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一百章 梵音起 大雪落
    站在高处,大抵是上位者共同的喜好,那样他们就能俯瞰苍生,显得高人一等。高处让人胸怀激荡,也有无数风景。

    但对于李克用而言,他喜欢站在高处,只是因为高处视野广阔,可以察觉各处变化,从而让他掌控全局。对于调兵遣将的沙场将帅而言,那是每战必须的,业已是李克用的习惯。

    所以当李晔说出“有种你就下来”这句话后,李克用心底就陡然生出一股怒火,好似他站在高处,就是在显摆自己的与众不同,又在战略上占了多大的便宜一样。

    “混账!”李克倒持长矛,用从屋顶上一跃而下,躬身一步步冲向小院,他步履迅捷,身若虎豹,脚后跟尘土一抹抹飞溅。

    莫老当先一步出手,他从屋顶消失,转瞬就到了刘大正面前,他出现的时候,浑身沐浴氤氲青光,一掌击向刘大正前胸,手掌周围荡漾着水纹般的灵气:“迷踪掌!”

    没有巨大掌影,但谁也不会怀疑这一掌的威力。

    刘大正眉眼肃然,他察觉到老者的修为,同样到了练气八层,而且显然踏入练气八层时日已久,真气十分浑厚。

    若说先前的中年男子,能一刀击破三百人的战阵,那么莫老这一掌,只怕可以直接将三百人全部掀翻。

    莫老有神出鬼没的身法,有雄浑遒劲的真气,而这一掌本身同样变幻莫测,分明只是一掌平平无奇击来,但却让刘大正捉摸不透。仿佛他看到的只是幻影,根本无法准确判断对方手掌的真正位置,若是他冒然迎击,只怕会一击落空。

    若是如此,他就被对方钻了空子,对方威力绝伦的一掌,会毫无阻碍印在他胸口!

    连三百人的战阵,都能掀翻的一掌,若是轰在人的胸口,可想而知会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刘大正绝对不想挨上这一掌。

    察觉到刘大正的肃然,莫老眼角有了笑意——那是自信的表现。

    他之前跟李克用说过,他会教训刘大正,他已经活了一大把年纪,不会说大话。

    此时此刻,刘大正处境不妙,但并不是就没有应对之法了。

    他可以退,拉开距离,采取守势,边纠缠边观察,这是最有效的应对方法。

    但他没有退。

    他不能退。

    何为贴身护卫?

    没有退路,不能退后一步的人,就叫贴身护卫。

    因为身后就是护卫要保护的人。

    他一退,身后的人就要受到威胁。

    无论是沙场冲阵,还是江湖厮杀,正面硬战中,贴身护卫只能战死,不能退后。

    亲兵可以死绝,主将必须无恙!

    这就是亲兵的意义!

    作为亲兵统领,跟随李岘征战无数的刘大正,不是没有经历过险境,他对这个道理,理解得比谁都深。

    不能退,那便索性进!

    刘大正前踏一步,调动全部灵气,以手为刀,一记手刀向莫老脖颈斜刺斩下!

    莫老掌法高深,他从未见过,仓促之间,他无法看透对方的虚实变幻,准确接下对方这一掌。

    既然接不了,那便索性不接。

    拼着中莫老这一章,刘大正也要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以伤换伤?

    不,是以命换命!

    刘大正不惧以命换命!

    背后就是安王,他没有选择,也无需选择!

    察觉到刘大正的意图,莫老眼神一凛。

    但他没有回防。

    相反,他还在心底冷笑一声。

    江湖厮杀中,使出这种同归于尽的招式,看似是不惧两败俱伤,实际上,不过是弱的一方,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想要借此让对手畏惧,迫使对手收手退开,从而化解自身危机的伎俩。

    作为老江湖,莫老对这样的情况,见得多了。

    江湖修士,尤其是修为高的修士,活着就有荣华富贵,谁不惜命?

    这种招式,只是打着拼命的幌子,威胁对手后退罢了。

    不用说,刘大正这一记手刀,只是虚晃一记,本身已经做好了后撤、拉开距离的准备。

    莫老当然不会让刘大正这种伎俩得逞。

    所以他没有收手,更没有后退,手掌化虚为实,一掌狠狠轰在刘大正前胸。

    击中刘大正的那一刻,莫老本该得意。

    但他没有。

    相反,他神色一僵,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刘大正并没有如他所料,只想虚晃一招逼退他。

    对方的手刀,重若山峦,狠狠砍在他的脖颈处!

    砰、砰,两声闷响,几乎是同时响起!

    两人俱都面色一白。

    莫老的手掌,轰在刘大正胸口,而刘大正的手刀,砍在莫老脖颈处,两人衣袂俱都向后激荡的一瞬间,倒持长矛、眼神饱满战意的李克用,正跨过门槛,冲进院门。

    院门一侧,依着门框的宋娇,因为李克用奔进而卷起的一阵风,紫袍微扬。她敛眉低目,没有出手阻拦李克用,任由对方从面前奔过,就像没看见他一般。

    宋娇的双眸中,映着身着袈裟、手持降魔杖,依旧在屋顶没动的和尚身影。

    那才是她的对手。

    李克用冲到李晔面前,长矛从腋下抡起,笔直刺向李晔面门,他出手简单直接,采取的都是最有效的进攻招式,兵刃走的是最短距离。

    灵风以长矛锋刃为中心,逆着长矛刺进的方向,向两旁疯狂而快速的倾泻,这让笔直刺进的长矛,看起来格外锐利无匹,仿佛在它面前的,哪怕是金石重盾,也会被长矛刺出一个窟窿。

    “兀那鸟厮,你怕了吗?!”李克用大喝一声,眼中饱满杀气,嘴角还有快意,“有种你就别退!”

    他喊出这句话,显然是对自己的出手,分外有自信,就像已经看到李晔口吐鲜血的场景。

    他当然有自信,因为他没有留手,雷霆一击。

    他的雷霆一击,杀过军中主将,灭过江湖高手。

    作为惯于沙场征战的宿将,死在他这根长矛下的敌人,不知道有多少。若是把他们的尸体堆起来,恐怕可以形成一座小山。

    他的实力,有着无数人的性命作为铺垫,他的战绩,兵部策勋册中,有着刺人眼球的记载!

    阴山北侧,长城彼端,经年犯边的草原部族,清楚知道李克用这个名字的重量,更加对这根符文闪耀的长矛,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李克用面前的李晔,眉目沉静,面对在沙场杀伐中,用无数鲜血和生命,蕴养出来的雷霆一击,他没有半分动容,只是拔出卢具剑。

    噌的一声,卢具剑出鞘的那一刹,有响亮剑吟。

    剑气流转,如蛟龙出海,腾飞于空。

    李晔同样笔直刺出一剑。

    跟莫老的招式不同,他和李克用的出手,全无半分花招,有的,只是一往无前的杀伐之气。

    “剑气生莲!”

    李晔知道,今日这一战,不会持续太久,因为双方要分的,不仅是胜负,还有生死,双方杀意已决,生死之战,何须百招?

    青莲后,李晔面目显得有些朦脓,但他的声音清晰无比:“谁先退谁输!”

    “来!”

    长剑与长矛,毫无花哨相击一处,灵气流散如流星,轰鸣声力透金石,两人身旁处处皆是气爆声,尘土飞扬如雾。

    院中的王离、上官倾城等人,眼见李克用奔来,原本已经齐齐亮出法器,准备出手。

    但他们还未出手,就感到浑身僵硬,动弹不得。身体仿佛化成了一块石头,气海中的灵气,更是仿佛被封印,半分也调动不起来。

    不仅他俩如此,长安府的其他衙役,也是这般模样。

    院子内外,一二十名修士,全都站在原地,一步也踏不出。

    在他们每个人眼前,都出现了一尊宝相庄严的佛像,那佛像沐浴金光,不知其大,不知其广,只见其遮天蔽日,占据了整个世界,有无上威严,让人禁不住顶礼膜拜。

    修为底下、心神不坚的修士,已经直接跪下,拜服在地上浑身发抖。

    王离、上官倾城俱都脸色苍白,咬牙苦苦支撑。

    院门,眼眸中只有和尚的宋娇,伸手在身前一挥,如佛去灰尘,她眼前的金光大佛,就消散无影,紫袍美人冷哼一声,“在老娘面前,旁若无人发动‘大佛极域’,你把老娘当木头了不成?”

    说着,千寒萧已在唇边,随着玉指轻弹,易水寒的音律,如雪花般片片扬起。

    箫声起,天地失色,瞬间进入寒冬大雪之界。

    王离、上官倾城等人眼前,金光大佛的影像开始摇曳,有鹅毛大雪漫天飞扬。

    一直面色如常,寺里佛像一般,好似永远不会有变化的慧明和尚,听得箫声起,骤然眼神一变,脸上霎时爬满凝重之色,他猛地看向宋娇,浑身气势一变,充满肃杀谨慎之意,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自入中原,未见修为高绝如施主者。”和尚放下降魔杖,盘膝在屋顶坐下,双手合十,双眼微阖,嘴唇微动,开始念动咒语。

    伴随着他双唇急动,声声佛经吟唱之声,以他为起点,四散扩展开来,这一刻,和尚背后生金光,如太阳一般耀眼,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如一尊得道金佛。

    梵音散落,王离、上官倾城等人眼前,大雪片片消散,佛光渐渐大盛。

    宋娇眉眼微沉,易水寒的曲子,骤然变得力量十足。

    于是佛像再度模糊,大雪再度飞扬。

    两人以此界为战场,以箫声和梵音为武器,开始一场无形但危险十足的较量。

    谁的术法更胜一筹,谁能夺得此方天地的控制权,谁就能主宰整个战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