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六十九章 偶遇
    留下康承训的头颅后,李晔和宋娇在山林中潜行片刻,来到一处山脊,眼看着康承训的随从,将他的头颅取下,在原地发怒,用术法轰断了无数林木,闪耀的白光中,他们踌躇片刻,果不出李晔所料,相继退走。

    七月时节,大多数时候夜色都很好,今日也是如此,沐浴在清辉中的山林,波澜起伏。宋娇在一块凸起的山石上坐下,松了口气,她倒不是自己怕自己应付不了追杀,而是担忧对方不依不饶追上来之后,以李晔的修为,难以全身而退。

    掏出腰间的烟枪,宋娇娴熟的卷了烟叶,点燃砸吧一口,吐出烟圈的时候,神情陶醉。

    李晔在宋娇身旁坐下来,暂作休息:“想必到了此刻,林仲和老齐都已安排妥当了吧?”

    宋娇看了李晔一眼,眼神不无奇怪:“刚杀了康承训,自个儿都还没脱离危险,就担心起别人来了?”

    李晔道:“冒充这两人是迫不得已,有了今日之事,他俩自然不能再出现在人前,包括他们的家人,都要妥善安排好,至少要保他们一生衣食无忧,不受人欺。”

    宋娇撇撇嘴:“啰嗦。林仲和老齐,都安排在了城外的庄园里,放心,只要你没有失势,他们会一直过得很舒坦。老李就从来不会过问这些小事。”

    安王府也是有田产的,有田产自然就有庄园。

    李晔也不是第一次听宋娇称呼李岘为老李了,并不觉得奇怪,他笑道:“父亲不问,是因为了解你们,知道你们能把事办得无可挑剔,我就差些,对你了解还不够。”

    宋娇抽着烟,望着山林有些出神:“那你可得快些了解。”

    李晔笑了笑:“我想深入了解,也得你给机会才行。”

    宋娇收回目光,乜斜李晔一眼:“小色鬼,在打什么歪主意,又想调戏老娘?”

    李晔双手一摊,无辜道:“你这样的话,可就没法聊天了,相处了这么久,难道你就没有发现,其实我真的很纯洁?”

    宋娇哼了一声,不屑一顾:“老娘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男人是个什么德行,老娘一清二楚。”

    李晔叹息一声:“别老自称老娘,我有多纯洁,你就有多年轻。”

    宋娇收起烟杆:“那我只怕已经在黄土堆里,埋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两人说着话,相继站起身,准备继续赶路,此地距离长安还有一段路程,不过现在赶回去,李晔还能赶在明早应卯之前,眯上一个时辰。

    只是两人还没动身,宋娇就率先停住脚步,一把拉住李晔,对他轻轻摇头,同时神色戒备的向身前不远处看去。

    他俩站着不动,没片刻,前方数丈开外,就有一群人从林木后出现,人数不多,只有七八人,观其模样,都是锦衣玉带,无疑是有官身的人,再看其举止,皆有高手风范。

    叫李晔诧异的是,在这群人中,他发现了异族面孔,也就是草原人。

    为首的是名中年男子,也只有他没有锦衣玉带,只是着了一件青衫,面向儒雅,但眉目含威,显然久居高位。

    “康承训虽然该死,但某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死在两个驿卒手里。两位做了这替天行道的事,为何不敢露出本来面目,也好叫我等瞻仰一番风采?”青衫男子负手而立,他站的地方比较高,所以此刻呈现出居高临下之态。

    李晔没说话,他现在仍是小厮装扮,相比较而言,宋娇假扮的年长男子,更适合与对方答话。

    “若是想要谢我们,那就不必了,让开道路即可,若是想拦住我们,向朝廷邀功请赏,只管动手便是。”宋娇冷笑一声。

    青衫男子面露微笑:“你我萍水相逢,何来相谢、相杀之说?”

    宋娇不屑道:“一看你们就不是中原人,想必来自北方,更何况还有草原人跟着?河北三镇中,你们是隶属幽州卢龙节度使,还是隶属镇州成德节度使?依我看,还是幽州的可能性大些,那里毗邻草原,军中将士多有草原人,连带着修士里也有草原蛮子。”

    “既然来自河北三镇,要说跟康承训没有过节,鬼都不会信,今日我二人手刃康承训,岂非正是帮了你们的忙?若是所料不差,你们到此,便是为杀康承训而来吧?痛打落水狗都追到了洛阳,河北三镇桀骜不驯,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从河东南下洛阳,途径魏博节度使辖境,不管对方是不是魏博节度使的人,都不可能在魏博节度使辖境内动手,而离开魏博节度使辖境南渡黄河,就能很快抵达洛阳。

    青衫男子听了宋娇一番话,颔首默然,他身后的修士们,都露出凛然肃杀之色,显然宋娇所说的话,就算没有全对,也对了一部分。

    “既是如此,我们真该感谢你们,那又何来相杀之论呢?”半响之后,青衫男子依旧是微笑说道。

    “磨磨唧唧,真不痛快。”宋娇如若果真是男子,这时候就要吐口唾沫了,“康承训坐镇河东,本就是为了制衡河北三镇与李国昌,现在他死了,难保朝廷不怀疑到你们头上。杀了我们,或是擒下我们,逼问出我们的身份,再丢给官府,这件事也就真相大白,你们自然不会被怀疑。”

    说到这,宋娇乜斜对方:“要动手就干脆点,别耽误我回去睡觉。”

    青衫男子再度沉默下来。

    “跟他们废话这么多作甚,这厮如此嚣张,看着就来气,不如干脆做了他们!”青衫男子身后,有一名大汉不忿道。

    青衫男子沉默不语。

    李晔深吸一口气,暗暗调动灵气,已是准备取出卢具剑,与对方厮杀一场。

    宋娇嗤笑道:“看你这畏首畏脚的模样,哪里配得上河北三镇的跋扈作风,莫非你们不是河北三镇节度使麾下,而是振武节度使李国昌的人?也对,都说康承训被迫离镇,是李国昌暗中作梗,想来此事不假。看来,你们也的确是李国昌的人,也只有他的人,才会这般磨机。”

    说着,宋娇陡然一声低喝:“动手还是不动手,给句痛快话!”

    “将军!”青衫男子身后的大汉,已是忍不住要出手了。

    青衫男子摆了摆手,制止了大汉的举动,他深深看了宋娇一眼,微笑不减:“康承训鱼肉百姓,祸害河东,天下志士,皆可杀之。杀之,则为英雄。两位既然是英雄,某怎敢冒犯?”

    青衫男子一抱拳:“后会有期。”

    言罢,转身就走。

    他身后的人,都有些错愕,但青衫男子态度已经表明,他们也只能遵命,相继跟上,消失在山林中。

    李晔暗松一口气,不由得端详宋娇一眼。

    “看什么?”

    李晔摇头轻叹:“看来我对你的了解,还真是不够。”

    宋娇的强,不仅强在修为,还强在心性手段,若非如此,怎能三言两句,将一场激战消弭于无形,让对方甘愿退走?

    对方既然现了身,就明显有出手的意向。

    宋娇毕竟曾是李岘的臂膀,有过叱咤风云的过往,有着名动江湖的实力。

    回长安的路上,宋娇对李晔道:“这群人,应该是幽州卢龙节度使的人。”

    李晔道:“前些年镇压庞勋之乱的时候,阴山将领朱邪赤心,率领沙陀部族的骁勇骑兵,在襄阳和淮南相继立下大功,他便被朝廷赐名李国昌,授振武节度使,坐镇朔州。”

    “河北三镇,统辖河北之地已经多年,现在突然加进来一个振武节度使,自然是原本三镇不愿看到的。也亏得是李国昌的沙陀骑兵骁勇善战,阴山驻军精锐异常,高手如云,河北三镇无法镇压,这才让其坐大。但这些年来,随着李国昌势力日盛,河北三镇忌惮不已,这回李国昌暗算了康承训,河北三镇自然要趁机做些什么。”

    “魏博、卢龙、成德河北三镇,又以幽州卢龙节度使,辖地与李国昌接壤最多,利益之争最大,所以这回卢龙节度使,派遣修士追杀康承训,想将此事嫁祸给李国昌,也就不足为奇了。”

    李晔默然片刻,继续道:“河北三镇,加上李国昌,上不遵朝廷号令,下有内部纷争,这原本是朝廷制衡河北的机会,只可惜,眼下的朝廷,皇帝昏庸,只顾享乐,大臣党争,无心社稷,已是顾不得这些了。”

    宋娇笑道:“你倒是直言不讳。”

    李晔现在已经白明白,宋娇之所以能三言两语,让那群高手退走,无非是把握了三点。

    其一,表现出对朝堂、河北之事的了如指掌,以彰显自身非凡的身份,让青衫男子忌惮,以为他们来自朝堂势力,进一步以为康承训之死,是死于朝廷党争,同时也不敢轻易动手。

    其二,在多番试探之后,判定对方很可能是幽州节度使的人,便有意将对方说成是李国昌的人,让对方以为,他们会将此事回禀身后的大人物,从而对李国昌心怀不满,引发朝廷对李国昌施压。

    其三,态度强硬,底气十足。在青衫男子怀疑宋娇与李晔身份非凡之后,看到他们的态度,也会忌惮他们暗中是否有人接应,即便是出手也可能讨不到好,还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左右康承训已死,青衫男子等人,也没必要冒着风险,去节外生枝,所以退走也就不足为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