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三章 水复
    山路崎岖并不好走,多半是山民狩猎、砍柴,和到三清观上香,踏出来的羊肠小道,几乎没有石阶,林木遮天蔽日,荆棘杂草横生,充满原始气息。

    三清观的道人在前面领路,吴悠与方铮相谈甚欢,尤其是听到后者讲起,他不忿鄠县官吏贪赃枉法的行为,愤而带着方员外妻、子,不畏艰难去长安告御状的时候,神情十分激动,露出向往之色。

    锄强扶弱的侠义行径,在单纯的少女看来,总是正确的、吸引人的,值得尊敬的。

    前世的这个时候,李晔已经流落市井,和上官倾城过着相依为命的苦日子,如今他知道天下即将大乱,但受限于前世见识,并不知道“天下即将大乱”这个六个字,亦或是“大劫将生”这四个字,意味着怎样的世俗百态、天下风云。

    眼下的大唐皇朝,云波诡谲,李晔想要改变前世的命运,在这一世走向天下,与天下英雄、诸侯争霸,必然会逐步认识到、体验到,何谓“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

    人迹罕至、未经开发的林间小道里,实在是谈不上什么视野,在这样的地方走得久了,李晔心里渐渐有些不自在,尤其是在众人处境十分不妙的当下。大抵是直觉,亦或是穿越前的修真生涯,培养出来的对危险的感知,李晔总觉得这牛首山充满神秘与叵测。

    然后他发现,丹田上漂浮的淡金色龙气,缓缓游弋起来,它好像是受到什么威胁,又像是受到什么吸引,颇有些坐立不安、蠢蠢欲动的意思。

    李晔不禁抬头,向牛首山主峰所在的方位望去。

    龙气无疑是他现在最大的依仗,在汲取了安王王印上,代表着大唐亲王的气运后,变得凝实了不少,却也沉寂多时,今日活动起来,莫非这牛首山中,有什么机缘?

    午时前后,众人来到山涧里一座小湖边,小湖方圆也不过二三十步的样子,湖水碧绿但深不见底,众人决定在此休憩片刻。

    李晔在湖边取水的时候,上官倾城就按刀立在他身后,不无警惕的四处观望,纵然她注定什么都看不到,却不会因此放松戒备。

    李晔回头笑道:“此处山谷幽深,静谧异常,想来也别无旁人,你也歇歇吧。”

    上官倾城却是认真摇头:“护卫殿下周全,是末将职责所在。末将......修为不济,临战不能予殿下多少帮助,寻常时候便要加倍注意周遭动静。”

    这回到牛首山来,上官倾城没有带兵,也没有着甲,只一身胡服劲装,此刻她按刀而立,身姿依旧站得笔直,身材曲线颇有暴露,英姿飒爽不曾消减了半分,同时更平添一股动人之气。

    李晔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前世一些记忆。李晔在大梁城,做傀儡皇帝那段时间,侍从太监、宫女、禁卫,都是权臣朱全忠的人,那深宫高墙便显得格外冰冷,而且危机四伏,仿佛随时都要吞噬了他,彼时,上官倾城便日夜如现在这般,按刀伫立门外,不曾有片刻懈怠。

    李晔取水完,从湖边站起身,就在这时,离他不过七步远,彼时平静无波的湖面,忽的有大团阴影迅速升起,像是半空有大鸟飞过,投下了倒影,又像是湖里有大鱼即将浮出水面。

    “殿下小心!”

    噌的一声,上官倾城已经拔刀出鞘,双手握住刀柄,高举过顶,向湖面那团阴影隔空斩去。

    四尺刀气飞出的时候,湖边众人都错愕的看来,脸上挂着不解之色,好似在说,这临近牛首山道观之地,能有什么危险,上官倾城是不是太过敏感?

    然而刀气还没沾到水,前一刻还波澜不惊的湖面,陡然冲起一道高过人头的水泉,雪白的水花四散飞溅。

    水泉与水花托起一道人影,却是一名手持巨斧的魁梧男子,他出现在水面上的时候,即一声大吼,巨斧向李晔迎面劈斩而下!

    因了上官倾城及时示警,李晔得以从容应对,他向后飘出数步,避过魁梧男子的袭击,巨斧斩出的灵气轰在湖边,顿时碎石横飞,水波激荡。

    与此同时,湖面上又窜起七八道人影,在一片哗啦的水声中,分别扑向湖边的宗室子弟。

    宗室子弟先是惊愕,继而愤怒不已,好在他们已经看见上官倾城出手,此时不是全无防备,倒是没有让对方偷袭得逞,吴悠、李靖安仗着实力高,已经亮出法器迎了上去,李芨等人,则是迅速倒掠,拉开距离。

    “为了国公,杀了这些人!”袭击者们在动手的时候,不忘“表明”自己的身份。

    李晔倒掠数步,丢了手中水囊,拔了卢具剑握在手中,上官倾城欺身而进,连斩数刀,刀光将手持巨斧的魁梧男子笼罩,“大胆蟊贼,休得张狂!”

    李晔忽的眉眼一凛,微一侧身,卢具剑向身后撩起,当的一声脆响,竟是两剑相交。一柄从李晔背后密林里,刺来的长剑,被卢具剑撩中剑身挑开。

    李晔虎口一麻,手腕一抖,卢具剑在手心一颤,竟是差些脱手而出,他脸色一正,心中已经知道,对方的修为高过他一个台阶,当即沉目敛眉,侧步移开的同时,向来人看去。

    袭击者是一名中年男子,国字脸,五官端正,乍看不像小人,倒像是正人君子。这正是跟许清丰说过话的那名中年道士,此番刺杀也是以他为首,实际上是许清丰座下大弟子,许风竹。

    一剑偷袭不成,许风竹很是意外,他先前策划的很清楚,湖中之人偷袭,逼得湖边的人后退,与此同时,他们从密林杀出偷袭,两面夹击,出其不意,得手的可能性非常大,不料被上官倾城及时察觉、示警,而李晔反应竟也是这般快,让他失了手。

    李晔侧步向左移开时,许风竹已经跟了上来,他一击失手,动作却无半分停顿,右脚横扫而来,直奔李晔左腰。

    李晔屈膝抬腿,挡住许风竹的横扫,嘭的一声,左腿传来的力量极大,他几乎要站立不稳。

    右脚迅速踩稳地面,李晔一剑平斩,直取许清丰咽喉。

    许清丰眼神一凛,大抵是没想到,李晔在防守的时候,竟然还能同时反击,这等连消带打的本事,已经远超常人。

    他上身后仰,避过横斩而来的卢具剑,同时长剑斜挑,攻向李晔左肋。

    孰料李晔一剑横斩,不过是虚晃一记,身子已经跳开,拉开了一步距离。

    李晔并未一味闪避,趁着许风竹上身后仰,还未调整身形的时候,收回长剑连劈数剑,道道剑气竖直飞掠,眨眼到了许风竹面前!

    许风竹眼中掠过一抹惊色,他没想到李晔的战技竟然如此了得,连消带打、攻守兼备、虚实转换都运用自如,而且面对偷袭和修为高过他的自己,竟然丝毫不乱,沉着应对,招式老辣,像是经历过无数恶战的大修士一样。

    这让许风竹觉得诧异。李晔能识破李冠书的阴谋,那是智慧超群,这种天分上的东西,没什么好说的,但战技却得从无数战斗中磨练出来,最是讲究经验和融会贯通。

    在许风竹的预计中,养尊处优的安王,纵然修炼的功法很强大,但只要近身搏杀,不给他施展高阶功法的时机,对方就是鱼肉而已。

    现实给了许风竹一记耳光,不过还不至于让他慌乱,他身形一闪,就避过了李晔劈斩而来的数道剑气。

    剑气击在林木上,削断了树枝,斩碎了树叶,轰在树干上,犁出数道剑痕,将林木震得颤抖不已。

    许风竹闪避剑气的时候,不是单纯退却,而是侧移之后便纵身而进,长剑连连挥舞,击出数道剑气,罩向李晔,此举掩护自己,也是限制李晔,同时人随剑走,随着剑气向李晔逼近。

    “安王殿下,你必须死!”许风竹目中没有仇恨,没有怨忿,有的只是杀意,冰冷的杀意。他跟李晔无怨无仇,只是单纯的要杀了李晔。

    许风竹这一声低喝,并非无的放矢,听到他的话音,周围的袭击者,立即有两人赶了过来,和许风竹一起围攻李晔。

    这里只有一个人能被呼之为殿下。

    安王,这就是许风竹亲手围杀李晔的原因。

    因为亲王的身份够尊贵,死了造成的轰动够大,最是符合许清丰的意图。

    宗室子弟现在面临两面夹击的困境,而且此处位在湖边,只有一条林间小道,虽然比崎岖山道宽了不少,但另一面就是密林,最宽的地方也不过三五步。

    在这样的地方被围攻,饶是吴悠和李靖安的随从,拥有练气五层的修为,也不如在平地上那样施展得开,双方人手彼此交错,他们不再拥有群杀的能力。

    在这短时间内,双方纠缠得厉害,都被拖住。

    “啊!”

    骤然间,李晔听到李芨的惨叫,随即就是噗通的落水声,他眼角的余光瞥到,湖面上蔓延出一大团鲜血,却没有人挣扎的动静,他心头一沉,李芨本就有伤,又失去符篆,纵然还有保命法器,也终是敌不过袭击者猛攻,这下终于交代了。

    而李晔自己,业已陷入险境。

    左侧一剑刺来,他纵掠闪过,右侧又是一剑扫来,他举剑挡开,与此同时,许风竹当头劈出一道剑气,直奔李晔面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