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十八章 一剑
    上官倾城忽然感到不妙,正欲抽身退走,已是来不及,李靖安的随从,已经站到了她身后。

    此处是一条山道,有百十级石阶,一侧为山崖石壁,一侧为林木密布的陡坡,不知有多高。

    上官倾城从山上下来,被李靖安挡住前路,那名妇人一跃而起,落在她身后,就完全隔绝了她的退路。

    这副阵仗,让上官倾城悚然一惊,她沉下脸来,盯着面前面露微笑的李靖安:“李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此处光线并不明亮,但也并非不能视物,参天老树浓密的枝叶上,有碎片般的光华,不时落下,那是南宫第一与人交手产生的动静。

    李靖安手持折扇,在胸前轻轻摇动,面上挂着阴测的笑意,这让他看起来既不风流儒雅,又显得阴沉怪异:“没什么格外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上官姑娘,你走不了了。”

    他明明可以把话说得更明白直接,但偏偏要故作姿态,在李靖安看来,真正的大人物,是从来不需要把话说明白的,而真正的高手,说出来的话,也总是让人琢磨不透。

    李靖安虽然既不是大人物,也不是高手,但这并不妨碍,他以未来的大人物、大高手自居,所以他觉得他的姿态,应该跟普通人不一样。

    上官倾城握紧横刀:“你要杀我?”

    李靖安微微笑了笑,他的动作永远都是这么轻这么含蓄,他认为这是格调:“就算上官姑娘跪下来求饶,你今天也必须死。”

    说到这里,李靖安忽然想到什么,于是他话锋一转:“当然,如果上官姑娘愿意舍弃李晔那个废物,转投本公子麾下,那本公子也是会怜香惜玉的,毕竟上官姑娘是如此美艳动人......上官倾城,这名字真是没有叫错,像上官姑娘这样的美人,确有倾城之姿,说实话,若是就这样杀了你,本公子也有些舍不得呢。”

    “你做梦!”上官倾城咬牙切齿。

    李靖安沉下脸来:“上官姑娘,本公子好心赏你一条生路,你休得敬酒不吃吃罚酒。李晔那个废物有什么好的?不过就是机缘巧合之下,得了袁天师的传承而已,你还真以为,他能反了天不成!”

    上官倾城深吸一口气,正要拔刀,忽然心念一动,冷笑出声,充满嘲讽和同情的看向李靖安:“我明白了,你就是嫉妒殿下。殿下才智双全,先是看破了李冠书的阴谋,救了众人,后又布下棋局,引得卫天河留下罪证,得到大家的感激,而你,什么都没有做到......你眼红殿下被大家尊敬,成为大家眼中的英雄,而你就像个喽啰一样,只能站在一旁,没有人理会!”

    上官倾城站直身躯,看李晔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可怜虫:“李靖安,之前在长安的时候,大家都说,你是这一代宗室子弟中的第一天才,你洋洋自得,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但是现实给了你棒头棒喝,这回牛首山之行,事实已经证明,跟殿下一比,你什么都不是!所以你想要我背叛殿下,以显得你比殿下厉害,我告诉你,你这是痴心妄想!我上官倾城,生是殿下的人,死是殿下的鬼,绝不会向你这种.......蝼蚁,低头!”

    李靖安顿时怒不可遏,脸上的伪装再也持续不下去,被戳中心事的他,双目通红脸色狰狞,发出一声怒吼:“你找死!”

    他一步踏出,练气四层的修为,勃然爆发,激荡的灵气,让他衣袍鼓荡,掌气转瞬就到了上官倾城面前!

    上官倾城神色平静,她拔刀。

    刀未出鞘,李靖安一掌先至,拍在她肩头。

    上官倾城倒飞出去,后背撞在石壁上,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但她毫无惧色,双目决然,决然拔刀。

    只是在李靖安的修为压制下,横刀怎么也拔不出来。

    李靖安目光凶狠,如一头毛发竖张的野狼,他盯着上官倾城:“你连刀都拔不出来,还怎么跟我斗?拿什么跟我斗?”

    他深吸一口气,杀意毕现:“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跪下来,给我磕头,痛骂李晔那废物,我就给你一个投靠我,活下去的机会!”

    “做梦!”上官倾城牙关紧咬,随着这两个字喊出,全身修为之力,忽然猛地爆发,噌的一声,横刀被她拔了出来。

    她举刀,向李靖安当头劈斩而下!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等你死了,我会再杀了李晔,让你们在黄泉路上团聚!”李靖安怒发冲冠,修为之力再无保留,一拳向上官倾城轰去。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七彩琉璃光,闪电般击了过来,挡住李靖安的拳芒。

    吴悠从石阶顶端,踏空而下,转瞬到了上官倾城身旁,她收回双环,面色不善盯着李靖安,怒斥道:“李靖安,你疯了不成!竟然对晔哥哥的人下手?!”

    李靖安怒火不减:“郦郡主,我奉劝你最好让开,今日我非杀她不可!”

    吴悠柳眉倒竖:“李靖安,你最好说清楚,你怎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不会让你杀她,就算我不出现,晔哥哥知道了这件事,也必定将你扒皮抽筋!”

    “住口!”李靖安怒火更甚,“李晔那个废物,一个练气三层的蝼蚁,就算我杀了他的人,他又能拿我那怎么样?!他敢对我怎么样?杀了我吗?哈哈哈哈!他有这个实力吗?有这个胆量吗?!”

    吴悠沉下脸来,她正想说什么,李靖安的随从,已经回到他身旁,对他轻声耳语了几句,大意是让他大局为重。

    李靖安目光闪烁几下,终究是控制住了怒气,硬邦邦的对吴悠道:“我实话告诉你,南宫第一今天之所以能来,是邢国公请动了他!邢国公是皇朝大员,更是韦公左膀右臂,他有多么大的势力,想必郦郡主现在应该了解了。南宫第一既然到了,三清观的谋反之名,便不难被坐实。也就是说,我们此行前来,查探山村被祸害一事,真相已经很明显!”

    李靖安目光凌厉了几分:“所以,李晔那个废物,查到的所谓事实,根本就不存在——邢国公不允许它存在!现今,我已经跟邢国公达成协议,接下来,只要你们也接受这个‘真相’,邢国公会补偿你们,不会让你们失望。”

    李靖安最后道:“我们此行到牛首山来,为的是通过考核,顺利出仕。既然如此,没必要节外生枝,与邢国公交恶。只要我们帮了邢国公这回,我们出仕,他会尽力相助,帮我们谋取更好的实权官职。个中利弊,郦郡主应该懂得权衡!”

    听完李靖安的话,吴悠和上官倾城都怔了怔,片刻后,前者怒道:“卑鄙!你们休想,这件事不可能......”

    她的话还没说完,她那名随从老者,就走到她身后,对她轻声耳语道:“邢国公势大,如今的朝堂,是韦公当权,咱们没必要跟他们死磕。我们说出真相,哪怕是扳倒了邢国公,也会得罪韦公,这对郡主和驸马日后的仕途不利,这回只要能得到我们想得到的就行......郡主以大局为重......”

    吴悠和李靖安的随从,不仅是来保护他们的,遇到这样的事,以他们的阅历,也会帮助年轻的吴悠和李靖安,做出该有的选择。

    “这不可能!真相明明已经被晔哥哥查明,功劳是他的......”吴悠转头对老者怒目而视,“而且,我也不信他说的话!”

    李靖安扬起下颚,智珠在握:“郦郡主,我的话,字字属实,你若是不信,只需要稍等片刻就行。“

    他说到这里,露出残忍的笑意:“想必天亮之前,邢国公,就会提着李晔那厮的人头归来......”

    吴悠还想说什么,却被老者拉住:“郡主切勿意气用事,否则老奴无法跟驸马交代......”

    上官倾城一见这阵仗,就知道局势已坏,而且李晔凶多吉少,让她悲愤莫名,再也坐不住,举刀冲出,向李靖安一刀斩下:“我先杀了你!”

    “找死!”李靖安冷笑一声,“郦郡主,李晔得罪了邢国公,今夜必死无疑,他的这个随从,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我劝你不要拦我......”

    说着,李靖安狞笑轰出一拳,练气四层的修为毫无保留,顿时拳劲如风,吹断了无数林木枝叶,直奔上官倾城面门!

    “住......”吴悠一步踏出,就要出手,却被老者一下子就给拉回去。

    李靖安这一拳轰出,拳芒长达丈余,形成一个偌大的气拳,映亮了石壁山林,直奔上官倾城面门,以他练气四层的修为,这一拳若是轰到上官倾城,后者绝无活命的可能!

    眼看拳芒已经到了上官倾城面前。

    吴悠被老者拉住,已经来不及出手,她又气又急,朝上官倾城大喊:“快退!”

    上官倾城眼神决然。

    双手握紧横刀,毫无后退之意。

    她知道她必死。

    就算她退了,也逃不掉。

    与其做个逃兵而死,不如持刀战死。

    这一刻,上官倾城决然赴死。

    她只是觉得遗憾。

    遗憾往后再也不能跟在李晔身旁。

    那真可惜。

    李靖安说李晔今夜必被李冠书斩杀,上官倾城不信。

    她相信,李晔一定能够从李冠书手下逃走,活着回去。

    从太玄顶开始,李晔已经创造了一连串奇迹。

    上官倾城相信李晔,哪怕全世界都不信李晔,她也信。

    所以当气拳临面,映亮她白皙的脸,嫣红的唇时,她只是在心里默念:“殿下,一定要活下去......不要为我报仇!”

    为她报仇,就会交恶李靖安的父亲恭亲王,上官倾城不希望李晔那样做,因为现在的李晔,在长安城,本就是“举目无亲”,她不希望李晔为她,再多竖一个敌人,增添许多麻烦。

    临死这一刹那,上官倾城心绪平和,她嘴角微动,甚至笑了一下。

    作为李晔的战士,她为李晔战至最后一刻,没有辜负李晔。

    “混账!”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怒喝骤然响起。

    那喝声是如此响亮,犹如惊雷,可想而知发出声音的人,愤怒到了何种地步。

    众人循声望去。

    有一人,从石壁对面的陡坡下,突然跃起。

    圆月在他背后。

    他双臂张开,一手持剑,身躯如雁,气质若仙!

    他出现的如此突然,就像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

    伴随着他的怒喝,长剑高举过顶,轰然劈下,一道青色匹练,瞬间当空斩落!

    李靖安轰至上官倾城面前的拳芒,被匹练斩中,竟然毫无悬念,干脆利落当空破碎、消散!

    青色匹练犹有余势,斩在石壁上,轰的一声巨响,石粉四溅,烟尘团起,整个崖壁都跟着抖了一下!

    烟尘下,石壁上,留下一道宽达三寸,深过三尺,长逾一丈的沟壑!

    这道沟壑,震撼了在场所有人。

    他们怔怔望着那道沟壑,尽皆无言。扪心自问,换了他们自己,能否接住这道剑气。

    答案很明显——不能!

    即便是吴悠和李靖安的随从,也没有把握,能接下这样一剑!

    李靖安愣在那里,看着那道沟壑,恍然失神。

    这一剑,太强!

    来人,是高手!

    真正的高手!

    他是何人?

    众人愕然旁顾,想要看清那人的面目。

    莫不是南宫第一到了?

    除了南宫第一,这牛首山上,还有谁,能斩出如此威力的一剑?

    可南宫第一,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又为何要救上官倾城,而且还发出那样一声惊雷般的怒吼?!

    众人眼前,是被剑气波及,碎为齑粉,当空飘落的无数枝叶!

    那人,背对圆月,踏叶而来。

    ——————

    本来打算昨天三更,然后在三更的时候,祝大家国庆快乐的,然后...没有第三更...大家国庆快乐。

    感谢123安的春天的万赏。

    感谢毒蛇兄、冷月洛枫、horse7tiger、旧友丶1987、再见别在贱了、外星飞碟g、刀青山、Zhumengsang、池夕jijin的捧场月票和众兄弟姐妹的支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