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十四章 蟒动
    白鹿洞。

    听到这三个字,李晔很容易就想起李岘,后者也是白鹿洞弟子。

    道门历史悠久,往上可以追溯到女娲补天、伏羲画卦的传说时期。

    道法显昌的第一代人间大帝,便是三皇五帝之首,大出中原、战胜第一代人间兵圣蚩尤的黄帝。

    道门第一个全盛时期,是姜子牙与周公时期,彼时,天下诸侯皆尊道门为正统,至今仍被道门尊为第一典籍的《易经》,便是出自那段时期。

    后经三百年春秋,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天下大争,诸子百家如雨后春笋,相继兴起,不少诸侯摒弃道门,以更加激进的新派思想治国,崇尚无为治邦、全民清修的道门,地位首度受到挑战。

    也是在那个时期,诸子百家无数先贤,或因个人修为冠绝一时,或因为黎民邦国立下大功德,相继得道飞升位列仙班,开创仙庭盛景。

    彼时,人间诸侯争霸,仙庭群雄林立。

    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互相学习、彼此融合,及至人间邦国一统,仙庭也百家汇流,都呈现出百川入海之势。到了后来,便只有儒道兵三家最为势大。释门东来之后,势力增长极快,与三门争雄,所以天下修真界,最终形成儒释道兵四足鼎立的局面。

    这其中,道门因其传统悠久,底蕴深厚,哪怕人间帝王,自汉朝时便以儒门为尊,以儒学治国,但儒家修炼体系,远不如道门简单明了,所以道门仍是一家独大。

    到了今时今日,道门早已不是清修无为的那个道门,为了顺应天下大势,道门不断改良自身,已现峥嵘之象。最重要的是,它也大争天下。

    眼下,天下仙门无数,道门占了绝大多数,道观更是遍布九州。

    这里面,东蓬莱,西蜀山,北雪庐,南洞庭,中有终南山,是名声最大、实力最强的五座道门。

    天下仙门,能与这五者齐名的,少之又少,释门太行,兵家嵩阳,儒门石头城,是其中三个。

    除此之外,便只剩白鹿洞。

    白鹿洞历史悠久,始于春秋,已历百代。

    天下历百代而不灭的仙门,少之又少。

    白鹿洞每代山主,都只收七名弟子。

    天下仙门,在朝廷允许的情况下,收授弟子都是多多益善。

    故此,这是白鹿洞两大为人津津乐道的传奇。

    这两个传奇,已经胜过天下绝大多数仙门。

    但跟第三个传奇一比,这两个传奇,简直不值一提。

    白鹿洞弟子,治世闭门读书,乱世大出天下。而每一个大出天下的白鹿洞弟子,或者建功立业青史留名,或者掀起腥风血雨遗臭万年,籍籍无名者凤毛麟角。

    春秋时期,白鹿洞第一次让天下人记住它,是因为它门下出了四个人。

    张仪苏秦,庞涓孙膑。

    其后还有无数人杰,都自称是白鹿洞门人:汉初贾谊,汉末凤雏,南朝陈庆之,南宋刘寄奴.......以及本朝军神李靖。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白鹿洞,却无人给它定性,是道是儒还是兵.......因为无法定性。

    有一句盛赞白鹿洞的话,虽然很是极端,但流传甚广,千年不衰。

    世人不知白鹿洞,天下人杰无师门!

    所以李冠书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发颤:“不闻易水不知寒,玉箫声出百鬼还!你是白鹿洞七弟子之一,宋娇!”

    他忌惮宋娇,不仅因为宋娇是白鹿洞弟子,更因为她个人早已名动江湖。

    李岘死后,她就是白鹿洞这一代弟子中,名声最为响亮的。

    她手中的玉箫,唤作千寒箫,她的功法,名为易水寒。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易水寒,号称连鬼都能冻住,要把它们送还黄泉,何况是人?

    清辉洒落桃花树,桃花树上的紫袍女子,并未回应李冠书的话,只有轻灵悠扬的箫声,宛转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那些跟随卫天河,将李晔围住的练气修士,此刻无不满面冰霜,被冻得全身僵硬、牙关打架。每呼出一口气,都像是呼出一口雪,他们睁大了眼睛,眸子里满是惊恐之色。

    他们有的知道“易水寒”的名号,有的不知道,但在这一刻,体内滞涩的灵气,难以活动的身体,让他们认识到了这名白鹿洞弟子的强大。

    这样的时机,李晔自然不会放过。

    他眉眼一沉,身形迅速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捧向后飞溅泥土——那是他后脚发力的痕迹。

    “步步生莲!”

    李晔一声低喝。

    行将凝固的瀑布前,紫气升腾,云蒸霞蔚,让人恍若置身仙境。

    七朵青莲生。

    噗嗤噗嗤七声轻响。

    七名练气修士,喉咙裂开,相继倒下,但鲜血却没有涌出来,因为鲜血来不及喷出,便在冰霜中凝固。

    走完七步的李晔,在卫天河身前现身。

    一剑直刺卫天河咽喉。

    卢具剑一声轻吟。

    卫天河双目瞪大犹如铜铃,他布满霜雪的脸上,每一丝肌肉都在抖动,恐惧让他的神魂都似在疯狂尖叫。

    这名练气五层的高手,此刻清晰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在缕缕紫烟中,恍若有一道大开的黄泉之门,在吸引着他置身其中。

    李晔,这个他方才还有必杀把握的年轻安王,此刻让他恐惧的浑身颤抖。

    因为七名同伴已经倒下,卫天河希望中的围杀不复存在,这一刻他感到了孤独,孤独中蕴含着无力,无力让他对李晔心生恐惧!

    这个他今日之前,从未正眼看待过的,他以为养尊处优的年轻安王,笔直刺来的这一剑,毫无疑问,有着让他命丧当场的力量!

    “喝!”危急之境,卫天河一声大喝,灵气终于打破禁锢,从气海中狂暴涌出,他浑身一震,衣袍上的冰雪片片崩碎!

    他终究是身经百战的高手,作为李冠书最得意的爪牙,这些年他为李冠书处理了太多,阴暗而且上不来台面的对手,他本是一个江湖杀手,厮杀是他的本能!

    这样的人,无论是千锤百炼的战技,还是坚韧不屈的心智,都远不是在深山中静修,单纯提升修为境界的许风竹之流可比!

    “海潮破月斩!”卫天河双手握刀,前踏一步,向李晔一道劈下!

    刀芒爆闪,三尺有余的长刀,凝聚出长过五丈的刀气!

    刀气凝成的一刹那,便接连不断挥斩下来,若说先前卫天河的“踏浪斩”,斩出的是一浪接一浪的刀气,那么到了此时,海浪直接上升为海潮,威力明显提升了一个台阶!

    海潮般接连倾斜而下的刀气,每一道都有五丈大小,声势骇人,有摧城拔寨之威!刀气下的李晔,身高不过七尺,显得无比渺小!

    然而年轻的安王,却无半分惧色,更没有后退之意,卢具剑上青芒闪烁,犹如逆潮而行的孤帆,径直向前!

    ......

    在李晔与卫天河对上的时候,李冠书当然不会闲着。

    没有闲着的李冠书,没有去杀李晔,而是盯着庐舍旁,桃花树上的紫袍女子。

    然后他迈动了脚步。

    宋娇比李晔威胁更大,这是李冠书的判断。

    这个判断实在不难做出。

    不杀宋娇,待得手下死绝,他也必死无疑。

    所以他奔向宋娇。

    他每向前奔行一步,双腿上的冰雪,就寸寸崩裂。然而下一瞬,就有新的冰雪,弥漫上他的双腿,凝固了他的裤脚,迟滞他的脚步。直到他咬牙再奔行一步,冰雪再度消散,如是往复。

    李冠书的脸色越来越白。

    他并不轻松。

    “易水寒”的威力,更甚他先前的预计。

    忽的,李冠书猛然抬头,死死盯向宋娇——那个身形朦胧,竖箫唇前的妖娆女子。

    “易水寒,名不虚传;白鹿洞宋娇,名副其实!”李冠书咬牙开口,他每说出一个字,都要呼出一口冰雪之气,他咬字极重,近乎一字一顿,仿佛有滔天之恨!

    但是骤然间,李冠书双眸一红,狠狠一甩衣袖,突然踏出一大步!

    灵气霎时间萦绕周身,不停激荡,以至于他长发胡乱飞舞,犹如鬼神,衣袍猎猎,凄响不休!

    “但你若是认为,本公这就没有还手之力,那你就小觑了皇朝大员,小觑了我李唐宗室!”双目猩红的李冠书抬起右手,向着夜空用力一抓,仿佛虚空中有他的兵刃。

    虚空中,确有他的兵刃。

    那是一柄丈八长槊。

    灵气凝成的长槊。

    长槊被他握在手里。

    他一跃而起。

    槊出如龙。

    直取宋娇。

    “今日,本公让你知道,本公为何是大唐国公!”他大喝,“平步惊云山海间,一朝蟒动撼九天:九啸惊蟒诀!”

    李冠书与李曜一样,修炼功法的是《九啸惊蟒诀》。

    但李冠书的《九啸惊蟒诀》,与李曜不可同日而语。

    《九啸惊蟒诀》,据说修炼到大成时,能开山断河,威力无双!

    李冠书一步踏出,转瞬就到了桃花树前上空,他这一步,深得跨越虚空,如闲庭漫步的气度精髓。

    一步越山海,一步惊流云,正所谓平步惊云山海间!

    悠忽间,夜空下传来一声响亮蟒啸,李冠书手中的长槊,光照十丈,遮天蔽日,让人无法直视!

    与此同时,夜空变色,一条条白色巨蟒在李冠书身周显形,每一条都长达十丈,张牙舞爪,气吞山河,竟是共有九条!

    九条十丈巨蟒凭空出现,手持灵气长槊的李冠书,衣袂飘飞,整个人气势无双,平生虎踞龙盘之意!

    “什么白鹿洞,什么易水寒,给本公去死!”

    李冠书长槊劈斩而下,夜空中九条巨蟒长啸一声,露出血盆大口狰狞蛇信,向桃花树上的宋娇猛地扑去!

    一朝蟒动撼九天,连九天都能撼动,何况是一棵桃树,一个身形纤瘦的女子?

    这威压实在是太过骇人,那神人之姿仙人之怒,又岂是凡夫俗子所能承受的?

    这一刻,九蟒若皓月,宋娇如萤火。

    桃花树巅的紫袍女子,箫不动,人不动,只是嘴角微动。

    微动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讽之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