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九十章 有礼
    李晔复又落入河面,脚尖刚踩上一截断木,还未来得及起身,只听一声大吼,头顶已有一柄闪耀金芒的巨斧,轰然落下,仿佛有开山之势。

    手持巨斧的,是一名肌肉喷张,身材魁梧的修士,整个人如小山一样强壮,李晔抬头间,已然察觉到,这名修士的修为,只怕不下练气五层。

    这一斧落下之际,陡然达到两丈大小,在它面前,李晔就如蚂蚁一样渺小,威力绝对不容小觑!

    李晔举起卢具剑,剑气瞬间暴涨,轰的一声,斧影落下,击在剑气上,声声气爆声中,圈圈气浪骤然荡开。

    巨斧来势未消,直至砍在卢具剑上,霎时间,李晔身周的河面,如同投下了无数惊雷,团团水瀑轰然爆开,水花遮天蔽日,而李晔自身,竟然也陡然下沉,河水瞬间过膝。

    一击之后,手持巨斧的修士,身体承受反击之力,向半空反弹跃起,李晔瞬间浮上河面,此时那截断木,仍是被他踩在脚下,竟然像沉入水中弹起的皮球,拖着李晔弹起一尺。

    李晔从河面跃起,一剑直取修士面门,那修士大喝一声,双手轮转巨斧,在头顶画了一个大圆,再度向李晔劈下,威力更甚先前一击,李晔目光一凛:“剑气生莲!”

    噗嗤,血光泼洒,修士手中巨斧还未落下,李晔的卢具剑,就已经掠过他的脖颈,划破了动脉,顿时鲜血如水泉般飞溅出来,修士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置信,似是无法接受,李晔的速度竟然会这么快。

    袭击修士有十多人,都是高手,半数被上官倾城、王离等人挡住,仍有半数围向李晔,他们接连出手,漫天术法不停轰击,光华万千,渭水河上,水瀑不时冲天而起。

    李晔眼帘微沉,再无保留自身实力的意思,修为之力调用到极致,一面闪避术法,在河面飞掠,一面挥出剑气,与敌人周旋,瞅准目标得骤然突进,每回突进则必有斩获。

    这群袭击者中,修为最高的达到练气五层,论单打独斗,并不能对李晔造成致命威胁,唯独相互配合出手的时候,让李晔也不敢小觑,这个时候,他卓越的战技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面对敌人的远攻近战,他身形极为灵活,在落下的术法与暴起的水柱中纵横腾挪,就像是逆着鱼群穿梭的电鳗,速度快到了极致,虽然数度身临险境,也被术法伤到,但并未受到实质性创伤。

    当李晔解决完身前最后一名对手,冲出包围圈的时候,他的面前已无袭击者,剩余的人都在跟王离等人鏖战,而李晔的目中,则映现出小船上陈江河的身影。

    他斜提卢具剑,脚踩河面,一步步冲向陈江河,脚后生涟漪。

    立在船头的陈江河,神色诧异,他之前也没有料到,李晔竟然如此能打,能这么快就杀出重围,这个时候他终于意识到,整个长安城都小觑了这个年轻的安王,他自己对李晔,也完全收起了轻视之心。

    眼看李晔向他冲来,陈江河暗骂一声手下饭桶,冷哼一声:“真想不到,你的战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假以时日,让你成长起来,那岂不是翻了天?只可惜,今日碰到老夫,你没有成长起来的机会了!”

    陈江河不再轻视李晔,但也不会认为李晔能对他产生威胁,他双手向前一推,大喝一声:“起!”

    在他身前,河水如地毯一般不停卷起,形成一道厚达数尺,宽过三丈的水幕,向李晔袭去,与此同时,陈江河手中掐诀,向水幕一指:“万千箭阵!”

    霎时间,水瀑中飞出无数道水箭,密密麻麻蝗虫一般,向李晔射去,将李晔罩在其中!

    小山上。

    古铜色皮肤的壮年男子,和道人一同走出院门,他连衣服都没有换,依旧是下身一条宽大短裤,上身只围了一件黑皮围裙,那是他打铁时,为防火星迸射到身上穿戴的。

    道人却没有就此发表任何异议,看来对这位肌肉发达师兄的不重仪表、不修边幅,他已经习以为常。

    “刘......刘大正,你......你是修士?!”

    听到身后男孩的震惊大喊,刘大正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皮肤比他还要黑的男孩,没有迟疑,点了点头。

    约莫是因为惊讶,男孩张大了嘴,愣在哪里,一时说不出话来。

    刘大正看着他道:“在家等我,我去去便回。”

    男孩回过神来,再度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你......你要去干什么?”

    这个并不难回答的问题,却让刘大正沉默下来,随着他的沉默,脸色也严肃了几分。

    “那边已经开战了,咱们现在过去,说不定还能浑水摸鱼,捡个便宜,你愣在那作甚?”道人早已听见渭水上的交战动静,忍不住催促,“这回到黄梨乡来的,可是有不少高手,不止一方势力,咱们一个个对付过去,可就太麻烦了。”

    对道人的催促,刘大正恍若未闻,他又沉默了许久,在道人几乎要炸毛的时候,才对男孩道:“你不是想吃鱼吗?我去给你抓几条来。”

    男孩怔了怔,明显不相信他的话。在男孩眼中,那个突然出现的道人,太怪异了,而且他和刘大正的对话,也让他无法理解。男孩的本能告诉他,刘大正这趟出门,绝对不是为了抓鱼的......若说顺手抓几条鱼,男孩倒是相信。

    “那......那你早点回来,这山上阴森森的,你不在,我不自在。”男孩机灵的没有多问,只是向四周看了一眼,弱弱的说道。

    壮年男子笑了,笑意温醇:“男子汉大丈夫,竟然还怕这些......算了,知道你胆小,我就算在屋中打铁,你单独去后面上茅房的时候,都要不时跟我大声说几句话......放心吧,我马上回来。”

    男孩被刘大正一席话,给羞得无地自容,尤其是在外人面前,大感颜面受损,当即红着脸嚷嚷道:“你才胆小,我怕什么!随你什么时候回来,我睡觉去!”

    说着,就气呼呼的回屋了,步子一下比一下重,把门摔得震天响。

    本已急躁不堪的道人,看到这一幕,恍然失神,他看了身旁的师兄一眼,眼神莫名,竟然没有再催促对方。

    “走吧。”刘大正道。

    道人点点头。

    背剑的道人,和提着一柄菜刀的打铁客,就这样出了院门。

    只是他们刚跨出院门,就齐齐收住脚步,站在原地不动,并且神色惊异,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怪事,就跟......见鬼一样!

    此时,在院门外,出现了一个人。他负手而立,背对着他们。

    那是一个身着青袍的男子。

    寻常人的衣袍,即便是颜色单一,也会有些纹饰,最不济,总要镶个边。

    但这个男子的青袍,不仅没有一丁点儿纹饰,而且也没有镶边,青得很纯粹。

    他脑后的长发,半黑半白,夹杂分布,大抵是正在变白的路上,所以乍一看,会让人觉得这人满头灰发。

    他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他的背影不宽大,也不消瘦,但在夜空下的荒山中,这个静立背影,却让人觉得无比萧索。

    就像秋风卷落叶。

    就像日暮时分,佝偻着背,步履蹒跚,独自走向空房的老者。蒲公英在他身后纷飞。

    无论是道人,还是刘大正,此刻都心神骇然。

    他们太过骇然,以至于一时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

    以他们的修为,竟然没有发现这个男子,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直到走到人家身后数步之的地方,这才看见。

    而且,无论是道人,还是刘大正,都清晰感受到了,男子背影的落寞萧索。

    那不是男子的背影,真的有多么萧索落寞,而是,他们极有可能,踏入了男子的领域,这才被对方影响了心神。

    领域......

    想到这两个字,无论是终南山现在最出类拔萃的弟子,还是以前最出类拔萃的弟子,都感到不可思议。

    在这两个最出类拔萃的弟子中,刘大正的修为更高一些,虽然不是高得没边,但那个边,真的很高很高。高到天下人,都鲜有可以触摸的。

    那个边,叫作筑基。

    在那个边上面,就有一门神通,叫作领域。

    青袍男子,一直没有说话。

    两人面面相觑。

    好半响,刘大正拱手行礼,不无恭敬的问道:“阁下是谁?深夜到此,所为何事?”

    让刘大正暗暗松了口气的是,面前这个高深莫测的男子,并没有继续沉默下去,而是肯开口跟他们说话。

    他只说了两个字。

    “等人。”

    刘大正一怔,这小山上,除了他,平素哪还有什么人?

    于是刘大正问道:“等谁?”

    “等他到了,你们自然就知道。”青袍男子说道。

    他的声音平淡无奇,就像这黑夜一样。

    道人皱了皱眉,忍不住拱手道:“阁下要等人,我等不敢打扰。但我等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奉陪了。”

    “你们要陪。”青袍男子道。

    他的声音依旧很轻,但他的话说出来,没有人敢质疑,更没有人敢忤逆。

    除非,你有比他更高的修为。

    道人和刘大正再度面面相觑。

    青袍男子的要求很无礼。

    虽然无礼,却并不一定无理。

    但这个理,是他的理。

    道人决心问问这个理:“为何?”

    “没有为何。”青袍男子道。

    这就是真的无礼且无理了。

    面对这样一个无礼的人,和这样一个无理的要求,道人和刘大正,却什么也不能做。

    因为他们知道,江湖中,实力就是最大的道理。

    实力强,还能跟你平等对话,那已经是有礼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