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十二章 赶考
    关中土地平坦,沃野千里,本为膏腴之地,渭水汤汤,在此无险,可谓天赐佳水,因此二者,关中向来都是天下心脏之所在,自古据有关中者,若能励精图治,则霸业可期。

    有史以来,关中英雄辈出,扬名于天下者,不计其数,世人有论:关中出将相,更出帝王。

    自长安城向西百余里,渭水之南有一支流,名涝水,顺流而上近百里,有山名牛首,乃涝水源头。

    五月初,李晔至牛首山。

    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李晔弄舟一叶,顺涝水而行,立于船头而举目眺望,但见涝水两岸,林木葱茏,山石耸立,别有清风。河水清澈,倒映绿山蓝天,河道蜿蜒向前,不知其远,有蛟龙游弋,一怒开山之势。

    “听闻早年间,牛首山有一道观,道士人数颇多,修为俱是不俗,只是不知到了今日,那道观与道人,还在不在彼处了。这回若是有机会,倒想去看看呢。”

    李晔身旁,吴悠抬头远望山峰云雾深处,不无神往的说道。

    “若是彼处的道观还在,这回牛首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那些道士也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李晔摇了摇头。

    李晔继承安王爵位后,在王铎的帮助下,准备承荫出仕,依照大唐体制,官宦子弟承荫出仕,需得先通过朝廷的考验,恰逢牛首山出了一群乱贼,接连祸害了山下好几个村子,朝廷便将李晔等人派了过来查案、缉贼,借此事来考验他们的心性才能,评判他们是否有为官的资格。

    同行的还有几个宗室子弟,都是准备出仕,需要接受考验的,吴悠也是这其中之一。

    “郡主鲜少出门,还不知这长安城外的江湖,其实险恶着呢,若是这道观里真有修士,只怕乱贼的事,跟他们不无关系.......能接连祸害山下几个村子,这批乱贼闹出的动静不小,道观若是没有与之合谋,便早该为朝廷平了他们,何须等到我们过来?”

    说话的是另一条小船上的一名官员,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着绿色官袍,他叫宋远桥,是邢国公夫人娘家的人,现在是鄠县县尉——牛首山,便隶属鄠县。

    除了李晔和宋远桥的船,河上还有几条船,上面各有宗室子弟。

    宋远桥继续道:“当今天下,道法显昌,天下道观、仙门,皆受朝廷钦天监管辖,有协助官府保境安民之责。道观、仙门修士成就练气后,必须要去钦天监备案,同时也会被钦天监赐下道法、灵剑——这是身份的象征也是责任的体现,回到地方就有惩奸除恶的使命。牛首山下出了乱贼,牛首山就有责任......当然,我们鄠县也责无旁贷!”

    李晔看了宋远桥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早在从长安出发前,王铎就可能要来牛首山查案的事,跟他通过气,所以他早早就让上官倾城,对鄠县主要官员做了些了解。

    在李晔看来,他这回到牛首山来查案,是王铎与韦保衡、李冠书斗争的结果。

    王铎自然是想要李晔出仕的,但李冠书确绝不希望李晔出仕。一个亲王爵位,已经让李冠书在对付李晔的时候,束手束脚,若是李晔再为官,李冠书就更是难以对李晔下手——李冠书总不能直接派人行刺大唐亲王、官员吧?

    王铎要给李晔争取一个出仕的机会,让他早些参加考验——李冠书就得拖着这件事,不让李晔有考试的机会。双方斗法的结果,就是李晔来到宋远桥的地头参加考验。

    要说李冠书没有授意宋远桥,阻扰李晔查案,李晔是不信的,甚至更有可能,宋远桥要借着这个机会,复制八公山之役安王之死。

    不过李晔却也不慌。

    在汲取了安王王印上的气运后,他的修为已经晋升到练气三层。

    练气三层,已经是五品官员的修为标准了。

    再加上他还有卢具剑、青玉琉璃葫,只要不跟李冠书正面对上,李晔就有自保的能力。

    李晔的注意力,放在宋远桥身边的一名皂衣小吏身上,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相貌平平毫不起眼,但李晔毕竟眼光不俗,虽然对方刻意收敛气息、隐藏修为,李晔却也察觉了,那是一个高手。

    作为县尉的宋远桥,也就是练气一层的修为而已。

    李冠书要对付李晔,必然要派高手过来,现在看来,宋远桥身旁的那个皂衣汉子,很可能就是那个高手。只不过对方一直束手站在宋远桥身旁,目不斜视,没有多看李晔一眼。

    船舷划开水波,林木悄然后退,青山外还有青山。

    李晔收回目光,看向牛首山,心里想起一些往事。

    别人不知,他却知道,眼下的牛首山里,隐藏着一位真正的高人。在李晔前世的记忆里,那位高人在黄巢之乱的时候,可是大展过拳脚的——他以一己之力,击退了黄巢先锋一千骑,保全了数千百姓的性命。

    这样的人,李晔当然想把对方拉拢过来,吸纳进自己的班底,充实自己的羽翼——眼下除了上官倾城和王府八百甲士,他其实并没有什么羽翼。

    有大雁在山腰飞旋,倒影在河面流畅滑过。

    李晔微微偏头,他的瞳孔里映出一个年轻的身影,那是宗室里的一名俊彦,他二十出头的模样,手持一柄折扇,一直看着船前的河道,未曾转头去观望两岸的风景。

    李晔知道他叫李靖安,是恭亲王次子。除此之外,便没有其它信息。虽然是宗室子弟,却鲜少在长安露面,低调而且神秘,连修为到了何种水平,也不不为人所知,不过很早就练气了。

    一路行来,李靖安没说过什么话,不是腼腆,而是骄傲。

    宋远桥对他态度颇为恭敬,也没能换来他的好脸色。

    日头到了中天,水波泛起金色磷光,有些晃眼。蜿蜒曲折的河道还没到尽头,一条小河从东面山间而来,冲刷出一大块狭长的平坦之地,有山村坐落于此,约莫二十几户人家。

    “到了。”宋远桥招呼一声。

    停船靠岸,五六只船上走下来十多人,除却宋远桥带了四名皂衣官差,其他的宗室俊彦,各自都只带了一名随从。

    只带一名随从,这也是考核的要求。

    “好漂亮的石头!”

    吴悠跳下船,很快被河边的鹅卵石吸引了注意,山中河道与平原河道不同,河床上会有许多被河水冲刷得十分光滑的鹅卵石,虽不至于五彩斑斓,但也颜色各异,颇受少女喜爱。

    河边有大片荒草,一丛一丛的,密集的地方宽达二十余步,大多高过人头。

    李晔下船的时候,上官倾城忽然按刀出声:“殿下......”

    她刚想说什么,话出口只两个字,便骤然将横刀拔出,一步从船头跃下,瞬间护在李晔身前,提醒声也便成了低喝:“有刺客!”

    的确有刺客,所有人都看到了。

    荒草晃动,一丛一丛荒草中间,忽的奔出许多人影,皆持利刃,向李晔等人冲杀过来。

    他们的速度很快,显然都是修士,脚踩在鹅卵石上,因为用力过猛的原因,发出短促而刺耳的吱吱声,鹅卵石与河沙在脚跟后一蓬蓬飞溅。

    荒草丛与停船的地方,相距不过十来步,持刀修士突然冲杀过来,转瞬即至。

    骄阳正好,利刃挥斩间,阳光化为寒光一闪而过。

    船边的宗室俊彦,都不是软柿子,修为最低的也达到了练气一层,虽然事出突然,难免慌乱,却也不会束手待毙,纷纷手指掐诀,施展术法。

    他们的反应很快,但快不过主动出击的袭击者。

    在持刀修士冲出的同时,荒草丛中,便有火球接连飞射而出,轰砸在李晔等人身边。

    火球袭来,李晔等人只得放弃以术法攻击袭击者的打算,先行闪避、防御。

    轰轰的气爆声中,火球砸毁了船只,也砸在李晔等人身周,顿时船只木屑横飞,河中水泉暴起、水花绽放,鹅卵石与河沙四下横飞。

    只是瞬息之间,冲在最前面的袭击者,已经跟率先下船的鄠县官差遭遇上。

    “噗嗤!”

    一名武士境的官差,直接被一名袭击者,一刀斩断了脖子,脑袋飞上半空,脖颈处血涌如泉。

    略带鱼腥味的河风,霎时掺杂了血腥味。

    “乱贼!”宋远桥双目通红厉吼一声,拔出佩剑冲上前,对上冲在最前的袭击者。

    “乱贼杀人无数,凶恶得紧,诸君当心!”鄠县的官差们向李晔等人急叫几声,纷纷跟上前去策应宋远桥。

    长安城来的宗室俊彦,此刻全都明白过来,袭击者就是为祸牛首山的乱贼,他们有的心惊、慌乱,有的仇视、愤慨,或命令自己的随从上去杀敌,或命令他们保护自己。

    然而无论这些宗室俊彦如何反应,都已避不开战斗,被宋远桥和官差拦住的袭击者只是少数,更多人已经相继冲到身前,双方竟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陷入短兵相接的境地。

    短兵相接,术法便没了用武之地。

    宗室俊彦们这才发现,袭击者的人数,是他们的数倍之多,且基本都是修士!

    “殿下?”上官倾城正要冲出去,却被李晔一把拉住,她回头不解的看向李晔。

    李晔目光沉静,对她微微摇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