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一百零七章 大反转
    (上架了,PC端看书的朋友可能会忽略前面的感言。)

    李晔从街上回府,心情不错,弄清了气运汇聚的根由,也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迅速提升修为,这是一件不小的好事。

    他前脚刚进府,王离后脚就跟了过来,急匆匆的向他禀报:“少尹,出大事了!”

    李晔停住脚步,转身看向王离:“何事惊慌?”

    “就在刚才,大理寺的人,手持陛下敕令,把长河帮和袭击者都带走了!”王离虽然焦急,语速也很快,但思路和吐字都很清晰,言简意赅道:“大理寺奉陛下之命,要接手这件案子!还说,长安府不必再过问!”

    “陛下的旨意?大理寺?”李晔微微皱眉。

    “大理寺是韦保衡的亲信势力!”王离连忙回答。

    李晔点点头,看样子李漼的意思很明显,是打算保庇韦保衡。

    他很快就想到,这必定是韦保衡去见了李漼,也不知用了什么言语手段,让李漼竟然这么快就站在了韦保衡那边,从王铎、路岩没有传信来看,李漼甚至连问都没问他们。

    “韦保衡这老匹夫,倒是真有些手腕。”李晔如此想到,帝王心术,最重平衡,这李漼倒是好,竟然对韦保衡如此偏袒,不过转念一想,李晔也不觉得奇怪,历史上的昏君,好似都是偏信宠臣的。

    “你先回长安府。”李晔让王离先回,他寻思着,既然韦保衡能说动李漼,那么他这边就只能搬动刘行深、韩文约了。论跟李漼的亲密程度,神策军左右中尉是不会比执政宰相差的。

    念及于此,李晔打算去普王府。

    正走了几步,李晔忽然皱眉,心头陡然升起一丝异样之感,他回头看了一眼安王府,忽的叫来一名侍卫,对他道:“去告诉上官倾城,让她找宋娇,把宋娇麾下的人,全都藏起来。”

    侍卫不明所以,但令行禁止,当即应诺。

    李晔估摸着,李漼如此不讲道理,有可能跟他暴露的力量有关。

    来到普王府,迎头碰到田令孜,后者行色匆匆,看到李晔便是眼前一亮,连忙迎上来:“殿下正要小的去请安王呢!”

    看来李俨也得到了风声,毕竟扳倒韦保衡,就意味着斩断大皇子的臂膀,这是目下最重要的大事,事关李俨继位的大局,李俨方面肯定也一直盯着。

    见到李俨,李晔意外的发现,堂中还坐着一个人。

    神策军左军中尉刘行深,也是田令孜的义父。

    看到刘行深,李晔心头微动,对方的气息很强大,压迫感十足。李晔穿越过来后,还没感受到过这样巨大的压力,简直就像一座山压在心头。哪怕是宋娇的气场,都远远不及。

    李晔心道:“这刘行深的修为,只怕是到了练气九层,而且极有可能是练气九层大圆满!”

    李晔看刘行深的时候,对方也向他看了过来,这位宦官面白无须,丰神俊朗,看模样四十多岁,但实际上肯定不止。刘行深虽然气质阴柔,但一点也不显得猥琐,反而给人一种磊落大方之感,当然,最重要的,是极具威严。

    “安王殿下!”刘行深起身见礼。

    “刘中尉!”李晔拱手。

    李晔落座,刘行深微微眯眼打量他一阵,用赞赏的口吻道:“安王的威名,最近可是传得神乎其神,旁人不知到安王的厉害,咱家可是都清楚得很!”

    刘行深或许没有嘲讽之意,但在李晔看来,总觉得他的笑容格外怪异,看着说不出的别扭,阴气重得很。

    “闲话休叙,先说正事。”

    李俨耐不住性子,他看着李晔,面容肃穆,“刘中尉这回亲自出宫,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韦保衡去见过陛下了,提起了八公山之役的旧事,还说晔哥儿召集的门客,不乏老安王旧部......总而言之,韦保衡的意思,就是晔哥儿你有意谋害他!”

    这家伙话说得不清不楚,没头没尾的,也不知是不是急躁的缘故,刘行深怕李晔不能详知前因后果,便从头到尾给李晔梳理了一遍。

    宦官对皇宫的掌控,的确不是外人能够想象,韦保衡和李漼的谈话,刘行深几乎一字不差的跟李晔复述了一遍,若是韦保衡在场,一定会惊讶万分。

    李晔听完之后,眼神沉了几分,旋即露出愤恨之色:“韦保衡所言之事,纯属子虚乌有,他这是诛心之言!”

    刘行深笑眯眯的看着李晔:“其实咱家听说黄梨乡的事后,在佩服安王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奇怪。那韦江南和陈江河,一个练气八层一个练气七层,殿下是怎么从他们手里逃脱,并且斩杀陈江河的?”

    这名老公公笑意深邃,总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仿佛一条毒性十足的老蛇,眼珠子都是猩红的。

    李晔心头微微凛然,八公山之役,据说刘行深和韩文约也是出了力的。

    毕竟李岘的修为太高,仅是韦保衡,无法调动起足以围杀李岘的力量。对当时修为已经无限接近筑基的李岘而言,练气七层的修士,反手可灭,练气八层的修士,才勉强有周旋之力!

    李晔感到了一丝难缠,看来刘行深也在怀疑,李晔身边高手的身份。

    “当时南宫第一恰好在黄梨乡......”李晔说道。

    他话还没说完,李俨就拍了小案,一脸不耐的对刘行深道:“刘中尉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希望晔哥儿死在黄梨乡不成?!晔哥儿率领长安府修士,经历惨烈激战擒贼,多不容易,你怎么还这样说话!”

    李俨为李晔打抱不平,刘行深张了张嘴,末了只得拱手赔笑:“是咱家孟浪了。”

    李俨眉头拧成一团,问刘行深:“刘中尉,眼下你能不能在陛下面前说上话,把韦保衡那些诛心之言的影响,都给抹去?”

    “诛心诛心,既然是诛心,哪那么容易抹去?”刘行深叹息一声,“这事可是难办得很。如若不是无法劝说陛下,咱家何必出宫一趟,找殿下商量?”

    “那怎么办?!”李俨双目一瞪,“难道就这么认输?!这回若是认输,那韦保衡的尾巴,还不翘到天上去了!这回晔哥儿费了这么大力气,好不容易抓住他的把柄,这样的机会,日后再难碰到了!”

    刘行深看了李晔一眼,轻叹道:“看来,咱家的人,也是时候该动动了。大理寺里,也不都是他韦保衡的爪牙。”

    “必须尽快布置!”

    刘行深的意思很明确,就黄梨乡的案子,跟韦保衡角力。韦保衡羽翼丰满,刘行深、韩文约也不是吃素的,双方这回索性各显神通,看看能把案子查到什么地步。

    李晔微微皱眉,韦保衡有了那些诛心之论后,李漼明显是打算偏袒他了,刘行深、韩文约的势力,就算不输给韦保衡,只怕也难以把案子审到能扳倒韦保衡的地步。

    这还是最好的情况。毕竟,比起朝堂势力,刘行深、韩文约之流,其实还是不如韦保衡,他们的最大依仗是神策军,他们的根脚也主要在宫里。

    离开普王府,李晔没有回去,而是穿街走巷,来到一座酒肆。

    他要在这里见一个人。

    上到二楼,那人已经先到了,正坐在窗前喝酒。他面前的桌子上,没有酒菜,只有酒壶,这说明他只喝酒。

    喝酒不用下酒菜的人,并不多,李晔只认识一个。

    在白袍负剑的酒徒桌前坐下,李晔没有说话,先干了一壶酒。

    先干为敬,是对酒徒的最大尊重,干的越多,敬意就越大。

    “你来迟了。”南宫第一醉眼朦胧。

    李晔笑了笑:“的确不如南宫司首,在黄梨乡出现的巧。”

    “看来你有话要问我。”南宫第一瞪着李晔。

    李晔点点头:“我已喝过酒了。”

    “看在你喝酒还算干脆的份上,你尽管问。”南宫第一一摆手,“虽然我不一定回答。”

    李晔看着他:“我只有一个问题。”

    “不管你有几个问题,回不回答都是我的事!”南宫第一仰头灌酒。

    李晔问:“韦江南是不是你出手拦下的?”

    “这个问题,我需要想一想。”南宫第一认真道。

    ......

    锦绣阁。

    锦绣阁是一座青楼,并且是康福坊数一数二的青楼,这里的清倌儿与艺伎,是整个长安城最好的,传说不少人都是出自教坊司。

    青楼是文人雅士聚集之地,清倌儿就算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至少熟悉其中一两门。

    对于自诩为文豪的韦江南而言,锦绣阁就是仙宫般的存在,他来这里的次数,几乎跟回家一样频繁。

    管事的柳三娘风韵犹存,岁月让她不再年轻,却给了她更成熟的妩媚,正是这种深入骨髓的妩媚,让她至今都极受欢迎,丝毫不弱于最当红的花魁。

    作为昔日锦绣阁的头牌,柳三娘现在已经很少出来招待什么人,除非是贵不可言的贵客。

    但即便是面对那些在朝堂上,都分量十足的贵客,她也能谈笑风生,应对自如。

    此时,柳三娘在煮茶。

    柳三娘亲手煮茶的次数,比她招待贵客的时候还少。

    她的动作依然很优美,挑不出半点儿毛病,就算是皇宫里的茶博士来了,也只会点头赞叹。

    她恭恭敬敬跪坐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她的手有些颤抖。

    她小心翼翼。

    甚至都不敢抬头正视眼前,正捧书而观的男子。

    在那名男子面前,坐着战战兢兢的韦江南。

    平日里自诩文人骚客,举止最是放浪不羁的韦江南,此刻如同一个被父母教训的孩子,规矩到了极点。

    男子放下手中书册,看了韦江南一眼:“你做的不错。”

    “阁下吩咐下来的事,在下不敢不尽心尽力。这本兄长与各级官员利益往来的账本,详细记载了兄长收授贿赂的情况,在下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偷来的,只希望能让阁下满意。”韦江南拜伏在地,声音轻颤。

    “我很满意。”男子微笑道。

    “阁下若是满意,不知可否解除在下体内的禁制......”韦江南颤颤巍巍。

    “还有一件事你没办。”男子道。

    “这......这......”韦江南面无血色,身体抖得像个筛子。

    “若是不想继续忍受这份痛苦,那便去长安府自首,讲明你在黄梨乡的所作所为,并且检举韦保衡的贪污罪行。”男子声音平淡,“如此,你还能为国立功。”

    身着青袍,青袍上没有半分纹饰的男子,接过柳三娘毕恭毕敬递过来的茶碗,继续道:“我想你不会拒绝。你总该知道,我种在你身体里的禁制,除了我之外,天下无人能解!”

    阳光从窗台照射进来,落在他满头灰发上,他品茗的时候,一缕灰发落在肩头,金灿灿的。

    “好茶。韦公为何不饮?”

    ——————

    感谢小小xxxxxxxx的舵主,感谢毒蛇兄、法号星空、123安的春天、百毒散人、moming的家、灯下书虫、冷月洛枫、horse7tiger、锈逗的烂木头、旧友丶1987等各位兄弟的捧场月票!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