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宫变(3)
    “天黑了。”

    “天黑了。”

    同样的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语气语调都不一样,但所要表达的意思,却是一致的。

    宋娇率先出门。

    刘大正在男孩身前蹲下来,迟疑了片刻,还是温和的笑道:“刘小黑,等我回来。”

    刘小黑哇的一下跳起来:“别叫我刘小黑,我不叫刘小黑!”

    “可你遇到我的时候,就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我总得给你取个名字。”刘正一本正经。

    刘小黑大叫着表示反对:“那也别叫刘小黑啊,这名字多难听?一点诗意都没有!”

    “你本来就很黑,这个名字很适合你,让人一听就会点头,嗯,就是这么回事,而且还很好记,根本不怕被忘记。”刘大正认真解释,“再说了,大老爷们儿,要诗意做什么。”

    刘小黑安静下来,认真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总觉得哪里不对。”

    李振蹲在锐萌萌身前,为她捋了捋额前的黑发,酝酿了半响,也没憋出个响屁,末了自己都觉得尴尬,不由得扰扰头。

    锐萌萌一脸平静,安慰他道:“走吧,我不会调皮的。”

    李振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副模样,仿佛她才是大人,而李振是小孩。

    李晔见李振站起身,笑道:“其实你不必去的。”

    李振摇摇头,正色道:“李某虽然实力低微,但如此大事,不能不在殿下身旁候着。”

    李晔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向刘大正,这厮还在严肃认真的跟刘小黑讨论姓名的问题,他招呼了一声:“走了。”

    众人出门,两个小屁孩跟到门外目送,锐萌萌环抱双臂,神色如常,大气沉稳。

    刘小黑唉声叹气,“直觉告诉我,刘大正今夜出门,是要做大事啊,怕是有危险。”

    锐萌萌淡淡撇了他一眼,转身利落进门:“小屁孩知道什么叫直觉?”

    “我怎么不知道了?”刘小黑激动的大叫,连忙追进门,“你自己没有,还不准别人有了?唉,你站住!”

    “呵呵。”

    ......

    皇城长乐门,一股洪流般的甲士正在进城,前阵在门内一分为二,一部走向甬道踏上城墙,一部径直向宫城行去。

    李茂贞和王建站在队伍侧面,看着分头行动的甲士一脸沉默,片刻后李茂贞随意抱了抱拳:“我去玄武门了。”

    王建抱拳的动作凌然认真,他道:“苟富贵,勿相忘!”

    李茂贞瞥了他一眼:“若死,马革裹尸,共赴黄泉。”

    王建扭头呸了一口:“晦气!”

    “娘们儿兮兮!”

    “宋文通你这小女人,敢说我娘们儿?!”

    来到玄武门,李茂贞让所部甲士上城,他找到守门指挥使交接。

    眼见己部甲士相继进入岗位,前一班戍卫将士在城下列队,踩着清脆的步子离开,李茂贞神色如常,只有心跳加快了不少,直到耳中再也听不见,前一班戍卫甲士的脚步声,他心头才稍稍松了口气。

    李茂贞按刀站在城头,凝望城外的黑暗密林,一动不动。

    四周很安静,冬夜连鸟叫声都稀有,李茂贞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火盆在星空下燃烧着,不时发出呲啦声,还有火星飞溅,黑夜如巨兽,仿佛张开了血盆大口,獠牙在滴着血,随时都在准备择人而噬,他一再握紧刀柄,如临大敌。

    ......

    密林中,李晔背靠一棵柏树,闭目养神,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

    自打穿越过来,李晔就在等这一天,今日之事若成,李俨顺利即位,他就能得到外放藩镇的机会,手握一方军政大权不说,身上的束缚也少了很多,只要黄巢一举事,他就能大展拳脚。

    体内龙气在缓缓游弋,一缕缕气运正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不停被龙气吸收。

    通过战胜李克用和扳倒韦保衡的事,李晔更加明确了提升修为的办法,日后外放藩镇,他若能得到辖境内百姓的拥护,境界提升不是问题,这需要他有效治理地方,同时惩奸除恶。

    龙气代表李晔的潜龙资格,潜龙要成就大业,必须得到军队、官吏和百姓的支持,龙气吸收拥护者的气运,反哺李晔修为,合乎帝王成事之道。

    他的修为,在三日前已经晋升练气六层。

    “王公的人到了。”宋娇来到李晔身旁,在她身后,跟着一名灰炮老者。

    “在下王景,听候殿下差遣。”灰炮老者拱手行礼。

    李晔往远处看了看,王景带了不少人,有甲士也有修士。

    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皇城南面有李俨坐镇,还有路岩的人相助,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就等时辰到了。

    ......

    城头,不知何时,田令孜到了。

    “宋指挥使,一切顺利?”田令孜尖细的嗓音,在李茂贞身旁响起。

    “没有异常。”李茂贞沉声道,提到嗓子眼上的心落回肚子,同伴的到来分担了压迫感,好似对方那尖利的嗓音,也没有平日那么难听了。

    片刻之后,田令孜忽然开口,“时辰到了!”

    与此同时,密林中响起乌鸦叫。

    听到这声音,李茂贞心头陡然一动,这是他等待已久的信号,连忙下令:“开门!”

    守在他身旁的亲信小将,闻言立即转身,小跑下城,招了招手,两队甲士立即冲到门前,放下门闩。

    沉重的城门缓缓打开,光亮从门缝里投出去,李茂贞看到密林里,有一团黑影移出来,少时便看清了,那是荷甲带刀的安王府甲士。在蹑手蹑脚的甲士前面,十多名修行者,以前后呼应之势,迅速向城门冲来。

    李茂贞心跳如雷。

    一切都在按照预定步骤进行。

    等待的时间提心吊胆,进门的过程却出乎意料的顺利,布置在四周的阵法禁制,已经被田令孜先一步关闭,否则安王府甲士不可能悄无声息进门,李茂贞暗暗觉得庆幸,不过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他看到了人群中的李晔,心知激战即将来临。

    ......

    李漼近来省事的时间很少,大部分时候都在昏睡,刘行深和韩文约寸步不离寝宫,这对两人来说不是什么稀奇事,也没有人敢有一句微词。

    “陛下久睡不醒,咱们得有所准备了。”

    刘行深和韩文约在房中对弈,几名宦官躬身在近旁伺候,房中没有烛火油灯,悬挂在房梁上的一颗偌大明珠,散发出明亮的光芒,照亮了厅中一桌一椅。

    刘行深接着道:“上回行刺安王,本想逼出隐藏在他背后的高手,却不料让他以一己之力,就把宋文通与王建打趴下了,现在怎么办?”

    韩文约摇摇头,一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们这几日已经讨论过几次,但每回都是无疾而终,毕竟没有确定李晔收拢李岘旧部的嫌疑,他们也不好做什么。

    “派人去安王府吧,不能一直这么拖着!”刘行深忽然加重了语气,连落子的动作都重了些。

    “闯安王府?”韩文约摇摇头,“若只是去随便看看,那也看不出什么,也若是闹出了动静,真被人家擒住,那事情可就不妙。”

    “畏首畏尾!”刘行深有些气愤,末了,一挥手,“罢了,改日咱家亲自去走一趟!”

    韩文约眼前一亮:“这倒是可行。”

    刘行深冷哼一声:“陛下久病不愈,我们必须确认普王的即位资格,这事不能拖下去。”

    韩文约点了点头,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你说,安王会不会有所察觉?”

    “察觉?”

    “如果安王收拢了李岘旧部,这回在长安城无故遇刺,他会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毕竟,韦保衡死后,为八公山出了力的人,就剩你我了,只有我们有理由对付他。”

    刘行深皱了皱眉:“有可能......也罢,明日咱家就去安王府,他到底是黑是白,一看便知。若是安王府真有......哼,咱家反手就灭了他们!”

    韩文约不置可否,而是继续他方才的猜想:“如果安王料到是我们对他出手,他会不会有所应对,采取什么行动?”

    “行动?”刘行深哂笑一声,眼中充满不屑,“他能怎么行动?杀进皇宫来?就算他收拢了李岘旧部,他还能发动宫变不成?他有那个胆量吗?他疯了不成?”

    韩文约摸着下巴前并不存在的胡须:“如果他联合了其他人呢?”

    “你也太看得起他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还想翻天不成?”刘行深满脸都是轻蔑,“实话说,如果他真的料到宋文通和王建,是咱家派去的,这个时候,应该吓得瑟瑟发抖,连家门都不敢出!”

    他一甩衣袖,霸气侧露:“这长安城,可是神策军的长安城!你我二人,就是长安城的神明!神明降怒,凡人只能畏惧!”

    他这话刚说完,忽的,眉头一皱。

    韩文约望向窗外,满脸不快之色:“怎么回事?什么人闹出的动静?宫城之中,竟然有术师交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