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四十六章 无路(3)
    众人站立的方位不同,但彼此间距都不大,小湖边的场地本就逼仄,半空落下的巨石方圆数丈,一半的人都在它的下方,而且巨石下降的速度极快,分明就是被人附加了灵气,来势汹汹,众人抬头的时候,巨石已经要砸落地面。

    “快散!”众人意识到不好,纷纷四边掠开。

    好巧不巧,李晔偏偏在巨石中心,眼看着巨石落下,他难以逃离,那边厢,忽然想起李靖安的吼声,“救安王!”

    他话音还没落,那名妇人就出现在李晔面前,抱起他就走,李晔一时有些懵,他并非不能闪避,而是对李靖安的反应很诧异,不过转念一想也没什么,李靖安若是不想被众人孤立,就得想办法“将功折罪”,证明自己的立场,此时天空落下的巨石,正好给了他机会。

    巨石来的突然,必然是高手为之,众人猝不及防间,只能想到闪避,而巨石离地尚有三五丈时,突然被修为之力引爆,碎成百十块四下飞射,烟云般的粉末笼罩当空,刺的人睁不开眼。

    碎石落入小湖中,击起无数水柱水花,水雾泼洒在两边的林木上,树叶哗啦直响,场面一度十分混乱,在这无序的动乱中,众人直以为又陷入被袭击的境地,纷纷唾骂李冠书的阴险,然后拼命自保,当李靖安短促的急呼声响起时,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李靖安随从的声音突然凄厉的响起,带着难言的愤怒:“放开公子!”

    碎石飞射、落下的差不多了,石粉烟尘还未消散,没有人看清场中发生了什么,李晔也只看到有虚影一闪而过,直奔着李靖安而去,当李靖安闪电般退入林中深处后,彼处林木一阵颤动,随即就没了声息。

    等场中恢复平静,小湖边空空如也,并没有袭击者,众人相继从林中走出来,彼此面面相觑,都有些茫然,尤其是方铮等人,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

    很快大家就弄清楚了,李靖安不见了,结合场中的动静,应该是他随从帮助李晔避难的时候,他被袭击、掳走,而后他的随从及时察觉,跟着追了出去。

    李靖安的随从是练气五层的修为,她全力追出去当然很快,呼吸之间连残影都没有留下,然后大家立即意识到,掳走李靖安的人,修为只怕更高。

    “难道是李冠书亲自来了?”吴悠呐呐出声,她虽然对李靖安很不满,但也不希望对方就这么没了。

    “只怕是了。”李晔点点头,在罗坪村的时候,就是李冠书救走了卫天河,对方有练气六层的修为,制造一场混乱,掳走李靖安并不是什么难事,哪怕李靖安的随从在他身旁,只要准备充分行事得当,李靖安的随从也拦不住。

    “他掳走李靖安做什么?难不成想靠着这种方法,把我们一个个都杀了?”吴悠想起恐怖的事情。

    “郡主放心,老奴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那恶贼得逞!”吴悠的随从立即躬身说道。

    李晔不认为李冠书会这么做,杀宗室子弟对李冠书没什么好处,事情一旦暴露他就得全家陪葬,他看了方铮一眼,忽然想到什么,他很清楚,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

    接连发生的战斗,让众人无意多作停留,接下来大家把速度提到最高,跟着方铮去三清观。

    三清观跟太玄观不可同日而语,牛首山主峰的山腰上,有一大片傍山而建的建筑群,是三清观的主体道观,仅是此处,房屋加起来便有三五十间,有道人近百,就更不必说,还有其它山峰的零星建筑了。

    一间略显昏暗的屋舍内,檀香几许袅袅生烟,许清丰坐在靠墙的木椅上,看着躬身站在面前的许风竹,面色有些阴郁:“这么说来,你不仅没能杀了那年轻的安王,反而被他给取走了一条胳膊?”

    许风竹脸色苍白,左臂衣袖空空如也,伤口虽然已经处理,但伤势还没有好转,他咬牙道:“那安王得了袁天师的传承,着实有几分本事,先前小觑了他......是弟子轻敌了,请师父责罚!”

    许清丰叹了口气:“只死了一个不痛不痒的李芨,于大局好似并无裨益,这个安王没死,实在是可惜。”

    许风竹忽然跪下,悲声道:“那安王李晔,杀了六师弟与九师弟,此仇不共戴天,还请师父为师弟报仇!”

    许清丰摇摇头,阴影下他的眼神有些难以捉摸:“他们已经到了三清观,这时候还怎么杀他?他若死在三清观,你我如何脱得清干系?”

    “师父,观中蕴养的那池青莲,已有三朵花苞,若是......”许风竹犹不死心,还想再说什么。

    “住口!”许清丰陡然声色俱厉,打断了许风竹的话,他盯着许风竹,眼神不善,充满警告意味,“那池青莲,是本观道运所在,更是关乎大计,岂能为一个亲王而折损分毫?!”

    许风竹连忙拜倒在地,“弟子失言!”

    许风竹没想到许清丰的反应如此激烈,他之前只知道观中那池青莲,是许清丰花了毕生精力培育的,蕴含有常人不敢想的威能,是比镇山之宝更重要的存在,但就许清丰的反应来看,这池青莲的重要程度,分明比他料想的还要高上许多。

    “关乎大计......是什么样的大计?”许风竹暗暗猜想,三清观的大计,是借李冠书之事,给朝廷抹黑,道门的大计,是倾覆气运已经所剩不多的大唐皇朝,同时物色天下英雄人物,选择一个作为新君辅佐......

    许风竹不知道,在即将到来的天下风云中,三清观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有多么大的份量,但他从许清丰平素的言行举止中,不难发现,对方几乎把兴盛三清观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那池青莲上的事实。

    李晔等人抵达三清观的时候,被许清丰亲自出面迎接,彼此都有求于人,且在某种程度上利益一致,命运息息相关,所以相淡甚欢,因为天色不早的关系,双方没有多作客套寒暄,许清丰安排了李晔等人先行在道观住下,来日再详谈李冠书之事。

    李晔的身份摆在那里,三清观明面上也不敢怠慢,所以他分到了一个单独的小院,不过院子真的很小,只有四间房屋,另外两面都是院墙。

    到了夜里,吴悠从“大老远”的地方过来找李晔,她对三清观对众人居住的安排很不满意,原因是两人离得太远,她还曾试图跟李晔隔壁的宗室子弟调换位置,不过她此时前来,却不是为了这些小事。

    “李靖安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他会不会是遇难了?连他随从的消息都没有。”吴悠在李晔房中坐下,屋子里只有一床一椅,李晔让她坐了椅子,自己依窗而立。

    “李靖安应该是被李冠书掳走,不过性命无虞,若是他真的已经遇难,以他随从的修为,应该能跑回来给我们报信,现在他的随从没来,应该是他正受制于人,所以他的随从也走不开。”

    李晔分析着道,然后笑了笑,“当然,前提是他的随从找到了他.......不过,找不到的可能性很小,他们既然是一起来的,彼此应该有可以联系、感应对方的法器或符篆。”

    吴悠点点头,忽然道:“今天在小湖边的战斗,我总觉得不同寻常,那些袭击者的实力并不强,他们袭击我们,可以给我们造成的折损很小,今天的袭击对他们而言,是一件注定不会有什么战果的事情,于大局更是没什么裨益,李冠书为何还要安排这个行动?难道就是为了掳走李靖安?杀了李芨,掳走李靖安,这又是为什么?”

    李晔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让吴悠的随从,在屋外布置了隔绝偷听的结界,这才对吴悠道:“三清观有问题。”

    接下来,李晔对吴悠说的话,事关鄠县之事异常的部分,跟李冠书和卫天河谈话内容,基本是一样的。

    听完李晔的讲述,吴悠很是受到惊吓:“如此说来,三清观从一开始就有问题,那个方铮也有问题?!”

    她还年轻,未经世事,实在难以想象,那个看着温润如玉,脸上时刻保持微笑的年轻道人,竟然是邪恶的一方。

    李晔颔首道:“如果三清观是想借李冠书之事,败坏朝廷的名声,给皇朝吏治泼脏水,那么他们就会想尽办法把事态扩大,而宗室子弟的死,正好达到这种效果......尤其是我。”

    吴悠震惊道:“所以今天小湖的那些袭击者,根本就不是李冠书的人,而是三清观的人?!”

    李晔点点头:“从结果上看,我们只死了一个李芨,按照我们方才的推测,这是三清观希望看到的,而不是李冠书。”

    吴悠从椅子上跳起来,“三清观的人如此歹毒,那我们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为何还不赶紧走?”

    “三清观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们不会再对我们动手,所以我们是安全的。”李晔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刹那的闪烁,他很清楚,这句话对吴悠他们是适合的,但对他自己不见得适合。

    李晔继续道:“先前我一直在想,李冠书栽赃三清观为反贼的事,已经被我们知晓,只要我们回到长安,他就死罪难逃,那么他该怎么办?把我们都杀光吗?这明显不可能。但是今日的小湖之战,很可能让李冠书看到了某种转机,所以他掳走李靖安,应该是有了解决问题的想法......”

    吴悠扬着小脸,双目茫然的看着李晔,这说明她脑子没有转过来,半响后,她选择干净利落的问:“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李晔正欲说话,吴悠的随从忽然在窗外道:“有人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