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十三章 搏杀
    此村名罗坪,不是李晔等人探查的第一个村子,也不是最后一个。

    一路行来,在前面的村子中,李晔等人还未遭受过伏击。

    “你们这些乱贼,好大的胆子,竟敢袭击我们!”一名宗室俊彦一面后撤一面怒斥,“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这里有大唐的亲王、郡主、世子,你们若是伤了我们其中任何一个,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朝廷的追兵也会灭了你们!”

    他的怒吼,并未让袭击者退缩,反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有更多人朝他杀来,“狗官,杀的便是你们!”

    “挡住他们!”这名宗室俊彦顿时慌了,连忙招呼自己的随从。

    正是这时,李晔拉住了想要冲出去的上官倾城,对她轻轻摇头。

    李晔的意思很明确,不必冲阵,但求自保。

    袭击者来势汹汹,已经冲出二十余人,更有人还隐藏在荒草丛中,没有现身。

    谁也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高手。

    李晔修为不低,至少在宗室俊彦中不低,但放眼整个修真界,就不值一提。

    吴悠的修为都比他高,其他宗室俊彦带来的随从,肩负着保护他们周全的重任,几乎都是各家最强的一批修士,练气中段的高手比比皆是。

    在六名宗室俊彦中,李晔身为皇朝亲王,身份最为尊贵,但他与上官倾城的组合,却是这批人中最弱的。

    这个时候,没必要逞强。

    袭击者相继杀出,如同蝙蝠出洞,从各处袭来。

    在黑潮前,两名袭击者,一左一右冲至李晔面前。

    “狗官,去死!”

    李晔看到了他们的双目,那是饱含杀气的双目,冰冷而无情。

    一人持刀,当头竖斩而下,李晔抬头间,刀锋上白芒一闪而过,刀背后如有烈阳——是真有烈阳,袭击者背对太阳,正好让李晔等人,处在逆光位置。

    一人持剑,向李晔心口刺来,他的速度极快,剑也握得极稳,剑身、手臂、双目处在一条笔直的线上,李晔甚至只能看到剑尖,那是一个亮点,转瞬到了眼前。

    “殿下小心!”

    上官倾城护主心切,连忙举刀冲出。

    她见识过李晔施展的修为,她知道对方得自袁天罡传承的功法,十分彪悍,那是连李曜都挡不住的存在。

    但她没见识过李晔与人短兵相接。

    术法对轰与近身搏杀,完全是两码事。

    论凶险论难度,后者有过之而无不及。

    上官倾城没见过,李晔与人对练近身搏杀术,而近身搏杀术,又极度看重实战经验。没有丰富的交手经验,就不存在搏杀技艺。

    所以上官倾城先出手,将李晔护在身后。

    哪怕她一眼就看出来,两名袭击者身手不凡,都是炼气期的修士,而且灵气浑厚度还超过她,可能已经到了练气二层。

    上官倾城很诧异,炼气期的修士,放在哪里都不是无名角色,在这批袭击者中,也是高阶战力,但一碰面就有两名练气二层,直奔李晔而来——李晔的运气,未免太过不好。

    上官倾城没有时间多想。

    她出刀,迎上持刀袭击者。

    她出手干净利落,大开大合,简单直接,虽然变化不多,但贵在势大力沉,一击必杀,军伍风格十分明显。

    她的刀,横扫而出,直取持刀袭击者的脖子。

    对方的刀在斩落,她的刀在扫出。

    对方若不收刀回防,她势必斩断彼方的脖子。

    但同时,她也会被对方一刀划开脑袋。

    这是拼命的招数。

    上官倾城目光坚毅,她必须拼命。

    她若不能一击击退,这名持刀袭击者,就没有时间应付持剑袭击者,李晔就会面临危险。

    她是修的是沙场武将道,近身搏杀不在话下,平素在军营里,常与将士搏斗。但李晔不同。他是千金之躯。

    千金之躯,意味着不曾涉险,也就没有应对险境的办法,面对近身搏杀,且不说搏杀书是否纯熟,首先就会慌乱。

    这个道理再简单不多,军中将士,弓箭对射也许不会慌,但持刀肉搏,起初一定会心惊胆战。

    上官倾城必须立即照应李晔,她不能让李晔有危险,一丝一毫都不能。

    她的刀横扫出去,持刀袭击者却没有收回刀。

    上官倾城目光一凛。

    竖斩的刀,斩落一道刺眼的光。

    横扫的刀,扫过一道明亮的圆弧。

    上官倾城知道她马上就要死。

    她没想到,对方竟是这样的亡命徒,不惜以命搏命。

    对方修为高于她,则在修真界的地位,也高于她,对方竟然愿意舍弃自身,与她命换命,做这亏本的买卖!

    上官倾城震惊、不解。

    但她的震惊、不解,在刹那间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浑身冰冷,如坠冰窟!

    对方的目标是李晔!

    她死了,李晔就没人保护!

    毫无近身搏杀经验的他,如何能从持剑袭击者手中活命?

    加亲王爵时,还是练气二层的李晔,在毫无近身搏杀经验的情况下,面对一名练气二层修士,不惜以命换命的近身突袭,如何能活?

    上官倾城刹那间后悔自责到了极点。

    面前这群袭击者,这群乱贼,出来就骂“狗官”,分明就是对朝廷官员、贵族十分仇视。

    这就是一群反朝廷修士!

    所以他们不惜用自己的性命,去换亲王、郡主、世子的性命!

    诸多念头,在上官倾城脑海中一闪而过,只在瞬息之间,临死了,上官倾城悲愤、自责、不甘,而又无比眷念的嘶吼一声,那吼声里甚至带上了哭腔:“殿下!”

    竖斩与横扫的两道刀光,撕裂了空气,划碎了时光,它们不曾交汇,只是奔向各自的目的地。

    “当”的一声响。

    清脆、突兀!

    上官倾城瞪大了双眼。

    落在她额前一寸的刀,锋利耀眼,刀风令他青丝一颤。

    却再也不能前进半分。

    因为那刀,已经被一柄剑架住刀身。

    那剑,印刻符文,雕有龙纹,名卢具。

    握剑的人,是李晔。

    “噗嗤!”

    竖斩的刀已停滞,横扫的刀已掠过一道完整的弧线。

    上官倾城手中横刀,斩断了袭击者的脖子,削飞了他的脑袋。

    这一瞬,上官倾城的心跳,似乎都已停顿,却又在转瞬之间,战鼓般猛地震动起来,那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

    她白得毫无道理的脸,更白了,白到透明。

    她感到自己身子,被一只有力的手,突然而不粗暴的拉到一边,然后她看到卢具剑在她眼眸前掠过,飞起一抹青芒,如同雨后初晴,牡丹花上煽动五彩翅膀的蝴蝶,惊艳了时光。

    上官倾城不受控制的转了一圈,变化来得如此突然,让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的她,根本无从应对,她察觉到自己的脚步有些漂浮,好似已经离了地面,她看到了天空白云,在耀眼的阳光下水流般掠过,她看到青山绿水如同画卷般展开,在一群持械修士突然闯入的时候,又戛然而止。

    等她的目光再度恢复稳定的焦距,一抹血雾在她眼前绽放如莲花,她还看到一柄剑停在她身前两寸处,颤了一颤便落了地,她认得那柄剑,那是刺向李晔,后来又被她以身躯迎上的剑。

    上官倾城终于完整的看清了眼前的画面,持剑刺来的袭击者,已经被卢具剑划破了脖颈,鲜血不停喷射出来,那剑客丢了手中的剑,捂着脖子倒在地上挣扎。

    她惊异、不解,觉得意外又极度欣喜,因为敌人已死,她至少能够确定,李晔没有受伤。

    这时她看到了李晔的侧脸,持剑而立的李晔,眉目平静的面对后续袭击者,他仍旧是那副仿佛永远都古波不惊的神色,轮廓鲜明的脸上没有丝毫波澜,唯独那双眸子,深不见底。

    “你没事吧?”李晔的声音闯进上官倾城的耳朵,她看到他没有低头,而是一直看着前方,但他微微偏了偏脑袋,好像能从她的呼吸中,听出她有没有异样一般。

    “没事......殿下......”上官倾城忽然发现,她竟是被李晔懒腰抱在身侧,她整个身子都贴在对方身上,像是树熊抱着树干,她顿时受到了极度的惊吓,慌忙从李晔身边跳开,那白皙如云的脸,竟然在刹那间升起一抹晚霞般的红,娇艳欲滴。

    然后她看见了,一名袭击者趁机杀来,在李晔身前一剑直取他的咽喉,攸忽之间距离咽喉不过三寸,上官倾城双眼顿时睁大,想要出手已经来不及。

    她看到李晔偏头,以毫厘只差避过剑尖,一缕头发被斩断,如蒲公英般飘落。

    而李晔的卢具剑,不知何时已经倒持在手,剑锋由下而上掠起,在这个刹那挡住对方的长剑,与此同时他前进一步,腰身扭动带着卢具剑,顺着对方的长剑剑身猛地滑下,好似微风拂面一般,在浮云不及消散的瞬间,掠过了对方的咽喉。

    他的动作干净利落、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更无半分滞涩,他的脚步、身法,配合他的出剑,一击必杀,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理所当然,仿佛一切本该如此,竟然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观感。

    上官倾城心神剧震,她哪里还看不出来,那是搏杀术修炼到大师水准,才有可能出现的意境。

    李晔怎会有如此精湛的近身搏杀术?他是什么时候练成的?难道这也是袁天罡的传承?

    上官倾城心潮汹涌,脑海中闪过太多疑问,但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护卫与武将的本能,让她在李晔卢具剑落下的时候,就已握刀奔出,迎上正杀来的后续袭击者。

    这回突到李晔身周的袭击者,有三人。

    “乱贼受死!”上官倾城不欲李晔再以身犯险,她决心为李晔分忧,所以她低喝一声,吸引对方的注意。

    然而未等上官倾城奔至对方面前,眼前便闪过三道七彩的流光匹练,精准无误击中那三名冲向李晔的袭击者,在对方胸膛前暴起阵阵血雾,将那三人齐齐击飞出去,摔倒在人群中没了声息,竟是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

    与此同时,一声娇斥响起,一道喜鹊般的身影,已经降临到李晔身旁:“晔哥哥,我来帮你!”

    ——————

    今天有点意外情况,一章,明天再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