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七十九章 异变
    李晔没有回答上官倾城的问题,上官倾城也自知失言,告罪退了下去。

    李振之所以会投靠李晔,简而言之无非两个原因,一是李晔值得投靠,二是他境遇窘迫无路可走。这两个原因,少了哪个都不成,对于志在贡举的儒家士子而言,轻易也是不愿放弃进士及第这个奋斗目标的。

    上官倾城退下后没多久,宋娇过来跟他汇报日常事务,这里面也包括对锐萌萌的安置,宋娇的意思是把她带在身边,一方面是方便照顾,毕竟李振是个大老爷们儿,不适合照看小姑娘,另一方面,按照宋娇自己的说法,她觉得锐萌萌颇具灵性,想要试着培养看看,能否吸纳到白鹿洞。

    “此事我没有意见,你跟李振说一声便可,估计他也不会有意见。”李晔点点头,宋娇是白鹿洞这一代所存最杰出的弟子,她能看得上锐萌萌,也是对方的造化。

    说起李振,宋娇问道:“客栈的事,若是李振知道了,会不会对你有什么意见?”

    李晔看了宋娇一眼,回头后淡淡道:“你当真以为,李振不知道客栈的事,是我有意安排的?连上官倾城都能想到的问题,若是李振想不到,他也就不是我看重的大才了。”

    宋娇微微颔首:“这倒也是。如此说来,李振即便是想到了被逐出客栈,是你有意安排,为的是能让他没有选择,只能接受你的好意,他也并不在意。”

    李晔轻笑一声:“他当然不会在意,我如此用心,只是为了让他进入安王府,我对他的看重,他应该心知肚明。再者,进入安王府对他可是好事,他为何还要心怀芥蒂?”

    “人穷志短,那些穷困还心高气傲拿捏姿态的,不是他们心志真的多么伟大坚定,而是他们还不够穷。若是穷得连饭都吃不起,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连父母都无颜面对,又哪还有那么大的志气?说到底,志气又不能填肚子。”

    李晔之所以如此笃定,还有他熟悉李振的原因,对方可不是什么迂腐书生,据李晔前世所知,此人行事不拘小节,为朱温出谋划策时,可是不乏“阴险”之论。

    宋娇眼神有些怪异,她上下打量李晔几眼,忽然展颜一笑:“你真是越来越让我觉得惊异了,这样的话,可不是闭门不出,只有及冠之龄的人能说得出的。”

    李晔不以为意:“难不成在你看来,年轻人都是满嘴抱负理想,单纯的以为有志者事竟成的?”

    宋娇微微一笑:“有志者事竟成这些话,我并不在意,每个人气运不同,注定了人生遭遇不一样,这天下多的是窘迫穷困的人,他们也不都是不努力。”

    说到这,宋娇忽然叹息一声,仿佛随时都暗含秋水的眸子,始终打量着李晔:“你跟师兄还真是不一样,他秉性刚直,从来不屑阴谋诡计,我现在都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他儿子了。”

    她嘴中的师兄当然就是李岘,她这话当然也不是能完全当真的。

    李晔没有多言,穿越前他修为高绝,相应的心境也很洒脱,没有那么多世俗道德的束缚,什么阴谋阳谋,对他而言并无区别,行之有效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静立片刻,宋娇问道:“如今,王铎和路岩一党,正在紧锣密鼓搜集韦保衡渎职的罪证,想要把他弹劾下去,我们该做些什么?青衣衙门要不要从中协助?”

    李晔摇摇头:“没有必要。若是什么事都需要我做,还要王铎和路岩干什么?青衣衙门也不能暴露出去,现在我只是长安府少尹而已,地位权力有限,不能做超出应有实力的事,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才是目前的行事宗旨。”

    说到这,他顿了顿,继续道:“我能组建青衣衙门,王铎和路岩同样有门客势力,青衣衙门能做到的事,他们的人也能做到,犯不着我去画蛇添足。”

    宋娇点点头,忽而一笑,揶揄道:“你怕是担心他们查出来,康承训是你杀的吧?”

    李晔笑道:“在偌大的长安城,我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修为一般门客有限,康承训那样的朝堂大员死在洛阳,跟我有什么关系,谁会想到我头上?”

    宋娇发现李晔的此时笑容,当真是格外诡异。

    他像是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狼,任外面风起云涌,都只是隔岸观火,不会被殃及池鱼,而偏偏那些云波诡谲的大势,都是他一手挑动的,对他本身有着莫大的益处,他只需要等待时机,出去收获好处就行。

    宋娇无法形容此时的李晔,给她的奇异感觉,那是她跟着李岘的时候不曾有的,李岘行事刚直,坦荡磊落,从来都是别人在暗中算计他对付他,而他麻烦不断,以至于最终发展成为八公山之难。

    接下来的日子,李晔根据前世的记忆,四处“走访”那些日后名声响亮,在天下大争的局势中,有过让人印象深刻的表现,而现在还没有发迹的良臣贤才。经过两个月的努力,他又成功吸纳了三个人,靠着这些人的气运,李晔成功将修为提升到练气五层。

    书生跟江湖修士是不一样的,要得到后者的效忠很难,身份不同心性有差别三观也不一样,但对于那些需要出仕的书生而言,只要对方是心甘情愿与李晔定下主从关系,则李晔体内的龙气,就可以立即汇聚对方的气运。

    对,是汇聚,不是汲取。人的气运跟道文中的道运这些不一样,人的气运无法被汲取,只能汇聚,也就是不会影响对方。聚众、人多势众就是这个道理。

    就在李晔韬光养晦,暗中积蓄实力的时候,朝堂上王铎、路岩与韦保衡已经争得不可开交,只是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朝廷对藩镇官员进行绩考的时候。

    天下藩镇里的优秀官员,那些有望得到朝廷提拔重用的贤才,都在十月中旬汇聚到了长安,希望得到吏部与诸位宰相的认可,能够飞黄腾达。

    朝堂中有分量的官员,现在基本都已经站了队,而在王铎、路岩与韦保衡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争取那些即将被朝廷重用,进入朝堂的新生力量,就成了打破平衡的关键。

    因为竞争激烈,两派人员各展神通,早早物色人选,并且向他们许诺,可以帮他们得到吏部认可。而对于藩镇官员来说,得到某位宰相的认可与提携,那也是求之不得的事,现在吏治风气昏暗,不拉帮结派混不下去。

    一时之间,宰相府前,门庭若市,整个长安城,都跟着热闹不少。

    与之相比,安王府就显得很是清净。

    李晔当值的时候,不是坐坐衙门,就是上街巡视,对长安城里发生的一切洞若观火,而又不轻易涉入其中,倒也有几分观景和看戏的意趣。

    当然,和王铎、李俨的联系是少不了的,只不过李晔这个长安府少尹,都还不是长安府的主官,能量有限,倒也没有人强加给他什么任务,王铎拉拢李晔,看重的是李晔日后的潜力,不过李俨倒是隔三差五会来安王府,他本就跟李晔交情匪浅,常在一起厮混,就算没有李晔扶持他的事,他也会来的很勤快。

    李晔看似平静的生活,并没有维持太久,很快,一个意外消息,让他无法继续置身事外。

    这一日,李俨早早赶到安王府来,身后跟着田令孜的普王面容肃然,兀一进门就拉着李晔坐下,连茶水都来不及喝,就对李晔沉声道:“有人要迎娶郦郡主!”

    李晔怔了怔,这件事他倒是真没听说:“何人?”

    “振武节度使李国昌的长子,李克用!”李俨咬字极重,很是愤恨,显得跟李晔同仇敌忾。

    李克用,便是大唐覆灭之后,称霸三晋与朱温争雄的晋王,两者相斗数十年,最后他的儿子李存勖,攻灭了朱温的后梁,在中原建立了后唐皇朝。

    李克用这个名字,李晔无论是穿越前,还是重生前,都耳熟能详,尤其是穿越前。

    黄巢之乱后,前世的李晔登基,也并非从一开始就被朱温挟持,是傀儡皇帝的,在这之前,他还曾坐镇长安,想过中兴大唐,并且有过一番文武策略,但所有的策略,都因为讨伐李克用失败而毁于一旦。

    李晔前世落入朱温手中,李克用其实是罪魁祸首,因为他将神策军打得土崩瓦解,让李晔失去了威慑朱温与天下诸侯的最后依仗,这才让朱温成功学了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并最终取而代之。

    “朝廷大考天下官员,振武也有许多官员前来,李克用进长安城的时候,我是看见过的,不过之前并未听闻此事,怎么突然就出了这等变故?”李晔皱眉问李俨。

    “这还不是韦保衡从中作梗!”李俨咬牙说了一句,便看向身后的田令孜,让对方来跟李晔详细解释——倒不是李俨偷懒,而是这其中的弯弯绕绕,要讲清楚十分费力,李俨自个儿做不来。

    田令孜朝李晔拱手,然后用宦官特有的尖利嗓子,不急不缓的说道:“前些时候,韦保衡让康承训出镇河东,原是为了掣肘河北三镇与李国昌,尤其是李国昌。但不料康承训是个草包,没能做到这点不说,还给逼得离镇,更离奇的是,竟然在半路遇刺身亡!”

    “康承训遇刺,李国昌的嫌疑最大,所以无人敢再出镇河东,怕被李国昌对付。韦保衡眼见李国昌控制不住,生怕这件事成为他的为政污点,便派人去跟李国昌联络,私下与其交好,而李国昌现在也不想跟朝廷撕破脸皮,也是为了洗清行刺康承训的嫌疑,便应了韦保衡。”

    说到这,田令孜顿了顿,看了李晔一眼,李晔点头道:“韦保衡在失去李冠书与康承训后,羽翼大损,现在面对王公与路公的合力抗衡,已是占不到上风,他身为执政宰相,自然不愿坐以待毙。”

    “这个时候,外结藩镇,让强力藩镇唯其马首是瞻,无疑是扩充羽翼的最佳之选,振武桀骜不驯是出了名的,对朝廷诏令也是阴奉阳违,而若是韦保衡能‘驯服’振武,让李国昌听从他和朝廷的号令,这对韦保衡而言,是一项莫大的政绩,对其威望更有许多提升。此消彼长,韦保衡在朝堂上,就能稳压王公、路公一头——韦保衡这一手,可谓是高明。”

    “安王殿下果然英明无双,一听这事儿就想到了前因后果。”田令孜立即奉上一记马屁,随后接着道:“韦保衡要跟李国昌结盟,自然需要拿得出手的价码,李国昌也不是好糊弄的,他跟韦保衡结盟,也是为了不受朝廷打压,好继续做大,成为北方藩镇之雄。”

    李晔颔首道:“郦郡主身为宗室之女,身份地位都很尊崇,再加上她本身天资不俗,条件没得挑剔。若是让郦郡主与李克用成了亲,振武就成了皇亲国戚,地位水涨船高,日后李国昌制霸北方,何人敢不服?便是河北三镇,都要低头做人。”

    “就是这么个理儿!”田令孜一跺脚,不无懊恼,宦官的阴柔之态展露无遗。

    李晔皱眉道:“这么说来,吴驸马是上了韦保衡的船了?要不然也不会答应此事。我记得,他之前可是骑墙派,并未跟谁结党。”

    “那是以前,如今朝堂上王公、路公跟韦保衡争得势同水火,有分量的官员,就再也没有明哲保身的可能了,必须要站队!吴驸马向来畏惧韦保衡,不敢忤逆一二,而郦郡主与李克用的事,被韦保衡往圣上面前一说,也得到了圣上的认可——毕竟可以解决振武桀骜的问题,圣上没道理不同意,如此一来,吴驸马就更是不敢说什么了!”田令孜忿忿不平,倒像是有人抢了他的女人一样。

    李俨听到这里,忍受不了怒气了,拍案咬牙道:“这吴弘杉真是懦弱到了极点,他明知郦郡主跟晔哥儿两情相悦,也明知晔哥儿跟王公走得近,竟然还投向了韦保衡,为了自己的权力,还甘愿牺牲郦郡主!可怜的郦郡主,她才二八之龄啊!”

    李晔沉默下来。

    对吴弘杉而言,女儿总是要嫁人的,只分嫁给谁。

    若是果真让她嫁到振武,比起韦保衡,其实他受益更大,毕竟有了李国昌这样的亲家,日后就没谁敢对他吹鼻子瞪眼,另外,这也算门当户对,而且李克用天资极好,是世所公认的天才,把吴悠嫁给他,也不算亏待。

    李俨见李晔沉默不语,不由得急了:“晔哥儿,此事不能听之任之啊!且不说你和郦郡主青梅竹马,若是真让郦郡主嫁到振武,那韦保衡在朝堂上,还不稳如泰山了?”

    李晔看了李俨一眼。

    “谁说不是呢!”田令孜双手击节,“振武本就势大,而且桀骜,若是真跟吴驸马和韦保衡站在一起,那振武的势力必然再度膨胀,藩镇势大,这对朝政和江山社稷,危害极重啊......当年,安禄山就是在做大之后,才有了......”

    说到这里,田令孜掩住了口,没有继续说下去,安史之乱不好随便提。

    田令孜虽然是一介宦官,见识倒是不俗。

    李晔站起身:“都说李克用是不世出的天才,有望成功筑基踏入真人境,如此人物到底是什么样,我也想见识见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