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十七章 撩拨
    在宋娇“易水寒”的压制下,李冠书仅是能够调动的灵气力量,就只有练气五层的水平,就更不必说,他每调动一次灵气,都要自伤己身,所以李冠书实力下降了很多。

    而李晔经过方才一番实战,现在也弄清了三朵青莲,对自己修为之力的提升,如今的李晔,仗着龙气、青莲、卢具剑之力,再配合《紫气东来》的功法,对战修为比他高一品的修士,已经是全无压力。

    如果对手没什么好的法器功法,他甚至可以直接碾压,以他现在练气四层的修为,哪怕是面对一般的练气六层高手,不说能够硬拼,至少可以全身而退。

    所以方才将李冠书斩于剑下,实在是半点压力都没有。

    宋娇来到李晔身旁,好似初见一般,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个遍。

    她那双仿佛随时,都春意荡漾的水亮眸子里,此刻流溢着不加掩饰的惊奇之色,她说话的时候,眼角含着笑意,啧啧赞叹道:“原本你向李冠书动手的时候,我还担心你来着,怕你被他的临死反扑所伤,实话说,李冠书使出‘九啸惊蟒诀’禁术时,我也怔了一下呢,若是你动作再慢些,我可就控制不住那红蟒了。”

    “而后李冠书向你讨饶,我也以为你会犹豫,至少会迟疑一下。没曾想数载未见,你竟已有了这等杀伐果断的性子,精湛出众的战技,还有你修炼的功法,那真是厉害得紧......袁天罡的传承,真就厉害到这个程度,可以完全改变一个人?”

    李晔笑了笑:“宋姨的‘易水寒’才是真正厉害。”

    他没有直接回答宋娇的问题,等于是变相默认,这没办法,《紫气东来》的功法,这世界好像知道的人很少,他只能让袁天罡来背着个锅。

    得了李晔的奉承,宋娇笑面如花,兰花指隔空点了他一下,妖媚道:“小色鬼的嘴可真甜。”

    李晔暗暗汗颜,心说我什么时候就坐实了小色鬼的身份了,不过面对宋娇这样的尤物,他也懒得去争辩这些,索性调侃道:“若是嘴不甜,还怎么做色鬼?”

    宋娇先是一怔,大抵是没想到,李晔会突然一本正经跟他插科打诨,随即咯咯笑道:“原来还是一只胆大的小色鬼,都敢跟宋姨耍嘴皮子了。”

    宋娇如此妖媚,李晔舔了舔嘴唇。

    他修行已经这么久,穿越后还没怕过谁,若是以前那个李岘之子,肯定对宋娇颇为敬畏,但李晔可没有敬畏之心,他嘿然笑道:“宋姨说我跟你耍嘴皮子,那岂不是宋姨也在跟我耍嘴皮子?真说起来,好像我并不亏啊!”

    李晔舔嘴唇的模样,落在宋娇眼里,她哪里还能不明白这话的双关含义,顿时霞飞双颊,恼羞成怒,却又不愿承认老江湖的她,被李晔这个“愣头青”给撩拨了,平白失了面子。

    于是,宋娇迈动两条弹性十足的大长腿,扭着不堪一握的小蛮腰,风韵十足的走到李晔面前,一张比牡丹花还要娇艳欲滴的脸,凑到李晔鼻子前,隔着不到两寸的距离,双目充满“杀气”看着李晔,笑里藏刀:“花前月下,小色鬼莫不是色迷心窍了?要不要宋姨教教你,怎么才能把嘴皮子耍得好?”

    宋娇“咄咄逼人”,李晔稳如泰山,他心说我可是万花丛中过,花叶沾满身的情场浪荡子,你跟我说这些,还这般做派,简直是对我男人身份的无视,当下二话不说,脑袋往前一凑,朝着那两瓣水蜜桃般的红唇,一下子就咬过去。

    宋娇不愧是大高手,反应快得出奇,间不容发之际,她施展身法迅速飘退数步,这才没有被李晔得逞。

    不过如此一来,美人是真的受了惊吓,气势上完全落了下风,败得彻彻底底,她睁大了晶莹剔透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瞪着李晔,美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晔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她怒道:“你这登徒子,轻浮!”

    得胜的李晔抬起下颚,洋洋自得,心说你修为是比我高,但也仅此而已,想撩我,你怕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栽的,见宋娇瞪着自己,李晔挤眉弄眼,用“破罐子破摔”的语气道:“色鬼轻浮怎么能叫轻浮?”

    也亏得是两人方才并肩作战一场,算得上是“一起扛过枪”,关系已经拉近不少,再加上宋娇撩拨李晔在先,也不好真的生气,这才平白让李晔有了这个“逞能”的机会,她心头虽然暗恨,却偏偏无计可施,自视甚高的美人,总不能威胁李晔,我要向你老子告发你吧?

    美人心头纳罕:“这小鬼小时候唯唯诺诺,性子疲软得很,现在怎么这么强势了......安王没跟我提过这茬啊,难不成,这又是袁天罡的传承在作怪?也不对,没听说袁天罡那厮是个风流浪子啊,他的传承怎么会让人变成这番模样......”

    花前月下,美人很尴尬。就在宋娇苦思怎么找回场子的时候,山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接着一阵地动山摇,伴随着隆隆雷声,好似有千斤巨石,正从山头滚下。

    闻听这般动静,宋娇面色微变,再无跟李晔斗法的心思,凝神向彼处看去。

    李晔若有所思的问宋娇:“南宫第一三剑破观后,有人迎上半空与其对战,那人是何等身份,宋姨可知?”

    宋娇愤愤瞪了李晔一眼,还在为刚才的事不平,不过也仅此而已:“先前跟你提过,牛首关蓄养那池青莲,是终南山出的主意,关系到道门扶立某位枭雄——也就是黄巢,祸乱大唐根基的大局,这么大的事,终南山不会不派人来看护,你先前看到的那人,便是终南山门人,如若不然,南宫第一即便是‘步月三剑’斩完,以他的修为,也不可能被纠缠这么久,仍是没有取胜。”

    “打的确实够久。”李晔点头道。

    宋娇冷哼一声:“牛首山道观里,还有一位不出世的老人坐镇,修为比许清丰更高,应该是这两人联手,才挡住了南宫第一。”

    “听宋姨的意思,这个南宫第一,很是厉害?”李晔又问,他虽然生在长安长在长安,但对钦天监知之甚少,那地方其实非常神秘,再者以他之前的情况,也无法接触到这样的高手,南宫第一的名字也只是有所耳闻而已。

    “南宫第一。”宋娇看了李晔一眼,“你听这个名字,就该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高手,如果没有卓绝的修为,凭什么敢取名叫第一?”

    说到这,不等李晔答话,她又撇撇嘴,不无讽刺道:“当然,这名字是他自己取的,说到底,也就是个自恋成癖的家伙。”

    李晔神色怪异,宋娇的话,明显前后矛盾,不过他也不难理解缘由,宋娇是现存的白鹿洞弟子中,最为出众的一个,她有这样的修为,还有那样的名声,当然不会甘居人下,难免对自傲到给自己取名叫第一的南宫第一,有些微词。

    李晔于是附和宋娇道:“照宋姨这么说,这南宫第一,干脆给自己取名叫南宫天下第一算了,想做天下第一嘛,为何不痛快些?”

    他这话当然满是嘲讽之意,但在宋娇听来,就觉得分外悦耳,美人当即露出笑容,看李晔的眼神,颇有欣赏之色:“南宫天下第一,他要敢真这么取名,我倒是服他了,哈哈......你这嘴可真是......”

    宋娇知道李晔是在附和她,说这话也是让他开心,她刚想说你这嘴可真是甜,但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就想到方才两人斗法的“不愉快”经历,条件反射般闭了嘴,又没好气的瞪了李晔一眼,改了下文:“毒得很!”

    李晔哈哈大笑。

    虽然在他看来,宋娇这话仍然有机可趁,但耍嘴皮子这种事,偶尔为之可以增添意趣,一个劲儿的纠缠就显得低俗且面目可憎了,所以没有多言。

    他笑了两声,陡然止住,脸色微变:“坏了!我在这耽误这么久,也不知上官倾城和吴悠怎么样了!”

    ......

    上官倾城的情况很不好。

    在南宫第一三剑破观造成的大地震中,为躲避漫天横飞的剑气与山石瓦砾,她和李晔被迫分离,好不容易挨过那场劫难,修为刚入练气的上官倾城,实力低微,又没有李晔那样的好运气,已是受了不轻的伤。

    在玄武负碑的石像后,简单把伤口做了处理,上官倾城没有停留,她心里记挂着李晔的安危,便依照之前依稀的记忆,往李晔消失的地方追寻。

    彼时道观已经大乱,墙体坍圮,屋毁路断,间或有山石滚落,而且到处都是受伤的三清观弟子,上官倾城虽然全力施展身份,仍是走得不快。

    跑了一段路,没找到李晔,却发现有许多身着玄色星月袍的修士,从四面涌向三清观,上官倾城便被拦住,好在她没有身着道袍,对方在知道她的身份后,就没再理她,但是一路来碰到了好几拨这样的人,也耽误了不少时间。

    直到她碰到李靖安。

    身后跟着妇人随从的李靖安,一看到上官倾城,便满面笑容的迎了过来,询问她的情况和李晔的下落。

    上官倾城不知李靖安与李冠书,已经勾结到一处,正在纳罕对方为何会完好无损出现在此处,心里想着,可能是被随从救了,听到李靖安的问题,如实回答了两句,忽然感到不妙,正欲抽身退走,已是来不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