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十六章 生死
    李晔一脚踩住地面,转身,举剑,劈斩,一道气势磅礴的剑气,如银河坠落,似月光皎洁,于漫天飞舞的雪花中,转瞬到了脚步后滑、身形倒掠的李冠书面前!

    一声呵斥,却换来更加凌厉的攻势,李冠书气得双手发抖,怒发冲冠。

    然而此时却不是发怒的时候,他也没有发怒的机会。更不会有人在意他的怒火。

    剑气转瞬即至,锐气逼人,李冠书毫不怀疑,若是让剑气斩在他身上,他不死也要重伤!

    “竖子!”李冠书一声怒喝,后脚猛地踩住地面,他用力太大,脚跟直接踩碎清潭冰层,下陷寸余。然后他举起双臂,如双手托月一般,隔空摄住斩下的剑气,手掌内外灵气爆闪,更胜焰火。

    寻常时候,以他练气六层的实力,要挡住这道剑气,当然不难。

    莫说挡住剑气,他甚至可以直接挥拳,击碎这道剑气。

    但眼下不是寻常时候,因为他还在“易水寒”的范围内,而且此时场中已无李冠书的手下,桃树上的紫袍女子,不用再分心他顾,虽然箫声不至于四面合围,但却可以将他作为中心,重点照顾!

    抬起双臂的时候,李冠书心里就咯噔一声,气海如冰湖,上面好似覆盖了一层寒冰,让他根本无法随心调动灵气,此刻他聚集到手掌内外的灵气,不足平日一半!

    剑气劈斩而下,陷入从李冠书双掌之中,又寸寸下切,眼看就要触及李冠书眉心!

    李冠书一声大喝,强行运转《九啸惊蟒诀》心法,顿时一声蟒啸传出,他手掌之中,灵气大盛!

    如拍岸海浪,在海石上粉身碎骨,剑气在发出一声响亮气爆之音后,刹那消散,而李冠书心头一闷,一缕鲜血再度溢出嘴角,同时身体被迫再度后滑,背对百尺冰瀑而去!

    “李晔你疯了不成?!竟敢以下犯上,弑杀长辈,你眼里还有没有尊卑?!你心里还有没有人伦?!”李冠书大义凛然,全然不顾他曾害死李岘的事实,朝李晔大声斥骂。

    回应他的,是一道接一道,劈斩而来的剑气!

    剑气如流云,层层落冰潭!

    李冠书眉心狂跳,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他到底是李晔的长辈,这在他看来,是不容置疑的事实,而他此刻呵斥李晔,就如他平日里,呵斥其他后辈子弟一样,希望对方惭愧,希望对方忌惮,希望对方畏惧!

    但偏偏李晔丝毫不为所动,一惯的手段没有收获半分效果,这让李冠书恼羞成怒,于是在此时的李冠书看来,李晔简直冷血无情,毫无人性,不当人子!

    李冠书愤怒,但他再愤怒,也只能步步后退,同时拼着承受“易水寒”的威力,双掌连连挥出,打出一道道掌风,迎接流云般落下的剑气!

    他每挥出一掌,都感到有一道惊雷落在气海,搅得他气海翻腾,难受至极,内伤加重!

    这种憋屈的境遇,让李冠书简直要抓狂。

    他大吼:“李晔,你这不肖子......”

    悠忽间,李晔近至李冠书身前,一剑横斩而来,三尺剑身青芒幽深,直取李冠书面门,让李冠书双目陡然瞪大,剩下的话悉数憋回肚子!

    李晔来的太快!

    快到不可思议!

    犹如一步踏出,横越虚空一般,瞬移到了他面前!

    这是《九啸惊蟒诀》修炼到大成,才会有的威力!

    李晔怎会这么快?他只是练气四层而已!

    这一刻,李冠书觉得他快要疯了!

    事实上,不是李晔本身快得有多离谱,而是在“易水寒”的影响下,李冠书的感官与反应,都迟钝了太多,两相对比,才会显得李晔奇快!

    “吼!”李冠书发出一声怒吼,双手在身前一握,隔空虚抓,两柄灵气凝聚的丈八长槊,瞬间被他握住槊身中段,一杆挡住卢具剑,一杆用力向李晔刺去!

    嘭的一声,卢具剑斩碎一杆丈八长槊,剑气与长槊一同消散。

    李晔左手挥出一拳,拳芒数尺长宽,拳前绽紫莲,迎上另一杆丈八长槊。两者相击,传出一声虎啸般的气爆,相击处光华闪耀,如生圆月!

    气浪激荡,两人同时后退,双脚在清潭冰层上,各自犁出两道沟壑!

    李冠书再吐一大口鲜血,伤势更重!

    他恶狠狠的盯了桃树上的宋娇一眼,眸子里充满仇恨,若非对方“易水寒”的压制,李冠书的处境又怎会如此狼狈,被李晔进攻一次,他就吐血一次?

    然而无论他如何仇视宋娇,雪花仍旧片片飘落。

    李冠书背后,就是百尺冰瀑,他已无路可退。

    他不打算再退。

    再退必死!

    李冠书右脚在冰层上重重一踏,冰层破裂,潭水飙飞,他顺着百尺冰瀑,拔地而起。

    李冠书充满仇恨的双目,落在李晔身上,死死盯着他,嘴角的鲜血让他看起来分外狰狞:“一个二十年不能修行的废物,一个才练气四层的蝼蚁,你凭什么能胜我堂堂左卫大将军,修为已达练气六层的皇朝国公?今天,我一定要你死!”

    李冠书右手高举过顶,在半空中再度凝聚出一杆丈八长槊,于电光火石之间,纵身向李晔猛地刺下,“什么狗屁安王,给我去死!”

    就在这个刹那,百尺冰瀑上,那轮明亮的圆月,被骤然涌起的红云,遮住了面目,二十丈的范围内,红云如霞,遮天蔽日。

    在红云中心,有红黑色的巨大漩涡凭空出现,彼处红云激荡,闪电乍现,噼啪作响,气象万千。

    一条长达二十丈的红色巨蟒,从漩涡中现身蹿出,啸声凄厉而骇人,以千军过境万马奔腾之势,携灵气狂潮猛地扑下,顺着李冠书刺出的丈八长槊,直取冰瀑前清潭上的李晔!

    若说李冠书冲击宋娇时,是他的全力一击,那么此时的李冠书,就是临死反扑,威力更甚!

    红光映红了半边天空,也映透了百尺冰瀑。

    手持长槊纵身扑杀而下的李冠书,七窍流血,模样狰狞,如同鬼神!

    李晔早已拔地而起。

    汇聚龙气之力与青莲之力的卢具剑,青芒如匹练。

    “不上昆仑不见天,天池一剑杀天仙!”

    李晔长发如墨泼洒,衣袂迎风潇洒,一剑向李冠书斩下:“紫气天池剑!”

    剑气有千百,悉数如流星。

    剑身如月。

    这一刻,流星赶月!

    两者相遇之前。

    漫天的飞雪里,忽然平地起风暴,狂风如龙卷,雪花飘忽不定,凄风怒号!

    夜空下的冰天雪地中,红云翻腾,红蟒扑袭,弯月劈斩,流星似蝶,雪花飞溅,风暴席卷。

    二十丈的红色巨蟒,本已瞬间到了李晔面前,却在突然之间,速度骤降万千,每进一寸,都显得无比艰难,直至几乎不动!

    冰霜,覆盖了蟒头,又顺着蟒鳞,覆盖了蟒身;覆盖了长槊,又顺着李冠书的手臂,覆盖了身躯。

    李冠书神色僵硬,双眸因为惊恐,而瞪得比铜铃还大,他浑身的毛发,都跟着身躯颤抖起来,他看到了李晔挥剑斩下,剑气逼人,瞬发瞬至,他肝胆欲裂,偏偏无从应对,他神魂出窍,张嘴欲喊,却偏偏发不出声。

    这一刹那,他犹如一根木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黄泉之路,蔓延到他脚下!

    只是一刹那。

    弯月落下,流星纵横!

    蟒灭!

    槊毁!

    剑气直至李冠书身前。

    噗嗤一声,血溅七步。

    李冠书倒飞而出,撞上百尺冰瀑!

    冰瀑碎裂,身躯撞上崖壁,砰然作响!

    剑气尾随而至!

    百尺冰瀑,在剑气下,瞬间碎为齑粉,尽数化为雪花,当空激射,四下飞落!

    所谓冰瀑,不复存在。

    李冠书瘫软的身躯,泥巴一般颓然滑落。

    这一刻,他心如死灰。

    就这么败了?

    被李晔这个后辈,这个二十年不能修行的后辈,击败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偏僻角落?

    谁能想到,就是这个刚刚加冠的年轻人,一日练气,两月之间,修为暴涨,速度快到这种地步?

    谁能预料,这个府上没有高手坐镇的,没有人重视的年轻安王,会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得到一个早已名动江湖的高手相助?

    最不该发生的,是在这样的情况,自己像是一只没头苍蝇一般,冲了过来,与李晔捉对厮杀,不死不休。

    李冠书想抬起头,瞪李晔一眼。

    但他做不到,他已浑身无力,且四肢在冰霜中,正变得无比僵硬。

    他是左卫大将军,上过沙场,有过血拼,立过功勋;他是皇朝国公,身份尊贵,地位显赫,曾受无数人敬畏;他走在这天下的绝大多数地方,都是达官显贵拥簇!

    但战败的落魄场景,好似也没什么不同。

    李冠书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死了,他还有那么多荣华富贵,没有来得及享受......美妾成群,珍宝盈室,良田千倾......这回的牛首山风波,不就是因他侵占旁人田产而起?

    他才刚得到那些良田,那些良田,还没为他带来第一批财富......

    他怎么舍得死!

    他突然很后悔,后悔怎么要到这牛首山来,趟这趟浑水。

    他更加后悔的,是怎会要侵占方员外的良田,引发这一系列乱事......

    他想要活着!

    只是,他已身不由己。

    在瀑布上的溪流中,已经蓄积太久的溪水,至此咆哮而至,当空倾泻,飞流直下!

    李冠书落在冰潭上,被瀑布清流撞击,四脚朝地,如死人一般,被卷了出来,他脸贴着清潭冰层,滑出来数步远!

    这一路,鲜血铺地,显眼至极。

    李晔缓缓飘落,手持长剑,步步走到李冠书身前。

    李冠书抬起头,双目无神,犹如死鱼眼,嘴里不停吐着鲜血,身躯无处不在冒着血泡。

    李晔举起卢具剑。

    李冠书双目陡然一睁,一声低喝:“慢着!”

    这一声叫喊,耗尽了他仅剩的力气。

    他费力抬起头着李晔,满脸哀求,他遍体鳞伤、长发披散,狼狈不堪的看着李晔,可怜到了极点,他双手撑在冰层上却止不住颤抖,他浑身都在痉挛,他的声音断断续续,尽是恐惧:“看在我们同是宗室的份上......你还是我侄儿......我有无数财富,都可以给你,我有许多宾朋,可以助你青云直上......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行不行......”

    “不行。”李晔道。

    剑起。

    血溅。

    人头落!

    世间再无邢国公!

    李晔归剑入鞘,掠回石岸。

    漫天雪花,至此方散。

    于是冰潭复为清潭,绿林重焕生机。

    山林在瀑布的水汽中,氤氤氲氲。

    月光皎洁,清辉似歌。

    李冠书的尸首,沉入清潭,又顺流而下,不知飘荡何处,如一节朽木。

    唯独被鲜血染红的溪水,证明了那不是朽木,而曾是一具鲜活的身体。

    宋娇从桃树上飘然而下。

    她落下的时候,正有一瓣桃花落。

    落在美人肩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