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九十三章 高手(3)
    李晔一剑刺向陈江河。

    眼看四条水龙无法及时回援,陈江河脸上闪过一抹骇然之色,连忙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雾,同时放弃操控水龙,在生前结出一道灵气屏障,血雾喷在灵气屏障上的时候,让屏障血光大盛,看起来诡异而坚固。

    剑气落下,斩在灵气屏障上,屏障轰然碎裂,而剑气也完全消散。

    李晔眼见无法伤到陈江河,骤然一声低喝:“剑气生莲!”

    剑气几乎散尽的卢具剑前,悄然绽放出一朵灵气青莲,原本颓靡的剑气,在这一瞬猛地大涨,再度锋利无匹。

    青莲出现的时候,陈江河脸色一变,卢具剑近在眼前,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这股危机让他头皮发麻。

    陈江河心里已经知道,他无法接下李晔这一剑,危急之境,陈江河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嘴中再度喷出一口血雾。

    那血雾兀一出现,每一滴都化为一道细小血箭,向李晔飞射而去。

    李晔与陈江河已经面对面,细小血箭来势极快,他自知无法闪避,也禁不住眉心一跳,暗道不好,不过到了此时,他已经没有回剑的余地。

    陈江河的实力不同凡响,功法又太诡异,李晔用出九字真言,这才勉强抗衡,但也消耗不小,眼下好不容易近身,若是再让陈江河拉开距离,他势必对李晔的九字真言严加防范,李晔恐怕就再也没有接近陈江河的机会。

    李晔眉眼决然,卢具剑丝毫不动,仍是笔直刺向陈江河咽喉。

    陈江河没想到李晔如此拼命,惊得肝胆欲裂,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在千钧一发之际,连忙扭转脖子。

    噗嗤一声,剑气划过陈江河的脖子,血光乍现。

    不过陈江河到底是练气七层的高手,反应速度都极快,李晔这一剑却没有能给予他致命创伤。

    但也让陈江河捂着脖子惊惶后退,鲜血不停从指缝间流出。

    “小子,你在找死!”陈江河心头大恨,双眼狠狠盯着李晔,要看他被血箭射成刺猬的模样,他方才这一击,消耗生命血气,代价不小,此刻连气势都弱了一份,但威力绝对不同凡响,哪怕是同境修士,也难以接下。

    在往先的江湖厮杀中,陈江河凭着这一击,还重创过修为比他高的修士,以李晔练气五层的修为,必定非死即残。

    然而可惜的是,事实未能让陈江河如愿。

    当血箭攒射到李晔面前时,他腰间的玉诀忽的青芒大闪,直接飞了出来,挡在李晔面前,形成一道屏障,那能让练气八层的修士,都受到重创的血箭,竟然没能射破玉诀,反而碰到玉诀就尽数消散,就像雨滴落地,刹那间粉身碎骨。

    玉诀接下陈江河的一击,光芒弱了两分,飞回李晔腰间。

    那正是李岘留给李晔的保命法器,据说凝聚了李岘不少心血。在李晔刺杀康承训的时候,玉诀就为李晔挡下过康承训的临死一击,当时若非这块玉诀,李晔只怕已经被康承训重伤,断然无法从康承训手下的围攻中逃脱。

    只不过这玉诀颇具灵气,只在李晔遭遇致命威胁的时候,才会主动跳出来,寻常攻击它并不显形,先前李晔被水龙攻击,玉诀就全无反应。

    玉诀挡下陈江河的致命一击,李晔心头大喜,暗道一声多谢,身法却没半刻停住,再度欺身而进,不停向陈江河发动进攻,一时间剑气纵横,小船顿时被轰的粉碎,江面上水花四起,陈江河慌忙闪避。

    “你......你这是什么法器?竟能挡下老夫全力一击?!”陈江河面露骇然之色,更有许多不可置信,练气七层的修士,全力一击非同小可,寻常法器根本接不下。

    “练气七层,很了不起?我父亲可是触摸到筑基门槛的高手!”李晔冷哼一声,他没有给陈江河喘息的机会,也没有丝毫保存实力,体内的龙气之力与青莲之力,悉数调动起来,这使得他每一剑挥出,都绽放一朵青莲。

    陈江河一退再退,各种术法不停轰出,拼命想要拉开跟李晔的距离,但类似万千箭阵的术法,却是再也没有机会使出,此刻李晔追着他杀,他也没有时间操控水龙,一时间狼狈到了极点。

    他的境界本来高过李晔,但被李晔一剑伤了脖子,此刻要花费不少精力,去阻止伤口流血、撕裂,而先前耗费血气的一击,虽然威力巨大,但也折损了他不少实力,此刻疲于应对,毫无反击余地。

    “果然是不善近战么?”李晔看出陈江河的窘迫,面露冷笑之色,陈江河的功法威力巨大,但对于近身搏杀,明显不如同境修士,而对于李晔而言,他战技卓绝,此刻正好能压制陈江河。

    “竖子,休得嚣张!老夫再不善近战,境界也比你高两层!”陈江河恼羞成怒,一边闪躲剑气,一边轰出术法,想要靠速度赢下李晔。

    然而他很快就发现,这些是徒劳的,因为李晔的战技,已经高到一个他都只能仰望的层面,先前远攻时不觉得,此刻近距离搏杀,立即感到莫大压力,不时,身上就添了几道伤口。

    “还不来帮助老夫?!”陈江河身上伤口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不堪重负,速度身法渐渐慢了,数次差些被一剑枭首,他终于忍不住,向那些游走在外围的袭击者,发出愤怒的求救。

    呲的一声,陈江河肩膀上再添一道伤口,此刻他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狼狈到了极点。

    他看向李晔的目光中,满是忌惮之色,甚至还有畏惧,这个年轻的安王,现在真正让他感到恐惧,他不知道李晔战力为何如此强悍,但这一刻,他清晰感受到了性命之虞!

    他知道自己快败了!

    那些游走在外围的袭击者,听到陈江河的呼救,也是有苦说不出,陈江河为免被李晔近一步贴身,移动极快,几乎只在河面上留下道道虚影,他们这些人修为不那么高,又受了伤,根本跟不上两人的脚步。

    “他们没机会了!”李晔冷笑一声,一把推出卢具剑,向陈江河刺去,同时双手结下不动明王印,低喝一声:“临!”

    “临”字临面,陈江河四肢陡然一僵,动作不禁停滞下来,就在这一刻,死亡的恐惧让陈江河尖叫出声,他再也顾不得控制脖颈处的伤势,拼命调动了全身灵气,一下子爆发出来。

    轰的一声,在陈江河脚下,河水四面爆开,狂暴的灵气直接在河面轰出一个大坑,借着这一下,陈江河重新掌握了身体控制权,从原地一下子消失,这一刻他心头一喜,不禁大吼出声:“老夫练气七层,你休想杀我......”

    陈江河刚吼出一声,声音就戛然而止,因为他的身体虽然从原地消失了,脑袋却已搬家,当空飞了起来。

    刚才陈江河被禁锢的瞬间极为短暂,寻常练气五层的修士,根本不可能让法器的速度,快到能够触碰他的身体,但是李晔不是寻常练气五层的修士,卢具剑更不是普通法器。

    那一瞬,卢具剑已经掠过陈江河的脖子,剑气将他脑袋斩了下来。

    河面上被轰出的大坑,正被四面汇聚的河水填塞,陈江河的身体噗通一声落入水中,当河面差不多恢复平静的时候,他的脑袋也跟着落入河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