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一章 花明(6)
    村子里的宗室子弟很快被将袭击者围杀,有吴悠和李靖安的随从,这些练气低段的修士连逃跑都不可能。

    因为今夜的袭击,主要针对的是李晔,所以其他宗室子弟倒是没有多大麻烦,就连原本都已受伤的李芨,都侥幸活了下来,不过伤势却加重不少。

    在经历过一日两战后,重新聚集到一起的宗室子弟,没了先前的娇惯气,老老实实在一座稍显宽敞的农家大院里,堆起篝火围坐在一起,不敢再分开。

    在听吴悠介绍了袭击者的真正身份,和邢国公李冠书的险恶图谋之后,宗室子弟们都愤慨不已,嚷嚷着要把李冠书碎尸万段。

    他们本是天之骄子,这回却被李冠书当作傻子一样利用,偏偏还真的被他蒙骗成了,恼羞成怒是不可避免的。

    李芨怒火最盛,因为他在袭击中损失最为惨重,连随从都死了,他一个劲儿怒骂李冠书,恨不得啖其肉寝其皮的模样。

    把李冠书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众人都相继向李晔致谢。

    此番若非李晔及时察觉李冠书的算计,只怕他们被李冠书卖了还得给他数钱,那就不是丢人的问题,而是会被李冠书绑上贼船,日后少不得被对方胁迫——毕竟牛首山道观的乱贼身份,是经由他们的手坐实的。

    因此,众人对李晔的感谢,倒是真心实意,没有半点儿水分。

    宋远桥服用了李靖安的培元丹后,总算是从鬼门关走了回来,只是气色谈不上好,也就比奄奄一息强一些,不过小命暂时保住了,众人可以对他进行审讯。

    众人被李冠书利用,莫名其妙陷入李冠书与牛首山道观的争斗中,当然要弄清这件事情的原委。

    “我是不会说的!”宋远桥气息微弱,眼神却很狠戾,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我若是说了,李冠书不会放过我的!”

    李晔轻蔑道:“你不说,现在就得死。”

    宋远桥梗着脖子道:“杀了我,就没人能指证李冠书,你们的冤屈就白受了!”

    他思路倒是还挺清晰。

    “直娘贼!给他用刑,扒皮抽筋,不信他不说!”李芨大叫道,他现在对宋远桥和李冠书,已是恨之入骨。

    宋远桥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面色狰狞道:“大不了我自爆气海自尽,大家谁都讨不了好!”

    李芨大怒,还想说什么,李晔摆了摆手,问宋远桥:“说吧,你想要什么?”

    宋远桥怔了怔:“安王什么意思?想收买我?”

    李晔哂笑道:“别傻了。李冠书死定了,就算你死了,人证牛首山道观里也会有,况且,我们这里有亲王,有郡主,有世子,哪一个说出口的话,不是分量十足?回了长安城,李冠书斗不过我们的。我们之所以要你交代,是因为你的话的确还有些分量,但若是你执意求死,我们也不会让你一个区区县尉,肆意触犯我们的威严。”

    宋远桥嘴唇动了动。

    李晔继续道:“方才你也看到了,若非是我救你,你早已死在剑气下,可见来人准备杀你灭口,他们已经抛弃你了。说到底,你不过是个小官,现在我之所以愿意跟你废话,只是因为你知道我想知道的东西,并不是你有多么重要,李冠书随意可以杀你,我更可以。”

    说到这,李晔掏出卢具剑:“李冠书死定了,你若是老实交代,在场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许你一个大好前途轻而易举,你若是不交代,那现在就去死。”

    说着,卢具剑落下。

    “我说!”眼见卢具剑到了眼前,宋远桥急忙大喊,因为他看出了李晔的决心,和对他生死的漠然。

    卢具剑已经到了他额前,触及到他的眉毛,若是他方才的叫喊晚一步,就真的会死。

    宋远桥吓得面无血色,李晔的杀伐果断,让他心惊胆战。

    “安王殿下......此事之后真的能保我性命?许我大好前程?”宋远桥咽了口唾沫,他当然不是不怕死,他又不是死士,他说了这么多,不过是想为自己多要点筹码罢了,说直接点,其实就是他先前说的那句话,让李晔收买他,但是价钱要高一些。

    宋远桥也想明白了,若是李晔等人能回到长安,李冠书真的会完。

    “我是皇朝亲王,我的话还用怀疑?”李晔下颚微扬,傲气十足的模样,旋即又露出不耐之色,“要说便快说,我向来不太有耐心。”

    宋远桥没挣扎的余地了,只得乖乖听话,他很快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个清清楚楚。

    鄠县的官吏都是李冠书提拔的,所以这里是他的地头,他在这里有很多田产——李冠书是韦保衡左膀右臂,权势庞大,一直在聚敛钱财,兼并良田。

    前段时间,李冠书看中了涝水河畔的千亩良田,田主是一名方姓员外,也就是个小地主,他低价强卖,对方不答应,并且态度出奇的强硬,言语间竟然还辱骂李冠书是奸臣,这就把李冠书惹怒了,于是他派遣修士,暗杀了对方庄园里的几名农夫,再勾结鄠县官员,栽赃给方员外,把他下了狱。

    这些事都是经由宋远桥办的,他本以为,抓了方员外后,对方的家人会屈服,孰料方员外有个族弟,在牛首山道观修行,闻听此事后立即赶来,要带着方员外的家人,去长安告御状。

    李冠书和宋远桥,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李冠书派出了一名练气五层的心腹,也就是那名皂衣官差,半路伏杀牛首山道士,这本是十拿九稳的事,不料那道士也是个有心思的,竟然让自己的同门暗中跟随,最后一场混战,皂衣官差虽然杀了不少方员外的家人,却让方员外的妻子,跟着道士跑了。

    事后宋远桥去牛首山道观,想要靠着李冠书的权势威势,让对方交出方员外的族弟和妻子,然而道观根本就不买账,还差些抓了宋远桥,并且扬言要护送方员外的妻子去长安。

    牛首山上的修士,有几个颇为厉害的人物,李冠书也没有把握,能把他们全都围杀,不让一个人跑掉。

    李冠书大怒之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面派人与牛首山道观虚以委蛇,一面派人封锁牛首山道路,并且策划了这回的阴谋,就是想借助朝廷的力量,铲除牛首山道观,不给对方说出事实真相的机会,而只要对方的反贼身份被定性,到时候他们再说什么,也没人会听会信了。

    听罢宋远桥的招供,众人都十分愤慨,纷纷谴责李冠书贪赃枉法、草菅人命的无耻行径。

    “这李冠书简直胆大包天,他低价强买、肆意吞并他人的田产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派人假装乱贼,祸害数个山村几百条人命!他真以为有韦公在背后撑腰,他就能胡作非为,颠倒黑白,罔顾王法了?!这种奸臣,真是罪不容诛!”李靖安气得额头上青筋暴突。

    “这种人,应该千刀万剐!”吴悠也握拳愤恨道。

    众人义愤填膺,李晔的内心却毫无波澜。

    所谓争权夺利,不过是平常现象罢了,有哪个权臣不曾损公肥私,不曾聚敛钱财?

    若是太平盛世也就罢了,群臣的行为会收敛很多,但眼下的大唐,朝政昏暗,奸佞擅权,这种现象自然也会加剧到“骇人听闻”的地步——若是官民相安无事,权贵与平民一片和谐,大家都活得好好的,那天下也就不会大乱了。

    “安王殿下为何不说话?”见李晔一直默然不语,且神色淡然,李靖安有些奇怪。

    李晔道:“天下若无这等土地兼并的事,均田制、府兵制也不会被破坏,九州也不会有那么多流民,藩镇也不会有那么多,动辄聚众生乱、驱逐节度使的骄兵悍将,此事因强买田产而起,本质上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他这话说出来,众人都是一脸茫然。

    他们这些还未出仕,没有经历多少世事的宗室子弟,自然不会知道,藩镇的兵将,其实主要是流民——这些被富贵之人,以各种手腕强占田产后,失去生计,被迫背井离乡的人,当然会生出怨恨、戾气,在被各藩镇招募为兵将后,也就不会多么善良,成为骄兵悍将也是顺理成章。

    这些时政秘辛,李晔暂时没有多言的打算,那是他来日出镇一方后,才会真正面对的问题,眼下,他对众人道:“我们还是商议一下,去牛首山道观的事吧,我总觉得,李冠书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罗坪村三十里外的一处山谷中,先前跟随在宋远桥身边的皂衣官差,此时正恭敬站在一人身后,那人背负双手,在山石上面对幽深空旷的山谷,沉默了许久。

    正是李冠书。

    “属下实在是想不到,李晔那厮,竟能窥破国公的布置,还在极短的时间内,给属下等人设了局,让那些宗室子弟,都卷入到了这件事情里来,且站在了他那边。”皂衣官差向李冠书抱拳请罪,“属下办事不力,请国公责罚!”

    李冠书半响没说话,他在生气,也在思考。

    许久,李冠书沉声道:“卫天河,本公一直信任你,所以才会派你到鄠县来,帮主宋远桥处理这里的事。但如今月余过去了,你却接连失手,这让本公很失望。此番若非是本公不放心,临时起意决定来看看,局面已经不可收拾!”

    扮作官差的卫天河神色微变,他知道,截杀牛首山道士和方员外家人的事,他办砸了,眼下又在罗坪村失手,还要李冠书出手相救,对方对他已经很不满。

    “属下该死!”卫天河单膝跪下。

    李冠书默然半响,问道:“事已至此,接下来该当如何,你有何看法?“

    卫天河咬咬牙:“还请国公跟韦公讨要几名高手,一不做二不休,将安王、郦郡主等人,并及牛首山道观的道人,全都围杀在此山之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