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八十九章 激战
    眼见刘知燕受伤,丑夫怒吼一声,左手一拳轰来,然而他的拳头还没到李晔面前,李晔右手已经出了一记手刀,砍在他的脖颈上,嘭的一声闷响,丑夫就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眼前发黑,一时再也站不起来。

    这时,上官倾城和王离等人,也已掠上其他小舟,与长河帮其他帮众大打出手。

    他们都是练气术师,如王离等人,更是踏入炼气期多时,长河帮除却刘知燕与丑夫,都不过凡人境的修为,他们在渭水河帮中,或许是精锐之辈,但在王离等人面前,就显得不堪一击,根本没有反手之力,就相继被打落河中。

    “我跟你拼了!”刘知燕一把抹去嘴角血迹,眼神决然,不顾伤势从船上跃起,虎豹一般扑向李晔,双刃刀身上符文明亮,显然也是一柄法器。

    李晔目光漠然,伸手隔空击出一掌。

    这一掌平淡无奇,但一掌之下,灵气激荡,掌风直接将还未冲到身前的刘知燕,再度轰飞出去,倒在小舟中央,吐血爬不起来。

    小舟上的其他长河帮帮众,本来也向李晔冲来,但在李晔这一掌下,不是直接倒在船上,就是倒飞出去掉入河中,噗通的落水生不绝于耳。

    当李晔收手的时候,小舟上已经没有人站着,也没有人还能站起身,包括刘知燕。

    李晔负手而立,看着刘知燕淡淡道:“凭你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突破黄梨乡码头仓库的防卫,你们是谁,今夜劫船,又是受何人主使?”

    刘知燕面色惨淡,挣扎着坐起身,她看着李晔不说话,目光中没有仇恨,没有怨忿,只有认命般的绝望,这份绝望甚至有些平静,就像她接受她即将死去的命运一样。

    李晔见刘知燕不说话,便举目看向四周,其他小舟上的长河帮帮众,在长安府修士上船之后,很快就被制服,李晔虽然自忖不是良善之辈,但也没有嗜杀之心,所以事先就下过命令,尽量不要下死手。

    另外,他还需要审问这些人,或者用作人证。

    所以长河帮的帮众,在失去战力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有致命伤,只是落水的很多,练气术师对战凡人境的修士,有绝对的碾压实力,此刻长安府的官差们,已经捆绑受伤的人。

    刘知燕看到这一幕,显得有些错愕,那些与她朝夕相处的长河帮帮众,几乎没人被杀死,这让她看李晔的目光,变得有些不一样。

    毕竟,在渭水河帮中,若是两帮正面冲突,死人可不会少,而代表朝廷的官差,更是早早在上,何曾正眼看过他们,怜惜他们的性命了?

    “本官既已到了,尔等何须遮遮掩掩,还不现身?”李晔望着在清辉下,波光粼粼的河面,淡淡说道,他出声很轻,但传出去很远。

    “狗官,你杀我长河帮的人,老夫跟你拼了!”

    一声大喝传来,渐渐平静下来的河面,顿时暴起团团水瀑,无数水柱凭空而起,而在水瀑中,一个又一个练气术师,手持各类法器,落在各条小舟上,向王离等人出手。

    在众人之后,一条小船悠忽出现,船上站着一名黑袍白发的老者,方才说话的就是此人。

    这老者正是陈江河。

    听见陈江河又是这种隐瞒身份的咋呼,李晔轻蔑一笑,手腕一翻,卢具剑已然在手。

    此时,小山上,火炉的火光依旧明亮,庐舍门前,刘大正仍是坐在门槛上没有起身。

    不仅没有起身,他又开始撕烟叶卷烟丝,动作细致,神情专注,极为认真,就像他铸造被道人所不屑的菜刀时一样。仿佛对他而言,生活中的大事小事无论哪一件事,都值得他全神贯注去对待。

    刘大正漠不关心的态度,让道人微微皱眉,他本来以为,当他说出李晔和宋娇的名字时,刘大正会收起他那副看淡生死,漠然世事的态度,但是现在看来,他似乎错了。

    眼见刘大正又开始吞云吐雾,道人寒声道:“师父说了,青莲事关重大,无论是谁得了它,都必须把他带回终南山,哪怕他是皇朝亲王!我在长安打探过了,李晔从牛首山回来后,身边就多了一个江湖客,虽然那人的模样,跟宋娇大相径庭,但你也知道,宋娇极善易容术。”

    道人顿了顿,继续道:“八公山之役后,宋娇也学着你,归隐山林,到了我终南山,而后去了三清观,但却在那夜大战后,在牛首山凭空消失。若是她真的跟了李晔,而青莲又被李晔所得,我需要你帮我对付她。”

    刘大正头也没抬,淡淡道:“你错了。”

    道人怔了怔:“我哪里错了?”

    刘大正道:“到终南山,并不算归隐。”

    道人嗤笑一声:“难道到这黄梨乡,就是真的归隐?”

    刘大正道:“终南山在江湖,黄梨乡不在。”

    道人冷冷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即便黄梨乡没有道门,但有你在的地方,还需要什么道门?你本身就足以开山立派!”

    说到这,道人回头看了一眼火炉,看了一眼那些悬挂的菜刀,又看了一眼男孩,声音愈发冰冷:“你还收了徒弟。”

    刘大正叹息一声:“你走吧。”

    道人怒了:“刘大正!你果真不愿助我?!”

    刘大正道:“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白。”

    道人脸上肌肉抽了抽,他闭上双目,深吸一口气,忽然掏出一块令牌,丢到刘大正手里:“师父随身令牌,见令牌如见师父。言尽于此,你看着办,如果你真的连师父的养育之恩都不顾,算我没有你这个师兄!”

    刘大正看到那个令牌的时候,就双手一抖。

    道人拂袖而去。

    刘大正闭上眼,面色极度痛苦,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有无数蚯蚓,在他脸上爬,他低声呢喃:“师父,为何要逼我?”

    道人已经到了院门。

    “等等。”

    道人听到刘大正说话,眼前一亮,面露喜色。

    须臾,刘大正收了烟枪,来到道人身旁。

    道人看了刘大正一眼,微笑道:“师兄果然还是师兄......”他见刘大正双手空空如也,不禁愕然:“你的刀呢?”

    “刀?”刘大正重复一声,像是在问自己,而后他向后伸手,头也没回,隔空一抓,霎时一道风声起,一柄菜刀从屋中悠忽飞出,瞬间到了他手里,“刀在这。”

    男孩望着刘大正手里凭空出现的菜刀,一阵错愕,他猛地转头看向屋中刀架,记忆力极好的男孩,敏锐的发现,最外面的那柄菜刀,果然不见了!

    他咽了口唾沫,睁大双眼,好似极度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刘......刘大正......你,你是修士?!”

    船头,李晔持剑而立。

    身前暴起的水柱中,有两名身着黑衣的练气术师一同跃出,他们露出身形的时候,长刀已然高举多顶,正向李晔一刀劈下。

    两道明亮的刀气匹练,比清辉耀眼万分,转瞬到了李晔身前。

    李晔身形一闪,一手抓住丑夫,一手抓住刘知燕,右脚在船舷上重重一踏,拔地而起,船身悠忽倾斜,如欲侧翻。

    两声巨响,刀气斩中小舟,木屑爆开,小舟断为三截,又遂成无数块,水花四下绽放,与木屑一同飞溅,哗啦的水声悦耳动听。

    将丑夫与刘知燕扔向河岸柳树,丢进藏在暗处的青衣衙门看管,李晔飘然落下,脚尖在一截断木上一点,迅速冲向一名落在小舟上的练气术师,卢具剑斜刺一撩,人未至而剑气先到。

    那名练气术师连忙收回长刀,护在身前,同时一手掐诀,在身前升起一道灵气屏障,想要阻挡剑气。

    然而,剑气击在灵气屏障上,如切豆腐一般,毫无阻碍,去势不减,在练气术师惊骇的目光,剑气击在他身前长刀上,当的一声,他的手再也控制不住长刀,长刀反撞在他的胸口上,这名练气三层的术师,心头一闷,当即一口鲜血喷出,从半空中跌落,砸进河中。

    李晔落在小舟上,并无片刻停留,他的身形刚刚离开,一颗直径三尺的火球就砸在小舟上,狂烈的爆炸声中,小舟船头直接被火球炸碎,河水一下子涌进船舱,眼看着沉下去了。

    李晔转瞬到了另一名刀客面前,卢具剑平直刺去,直取对方咽喉。

    刀客双目圆睁,充满惊惧,因为李晔来的太快,快得超出他的预计,这名练气四层的术师,连闪躲的余地都没有,他连忙横刀在前,挡住咽喉。

    卢具剑刺在刀身上,电光火石之间,嚓咔一声,直接穿透刀身,笔直前进,一连串的火星从切口出迸射出来,金属切割声极度刺耳。

    术师眼看着剑尖从刀身上透出来,吓得肝胆欲裂,他连忙扭转脖子,想要闪避,但是太晚了,卢具剑仍旧是刺破了他的咽喉,剑尖从他脖颈后探出一截。

    李晔神色平静,古波不惊,唯独目光森然,他一掌击在术师肩头,将其轰开,顺势拔出卢具剑,剑身带出一抹血泉,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于清辉的照耀下,格外妖异。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