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送我回去
    神策军控制宫城的最大依仗,也是神策军隐藏在暗处的高手,即刘行深的师父,被银发青袍男子一掌轰出宫城后,双方就在西内苑方向激战。因为都是真人境的原因,两人闹出的动静极大,不过因为离得稍远,倒也没有影响众人各自的战斗。

    在李晔斩杀刘行深的时候,整座长安城已经乱了起来,宫变发生后,城外神策军大营接到军令,无数精甲步骑涌入城中。城防本就掌握在神策军手中,所以他们这一路来畅通无阻,直到皇城正面。

    把守皇城正面的,是李俨的人马和王建所部,双方展开激战。神策军以修士撕裂防线打开缺口,配合甲士夺城,李俨的人马则四处迎战,死死把守城头。一些高手当空飞跃,要直入宫城,也被李俨带来的高手当空拦截。

    李晔提着刘行深的人头往回走,四处观望几眼,青衣衙门在宋娇等人的带领下,仍旧在跟神策军高手厮杀,安王府甲士也在浴血奋战,拼命扩大控制范围。宫城中的神策军说少不少说多不多,双方的战斗接近白热化,每时每刻都有人倒下。

    如今的局势,实际上已经很明显。

    因为金灵丹而修为之力暂时暴涨,达到练气八层的李晔,是眼下这片战场上的最强者,他能战胜刘行深,战力如何,已是无可辩驳。

    然而在李晔与刘行深激战的时候,本身没有练气九层门客的李俨,形势就不容乐观,因为韩文约已经早早赶过去。尤其是在城防军和城外的神策军,接到消息赶来皇城的时候,形势就更加危急。

    如果李俨所部被击溃,或是没有守住皇城,那么李晔即便是夺取了宫城,只要神策军中尉中还有一人没死,李晔就谈不上真正胜利。

    李晔偶然抬头,看到南面宫城的半空,有三道映亮半边天空的青色匹练。三道匹练相继落下,几乎不分先后,但在方位上却大有讲究,三道青色匹练出现的时候,半空云雷滚滚,青色匹练落下后,惊雷落地,宫城南面一片火光,爆炸声震天动地,无数断木碎瓦横飞。

    这三剑李晔当然认得。

    他在牛首山三清观已经见识过了。

    云雷落地知惊蛰,三剑当归唯步月!

    紧接着,凄厉愤怒的咆哮声响起,那是韩文约的声音:“南宫第一你这混账!竟然跟反贼沆瀣一气,发动宫变!钦天监何时成了权贵走狗?!”

    南宫第一慵懒随性的声音随之传来:“你说再多,今日也得死在我剑下!”

    在李晔的视野中,负伤的韩文约捂着肩头,从宫城南面掠回,他看到韩文约的时候,大抵是心有所感,韩文约也向他看了过来,那一刻韩文约脸色大变,发出一声哀嚎,练气九层大圆满的修为,要看清李晔手中的人头,实在不是什么难事。

    李晔没有闲着,也不会闲着,他将刘行深的人头,抛给不远处的一名青衣衙门修士,自身拔地而起,当空迎向如丧家之犬,逃窜回来的韩文约,卢具剑蓄积一击,向韩文约当头斩下!

    “李晔!”韩文约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有愤怒有惊诧有恐惧,刘行深的身死让他感到意外,也让他认识到了自己的处境,被南宫第一步月三剑重伤的他,奋力向李晔挥动了手中灵剑。

    两道青色匹练当空碰撞,在气爆声中消弭于无形,韩文约知道,神策军那名真人境老者,在宫城之北,所以迫不及待想要赶过去,与其汇合,如何才有保全自身的可能,所以他哪怕挥出一剑后吐了一口血,也依然强势向李晔冲来。

    “挡我者死!”韩文约疯狂咆哮,面色狰狞,如同罗刹,灵剑再度劈下,此时此刻,韩文约一往无前,视死如归,如果李晔不闪避,两人立马就正撞在一起,到时候谁生谁死还不一定。

    韩文约知道他不能停,接下李晔的剑招,已经让他的脚步缓了一缓,而南宫第一如影随形,他若不能及时冲出宫城,须臾就会败亡,所以他不惜代价!

    李晔收起卢具剑,双手在胸前结不动明王印,向韩文约推出一个巨大的“临”字。

    临字罩面的时候,韩文约如同被一张无形大网束缚住,身形一滞,霎时间他感到了极度寒冰的气息,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他知道那是死亡的气息,对死亡的恐惧让他惊叫出声!

    不等韩文约挣脱束缚,他身后已有剑气接连劈斩而下,一剑破其保命法器,一剑斩在他身上,半空中的韩文约全身血雾爆闪,杀猪般的惨叫声中,他骤然跌落下来,而在这个过程中,第三剑又斩在他身上。

    砰的一声,韩文约身体在还未落地,就直接整个爆开,像碎冬瓜一样!

    韩文约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至此,神策军左右中尉,尽亡于宫城!

    身着白色星月袍,手持雪白长剑惊蛰,长发如画卷的南宫第一,一步到了李晔面前,他收起惊蛰剑,左右看了一眼,略显奇怪的问李晔:“刘行深呢?”

    “死了。”李晔回答道。

    “死了?”南宫第一更加惊讶,“这么快?”

    李晔让接着人头的那名修士过来,朝南宫第一示意道:“人头在此。”

    南宫第一接过刘行深的人头,认真打量了一圈,找不出那不是刘行深的理由,他将人头抛回,又上下打量了李晔一圈,竖起大拇指:“厉害!”

    李晔问道:“南面战况如何?”

    南宫第一道:“有我在,自然没有问题,神策军的援军主力还没到,前锋被挡在城墙外。”

    李晔点点头:“步月三剑果然不凡,连韩文约也接不下。”

    “那是自然!”南宫第一大手一挥,傲然的抬起下巴。

    李晔眼神有些怪异:“你没事吧?”

    “你开玩笑呢,我能有什么......”南宫第一下巴抬得更高,鼻孔都快到天上去了,话说到一本却忽然止住,整个身体僵了僵,最终还是没忍住,扭头哇了一声的就开始吐血。

    李晔脸色微变,连忙过去搀扶:“你伤得不轻。”

    “你开玩笑呢,神策军中尉啊,是那么好打......”南宫第一回头白了李晔一眼,一副虽伤犹荣的神色,话没说完,又扶着墙吐个不停。

    “吐血跟吐饭一样,你这伤得是有多重,可别把脏腑都吐出来。”李晔真的开了一句玩笑。

    南宫第一好歹吐完了,面色也跟着苍白如纸,他长舒一口气,显得好受不少,只是他看李晔的眼神,却更加怪异:“就算有金灵丹,可你竟然连刘行深都能打赢,这未免也太惊世骇俗了!”

    说起金灵丹,李晔瞳孔微缩:“金灵丹的药效没多久了,我得趁着这个时间,去北面助战。”

    两名真人境高手交战,练气八层的修士,根本就插不上手,南宫第一又重伤,只能李晔去助战。

    “去寝宫找李漼,让他下诏立李俨为太子,说明今夜之事......就算他不省人事,也得把他抬去皇城长乐门,刘行深韩文约已死,李俨有了他,就能斥退神策军,今夜的事就算成了。”李晔对南宫第一说道。

    “你放心去,这里交给我。”南宫第一摆摆手,强装无恙。

    李晔也没多言,当即向西内苑赶去。

    宫城之中,激战仍在继续,在宋娇易水寒的帮助下,青衣衙门和王府甲士,渐渐取得了优势——先前,宋娇之所以不用易水寒对付刘行深,是因为她修为不够,根本控制不住对方,而一旦被对方反制受伤,青衣衙门和王府甲士,就失去了易水寒这样的范围压制功法,战斗会很更加艰辛。

    宋娇不出手对付刘行深,这是李晔先前就制定好的作战计划。

    此刻刘行深和韩文约已死,李晔就不再担心宫城的战况,只要传首四方,宫城的神策军就算不投降,也会溃散。

    现在唯一的变数,就是西内苑方向,两名真人境的对战结果。

    西内苑遍植花草,林木稠密,山湖一应俱全,风景如画。李晔靠近西内苑时,便看到院墙内,亮起一团蘑菇云般的耀眼白光,波及方圆数十丈的范围,湮灭的林木残骸,在白光内清晰可见。

    自打穿越过来,李晔还没体会过这样剧烈的灵气波动,他很清楚,即便修为已入真人境,但在真人境初期,要闹出这样的动静,也绝非易事。

    随即西内苑就再无动静,黑夜静谧无声。

    李晔跃进西内苑,入目是一个大坑,中间深四周浅,坑边站着那名银发青袍的男子,静立不动,夜风吹卷衣袂。

    李晔向他走过去。

    “你来了?”银发青袍的男子,语调平缓的开口,不曾淡漠也无深情,像是天际流云,没有感**彩。

    李晔在他身后沉默了片刻,点点头:“我来了。”

    “还算及时。”银发男子道。

    李晔道:“没有你及时。”

    银发男子沉默片刻,道:“老匹夫重伤逃离,至少三年内,再无兴风作浪之力。”

    李晔点点头,问道:“你伤得可重?”

    “一身修为,如过眼云烟。”青袍男子平静的述说着一个事实。

    李晔心头一震,他自然知道这话的含义。

    “可否帮我一个忙?”青袍男子问,“送我回去。”

    李晔笑了笑:“回安王府?”

    “你知道了?”李岘微微一怔,不过旋即就摇了摇头,“锦绣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