话起来,“现在我就要带李曜走。”

    李晔摇头:“不行。”

    “你想要什么?法器?功法?”李冠书问。

    李晔:“安王爵位。”

    “这不是我能决定的,此事你应该去跟宗正寺说。”李冠书冠冕堂皇道。

    李晔:“什么时候我成功袭爵,李曜就什么时候出安王府。当然,国公也可以偷偷来抢,但我敢保证,只要我发现王府有旁人潜入,李曜的性命就保不住。”

    “你敢?!”李冠书虎目圆睁。

    李晔笑着耸了耸肩:“我并不畏惧鱼死网破,国公若是愿意,现在就能制住我,然后闯进王府试一试。”

    李冠书手指动了动。

    平心而论,李晔的话他的确有想过,仗着他练气中段的修为,他想要进入王府带走谁,李晔不可能阻挡得了,只要他没把李晔怎么样,以他在朝中的势力,事后也不会有多大麻烦。

    然而现在李曜毕竟在李晔手里,处境如何李冠书并不知道,他也不了解李晔到底有没有相应准备,若是换作以前,李冠书可能不会想太多,但眼前这个李晔,已经让他收起了小觑心思,当成了真正的对手来看待,所以不敢大意。

    “我说了,你袭爵不袭爵,是宗正寺的事!”李冠书脸色阴沉,当然不会就这么轻易受了李晔摆布,为了给李曜谋取安王爵位,他已经付出了太多,仅是打点相关官员,就是一笔不菲的支出。

    李晔:“请。”

    “你什么意思?”李冠书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李晔:“不送。”

    “你!”李冠书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恨不得把李晔一巴掌拍死。

    但他不能。

    李晔转身走进王府,对上官倾城道:“收队。”

    “是!”上官倾城手一挥,“将士听令,回营!”

    眼看着李晔和众将士相继进府,直接将自己无视,李冠书气得面红耳赤,“竖子安敢如此辱我?!”

    李冠书好歹是左卫大将军,大唐国公,怎能容忍自己的尊严,被没有官职没有爵位的李晔如此践踏?

    李冠书手指动了动,就要忍不住出手。他又想了想,就算李晔有什么布置,对方毕竟修为跟他相差太多,若是他趁其不备,将李晔擒住,未必没有可能一锤定音。

    就在李冠书要忍不住动手的时候,他忽然眼神一凛。

    门屏处忽然出现了两个身影,其中一名锦衣华服的年轻人,向门外张望了一会儿,问李晔道:“外面是谁?出了什么事?”

    普王李俨!

    还有郦郡主吴悠!

    李冠书本来已经开始调动的灵气,瞬间就回到了气海。

    “没什么,咱们回去继续下棋。”李晔有意无意回头看了李冠书一眼,和李俨、吴悠消失在门屏处。

    李冠书一口气闷在胸间,他本来就要发作了,却又被突然咽回去,可想而知有多难受,脸色阵青阵白。

    末了,李冠书愤然一甩衣袖,只得从王府大门前离开。

    黑袍老者躬身跟在李冠书后面,试探着问道:“国公,方才出现在门屏处的,可是普王和郦郡主?”

    李冠书没说话,默认了。

    普王和郦郡主,前者是皇子,后者是宗室里修炼天赋最好的天才,哪一个都分量十足。

    有他们在,李冠书当然不能对李晔动手,这还不是最要紧的——如果普王和郦郡主,也知道了李曜夜袭安王府的事,那这件事就捂不住了,李冠书唯一的选择,就是答应李晔的要求——普王、郦郡主跟李晔的关系如何,李冠书心知肚明。

    郦郡主还好些,毕竟吴弘杉也不好得罪邢国公,但是普王呢?那可是皇子,而且还是个闲散皇子,他会顾忌谁?

    黑袍老者忍不住问道:“国公,难道真要依那小子所言?”

    李冠书脚步顿了顿,默然片刻,忽然再度狠狠一甩衣袖:“曜儿......真是气煞我也,竟然栽在李晔那竖子手里,给我出了这么大的难题!之前我怎么没发现,他是如此不中用?!”

    黑袍老者低下头,再没有多言一句。

    也不敢多言一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