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九十九章 意外
    宋娇微微蹙眉,作为曾今的同僚,她当然见过刘大正出手,也见过刘大正的刀,对方作为终南山上一代最杰出的弟子,有着中原第一刀的名头,使用的当然不会是菜刀。

    而且在宋娇眼里,刘大正手里的那柄菜刀,怎么看都太丑陋了些。刀身不大不小,通体黝黑,毫无光泽,刀柄两侧是两块木片,用灰色布条缠绕,怎么看都只是一柄寻常菜刀,跟法器完全沾不上边。

    用这样的兵器——姑且称作兵器,去迎战能使出花叶结界这样术法的释门高僧,那不是在开玩笑么。

    宋娇眼神不善,但她没有多说什么。面前这个皮肤黝黑,肌肉发达,面相粗狂,性情木讷的汉子,她从来都没有看顺眼过。但她却知道,刘大正不会开玩笑,更不会在这样的时候开玩笑。

    刘大正走出院门的时候,有四人相继出现在对面房屋的房顶。

    为首的李克用,负手而立,神色睥睨。任何人一看到他,都会觉得这不是一个寻常人物,他身上有一股俯瞰苍生的王者气质,锋锐无匹,这种气质不是平白得来的,它需要很多不平凡经历的积淀。

    慧明和尚站在李克用身旁,手持降魔杖,眉目平和,袈裟光鲜,仿佛一朵圣洁的白莲,有着净化人心的力量。

    其余两人,一名老者,一名中年男子,站在两边外侧,虽无言语,但气息绵长沉稳,自有一股高手风范,必是练气高段修士无疑。

    这样的四个人,只要不闯皇宫与军机重地,只怕是天下之大,鲜有地方是他们不能去的,就连长安城,只要不惹下滔天祸端,也能来去自如。

    李克用看到李晔,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不过这丝怒意,很快就被即将复仇的快意所取代,他戏谑的看着李晔,面上带着智珠在握的微笑:“安王殿下为何不跑?”

    站在院中的李晔,轻笑一声:“我也很奇怪,你看到我为何不跑。大抵好了伤疤忘了疼,是某些人一惯的通病?”

    “你太自大了!”李克用冷哼一声,“在驸马府侥幸胜了我一场,就真的认为强过我?若是如此,你就太天真了些!”

    李晔笑道:“我想你大概是想说,你在驸马府并未动用全力,作为惯于沙场征战的人而言,生死搏杀才是你的拿手好戏,而不是打擂台。作为振武最杰出的天才人物,你还有诸多法器与秘法,不适合在人前拿出来,所以当日我能胜你,实在是侥幸。”

    李克用眉头一挑:“安王倒是有自知之明。只不过,你现在意识到这些,已经晚了,因为就算你现在求饶,我也不打算放过你!”

    李晔撇撇嘴:“说这么多,其实我就想告诉你,如果你想送死,那就快些,我赶时间。”

    “李晔!休得张狂!”李克用沉下脸来,“今日,你死定了!”

    言罢,一甩衣袖:“上!”

    他身后的中年男子,闻言手腕一抖,取出一柄硕大的斩-马刀,从屋顶一跃而起,隔空一刀狠狠劈向小院。

    斩-马刀上青光大盛,刀气蔓延五丈,仿佛连山峦也能劈开,他这一刀朴实无华,唯独势大力沉,刀气一出现,一股寒冷的杀气便迎面而来,仿佛这柄斩-马刀,曾今杀过无数人,刀身上凝结了无数冤魂。

    这名中年男子,本是振武军将领,出手自然狠戾无匹,他这一刀斩来,带着一股一往无前、你死我活的气势,众人顿时感到莫大的压力,好似看见了千军万马,向自己咆哮奔杀过来。

    “破阵斩!”中年男子大喝一声,随着他发声,浑身气势再度攀升一个台阶,“受死吧!”

    站在李晔身旁的上官倾城,面容肃然而又带着敬畏之色,同是修炼沙场武将道,她很清楚这一刀蕴含的威力,那正是她辛苦追寻的境界。

    “若无战阵阵法加持,三百人之阵,此刀也可一击破之!”上官倾城沉声道,沙场上披甲执锐的三百士卒,已经是一股非同一般的力量,别的不说,渭水上的帮派,有指挥使统率的三百士卒,就可一路碾压过去。

    王离面露忌惮之色:“沙场武将,杀伐之气最重,比之江湖修士,多了许多勇猛精进、舍身一搏的豪气。沙场厮杀,最能磨练杀气,此言果然不虚!”

    李晔没说什么,他见宋娇始终面色平淡,似乎并不觉得刘大正会败,便稍稍放下心来。

    院门前手握菜刀的魁梧汉子,面对对方气势雄浑的一刀,脸上浮现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或许,看到这一刀,这位李岘的亲兵统领,又想起了昔日沙场厮杀的热血场景,又或许,他看到了自己曾无数次使出这一招的画面。

    无论如何,刘大正后脚在地上重重一踩,拔地而起。

    他后脚踩过的地方,留下一个直径三尺、深达数寸的大坑。

    迎着那道真能破阵的刀气,刘大正抬起手中丑陋而不起眼的黝黑菜刀,当空横斩。

    嗡的一声,菜刀剧烈颤鸣,震得众人耳膜生疼,一道青色匹练飞射而出,如大江横空。

    两道刀气相遇,五丈刀气被拦腰斩断,当空碎裂,而青色匹练只是弱了几分,去势不减。

    正从屋顶落下的中年男子,脸色陡然一变,眼中露出不可置疑之色,他还来不及错愕,就感到了一股生平从未感受过过的危机,正如泰山一样压顶而来。

    他连忙挥动斩-马刀,再放出一道刀气,阻挡临面的青色匹练。

    而这时,刘大正已经冲到他面前,面无表情,菜刀对着他脑袋劈下。

    中年男子五官都颤抖起来,连忙举刀迎击。

    “让你看看,破阵斩该怎么用。”刘大正的声音没有丝毫情感。

    刀落。

    风起。

    青色匹练近距离斩中斩-马刀,将中年男子惶然的面孔,映照的分外清晰。

    轰的一声。

    中年男子喷出一口鲜血,身体猛地倒飞出去,撞毁房屋院墙,砸进屋中,一阵乒乓作响。直到贯穿另一面墙,才在屋后停了下来,他单膝跪地,一只手手撑着地面,吐血不停,已是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落地的刘大正,眼神中不无轻蔑,菜刀在手中悠忽转了一圈,收入腰后刀鞘,潇洒写意,他本身再没看中年男子一眼,转身走回院门,负手而立。

    依着门框的宋娇看了他腰间的刀一眼,眼神总算没了先前那么多不善:“刀不错。”

    刘大正目不斜视,声音平淡:“我知道。”

    宋娇无语白了他一眼。

    对面的屋顶上,李克用回头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的惨状,再看向李晔时,面色不如先前那般从容,他身旁的老者,眼中已经有了忌惮之色,禁不住道:“这家伙什么来头,竟然两招就败了赵将军?他用的那个法器又是什么东西,怎么看着那么像菜刀?”

    三人中,唯独和尚没有回头,他的声音听不出悲喜:“那就是菜刀。”

    李克用暗恨:“竟然被一把菜刀给击败,丢人丢到家了!莫老,那人什么境界?”

    老者沉声道:“修为应该在练气八层,不会更高。但此人对杀伐之道的领悟,只怕世间少有人可比。”

    李克用沉着脸:“这样的高手,李晔那厮又是从哪找来的?不是说自打李岘死后,他就众叛亲离了么?”

    老者道:“只怕事情有了变化。”

    李晔见李克用没有立即叫人再出手,便微笑道:“怎么,李将军,这才输了头阵,就龟缩不动了?是不是打算退兵回城,坚守不出,择日再战啊?”

    被李晔用自己最擅长的沙场之事嘲讽,李克用怒意渐起,不过他并不慌张,看了一眼身旁的和尚,见和尚始终面色如常,他也暗松了口气,和尚是他最大的依仗,只要和尚没有面露难色,他就有把握。

    与某些世界不同,此界因为道法显昌,中原都是道门做大,释门势力虽然自东汉就进入了,也曾受到朝廷力捧,但因为道门明里暗里打压,一直未曾在中原真正发展壮大。

    但释门教义,对民间而言,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所以凭着教义上的优势,在四方边地站稳了脚跟,经过千年积累,十里到如今也不容小觑。

    就大唐而言,北方是释门势力最雄浑的地域,尤其是振武军掌控的地盘。

    事实上,振武军之所以军力强大,修士势盛,就是依靠了释门的力量。释门与振武军联合,这也是李国昌敢桀骜不驯,侵害临镇利益,对朝廷诏令阴奉阳违的最大底气。

    李克用看了小院一眼,敌我形势很明显,他迅速做了决断:“赵将军重伤,那拿菜刀的家伙,莫老可有把握战胜?”

    莫老微笑道:“可以教训他一二。”

    李克用点点头:“院门的女子,既然敢站在那里,就说明是李晔推出来的护卫,想必实力不错,慧明大师?”

    和尚始终面色如常,不曾有丝毫变动,可谓有几分宝相庄严的神韵,“其余修士,贫僧也可一并照看。”

    他这话说得淡然,但霸气已经显露。

    “好!如此一来,我就能专心对付李晔那厮!”李克用取出法器,却是一柄符文密布的长矛,他将长矛指向李晔,大喝一声:“兀那鸟厮,可敢与我一战?!”

    李晔伸出手,朝李克用勾了勾手指:“有种你就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