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九十六章 高手(6)
    “可惜了,最厉害的人死了,这可是韦保衡谋害我的重要人证。”李晔已经回到岸上,他摸着下巴望着面前的尸首,感觉有些可惜。

    尸首是陈江河,他坠落河面的时候,李晔没有让它们给河水冲走,顺手就给打捞上来。陈江河死了,对李晔是不小的损失,但当时战况激烈,他也没法顾及太多。

    不过尸首也有用处,毕竟陈江河是韦保衡麾下有数的高手,平素见过他的人不在少数,韦保衡赖不掉的。况且,王离等人还抓住了几个袭击者,有他们的供词,这证据就成立了。

    就如李晔先前所预计的那样,韦保衡犯错了。而他,抓住了对方的错误。

    官差们也有死伤,不过不甚严重,能到河面上与人交手的,都是长安府的高手,本就没几个,炼气期以下的官差,一直呆在岸上——现在都举着火把,围在李晔身边。

    青衣衙门的修士没露面,局势已经基本控制住,青衣衙门无需掺和进来,平白暴露身份。刘知燕和丑夫现在是重点看押对象,长河帮的帮众也不少。

    这些人其实很可怜,河面上的激战,已经远超他们的预料,像陈江河使出的功法,万千箭阵和四龙出水,他们更是没见过,当时就被震得神思不属,此刻仍旧处在惊惧与惶恐中,不少人还在发抖。

    刘知燕和丑夫也被绑了。李晔来到刘知燕身前,打量了她片刻。

    她的脸蛋谈不上惊艳,五官小巧,轮廓柔和,红唇略薄,双眸大而明亮,看起来是温柔似水那种女子,有着惹人怜惜的气质。

    二十出头拥有炼气期的修为,可谓风华正茂,只不过此时沦为阶下囚,自然谈不上多有精气神,却也没有楚楚可怜的模样,她脸上残留着倔强,但不明显,眼神哀绝,十分哀绝,一种认命般的哀绝。

    这种认命般的哀绝眼神,加上残留些许倔强,但没有仇恨的一张脸,其实比梨花带雨的模样更为可怜,一种有力度的可怜。

    “大当家?”李晔在刘知燕面前蹲下来。

    刘知燕咬了咬下唇:“长河帮大当家。”

    李晔看着她:“我的感觉告诉我,你有着接受败亡的勇气。”

    刘知燕道:“成王败寇。”

    李晔点点头:“但从你的的眼神中,我读到了不甘。”

    刘知燕面容凄婉:“父仇未报,不甘就死!”

    李晔心头微动,神色却没有变化:“既有不甘,为何不恨?”

    刘知燕低下头,沉默了许久,她未曾叹息,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她内心的苦闷,仿佛这个年轻的女子,有一肚子的愁肠。

    半响,她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命运如此,何必怨恨?”

    听到这话,李晔不由得高看了这女子几眼,他问:“你不怕死?”

    刘知燕摇摇头:“谁不怕死?”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中透着遗憾,好像是在说,死固然可怕,但该做的事没做到就死,更加可怕。

    只不过,她认为这话说出来没有意义,所以没有说出口。

    宋娇走过来,在李晔耳畔轻语一阵,李晔点了点头。

    他对刘知燕道:“我可以让你不死,也可以让长河帮不亡。”

    “这不可能!”刘知燕陡然睁大眼。

    李晔笑了笑:“你应该知道,只要是尘世中的问题,不可能的事并不多。之所以有人认为不可能,只不过是那些事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

    刘知燕盯着李晔,用力的问道:“你究竟是谁?”

    李晔回答道:“大唐安王,长安府少尹。”

    刘知燕愣住。

    丑夫也愣住。

    大抵他们也没有想到,以他们作为鱼饵,要引诱的那个人,竟然有这样的身份。

    无论是皇朝亲王,还是四品大员,在长河帮眼里,位置都太高,高到他们平时都不会去仰望——他们仰望的视线尽头,只会是渭水第一大帮那样的存在。

    “他们许诺给你们的条件,我都可以原封不动的许诺给你们,就连你们洗劫码头仓库的罪责,我也可以给你们将功补过的机会,你考虑一下。”李晔说完这话,深深看了犹在震惊中的刘知燕一眼,站起身,离开此处,去查看长安府官差的伤亡情况。

    宋娇跟在他身旁。

    “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并不想杀这个女子。”宋娇使劲儿瞧着李晔,禁不住咯咯笑了两声,“或许,这个女子让你心动了。”

    李晔面不改色:“我并不喜欢杀人。至于你说的心动......这世上的心动,分为很多种,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种?”

    “那么你的心动,又是哪一种呢?”宋娇掩住嘴角笑意,剪水眸子里充满揶揄。

    李晔低头默然片刻,道:“同病相怜。”

    宋娇的笑容僵住。

    她当然理解李晔这句话的意思。

    他两人,都有父仇未报。

    李晔的脸上,没有悲戚之色,甚至看不出来半分变化。

    宋娇看着这张平静的面孔,心口微微收紧,说不出的难受,她很清楚,在大悲苦面前,要保持平静的面孔,不将软弱暴露出来,需要怎样的心力。

    不仅需要心力,也需要倔强。

    宋娇收敛神色,她道:“江湖与朝堂的纷争,本质上并无分别。而激烈纷争的代价,就是一个个血淋淋的生命,一个个悲苦无奈的人生。”

    李晔抬头看了一眼夜空:“或许,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世道,才不会有那么多纷争吧。”

    宋娇摇了摇头:“那样的世道,很早就不存在了......又或许,一直不曾存在过。”

    忽的,她抬头向西边看去。

    那一瞬,她目光凌厉,犹如亘古不化的冰雪。

    怪异的是,在这尘封的冰雪中,又似乎有一缕能让雪山消融的阳光。

    她说:“我要去见一个故人。”

    ......

    韦江南盯着悬浮在河面上的那个不速之客,双手微微轻颤。

    这渭水静谧幽深,河上空无一物,只有倒映在那人脚下的星海,在依稀的灯火中,显得似真似幻。

    修为到了韦江南这个境界,即便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也不难看清对方的面目。让他感到诧异的是,他并不认识这个人。那是一张普通的面孔,普通到看过第一眼,一转头马上就会忘记,连感觉都不会留下。

    面对这张面孔,韦江南甚至还发现,他看不透对方的年纪。

    而立?不惑?知天命?

    都有可能。

    韦江南盯着这个身着青袍,一头灰白长发的陌生人,却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就像刘大正与道人一样。

    几艘货船上,韦江南的随从,都站了出来,他们看到这个不速之客,齐齐亮出法器,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数艘货船,一群手持利器的人,对峙一名漂浮在河上的陌生男子,剑拔弩张。

    韦江南没有轻举妄动。

    他的紧张,很快就更深了,因为陌生人开始说话。

    陌生人的声音很平淡,但说出来的话,格外有力量。

    他说:“你刚才说,你要去抓一个人回来?”

    这话是韦江南刚才说的,他说这话的时候,意气风发,把握十足,觉得弹指间,就能将李晔擒来,为此,他甚至还想吟一首诗。

    但是现在,听到陌生男子的话,韦江南一阵面红耳赤。

    韦江南不敢动,他忌惮对方的修为境界,他咬牙道:“你是谁?”

    青袍男子没有回答韦江南的问题,只是淡淡道:“你去不成了。”

    陌生男子的意思很明确,他就是来拦韦江南的,并且他对拦下韦江南很有把握,就像韦江南有把握擒下李晔一样。当着这么多人,被对方如此打脸,可谓颜面扫地,韦江南脸上肌肉抽了抽,怒气上涌。

    作为整个韦氏一族,修为最拔尖的几名高手之一,韦江南从来没有被人如此侮辱过。

    “若是我一定要去呢?”韦江南一字字的问。

    青袍男子淡淡道:“那么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他的声音依旧很平淡,但语气严肃认真,让人无法质疑。

    “狂妄!谁给你的本钱,让你如此目中无人?就算你修为高绝,但你能视天下英雄如无物?!”韦江南被一再当众羞辱,终于忍受不住,他是要面子的,文人雅士怎能没有面子?他算了一下,他身边还有许多随从,这里面不乏好手,就算对方的修为比他高,他也未必不能一战,至少,不能不战而败!

    “给我上!”韦江南一招手。

    他招手的时候,自己也动了。

    但是在这之前,悬浮在河上的青袍男子,就已遥遥向韦江南伸出一只手,隔空往下一压。

    轻描淡写。

    轰的一声。

    水瀑暴起数丈,停靠在一起数艘货船,猛地一震,尽数被压向河中!

    坑现、船沉、浪起!

    那些修士,悉数随船沉入水里!

    韦江南的衣袍,嘭的一声,尽数化为碎片,猛地爆开。

    而他自身,则是悬空而立。

    同样是悬空而立,他却动弹不得,如同被人掐住了咽喉!

    “天下英雄?”青袍男子哂笑一声。

    五指一张。

    韦江南就像被重锤击中,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轰然砸向河岸,撞到数棵柳树,不知坠向何处,再无半分动静。

    从始至终,青袍男子脸上都无神色变化。

    他一甩衣袖,飘然而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