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三十四章 暗斗
    李晔脚开阴阳,步走十字,面对不断冲来的袭击者,仗剑而战,既不冲出过甚,也不退后太远,腾挪转移的空间,不过脚下数尺见方之地。

    没有远程术法对轰,没有引动异象的功法,李晔这方的动静不大,他身法移动迅捷,出剑无迹可寻,但突进回转之间,也常在数尺范围内,留下道道身形残影。

    冲到他面前的袭击者,鲜少有能跟他缠斗的,因为伤亡来的猛烈,所以血肉不时当空喷洒,这也就使得,有的时候他甚至需要停下来,等着下一名袭击者赶到。

    没有剑光泼洒,没有白练横空,李晔的出手风格,倒像是凡人武夫,只是快得不可思议,他很低调,并不引人注目。

    但他的对手,并没有因此忽略他的存在,因为他身周倒下的尸体越来越多,鹅卵石不断被鲜血冲洗,那鲜血又渗透进河沙里,让他脚下的地面分外黏稠,触目惊心。

    “晔哥哥,我来帮你!”

    身着胡服劲装的吴悠很快掠来,她手使双环,那环当然比耳环大很多倍,琉璃七彩色,缠绕无数花蕊般的铃铛,挥动间似有无数黄鹂齐声鸣叫。

    她出手却很狠辣,七宝琉璃环一动,便打出道道七彩匹练,让袭击者非死即伤。

    李晔不用想也知道,那七宝琉璃环必定不是一般的法器,说不定就到了三阶,毕竟驸马府公主第的底蕴,比一介国公要高得多。

    一名冲到李晔身前七步处的袭击者,手持金色圆锤,眼神阴鸷,隐藏在几名袭击者身后,正欲发动偷袭,眼见吴悠杀将过来,略作迟疑,深深看了李晔一眼,便换了方向,冲向另一名宗室俊彦。

    李晔忽的心有所感,向手持金色圆锤的阴鸷男子的方位看去,穿越前丰富的对敌经验,让他从彼处感到了一丝危险,然而对方已经掠走,李晔并没有看到什么异样。

    上官倾城已经调整好状态,再度护卫在李晔身旁,此番作为随从跟着李晔出来赶考,她当然没有着甲胄,一身藏青色锦衣。

    李晔看了她一眼,也不知怎的,目光落在她胸前,眼中竟然闪过一抹了然之色。方才对敌时,他与上官倾城贴得很紧,虽然乍合即分,但修士感官毕竟敏锐,他还是察觉到了对方胸前的厚度......很厚。

    吴悠与上官倾城一左一右护在李晔身前,顿时让李晔成了闲人,这让李晔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倒也洒脱,没有太在意,李晔得了空隙,有时间观察一眼战场局势。

    河岸荒草前,长不到五十步的狭长空地上,先后已经冲出来四十多名袭击者,此时已经倒下去了十多个,然而六组宗室俊彦与随从的组合,外加带着官差的宋远桥,却被分割开来。

    悠忽间,一声惨叫传来,李晔转头去看,就见一名宗室俊彦,被一名手持金色圆锤的袭击者,给一锤砸在肩膀上,整条手臂耷拉下来,肩骨已经凹陷进去,而他身旁的随从,为了救他被围攻,不时就重伤倒地。

    那名宗室俊彦李晔认识,唤作李芨,本身有着练气一层的修为,随从的修为是练气三层,不算强但也不弱,毕竟宗室里也不是家家都身居高位,而且修为高绝的——放眼整个天下,练气中段的修士都是大人物。

    “你们还在等什么?!你们那些高手为何不尽全力?!”李芨抱着肩膀,哭嚎着向李晔所在的方向奔来,自身的重伤和随从的倒下,让他惶恐、愤怒到了极点,他红着眼睛超吴悠大喊:“郦郡主?!”

    李晔看了吴悠一眼,她轻咬下唇,没有理会李芨的呼喊。

    李晔当然知道,宗室组合里,很多人莫说尽全力,根本连真本事都没有拿出来,他自己就算一个。

    他们是来参加考核的,目的是为了出仕,但朝廷的官位一个萝卜一个坑,一时能拿出来的实权官位就那么多,不可能满足所有宗室子弟的需求,这就存在竞争。

    考核中表现优异的,才能得到实权官位,表现压倒群雄的,才能得到高位,所以有人要被牺牲、淘汰。

    袭击者已经出现四十多人,来势汹汹,宗室组合们看似处在下风,其实不然,因为双方的高阶战力不在一个层面上。

    别的姑且不说,吴悠身为公主和驸马之女,带来的随从,修为至少在练气中段高品,那位恭亲王的次子李靖安,带来的随从修为也不会低了。

    这样的高手,整个天下也就那么多,哪是随便一群乱贼就能抗衡的,李晔观察得很清楚,这群乱贼中修为最高且已经表现出来的,也只是几名练气三层。

    突然出现的战斗,给了宗室组合们勾心斗角的舞台。

    “殿下,要不要救芨公子?他好像撑不住了......”上官倾城击退面前的修士,回到李晔身旁,看了一眼跌倒的李芨,有些于心不忍的问李晔。

    李晔摇了摇头。

    他没有做出头鸟的意愿,向李芨施以援手,能否得到对方的感激还不一定,但打破了宗室俊彦间的默契,被其他人记恨是一定的。

    跌倒的李芨,被两名袭击者一拥而上,眼看就要被斩杀于刀下。

    嘴角溢血的李芨,怨恨的看了李晔、吴悠等人一眼,在身上长刀要落下的时候,他忽然一甩衣袖,抛出数张符篆,嘴中一念词,手指一掐诀,那几张符篆便齐齐爆开,轰出一圈明亮耀眼的灵气波浪。

    近到他身前的两名袭击者,顿时被击得吐血倒飞出去,稍远一些的袭击者,也被震得连连后退。

    趁着这个机会,李芨迅速爬起身,手脚麻利的跑到了李晔等人身后,一面喘着粗气一面瞪着李晔等人,一副恨不得寝其皮啖其肉的架势。

    上官倾城震惊不小,凑到李晔身旁小声道:“这芨公子有符篆,为何早不用?”

    李晔轻笑一声,洞若观火:“这符篆应该就是他的底牌,能杀敌能保命,轻易哪会用。若是我们救了他,他便能将这底牌保留,在考试进行到紧要关头的时候,说不定还能与我们争一争,至少也有机会搏个不错的表现。”

    上官倾城愣住:“可是他的随从......都死了!”

    李晔看着战场,淡淡道:“若能出仕,谋得了实权官位,还怕没有宾客随从?正因为他随从都死了,按理说,他实力大损,没什么与我们相争的能力了,我们才会救他......但是很明显,这些宗室俊彦的心思,既冷酷无情,又都深沉得很。”

    就在这时,李晔发现,吴悠看了刘靖安一眼。

    吴悠和刘靖安,是宗室组合里,实力最强的两组。

    他俩几乎是同时一挥手,然后他俩身后的随从,立即冲了出去,施展开真正的手腕。

    吴悠带来的老者,冲入袭击者人群中,双袖鼓荡,手前灵气凝聚成两条几丈长短的白色长链,被他一甩,顿时就扫飞了无数袭击者,那些人非死即伤。

    刘靖安带来的随从,却是一名中年妇人,她手持长剑,冲入袭击者人群中,就不见了踪影,唯有道道剑光,不时在一个个袭击者身前闪现,而后便是鲜血飞溅,袭击者一个接一个倒下。

    李晔见上官倾城看过来,便主动为她解释道:“淘汰弱者,是宗室组合打压对手、减少竞争者的手段之一,但吴悠和刘靖安,本身实力出众,淘汰弱者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还需要争功,求一个第一名。”

    “原来如此。”上官倾城恍然,说着忽的目光一凛,又要冲杀出去。

    李晔连忙一把拉住她,不解的问:“你要做甚?”

    “杀贼,给殿下多争一些功劳。”上官倾城理所当然道。

    李晔摇头道:“不用争。”

    上官倾城怔了怔:“殿下不要争个靠前的排名,好谋得一个更好的官职吗?”

    李晔看了一眼战场,目光深邃:“不急。”

    “为何不急?”

    “因为这场袭击,有问题。”

    “啊?”

    “以后再说。”

    “嗯......殿下......”

    “还有什么问题?”

    “那个......末将的手可以抽回来了吗?”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