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六十章 惊蛰
    李晔斩下这一刀时,吴悠等人无不是瞪大双目。

    眼见寒冷刀锋落下,李靖安更是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大喊:“安王饶命!”

    噗嗤一声,刀锋入肉,在李靖安身前,划出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

    刀劲让李靖安从树梢上坠下,脸朝地面扑倒在泥土上,浑身痉挛四肢颤抖,犹如旱地鱼儿一样,大口呼着粗气。

    重伤。

    一声凄厉的尖叫,从密林间传来,李靖安的那名妇人随从,嘴角犹有血迹,双目已是猩红,如同着魔一般,不管不顾向李晔飞扑过来。

    “我杀了你!”妇人并指成剑,全身灵气勃发,整个人都变成了一柄利剑。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李晔冷哼一声,“做错事,总要付出代价。”

    一刀斩下。

    以身为剑的妇人,还未冲到李晔面前,就被李晔刀气击中,半空中浑身血雾爆闪,在短促的惨叫声中落地。

    落地后,便成了一个血人,再无半分声息,唯有双目凸出。

    李晔收了横刀,再没看趴在地上的李靖安一眼,负手登上石阶:“回去告诉恭亲王,若是他不懂得教子之道,下回再让你挡我的路,就不是杀你一个随从那么简单了。”

    捡回一条命的李靖安,扑在地上艰难抬头,望着李晔远去的背影,心中已是忘了仇恨,只有侥幸生还的庆幸。

    唯有真正面对过李晔的剑气,才能切身体会到李晔的恐怖,只有真正凝视过李晔的眼神,才知道那里面的杀机绝非虚假。

    此时的李靖安,只想快些离开这里,离李晔远些,越远越好。

    李晔没有杀李靖安,自然有他的考虑。

    他虽然杀伐果断,却不是没脑子的愣头青,他手里又没有恭亲王的把柄,李靖安也没有亲自动手要杀他,这回若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冒然杀了李靖安,或是废了对方的修为,就会担一个宗室子弟自相残杀的罪名,宗正寺那里不好交代不说,日后恭亲王也非得跟他不死不休。

    如今他羽翼未丰,还没到处树立死敌的打算,这跟对付李冠书李曜父子是不同的。另外,今夜他斩杀李冠书,彼时并无旁人在场,事后他打死不承认,至少没人能在明面上,指摘他的不是。

    重伤李靖安,斩杀他的随从,这个教训已经给的足够。

    看着李晔拾级而上,吴悠的随从老者,微微低下了头,不敢去看对方。现在他终于认识到,他先前错看了李晔,对方的杀伐果断,远超他的意料。

    老者幡然醒悟,方才李晔看他的眼神,充满杀气,绝对不是故作姿态,而是真的对他起了杀心。李晔能杀李靖安的随从,自然也能杀他——石阶前躺着的妇人尸体,已经无比雄辩的说明了这点。

    老者暗暗心惊的同时,心头也是一片苦涩,李晔之所以重伤李靖安,斩杀那名妇人,直接原因便是为上官倾城出头,老者偷偷看了上官倾城一眼,那不过就是个刚入练气的修士罢了,修为低得可怜,而且本身身份并不显赫,更没有什么家世可言,但李晔偏偏就是为她而怒,伤了李靖安杀了妇人,不惜与恭亲王结怨,护短到这个份上,实在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由是老者也明白了一点,日后若不是情非得已,万万不能得罪李晔身边的人,尤其是这个上官倾城,今天上官倾城并未受太大的伤,就引得李晔如此盛怒,日后若是真害了这些人,还不知要承受李晔多大的怒火,惹下多大的麻烦。

    想到这里,老者不禁暗自叹息一声,作为吴悠的随从,驸马府公主第的门客,他的身份跟上官倾城差不多,眼见上官倾城跟了这样一个维护自己人的主子,老者也不由得有些眼红,暗叹一声同遮不同柄,同人不同命。

    眼红上官倾城的,不仅是老者,吴悠也是一样,她暗自嘀咕道:“晔哥哥这也算冲冠一怒为红颜了?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命......”

    不过吴悠很快就想明白,李晔对付李靖安,也不全是为了上官倾城,所以很快就释然不少,她自我安慰道:“晔哥哥是要做大事的人,当然要维护自己人了,这并不奇怪......”

    自我说服很有效,豆蔻年华的少女,很快就笃定了这一点。

    上官倾城不知道吴悠和老者的心思,她已经感动的一塌糊涂,看着李晔的双眸,星海般灿烂,就差没有往外冒星星了。

    李晔将横刀递还给上官倾城,对吴悠道:“今夜牛首山大乱,其他宗室子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无论如何,要先找到他们,然后才好一起回长安。”

    他这正说着话,宋娇已经从枝头飘了下来,正好落在上官倾城旁边,眉眼妖媚的女子,拉起上官倾城的手,咯咯娇笑道:“殿下,看你把人家感动的,脸都红到了耳根,连手也发烫了,只怕是已经芳心暗许。有道是花开堪折直须折,殿下可莫要辜负了娇娘子啊。”

    李晔没理会宋娇的打趣,这婆娘先前在瀑布前吃了亏,这是想找回场子:“这是一位.......嗯,江湖高手,暂时投靠了我,算是我安王府的门客了。”

    宋娇身份敏感,所以之前就和李晔约定,这回去长安不能暴露身份,好在她本就精通易容术,只要不动用“易水寒”这样太有标志性的功法,倒也不用担心被人察觉,先前李晔能认出她来,也是她没有掩饰自己气质的缘故。

    宋娇突然一闹,上官倾城白皙的脸愈发娇艳欲滴,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她是个直性子,不善打嘴仗,正无地自容,听了李晔的解释,这才忍住拔刀把宋娇砍翻的冲动。

    吴悠的反应比较直接,一脸惊奇的拍手,不无惊艳与雀跃:“好漂亮的姐姐!”

    众人相互见过,也不多作逗留,一道去寻找其他宗室子弟。

    好在宗室子弟都不是软柿子,有随从看护不说,还有保命法器,而最弱的李芨已经被淘汰,所以这场地震虽然杀伤了不少三清观弟子,这些宗室子弟倒是没什么大碍,接连被联系上。

    众人汇聚之后,来到一处视野较为开阔的平台,顶峰上的天空,南宫第一还在跟人交战,只不过对手不是两个,而是一群,也亏得是这样,他们才一直打到现在,不过在众人开始好整以暇观战的时候,战斗已经落下帷幕。

    帷幕落下的方式,是破观三剑再现。

    三剑斩出,三道惊雷之音凭空炸响,三道十丈长的青色匹练落下,围攻者便被斩得七零八落,下饺子一般从半空落下,瞬间伤亡过半,余者见势不妙,纷纷抽身就逃。

    不过南宫第一也没追,估计是打到现在,他自己也累得够呛。

    “云雷落地知惊蛰,三剑当归唯步月。”宋娇抬首望着星海下的盛景,眼眸里跳动着跃跃欲试的火焰,“惊蛰剑,步月功,的确是名不虚传。老娘若是再年轻几岁,这时候就冲上去跟他战上了。”

    言罢,约莫是觉得有些失言,宋娇自嘲一笑,对李晔道:“南宫第一这厮,虽然口气大得没边,到底还是有实力的,他手中的‘惊蛰剑’,位列天下十大名剑之一,而这‘步月功’,更是他自己所创。”

    “当年南宫第一闭关数载,创出‘步月功’之后,便前往长城古北口试剑,当时恰逢草原蛮子南下打草谷,有一股数千骑的骑兵,偷袭古北口关隘,被他撞个正着,这厮便拔剑出鞘,单人跃过城墙,向数千骑挥了三剑。”

    “传闻南宫第一挥剑的时候,也如方才这般,天降惊雷,剑气当空斩下,深入骑兵大阵,直达百步,百步之内,人马俱碎。三剑过后,骑兵阵中出现三道剑气沟壑,整个阵型被分割成四块,杀伤八百有余,一向以勇武无惧著称的蛮子骑兵,哭声震天,连古北口关隘的城墙都没摸到,便仓惶退走。”

    “古北口一役,南宫第一一战成名,此后便有了这句称赞:云雷落地知惊蛰,三剑当归唯步月。说的便是‘步月三剑’之后,千军万马也只得乖乖归去。”

    说完这些,宋娇嫣然一笑:“不过嘛,这厮虽然修行天赋出类拔萃,但脑子并不好使,修炼之外的事,可谓是一窍不通,这回之所以出现在牛首山,估摸着也是被李冠书忽悠了......”

    宋娇的话还没说完,当空一道长虹砸落,在众人不远处砸出一个深坑,惹得烟尘四起。

    烟尘还未散去,一个身着白袍,面如冠玉,书生模样的青年男子,便提剑走了出来,他瞪着一双并不大的小眼睛,怒气冲冲,仿佛这世界欠了他许多钱,看到李晔等人,开口便是质问:“你们谁看到李冠书那混球了?叫他出来,我要宰了他!”

    李晔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一句话来,他看了看暗自得意,一副我没骗你吧表情的宋娇,伸出大拇指,报以果然如此的眼神。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