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一百零一章 道高一尺
    卢具剑与符文长矛相击后,各自通体闪耀青芒,随后齐齐反向弹开,李晔与李克用却都没有后退一步,先前已经说过,谁退算谁输,两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寻常情况下不会轻易服软。

    李克用胸口一闷,眼帘沉了一份,方才这一招硬碰硬,他仍是没有占到便宜,这让他多少觉得有些意外,毕竟雷霆一击看似简单,其实威力极强,属于朴实无华的招式,他本以为李晔就算接得下,至少也会受些伤,但没想到,李晔面色如常,根本就没有反应。

    在同境修为下,他这以前无往而不利的一击,竟然半点战果都没收到。

    上回在驸马府败北,李克用归咎于功法受限,而且很多杀招不能使用,现在看来,李晔当时展现出来的手段,也不是全部实力。

    “再来!”李克用低喝一声,握紧反弹的长矛,顺势抡回,朝李晔劈头斩下,这一刻,他用灵气点亮了长矛上密密麻麻的符文。

    他这杆长矛,不是寻常法器,本身品阶就高达四阶,世间少有,而矛上的符文,则是阴山觉晓寺主持,耗费一整年的时间,以大手笔刻上去的,乃心血之作,暗含法阵,在保证无坚不摧的同时,法阵对灵气据有莫大增益效果,可以让李克用的出手更加具备威力。

    以往征战沙场与人交手的时候,李克用多有越阶杀敌的战绩,除了他本身战技不俗外,这杆可以让他的战力提升三成的长矛,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李克用上回在驸马府输给李晔,之所以不服,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当时不能使用这根被他取名“破军”的长矛。

    破军长矛上符文被尽数明亮的瞬间,发出一声厚重雄浑的嗡鸣声,摄人心魄,与此同时,整杆长矛周身,青色线条组成一副圆柱形阵图,陡然一震,视觉效果分外震撼。

    手握威力尽显的破军长矛,李克用心头大定,必胜的信念再度回到身上,长矛斩落的那一刻,他爆发出前所未有的豪气,禁不住大吼一声:“跪下吧鸟厮!”

    李晔目光微凛。

    李克用这一击,威力明显比先前雷霆一击,更强了许多,符文阵法映照眼前,李晔很清楚,那是长矛对招式的增强。

    李晔竖剑于胸前,左手以指为剑,在剑身上一抹。

    随着鲜血滑过刀锋,瞬间浸入剑身,卢具剑上高山大川的符文,被他悠忽点亮,随即,体内龙气之力与青莲之力,被他尽皆调动起来,悉数注入卢具剑中,霎时间,卢具剑再度发出一声响亮剑吟,青芒刺眼。

    在李晔晋升练气五层以前,卢具剑上的符文,他还不能完全点亮,每战对敌发挥出来的威力并不大,更多时候是依仗卢具剑本身的材质,去斩断对手的兵刃。

    晋升练气五层后,情况有了变化,他已经能发挥卢具剑符文大部分威力,但卢具剑本身品阶太高,要尽数发挥它的符文力量,他现在修为还是不够,必须以鲜血为祭!

    先前击杀陈江河时,对方虽然是练气七层的高手,但李晔还不至于动用此招,然而此时面对底蕴更深的李克用,李晔不能再有半分保留。

    卢具剑上撩,迎上破军长矛。

    卢具剑周身剑气,化身为龙,张口长吟,破军长矛之上,如有金刚怒目,禅杖斩下!

    眼见李晔竟然硬接自己全力一击,李克用心头暗喜,心头瞬间闪过一抹嘲讽:“破军长矛可是四阶法器,又有释门加持的法阵!你竟然敢硬接我这一击,是该说你不知死活,还是该笑你狂妄自大?李晔,你完了!”

    剑矛相交,灵气激荡如潮。

    金刚怒目之象,轰然破灭,青龙一抓拍在破军长矛上!

    法阵图消散!

    李克用胸口一闷,手中长矛上传来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让他虎口一麻,手臂吃痛,如同被重锤砸中,猛地震颤不已,竟是再也握不住长矛,符文已经暗淡下来的破军,离手飞出。

    李克用五脏六腑一阵翻腾,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他惊骇万分,心中大吼这不可能,他这么强的法器,他如此强的一击,斩过敌酋,杀过山匪,怎会敌不过李晔手中的剑?!

    李克用无法相信这一幕,恍若梦中!

    然而现实不是梦,因为李晔一剑已经紧接着斩下,瞬间到了李克用面前!

    李克用神魂一抖,感受到了难以言说的恐惧,他连忙抽身后退,同时双手连忙掐诀:“琉璃剑!”他袖中应声飞出一柄晶莹小剑,猛地向李晔刺去。

    李晔眉头一皱,卢具剑变刺为劈,斩中到了面前的琉璃小剑,但见青芒一闪,那晶莹小剑便被劈飞出去,光芒霎时黯淡,重新飞入李克用袖中。

    “李晔!”李克用发出一声从未有过的怒吼,他没想到,今日一交手,他竟然又率先吃瘪,连破军长矛都被震得脱手飞出,他本以为,当日输给李晔,只是因为他无法尽显实力,但现实无情的告诉他,李晔的实力,也远远超出他的预估!

    “这是你逼我的!”李克用半跪地面,双目饱满恨意,琉璃剑飞回的时候,他双手在胸前迅速变幻结印,最后右手放于膝盖,掌心向内,手指触地,左手拇指曲起,掌心向上,平放于腹前,大喝一声:“降魔印!”

    降魔印,又称触地印,释门七印之一,为释门中极为高深的术法,类似于道门九字真言发动时结下的九印,威力无穷!

    李晔皱了皱眉:“你竟然学了释门七印?”

    大唐官将,只能修行中原术法,是朝廷明文规定,释门等外来术法,是明令官将禁制修习的——这也是释门和巫门,在中原始终无法大行其道的原因,虽然某些时候,朝廷开过禁,但大部分时候,这条律令被严格执行。

    想不到,作为振武节度使李国昌的子嗣,李克用竟然修习了释门术法。从另一个层面说,这或许是李克用的压箱底手段。

    “李晔,算你狠,逼得我不得不使用释门七印,所以今日你必须死!”降魔印发动的那一刻,李克用发出低吼,他嘴角血迹未擦,说话的时候满嘴是血,看着格外可怖。

    轰轰轰,地面暴起团团尘土,就像炸药在地下被引爆,整座院子剧烈颤抖,那些被慧明“大佛极域”影响,站着不能动的长安府衙役,不少人纷纷歪倒在地。

    爆炸围绕着李晔,由外向里,转眼就到了李晔身前,而在李晔脚下,平地生出一个直径一丈的圆形法阵,那法阵以金线勾勒,主体画的只是高僧伏魔之图。

    李晔发现法阵的时候,他双脚已经无法移动,就像地上生出一双无形大手,将他双脚紧紧攥住,让他无法迈动脚步,这让他眉头一紧。

    “李晔,纵然你有几分本事,但此刻大局已定,你死定了,赢得那个人还是我!此战,到此为止!”李克用眼神恢复沉静,从地上一跃而起,下山猛虎一般冲向李晔,抡起蓄满灵气的右拳,朝李晔的脸颊狠狠挥去。

    “是吗?”李晔哂笑一声,收了卢具剑,十指在胸前交叉,结下内狮子印,这一刻他眉眼平和,长发无风自动,仿若得道高人,嘴里清晰平稳的吐出一个字:“者!”

    者字印,自由支配自己躯体,控制他人躯体!

    阴阳八卦图案,在内狮子印前生出,轰的推出,幻化成一个巨大的水墨者字,当头撞上已经奔至身前的李克用!

    李克用饱含灵气的一拳,已经到了李晔侧面,距离他的面颊,已经不到一尺距离!但在这一霎那,却半分再也前进不得,不仅如此,他的身体也给束缚住!

    李克用双目陡然睁得老大,充满意外与震惊,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李晔前一刻还不能动弹的双腿,此刻右脚前踏一步,他顺势一记勾拳轰出,正中李克用下颚,嘭的一声,随即李克用下颚传来嚓咔一声响。

    李克用眼前一黑,双脚离体,倒飞出去!

    李晔趁势而进。

    他刚离开脚下的法阵图,那高僧降魔的图案中,就发出一声前所未有的爆炸,尘土飞扬而起,高达数丈,砸在屋梁屋顶上,飒飒想成一片。

    可想而知,若是他不能动,被这股巨大的灵气轰中,又接李克用一拳,当真是非死即残!

    李克用撞在院墙上,直接将院墙撞塌,他从泥土尘烟中站起身,咳出一口鲜血,扭头一吐,吐出一口混杂着血水的牙齿。

    望着冲过来的李晔,李克用脸上满是不甘与愤怒:“你怎么可能破了我的降魔印?!没有人能破释门的降魔印!”

    李晔一拳轰向尘土中的李克用,“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他用者字印,破了降魔印,并不是说道门九字真言,威力就比释门七印大,而是他对九字真言的修行深度和领悟,胜过李克用对释门七印的修炼。

    李克用至今还不到三十岁,他修习释门七印能有多久,李晔可是穿越前,就对九字真言烂熟于胸,使用过无数次了。

    “混蛋!我跟你拼了!”李克用从来没这么输过,屈辱让他愤怒到了极点,沙场上培养出来的不服输性子,让他决不轻易低头,此刻挥起拳头,与李晔展开拳拳到肉的贴身搏斗。

    “金刚拳!”李克用放开手脚,尽显底牌,除了军中-功法,他修炼最多的,就是释门术法,此刻不要钱一样尽数施展出来。

    “聚云拳!”李晔挥拳与他对上。

    “伏妖掌!”

    “无相掌!”

    李克用再度撞在院墙上,吐出一口鲜血,不可置信的瞪着李晔,发出憋屈的怒吼:“你到底还会多少功法?!”

    李晔冷哼一声,再度抢攻:“多了去了。”

    “混蛋!你二十年不能修行,才踏入炼气期多久,怎么可能会这么多功法!我可是苦修二十多年,受到各路高手教导,更有释门倾力相助......”

    “师父多了不起?我还是袁天师传人呢!”

    “......”

    “还有什么想说的?”

    “你这鸟厮,休得嚣张......我是节度使之子,我有无数保命法器,你胜不了我的!”

    “哦,我是亲王之子,有卢具剑在手,一剑破万法。”

    “......啊!气煞我也!”

    两人撕斗不休,轰塌了院墙,又转战屋顶,轰塌了屋檐,又转战屋中,轰塌了房屋,又转回院中,李晔一路抢攻,李克用步步后退。

    李晔始终神色如常,李克用却吐血越来越多,身法也越来越慢,脚步更是越来越虚浮。

    伤痛让李克用痛苦,但比不上内心的无奈与无力,来的痛苦深重。

    那是李克用从未体会过的憋屈。

    院门,刘大正与莫老仍在激战。

    方才,他们各自受了对方一招重击,要不是两人修为高强,在最后关头都闪避了要害,将伤害降低了一些,以先前那记不留余地的对攻,恐怕要让令人都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院门已经坍塌,两人受伤都不轻,因为抱着不死不休的意志,两人也开始贴身肉搏。

    砰砰两声,刘大正轰了莫老一拳,也吃了莫老一掌,双方各自后退两步。

    “该死!若非起初挨了你一记手刀,老夫怎会如此窘迫,让你有逞强的余地?!”眼见不能拿下刘大正,只能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局面,脖子僵硬不能动弹莫老,发出不忿的低吼。

    刘大正扭了扭脖子,示意自己脖子良好,讥讽道:“说得好像我没挨你一掌一样。”

    两人再度迎面冲上。

    屋顶,慧明睁开双目,将院中撕斗的场景,尽纳眼底,他那双深邃智慧的眸子,有了忧虑之色。

    他的大佛极域,与宋娇的易水寒较量半天,也没讨到半分便宜,他很清楚,再纠缠下去,他也不能取得优势。

    刘大正与莫老半斤八两。

    倒是李克用......先前李克用率先奔出,慧明以为他能擒杀李晔,一举奠定胜局,所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那样的话,就算他不能胜了宋娇,目标也能达成......但慧明没有料到,干惯了乱军之中,取敌将首级这种事的李克用,这回竟然失手了。

    不仅失手,而且还被李晔打得不停吐血,眼看就要败亡。

    慧明感到无力。

    他很清楚,原本把握十足的这一战,他们败了。

    李晔的实力出乎意料,李晔身旁帮手的实力,同样出乎预计。

    慧明眼神突然变得坚决。

    他放弃大佛极域,从屋顶一跃而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