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一百零九章 生生世世
    李晔说要拆了宰相府,便真的拆了宰相府。

    当着宰相府无数高手的面,李晔一挥手,长安府的官差,便潮水一样涌向各处院子。

    很快,各个房间里,就传来玉器摔碎,书架翻倒,乒乒乓乓的声音。

    “禀少尹,下官怀疑,三进大院里的青石板下面是空的,该如何是好,请少尹明示!”王离过来请示。

    李晔一挥手:“挖!”

    “得令!”

    须臾,一名录事参军过来禀报:“李少尹,四进大院后面有一片假山,山体颇高,占地颇大,看起来能藏不少东西......”

    李晔一挥手:“挖!”

    “是!”

    又一名官差前来请示:“李少尹,在东书房发现夹壁,但没找到开关,请李少尹示下!”

    “推了!”

    “推了那面墙还是整个东书房?”

    “嗯?”

    “是,整个院子都推了!”

    “禀报李少尹,东边别院的阁楼,建筑的位置不合风水,看起来很奇怪!”

    “推了!”

    “禀报少尹,假山后面的湖泊里没有游鱼!”

    “挖!”

    “少尹......”

    “推了!”

    “少尹......”

    “挖!”

    “......”

    因为修士藏东西向来隐蔽,而且宰相府太大,各种夹壁、暗室难以计数,为了便于搜查,长安府官差碰到稍有怀疑的地方,在禀报过李晔后,便强行轰开,任何一个细微的地方都没放过。

    占地面积比之安王府也不小的韦府,就在李晔的指挥下,墙毁屋倒,山坍湖平,鸡飞狗跳。韦家众人,被长安府官差看押在一处,望着李晔的背影瑟瑟发抖,那眼神就跟看见阎王一样。

    王铎、路岩自持身份,没有加入这场破家行动中,所以指挥权都在长安府手里,许少牧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抢李晔的风头,所以也是负手站在一旁看好戏。

    “少尹,有发现了!在东书房的夹壁中,搜到了五十颗培元丹,二阶法器十件,三阶法器四件!”

    “禀少尹,在第六进院落里,发现隐藏在地下的密室!里面铜钱堆积如山,金银无数!”

    “禀少尹,假山推倒后,发现了一间宝库,里面摆满了珍宝珠玉!”

    “禀少尹,在东书房的一本书里,发现了许多信件!”

    “禀少尹,别院的那座阁楼里,竟然藏着无数早先失踪的豆蔻少女......”

    王铎、路岩等人都是一愣,前者大惊失色:“什么?竟然还有豆蔻少女?无耻!韦保衡你无耻!丧心病狂!”

    李晔也是一怔:“韦保衡这厮,竟然还拐骗未成年少女?”

    “快去看看!”

    李晔喟然一叹,望着轰轰隆隆的韦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场对韦府的查抄,持续了三天三夜,搜出了无数钱财珠宝字画珍玩,在前院里堆积成数座小山,蔚为壮观。长安府的官吏日夜清点,忙得焦头烂额,就这样,进行到第四天的时候,对整个韦府的搜查,也还只进行到一半。

    王铎路岩等人,自然不会呆在这里看着,长安府里也还有很多公务需要许少牧处理,所以现场都是李晔指挥。

    第四日上午,李晔一如既往在前院喝茶,看着众人忙碌。

    王离忽然悄悄摸了过来,见左右没什么重要的官员,连忙在李晔耳畔说道:“少尹,发现了韦保衡藏法器丹药的真正所在!各种法器,应有尽有,品阶都是不俗!”

    李晔眼前一亮,淡淡点头,“嗯,去看看。”

    对于修士而言,钱财固然重要,但修行方面的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

    随王离来到一座地下密室,兀一进门,李晔便被眼前的玲琅满目给震住。

    这是一间方圆二十步的石室,十分宽广,纵横排列着许多石台,每一个石台上面,都有宝物存放,或为装着丹药的玉瓶,或是置于刀架上的宝刀,或是装在盒子里的符篆,不一而足。

    “韦保衡不愧是执政宰相,这些年也不知贪污了多少,天下藩镇与官员,为了巴结他贿赂他,奉上的这些法器丹药俱都品阶不凡,可比书房夹壁中的东西好多了!”王离搓了搓手,双目放出贼光,“现在,这些好东西,可都落在我们手里了!不,是落在少尹手里了!”

    李晔来到最近的石台上,取出玉瓶,把里面的丹药倒出一颗,一看之下,微微色变,丹药散发的灵气浓郁的不像话。

    “这是蓬莱仙岛的金灵丹!”王离看到玉瓶上的字,立即脱口而出,显得十分震惊,“东蓬莱西蜀山,北雪庐南洞庭。蓬莱是东方最负盛名的仙门,炼丹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享誉天下已有千百年。而这金灵丹,就是蓬莱仙岛最好的丹药!”

    说到这里,王离咽了口唾沫,继续道:“一颗金灵丹,价值连城,真人境之下的修士服用了,修为能短暂提升一个境界,三颗金灵丹,就能提升两个境界!在必要的时候,那就是多出几个练气九层的高手啊!”

    李晔倒了倒,果然倒出三颗金灵丹,王离猛地倒吸一口凉气,眼中露出惊骇之色:“据说,蓬莱仙岛,每开一炉金灵丹,需要三年,每一炉只有三颗!这......这已经是蓬莱仙岛三年的份量了!蓬莱仙岛究竟求了韦保衡什么事,竟然奉上了三颗金灵丹?!”

    “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事,也许是韦保衡找他们讨要的。”李晔将金灵丹装回玉瓶,顺手就收了。

    第二个石台上是一个盒子,里面躺着两张紫色符篆。

    “竟然是紫色符篆?!”王离瞪大双眼,紫色符篆都是珍品,“还是雪庐的九重天罡?!”认出符篆后,他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

    李晔看了王离一眼,拿出紫色符篆细细打量,这是典型的攻击性符篆,以术法的方式呈现,“九重天罡?据说此符发动之时,势若天降惊雷,哪怕是练气九层的高手,也不敢正面对抗!”

    “少尹果然见多识广!”王离连忙称赞,这家伙才是真的博闻广记,他在长安府不得志的这些年,每日无所事事,都去翻看典籍打发时间了,“九重天罡符,只有雪庐当代门主能够制作,据说需要消耗精血,所以三年也只能制作一张,而且每制作一张,就要休息三年......”

    李晔收起了九重天罡符。

    随后他们继续查看各种法器。

    李晔收起的第三件法器,是一双靴子,红金色,名为履云靴,没什么别的用途,就是跑得快,对速度的提升特别大,品阶已经达到极度罕见的四阶!

    有了这双履云靴,李晔估摸着,就是宋娇都不一定追得上他,堪称居家旅行,杀人越货,亡命江湖,打不过就跑的无双利器。

    “少尹快看,这是剑灵露!一整瓶剑灵露!”王离露出前所未有的激动之色,双手颤抖的把一个琉璃瓶奉到李晔身前,“蜀山至宝,剑灵露!能够提升法器品阶的恐怖存在!”

    李晔也不禁意动。

    “蜀山剑修众多,蜀山灵剑独步天下,最大的依仗,就是蜀山特产的剑灵露!蜀山的出众弟子,都会用剑灵露蕴养灵剑,不断提升灵剑品阶!”王离声音也跟着双手一起颤抖。

    “好东西。”李晔赞叹一声,收了。

    石室中有二十五座石台,李晔只拿了五件宝贝,除却金灵丹、九重天罡符篆、履云靴、剑灵露,便是一整套七柄小飞剑,分为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

    飞剑名称让李晔也有些无语,竟然叫作七仙女,也不知产自哪里。

    但是飞剑这东西,本就是稀罕物件,最差的飞剑,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更何况“七仙女”的品阶还达到了四阶!

    可以说,这是李晔得到的宝物里,价值最高的。

    御使飞剑是个技术活,练气中低端的修士,根本想都不用想。不过李晔有独特法门,只要修为能够晋升练气六层,就能正常使用。

    剩下的宝物,李晔留给王铎路岩和许少牧瓜分,当然,也有一部分是要上交朝廷的,所以王铎等人得到的,不会比李晔多,而且好东西也都被李晔先选走了。

    “韦保衡这老匹夫,不愧是位极人臣的宰相,明面上的大唐第二人,好东西真是不少,倒也符合他的身份。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果然有点道理!”李晔离开宝库的时候,淡淡嘲讽了一句,今天他收获颇丰,自然心情不错。

    有了今日这些横财,再加上李岘留下的那块玉诀,就法器方面而言,李晔已是攻守兼备,进退自如,再与人对战的时候,一定会给对手意外的惊喜。

    王离也被李晔允许,挑选了一件宝物,这让王离感激的五体投地。

    在李晔的指挥下,对韦府的查抄,持续了七天七夜。

    七日之后,查抄的差事结束,所有的罪证,都有长安府的官吏,会同刑部的人,登记造册。因为此案关系重大,所以是三司会审,主审官更是路岩本人。

    第八日,长安府和刑部的官员,将修为已经被大内高手废除的韦保衡,押到了韦府,让他指认罪证。这就是个过场,没人会在意韦保衡说了什么。

    披头散发,已经穿上囚衣的韦保衡,狼狈得像个乞丐,身上遍是伤痕,还有斑驳的血迹,精神也很萎靡,看来路岩在把韦保衡下狱之后,没少借机折磨这个昔日的“盟友”。

    “禀报少尹,韦保衡带到!”王离将韦保衡一把拽到李晔跟前,一脚踢下去,就让韦保衡跪在了李晔脚前。

    “你......李......”韦保衡趴在地上,艰难抬头,看到冷冰冰俯瞰他的李晔,眼中顿时充满畏惧,浑身发抖的抬起手,想要说什么,却已是连话都说不利索。

    李晔看了韦保衡一眼,俯下身,在他耳旁冷漠道:“韦保衡,你当日谋害我父亲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

    “李晔......你,你说什么?”韦保衡惊恐的看向李晔,双目瞪圆,犹如铜铃,他当日给李漼进谗言,说李晔有可能知道了李岘之死的秘辛,但那不过是诛心之言罢了,他自己并没有当真。

    而现在,韦保衡终于意识到,李晔是真的,早就知道了八公山之役的真相!

    “我要见陛下......我要见陛下,李晔他要造反,他包藏祸心,他是在私仇,我要见陛下!”韦保衡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挣扎着,一把抓住刑部官员的裤脚,拼命的哭喊,状若疯癫。

    刑部官员冷冷瞥了他一眼,根本就没有听他“满口胡言”的意思,一脚就把他踢开。

    李晔走过来,一脚踩在韦保衡脸上,将他半个脑袋,都踩进泥地里,不停的碾。

    韦保衡的脸很快血肉模糊,他惨叫不停,像杀猪一样难听。

    周围的官员,都撇过头去,装作看不见。

    李晔俯瞰着他,眼中没有半分感**彩,动用了一丝灵气,将声音清晰传到韦保衡耳中:“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韦保衡,到了地狱,记得告诉阎王,来世不要做人!否则,我见你一次,杀你一次,让你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

    感谢123安的春天五千赏。今早起床,脖子转筋,一整天不能动,还好坚持了下来,没耽误更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