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八十六章 杀机
    李晔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把康承训遇刺之事,栽赃到李国昌头上。

    对卢龙节度使而言,他们想要与振武相斗,却因为历来桀骜,为朝廷所不喜,在朝中也没有什么大员为朋党,力有不逮,如今若是李晔愿意帮忙,那么幽州的把握就大了很多。

    “证据......倒是有一些,只怕没有太多铁证......”张和激动之后,冷静思索一番,而后迟疑着说道。

    康承训出镇河东后,李国昌一直将他视为眼中钉,特别是李冠书死后,为了将康承训逼出河东,李国昌私底下做了一些小动作,对于密切关注振武的卢龙而言,这些小动作自然不难发现端倪,此番若是尽力挖掘,也不是不可能挖掘到蛛丝马迹。

    但这些蛛丝马迹,只能说明李国昌对康承训动了歹念,远不足以让振武坐实行刺康承训的罪名。

    李晔道:“何须铁证,只要有些证据,让李国昌成为行刺康承训的头号嫌疑,这事便算是成了。”

    要坐实李国昌行刺康承训的罪名的确很难,证据不好伪造,但若只是披露李国昌曾今对付过康承训,证据就很好找了,如此一来,利用王铎、路岩的党羽,再添油加醋一番,四处宣扬康承训是被李国昌派人所杀,想必相信的人就不会少。

    这事一旦传到皇帝李漼耳中,李漼会怎么想?

    就算不能将振武治罪,也不会让郦郡主下嫁振武,让振武有继续壮大势力的机会。

    说到底,李晔这个谋划,就是往李国昌身上泼脏水。

    张和很快领悟了李晔的意思,不由得惊叹道:“殿下此计......可谓是釜底抽薪!”

    李晔看向张和,严肃道:“什么叫‘殿下此计’?这跟孤有何关系?孤又没做什么。孤只不过是,想为死去的康公,讨个公道罢了。”

    他这话说出来,丝毫不脸红,宋娇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张和立即会意,连忙点头道:“是,是,殿下高风亮节,心怀社稷,下官佩服不已!”

    张和身后的儒衫男子,见李晔竟然如此厚颜无耻,目光中也是流露出震惊之意。

    张和继续道:“说起来,康承训是韦保衡的左膀右臂,却被李国昌逼得离镇,两人本该仇隙很深才是,韦保衡能放下私怨,与李国昌化干戈为玉帛,此事若是真的让韦保衡做成了,这也算是一件奇事......只不过,他却是太想当然了。”

    李晔道:“韦保衡是不是想当然,就要看张公和卢龙,这回能否绝地反击成功。此事若成,自然皆大欢喜,若是失败,那韦保衡就真的成了世间豪杰。”

    张和立即道:“殿下放心,此事卢龙上下必定竭尽全力!”

    李晔点点头:“那就好!”

    张和目光一闪,连忙起身,向李晔行大礼:“殿下对卢龙之恩,卢龙没齿难忘!”

    李晔微微一笑:“好说,好说。”

    ......

    送走张和等人,宋娇回到李晔房间,见李晔坐在矮塌上,沉吟不语,像是在思考什么。

    宋娇嫣然笑道:“韦保衡想要借郦郡主的婚事,与振武化干戈为玉帛,将振武变成自己的羽翼,心思不可谓不大,但此番你的计策若是凑效,那么韦保衡没了‘驯服’振武这个政绩不说,卢龙也会承你的情,‘驯服’桀骜藩镇的政绩,可就落在你手中了,日后你的羽翼也就大涨。”

    李晔看了宋娇一眼:“此事能不能成还两说。”

    宋娇笑嘻嘻的在李晔身旁坐下,盯着他的脸猛瞧了好一阵,惹得李晔浑身一阵不自然,无奈收起思绪:“宋姨又在看什么?”

    宋娇幽幽道:“不管怎么说,能有这等谋划,你都让我刮目相看呢!”

    李晔摊开双手:“宋姨不就是想说,我跟父亲不一样么。”

    宋娇眼神略微恍惚,大抵是想起往事:“的确是不一样。”

    李晔顿了顿,忽而道:“那是因为局势不一样了。”

    接下来两人没再闲扯,而是就此事商议了一些细节,这些姑且不言。

    且说三日之后,李晔到长安府上值,兀一进门,便发现长安府上下,来往的官吏行色匆匆,颇有焦急之色,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

    李晔在衙门坐下后没多久,王离就赶了过来,对李晔道:“少尹,出大事了!”

    “何事?”

    “有官员昨日深夜来报,黄梨乡渭水河畔,出了一群河匪,劫了黄梨乡的码头,储存在码头仓库里的秋赋,被洗劫一空,那可是五万贯钱,还没来得及运到长安城里......”

    “仓库重地,自有重兵把守,也不乏练气修士,怎会轻易被劫?”

    “据那个官员说,那群河匪中也有术师高手,现场还有术法战斗的痕迹!”

    “天子脚下,竟然都出了河匪,这世道已经如此不太平了?”

    “唉!谁说不是呢,这些年藩镇乱兵不时作乱,边患四处横生,连带着马匪、河匪、山匪也多了起来,简直泛滥成灾啊!”

    李晔沉默下来,片刻后,他轻笑一声,暗道:果然来了么?

    长安府又名京兆府,治京畿之地,辖境自然不止长安城,周边数县都在管辖范围内,也就是说,此事也在李晔的职责之内。

    没多久,就有人来传话,许少牧召集众人议事。

    来到议事堂,李晔发现长安府的重量级官员都在,许少牧负手而立,神色肃穆,等人到齐后,将河匪之事简要通报了一番,随即表达了自己的愤慨之情,和要把河匪绳之以法的坚定意志,而后便是安排人手,去黄梨乡彻查此事。

    李晔主管长安府内的修士之事,此案他自然要出面,许少牧便当众点了李晔的将,让他牵头办理此案,即日带人赶赴黄梨乡。李晔责无旁贷,接下了这件差事。

    议事罢了,许少牧将李晔留下来,与他单独筹划了一些办案的细节。

    末了,许少牧叹息一声:“此事来的蹊跷,怕是有小人作梗。”

    李晔自然知道许少牧说的小人是谁,他道:“眼下是诸公争夺藩镇优秀官员的关键时候,长安府辖境内出了匪患,势必天子震怒,降下罪责,而此事若是传出去,对诸公威望打击颇大,那些藩镇官员,眼见长安府出了事,估摸着要敬而远之,去投靠韦保衡了。”

    许少牧神色低沉:“此事若是处理不当,韦保衡作为统领百官的执政宰相,也会趁机向长安府发难,说不定就要惩治一批官员,将其革职,届时本官首当其冲。而后,他再安插他的党羽进来,掌握长安府......此番两党之争,韦保衡手段层出不穷,着实让人防不胜防。”

    李晔道:“无论如何,先去黄梨乡查一查。”

    许少牧点点头,看向李晔:“长安局势云波诡谲,本官必须坐镇城中,黄梨乡的事,就拜托少尹了。”

    李晔抱拳道:“府尹放心便是。”

    从议事堂出来,回到少尹衙门,李晔把王离叫来,与他商议出行黄梨乡的细节,包括带哪些人去,衙役出动多少等等,然后拟了名单和所需物资清单——后者主要涉及法器、马匹等,让王离去着手办理。

    诸事处理下来,耗费半日,午后,李晔让王离带着官员、衙役自去城门,他稍后再赶来汇合,趁着这个时间,李晔先回了一趟安王府。

    把宋娇、李振、上官倾城等人叫来,李晔跟他们说了一下黄梨乡的事,然后让宋娇调派青衣衙门的修士,一方面率先赶赴黄梨乡,进行秘密探查,算是为李晔开路,另一方面,也让宋娇派些人手暗中跟随,作为后备力量,充当护卫、援军的角色。

    李晔一通安排做完,宋娇便下去安排,李振皱着眉头说道:“殿下,此事来的蹊跷,卑职隐隐觉得,好似并不只是针对路公和许公,还有......针对殿下的意思!”

    “为何?”

    “因为郦郡主......殿下挡了韦保衡与李国昌结盟的路,这是其一。”

    “其二呢?”

    “其二,韦保衡......畏惧殿下!”

    “何意?”

    “前日,殿下在驸马府,当众击败了李克用。而李克用,是被称为有望筑基,在不远的将来,成就真人境界的......皇朝第一天才!殿下击败了他,岂不是说,殿下现在就是天下第一天才?而且还有望筑基?”

    李晔沉默下来。

    上官倾城讶异道:“就算殿下前途无量,但眼下却修为不太高,韦保衡自身实力强横不说,还有无数羽翼,更网罗了数不尽的江湖高手,说他畏惧殿下,是不是有些过了?”

    李振肃然摇头,正色道:“上官将军要知道,殿下......是安王殿下!”

    上官倾城怔了怔,旋即就明白过来。

    二十多年前,年轻的李岘也是长安城第一天才,被称为有望筑基的存在,如今李晔展露出不弱于李岘的潜力,那岂不是说,来日李晔极有可能达到李岘昔日的高度?

    李岘曾是什么高度?

    是修为冠绝一时,无限接近筑基的长安第一高手!

    是被誉为能够拯救时艰,扶大厦之将倾的英雄人物!

    是开府仪同三司,军政大权皆尽在握,连宰相见了都要低头的权臣!

    那样的李岘,谁不敬畏,谁不忌惮?

    李振继续道:“江湖传闻,老安王.......死于群臣嫉妒、君王猜忌,八公山之役,便是韦保衡一手安排......昔年韦保衡连老安王都要杀,如今,又怎会坐视殿下成长、壮大?”

    说到这里,李振顿了顿:“虽然殿下目前修为不是太高,羽翼也未丰满,但能战胜李克用,实力已经不容小觑,而老安王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他们在殿下落魄的时候,或许不会出现,以免触犯当权的韦保衡,受到打压。”

    “但若是看到殿下成势,可以与韦保衡抗衡,有希望重现老安王昔日权势,那么他们无论是为了昔日老安王的情义,还是为了日后的前途,都会顺理成章的,蜂拥而至殿下身旁,唯殿下马首是瞻......到得那时,韦保衡拿什么跟殿下斗?”

    李晔依旧是沉默不语。

    上官倾城看了李晔一眼,寻思着道:“若是老安王果真是受到陛下猜忌,这才有了八公山之难,那陛下又怎会让殿下做大?”

    李振摇摇头:“昔日,安王势大,独霸朝堂,陛下便扶持韦保衡,让韦保衡对付安王,那么如今,韦保衡势大,陛下为何就不会扶持殿下,去除掉韦保衡?君王之术,最重平衡!”

    “至于老安王的事......在天子眼里,天下臣民,皆为棋子,生杀予夺,但凭一心,谁敢不服?退一步说,就算殿下知道了什么,还能造反不成?昔日仇恨,只要没摆在明面上,天子让你忍着,就只能忍着!天子说罪责在权臣头上,一切都是权臣作祟,谁敢说不是?天子犯错,最多斩臣子,让臣子代罪,天子自己怎么可能有罪?”

    “退一万步说,就算殿下......那么在事发之前,陛下为何就不能以同样的手腕,将殿下打压下去?”

    上官倾城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李振看着李晔,等他决断。

    李晔笑了笑,对李振道:“先生大才,我果然没有看错......至于此去黄梨乡,是不是韦保衡针对我,我并不在意。如果黄梨乡河匪,不是韦保衡的人,那也就罢了,如果真的是韦保衡幕后指使,我只需要擒住河匪,那便铁证在手,要掀翻韦保衡,也就不难。”

    李振震惊道:“殿下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李晔淡淡道:“不入虎口,焉得虎子?”

    李振还想再说什么,李晔摆摆手:“好了,毋庸多言,我自有安排,此去即便不成功,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有些话李晔无法说出口。

    自他重生以来,已经打破了很多事情前世的运行轨迹,譬如说李冠书、康承训,他很清楚,这些事势必影响许多气运,往后的事,是否还会按照前世发生,他也没有把握,如今,黄巢大乱在即,他没有时间耽搁,必须尽早铲除韦保衡,确保李俨上位。

    至于危险,有宋娇在身边,就算有什么危险,宋娇全力施展修为,至少可以带他跑掉,性命无虞。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李晔在驸马府展露修为,为的就是让韦保衡忌惮——李振能想到的问题,他之前怎会想不到。

    韦保衡老奸巨猾,行事周密,寻常情况下,不会让人揪到什么把柄,王铎、路岩搜集韦保衡贪赃枉法、渎职的罪证,想要借此弹劾他,但这么多时日过去了,始终一无所获,就是明证。

    在这种情况下,李晔要扳倒韦保衡,就得让他犯错。

    于是战胜李克用,让韦保衡忌惮,在忌惮之下出手,李晔就有了机会,若能顺势揪住韦保衡的把柄,那么大事可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