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七十一章 上任(2)
    之前李冠书把李曜从安王府接回去之后,就调用了极大的资源,帮李曜修复被李晔击碎的气海,李冠书势力庞大财富充足,但也只是帮李曜修复了一部分气海。

    不过现在的李曜,的确有着练气一层的实力。虽然他这一生都只能停留在练气一层,但到底好过没有修为。

    李冠书的死,被朝廷定性成为救援宗室子弟,而死于三清观叛贼手中,所以现在李曜并没有流落市井,但相比李冠书还在世的时候,处境无疑已是天壤之别。

    李晔出现的时候,李曜正被另一名宗室子弟,一脚从大门给踹出来,在门前的青石板街面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不过李曜很快就爬起来,不顾擦拭嘴角的血迹,就对那名宗室子弟破口大骂:“李崇德你这个王八蛋,竟敢对本公子出手?你忘了以前你跟在本公子屁股后面的时候,是怎样一副卑躬屈膝的姿态了?我干你娘!”

    李曜身旁倒是有些随从,此刻连忙将他从地上扶起来,不过却没一个炼气期的术师,都是凡人境的修士,其中不少人都鼻青脸肿,可见在李曜被打的时候,他们也没有落着好。

    站在香苓阁大门前,在石阶上俯瞰李曜年轻公子,此刻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不屑道“我呸!你李曜是什么德行,自己心里没点数?也不撒泡尿照照,丧家之犬而已,也敢在此大呼小叫?我李崇德虽然从来不曾自称什么宗室俊彦,但也有练气二层的修为,何时跟在你一个练气一层的废物后面了?”

    这个李崇德,李晔倒是熟识,牛首山考核的时候,李崇德就是宗室子弟之一。

    李曜站起身来,如同一只发疯的野狼,就要冲上去跟李崇德拼命,却被他的随从死死抓住,他疯狂的咆哮:“李崇德你这个小人!我乃国公之子,我父亲是社稷重臣,还是为救你死在牛首山,你怎能如此忘恩负义!你这王八蛋,我要杀了你!”

    李曜不提这茬还好,他一提李崇德立即就火了:“住口!你这废物!邢国公怎么死的,你心里难道没数?什么救援我们?我呸!当初要不是有安王殿下在,我们全都得给你父亲害死!你这狗-娘养的,竟然还敢在这大放厥词,我揍死你!”

    言罢,李崇德就冲了下来,他是练气二层的修士,速度当然不慢,一把就将已经受伤的李曜揪了出来,偌大的拳头狠狠砸在李曜脸上,李曜站立不稳,跌倒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口血水,也不知混着几颗牙齿。

    围观的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人说道:“早就听说,邢国公不是为救人而死,而是因为陷害三清观谋反,被三清观的人杀了,以前我还不知道该不该信,现在看来,的确是这么回事啊!”

    他身旁立即有人附和:“我早就跟你说了,邢国公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舍身取义?别说笑了!”

    “邢国公这人,贪赃枉法,鱼肉百姓,又不是一日两日了,前些时候我鄠县的亲戚说,邢国公为了霸占一个员外的良田,还杀了对方的佃农,嫁祸给人家呢!”

    “真的假的?邢国公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绝对假不了,我亲戚亲口给我说的,他隔壁邻居就在那个员外府上做事呢!”

    “这么说来,这个邢国公真是该死啊!”

    “就是就是,奸臣,贪官,该死......”

    李曜被李崇德打倒在地,本就恼羞成怒,听了众人的议论,更是无地自容,忍不住怒火冲天,从地上爬起来,就朝李崇德扑过去:“我要杀了你!”

    李崇德一脚将李曜踹翻,跟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他带来的修士,将李曜的随从全都打趴在地。

    李崇德一边殴打李曜,泄牛首山的愤,一边骂道:“想杀我?你这练气一层的废物,给我去吃屎!就凭你这种货色,之前也敢谋取安王爵位,真是贻笑大方,今日就我让你知道,你是多么无能!”

    李曜很快被打的面目全非,他不防守只进攻,想要跟李崇德拼个两败俱伤,然而他重伤初愈,虽然勉强拾起练气一层的修为,但身体并未完全康复,哪里是李崇德的对手,很快就被李崇德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

    李崇德下手毫不留情,狠戾的一塌糊涂,李晔看见这一幕,暗暗叹息,他很清楚,李崇德是把对李冠书的恨,转移到李曜身上了,李曜哪里会讨得到好?

    要说这个李崇德,虽然也是宗室子弟,但跟皇朝血源已经很稀薄了,家世并不好,之前的确是李曜的狗腿子,是跟在李曜背后摇尾乞怜的,但越是这样的人,此刻踩起李曜来,就越是不遗余力,因为他们之前在李曜面前,卑躬屈膝自损颜面太甚,此刻就想要找回尊严。

    衙役们推开人群,让李晔和王离走到人前来,并且大声呼喝:“长安府李少尹到了,你们还不住手?!”

    听到衙役们的呼喝,李崇德和他的随从们,都住了手,纷纷循声望来。见到身着官袍的李晔,李崇德揍李曜时的狠戾之色,已经全然不见,马上换上一副亲切面孔迎上来:“安王殿下,你怎么来了?”

    一句话出口,李崇德拍了拍额头,告罪道:“瞧我这记性,殿下现在是长安府少尹了,之前下官还去府上拜会过,不过门房告诉下官,殿下正在闭关,所以不曾见着,看殿下如此精神,想必闭关有所突破,真是可喜可贺!”

    说到这里,转身喝斥自己的随从:“见到安王殿下,还不行礼?”

    他的随从立即拱手行礼:“见过安王殿下!”

    见李崇德十分热络,李晔便笑道:“你我昔日共经患难,就不必这么客气了,听说你现在进了神策军任职?”

    “是,是,下官进了神策军,不过跟殿下没法相提并论,下官就是一介小小的都头,上不来台面。”李崇德听了李晔的话,受宠若惊,腰弯得更低了,哪还有半分面对李曜时的耀武扬威之态,“不瞒殿下说,家父知道牛首山的事后,十分感激,常说要登门拜访,不过殿下最近闭关频繁,下官没有机会。”

    李晔笑道:“倒是我疏忽了,从牛首山归来,只想着闭关,没顾得上与你们往来。当日你我并肩作战,共经生死,有同袍之谊,此番正该多多亲近才是,你且不用多言,稍后我在府上设宴,专门招待你等。”

    “殿下设宴招待,这怎么当得起?”李崇德言语上诚惶诚恐,脸上却是笑开了花。

    围观的人现在都弄清楚了,眼前这个年轻的长安府少尹,就是昔日“名闻长安”的安王世子,如今的安王殿下,不由得议论声更多。

    “这就是那个二十年不能修行,被众人说成是虎父犬子的安王?”有人诧异起来。

    他身旁的人,反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你找死呢!什么虎父犬子?现在的安王,可是皇朝俊彦,早就得到了袁天师传承不说,而且出仕考核还是魁首,现在官拜四品少尹!”

    “我的天,四......四品?”

    “那可不,你也不看看,安王是什么身份!老安王的功绩,谁不知道?老安王的名声,谁不称赞?安王如今继承老安王衣钵,日后必是朝廷栋梁,社稷重臣!”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李晔收敛了笑容,以示寒暄过后,该公事公办了:“我听闻香苓阁有修士交手,这才赶过来,你们是怎么回事?”

    说着,眉目含威的向李曜看去。

    李曜在看到李晔出现的时候,就面无血色了,不过他现在鼻青脸肿,半张脸都给沾满了血,倒是看不出苍白的面孔,不过那双瞪大的眼睛,还是显示出极大的惶恐,他一只手颤抖的指着李晔:“你......李晔?你......你竟然,做了长安府少尹?”

    “混账!少尹名讳,也是你能叫的?你找死!?”李崇德的狗腿子本性,一下子显露无疑,对着李曜就是一声厉喝,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再度出手的架势,颇有狗仗人势的意思。

    李晔跟邢国公府的争斗,在宗室里又不是什么秘辛,李崇德也略知一二,虽然不知详情,但也明白双方是对头,所以此时毫不客气的喝斥李曜。

    李晔摆摆手,示意李崇德稍安勿躁,问道:“为何斗殴?详细说来。”

    “是。”李崇德立马向李晔拱手,一副老老实实的模样:“回少尹的话,下官今日休沐,方才正在楼里饮酒,这厮见到下官之后,便上来滋事,言语之中颇有侮辱之意......想必少尹方才也听到,这厮出口就辱骂下官。下官也是酒饮得多了些,这才愤而出手,非是有意蔑视朝廷律法,还请少尹治罪!”

    李晔“嗯”了一声,又问李曜:“可是如此?”

    “他胡说!”李曜气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指着李崇德鼻子,怒气不减道:“分明就是他主动来滋事,还纵容手下,打伤我的人,我只是被迫还手......”

    说到这里,李曜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还手的后果,就是被打成猪头。

    而且他看了李晔一眼,也不觉得以他和李晔的关系,李晔会替他主持公道,眼见李晔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他哪里还能想象不到自己接下来的处境。

    有道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李晔如今当权,而李曜只是一个练气一层的修士,并且李冠书死后,昔日巴结邢国公的那些官吏,全都不再与他来往,邢国公的那些党羽,包括府上的练气修士,也俱都改换门庭。

    眼下的李曜,就跟丧家之犬无异,也就是朝廷顾忌脸面,才没有公布李冠书的罪行,但要奢望李曜得到忠烈之后的待遇,那是妄想,虽然李曜还未流落市井,但从今日李崇德就敢欺负他,就能看出来,他已经过上了人人喊打的生活,凄惨无比。

    李曜惨笑一声:“李晔,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我恨你,恨你废了我的修为,若非如此,我今日怎会遭受此辱?被李崇德这废物当街殴打?你好狠!我好恨!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我会报仇的!”

    说着说着,李曜没激怒李晔,倒是先把自己激怒了,竟然不管不顾,就朝李晔扑过来!

    “放肆!”这回不等李崇德说话,王离就从李晔身后站了出来,一拳就将李曜轰飞,他十六年前就是七品官,那也就意味着,他十六年前就是练气一层了,虽然半生仕途不顺,但修为不可能没有半分精进,他这一拳势大力沉,将李曜直接轰飞,让他倒地吐血不起。

    王离向那些衙役呼喝一声:“来人,把这行刺少尹的贼子,带回衙门,严加刑讯!”

    他之前在长安府受到排挤,没什么权力,更无威信,所以即便是寻常衙役,也不会卖他面子,如今跟了李晔,身份地位立马不同,这一声呼喝下去,衙役们纷纷应声出动,将李曜捆绑起来。

    这副场景,顿时让王离感受到了何为风光,就好像他进士及第后,骑马游览长安,在众人倾羡的目光中,于大雁塔提下自己姓名。这位刚刚年过不惑,却有着五十多岁老者面容的小官,此刻不禁容光焕发。

    “少尹,下官先将这闹事的人,押回去审问了。”王离向李晔拱手请示,他这话的意思,自然是不打算追究李崇德,只会让李曜吃尽苦头了,毕竟李崇德与李晔交情匪浅,而李曜曾跟李晔有过节,他身为下官,自觉应该为李晔分忧。

    李晔不置可否,转而对李崇德道:“你也跟我回一趟衙门。”

    “这是自然。”李崇德当即应诺,一副我一定配合你工作,不让你为难的神色。

    李曜先是被李崇德一顿猛揍,又给王离一拳重伤,他被衙役捆起来抬走的时候,已经连怒视李晔的力气都没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