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宫变(7)
    “你说是就是了?”

    李晔嘴角勾起,手中的卢具剑,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同时脚下履云靴的威力发挥到极致,这让他像是一片秋叶,被狂风推着猛地更进了一段距离,瞬间跟刘行深面对面。

    卢具剑到了胸前,刘行深双目一沉,双手在面前画圆,如同海底捞月一般,一上一下将卢具剑隔空摄住,灵气在这一刻被挤压到极致,卢具剑在刘行深双手间颤鸣不停,好似随时都可能更进一步。

    刚摄住卢具剑,刘行深就意识到不好,背后寒意再生,他知道那是飞剑到了,心头顿时恼恨不已,咆哮出声:“你小子又用这招!”

    这招虽然简单,但却很实用,在让李晔成功近身的时候,刘行深其实就已经身陷险境,因为他无法一下击退李晔,就只能面临两面夹击之境!

    刘行深气势爆发,将卢具剑往一旁猛地一推,身形就闪避而出,然而飞剑不止一柄,而是七柄,本就锁死了刘行深周身方位,他不得不连连拍击,仗着护身铜铃和练气九层大圆满的修为,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和准确度,这才勉强成功拍飞几柄飞剑,挡下几柄飞剑。

    就在这时,李晔猛地咬破舌尖,喷出一口血雾,劈头盖脸喷向刘行深的脸,隐藏在暗处的最后一柄七仙女,趁着刘行深应对其它几柄飞剑的时候,骤然发动,找准缝隙,冷不丁的,猛地前刺!

    与此同时,分神控制飞剑,精神消耗巨大的李晔,面色突然苍白,但他强打精神,低喝一声,双手握住卢具剑,让它没有被完全推开,借势狠狠一送,剑尖闪过一道流光,掠向刘行深的咽喉!

    刘行深避过李晔喷出的血雾,双目瞪圆,他没想到李晔这么狠,完全跟他贴身而战,且不顾空门大开,也要伤他,眼看卢具剑掠来,他连忙仰头闪避,同时一拳轰向李晔胸口,咬牙骂道:“你他娘的找死!”

    卢具剑最终掠过刘行深的肩膀,削掉一大捧血肉,刘行深眉头一皱,而在这时,他浑身一僵,腰肋处传出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正是那柄七仙女,在李晔诸多手段的掩饰下,发动了强力一击,直接穿透了刘行深的左腰!

    七仙女本可以奔着刘行深的后心而去,但后心是刘行深重点防备区域,没什么空档,反而是刺向腰间容易得手,虽然不能一击毙命,但也让刘行深成功重伤!

    与此同时,刘行深那一拳也轰在李晔胸口,只不过因为七仙女的冷袭,威力骤然降了一个台阶,只是让李晔喷出一口鲜血,并不致命!

    李晔头脑一阵眩晕,分神控制七柄飞剑,还发动正面攻击,他的精神负担极大,此时就像一下子猛地抽了半包烟,头晕脑胀,直欲呕吐,整个人都要卷缩下来!

    但他仍是咬紧牙关,瞪着布满血色的双眼,在刘行深一拳轰在他胸口,另一只手五指成爪,向他咽喉抓来的时候,卢具剑猛地一挥,向刘行深咽喉再度掠去!

    “你疯了!”刘行深没想到李晔敢跟他换命,顿时一惊,连忙一脚踹在李晔胸口,慌忙后撤。

    李晔重了刘行深一脚,眼前一晃,几乎要晕过去,嘴里更是喷出一口鲜血,五脏六腑一阵翻腾,仿佛都要吐出来,但是他仍是咬紧舌尖,强行提神,发动履云靴,推着身体向刘行深扑去,卢具剑再往前一送!

    同时左手自然低垂,实则在大腿后侧,捏动了紫色九重天罡符!

    “你在送死!”刘行深五官扭曲,狰狞可怖,强扭身体,练气九层大圆满的修为,让他以毫厘只差,避开要害,让卢具剑只是掠过左臂,同时右手一掌按下,猛地击在李晔额前!

    卢具剑掠过刘行深左臂,划开一道深可见骨的口子,鲜血飞扬。

    与此同时,天将惊雷,一道紫电,猛地落下,准确劈向刘行深。

    刘行深脸色大变,但他没有闪避,任由紫电落在他身上,而他轰在李晔额前的一掌,力量尽数爆开,他练气九层大圆满的修为,没有一丝遗漏!

    但同时,刘行深浑身衣物都给爆开,一股焦糊味传来!

    这样的挫伤,让刘行深怒火冲天:“你杀不了咱家......”

    他话未说完,第二道紫电落下,劈在他天灵盖上,让他浑身一阵痉挛,打断了他的话。

    这一下刘行深头发全部烧毁,整个人如同一只烧焦的鱼,猛地弹飞出去,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烟尘弥漫。

    “这个疯子!竟然想跟咱家同归于尽!”

    刘行深从大坑里爬出来,扶着地面咳出一口鲜血。

    他衣衫褴褛,头发稀疏,狼狈不堪,身上还有零星紫电,不时呲啦炸响,黑烟从他衣物上,头发上一股股往外冒,他的脸已经完全黑了,只剩下两只眼睛还是亮的。

    他实在没想到,李晔的斗志竟然到了如此地步,不惜跟他同归于尽。他本以为,李晔还会跟他纠缠很久,但是没想到,李晔说拼命就拼命,让他也始料不及。

    硬吃两道九重天罡符,若是换作寻常练气九层的修士,早就爬不起来了,但刘行深先吃七仙女重击,又被李晔卢具剑划伤,此刻还能站起身,真是实力强横到了极点。

    “这竖子,让咱家如此狼狈,真是活该被碎尸万段!”

    刘行深扶着腰,走路也不利索,疼得龇牙咧嘴,他对李晔恨意滔天,但也不得不承认,他差些阴沟里翻船。

    活了这么大岁数,有这么高绝的修为,若是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杀了,那可真是天大的讽刺。

    “这小子,吃咱家全力一击,又是轰在额头,必死无疑,便宜他了!”

    刘行深向四周看了一眼,李晔所部和神策军所部还在鏖战,彼此轰杀不休,他勉力站直身体,作为胜利者,他需要一个光鲜的形象,发出一声嗤笑:“宫变?一群小屁孩,还学太宗闹宫变,真是可笑!”

    刘行深向李晔坠落的方向看去,他心里想着,李晔已经碎尸万段,怕是尸骨无存,这有些可惜,依照他对李晔的恨意,应该要把李晔的尸首,挂在城门上示众才行,“这该死的竖子,咱家要去刨他祖坟......”

    陡然间,刘行深双目圆睁,浑身一僵,愣在那里,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方,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颤抖的肌肉,焦黑的毛发,此刻都在表达他的震惊,他的不可置信!

    不远处,倒塌的宫墙旁,弥漫的烟尘里,一个人影驻剑而立,正冷冷盯着他!

    正是李晔!

    “他竟然没死?!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刘行深神色惊恐,如见鬼神。

    李晔驻剑而立,呼吸粗重,脑中一团浆糊,超负荷的精神运转,让他现在头脑都不甚清楚,方才还干呕了半响。

    在他脚边,躺着已经碎裂的玉诀。

    李岘留给他的玉诀,在接下刘行深全力一击后,终于承受不住,就此彻底毁坏。

    方才刘行深一掌轰在他额前,本就灵气激荡,遮蔽万物,而且卢具剑青芒暴涨,与玉诀流光相差无几,加之紫电落下,刘行深应付的捉襟见走,没察觉到玉诀的光华。

    稍稍恢复一丝清醒,李晔看到扶着腰的刘行深,眼中精光一闪。

    “这厮竟然还没死......”李晔意识到了这一点。

    于是他提剑,迈开脚步,弓起后背,一步步走向刘行深。

    他的步伐越来越快,心中杀意越来越坚决,头脑也越来越清楚,陡然间,速度骤增,化作一道流光,向刘行深冲去!

    刘行深惊呆了。

    李晔没死!

    他还能站着!

    他还能进攻!

    这不可能!

    刘行深自己就只剩下小半条命,而李晔却没事人一样!

    从开战到现在,李晔受伤不轻,但跟刘行深比起来,小巫见大巫!

    李晔的损耗,主要是分神控制飞剑,导致的精神透支,在身体上他并未受到致命重创,所以他这下再度发起攻势,仍旧是气势非凡,丝毫不弱于全盛时期!

    “咱家不信!”刘行深不信李晔实力未减。

    看到奔杀过来的李晔,他感到自尊受到前所未有的侮辱,他不信他练气九层大圆满的修为,付出大半条命的代价,却没有杀了一个练气六层的后生!

    这不是刘行深预料中的结果!

    刘行深大吼一声,迎向李晔,忽的一步跃起,右手成拳,汇聚全身灵气,猛地轰响李晔:“咱家不信你没事!给咱家去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