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八十章 赴宴
    李晔决定去会一会李克用,却没有让李俨也跟着的意思,对方毕竟是有志于太子之位的皇子,李晔担心他要是跟李克用起冲突,以李俨的性子估计不会袖手旁观——就算李俨能按捺住性子,若是李晔与李克用结了仇,让李克用顺带着也记恨上李俨,那就于大局就有害了。

    说起来,李国昌本名朱邪赤心,是沙陀人,朝廷镇压庞勋之乱时,他和李克用俱有奇功,这才被皇帝赐姓,有了如今之名,战后李国昌授振武节度使,李克用授云中牙将。

    因为本朝前期对战草原的巨大胜利,和朝廷对草原部族的怀柔之策,致使很多草原部族投靠皇朝,被朝廷安置在长城一线:党项、沙陀、一部分回鹘等,这些部族在本朝前期的对外征战,后期的戍边,和平定内部各种叛乱——包括安史之乱的过程中,都起过很大的作用。

    这些姑且不言,却说李晔从李俨那里,得知吴弘杉今日在府上设宴,招待李克用一行后,就骑马离开安王府,准备去凑一凑热闹。

    “殿下,听普王说,吴驸马今日在府上设宴,并不是简单的宴席,而是请了许多长安官员的。咱们没有请柬,就这样冒然前去,会不会有些不妥?”

    大街上,上官倾城策马跟在李晔侧后,一行就他们两人,李晔连亲王出行的仪仗卫队都没带。

    “你还怕我们进不了门不成?”李晔轻笑道,“郦郡主和李克用的事,陛下虽然点了头,但朝廷还未正式赐婚,要在这之前搞臭李克用,让陛下收回成命,时间紧迫,哪还有瞻前顾后的余地。”

    上官倾城点点头,她本能的感觉到,这趟去驸马府,无异于面对龙潭虎穴,就像当初上牛首山一样,那时候李晔身旁也只跟了她一人,想到这里,上官倾城顿感荣耀,又觉得责任重大,暗暗已经做好了“血拼”的准备。

    “自打从牛首山归来,郦郡主便没再来找过殿下,听说她被吴驸马禁足了,这一晃就是数月过去,郦郡主好生可怜。”上官倾城想起往事,唏嘘感慨。

    李晔正要说什么,忽的心念一动,察觉到有人向他的坐骑撞来。

    他本可以闪避,但在瞬息之间,判断出对方的实力,和闪避需要动用的灵气后,选择了不做反应——对方实力不足以让他忌惮,而若是迅速闪避,则有可能暴露他真实修为。

    一名五大三粗的锦衣大汉,从路旁的酒肆里掠出来,嘭的一下撞在李晔的马上,引得白马一声嘶鸣,李晔提缰稳住坐骑,定眼一看,却见那大汉扶着白马歪歪倒倒,醉眼朦胧,满面通红,也不知喝了多少酒,满身都是酒气,嘴里犹在嚷嚷,说些他听不懂的话。

    观其面容,竟然不是中原人。

    酒肆里很快冲出一帮人,也都是异族面孔,皆身着锦衣,七手八脚来搀扶锦衣醉汉,后面倒是跟着有几名儒衫男子,都是中原人面容。

    “干他娘的,门槛砌那么高作甚,害得大爷差些摔个狗吃屎,真摔伤了大爷,我砸了你这酒楼!”醉汉推开众人,回头怒骂酒肆的时候,换上了官话,竟然说得也很流利。

    他整了整衣襟,抬头看到李晔,见李晔也看着他,顿时牛眼一瞪:“臭小子,看什么看,再看大爷挖了你的眼珠子!”

    嚣张跋扈得很。

    李晔双眼微微眯起,嘴角微动似笑非笑。

    这人他认识,李克用的弟弟李克让,前世参与镇压黄巢之乱,颇有军功,官拜金吾卫将军,李晔见过他几回。

    上官倾城不乐意了,马鞭指着李克让的脸,怒斥道:“哪里来的蛮子,撞了我家主人的马,竟然还敢如此嚣张?!”

    李克让面容粗犷,看着挺成熟,实际只有二十出头,他被上官倾城斥得一怔,随即就怒火冲天,面色狰狞道:“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也没有人敢拿马鞭指着我,你找死!”

    说着,一把抓住上官倾城的马鞭,用力向后一带,就想把上官倾城从马背上拽下来,孰料上官倾城纹丝不动,根本就没有反应。

    “竟然还是个练气术师?这长安城十个人都能修行不成?不过你得罪了我,却是栽定了!”李克让一边发怒,一边运转灵气。

    他身后的那些人,在藩镇都跋扈惯了,见两帮人干上了,哪里肯袖手旁观,顿时纷纷围上来,就要把李晔和上官倾城拉下马,嘴里嚷嚷着:“滚下来!”“竟敢冲撞公子,还不跪下来赔罪!”

    他们身后跟着的几个儒士,想必是接待、陪同他们的官吏,此时连忙上来劝阻,见劝不住,便对李晔呵斥:“还不下马?!知道你得罪了谁吗?赶紧赔罪,否则就要遭殃了!”

    李晔才出仕,在这之前都是深居王府,加上他原本没什么才名,长安城千百官吏,其实绝大部分并不认得他。

    与李克让角力的上官倾城,白皙的脸渐渐泛红,对方虽然年龄不大,但却是练气二层的高手,让她颇为吃紧。

    李晔看着围上来的众人,哂笑一声:“京师长安,什么时候,也是十个人就能撒野了?今日我倒要看看,谁能让我下马!”

    “你嚣张个屁!”李克让见李晔如此托大,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他本已喝多了,此时行事更无顾忌,松开了马鞭,双手出拳,就向李晔的坐骑轰来,竟是要把李晔直接连人带马轰翻!

    李晔一声冷哼。

    伴随着他这一声冷哼,李克让浑身一颤,冲拳的姿势僵在半途,拳头距离白马已经只有半尺,却再也不得寸进,不仅如此,他感到一股磅礴之力,如同大山一般压在他肩上,巨大的压迫力让他不堪重负,脸色唰的一下苍白如纸,连呼吸声都粗重了起来。

    练气二层的李克让姑且如此,其他人就更不必说了,毕竟练气术师可不是大路货色,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跟李克让一样,此刻如同被人施了定身术一般,僵在原地不能动弹,连手指都无法动一下,一些修为低下的,直接吐血瘫倒在地!

    李晔修为已达练气五层,此时碾压众人,根本不需出全力暴露自己的修为,就让众人生不如死,他看向李克让:“身为皇朝臣民,在长安横行霸道,对京师毫无敬畏,真是不知死活。还不跪下?”

    “我跪你......”李克让正想爆一句粗口,话未说完,就感到身上的压力,骤然大了一倍,就像被人用巨捶砸了一下,再也承受不住,当即一口鲜血喷出,膝盖一软,就不受控制低头跪在白马旁!

    周围本来已经聚集起很多围观百姓,见到这一幕,都大呼畅快。

    “这里可是天子脚下,哪有这些蛮子撒野的地方,真是找死!”

    “这些北方来的蛮子,还真把自己个当个人物了,却不知长安城高手如云!”

    “这是谁家的公子,人生得这般俊俏,修为竟也如此高强!”

    站在酒肆门口的掌柜,先前受了李克让许多气,这下看到李克让吃瘪,别提有多痛快了,他朝李克让吐了口唾沫,解气道:“横,我让你横,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今日有血光之灾!”

    李克让听着这些话,羞愤欲死,气得又吐了口血。

    “滚!”李晔收了修为之力,冷喝一声。

    “你给我等着,我去叫人!”李克让自觉丢人现眼,脸红到了脖子根,扔下一句话,连嘴角的血迹都来不及擦,就带着惊慌不已的随从,急匆匆的跑了。

    李晔当然不会在这等着,他还要去驸马府赴宴呢,再说李克让就算真要叫人,恐怕也只能叫李克用,那厮现在就在驸马府。

    李晔没把这个插曲当回事,抵达驸马府,已是申时三刻。今日驸马府大门敞开,但门屏前已经没了来往停靠的马车,想必宴席已经开始,李晔和上官倾城双双下马,将马缰交给驸马府的仆役。

    在大门前迎客的管事,是认识李晔的,毕竟李岘在世的时候,跟吴弘杉交情不错,两家常有来往,但此时管事却无先前的喜悦之色,看到李晔反而脸色一变,就像看到煞星一般。

    “见过安王殿下......殿下怎么来了?”管事连忙上前来行礼,自觉很是尴尬。

    李晔和吴悠青梅竹马,昔年两小无猜的时候,李岘和吴弘杉都提过,等他俩长大要彼此结为亲家,而吴悠对李晔的感情,在宗室中也是无人不知,但这正是尴尬的地方啊。

    李晔可不会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他淡淡一笑:“孤就不能来?怎么,难道吴驸马已经下令,孤不得进出驸马府了?”

    “殿下说哪里话,快快请进。”管事还能说什么,当然是只能迎李晔进门,难不成真要把堂堂亲王晾在门外?

    李晔带着上官倾城走进大门,绕过影壁行向府中,其实驸马府他很熟悉,根本不用管事带路,但眼下这个情况,还是有人领着比较好,以彰显他是被迎进来,而不是闯进来的。

    宴席设在富丽堂皇且十分宽阔的设厅,摆下二十多张食案的厅堂,仍旧不显得拥挤,食案后都有官员落座,无不是韦保衡一系的要员,与吴弘杉的亲友。

    当他们看到李晔出现在设厅外的时候,脸色立即变得很精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