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二章 别装了
    (刚才内容发重了,已更正。)

    众人嗔目结舌,哑口无言,像是白日见鬼,好半响,也只听到干咽唾沫的声音,很轻微,但格外突兀。

    刘知燕冷冷看着这些人,一副要大打出手,把每一个人都教训一遍的模样,这让喽啰们都胆战心惊,手足无措。

    那个吴姓大汉,在这一带可是小有名气,不仅是货真价实的术师,而且刀法凌厉,现在连他都照面就被踹飞出去,而且看起来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这些喽啰们,自然不敢动手。

    在李晔的帮助下,时至今日,刘知燕的修为,已经踏入练气三层,毕竟是要控制河帮的大当家,哪怕有青衣衙门暗中照顾,修为太低了也说不过去。

    她虽然恼怒,但方才还是留了手,如果不然,第一击就不是只砍断大汉的大刀,顺手给他开膛破肚都不是问题。

    哗啦一声,大汉从河面露出头来,一脸惊恐的看着刘知燕,也不敢上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也不知是羞愧还是憋的,满脸通红。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从后面一座大船里传出来,带着不满与不屑之色,随即一颗黑色的棋子,就闪电般飞了出来,直奔刘知燕面门!

    刘知燕双目一凛,连忙挥刀劈斩,练气三层的实力再无保留,这才将棋子成功劈成两半。

    循迹望去,刘知燕这下看清了,在她脚下这座船的后面,还有一艘更大的船,甲班上做着两名对弈的年轻男子,长发白袍,仙风道骨,河面雾气这么大,却在他俩身周,就自行避开,完全不能影响到他们!

    两名白袍年轻人,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刘知燕一眼,包括方才出手的那人,好似对他们而言,跟对弈相比,刘知燕跟吴姓大汉的对决,根本就不值一提,显现出绝对的自信。

    只有高手才有的自信。

    刘知燕接下那名棋子后,左面那名年轻人,这才转头看过来:“练气三层?”

    “刚入练气三层而已。”右面的年轻人,头也没回,声音淡漠,浑不在意的模样。

    左面的年轻人轻哼一声,“怪不得能这么嚣张,敢直接踏上船来。”

    “上了船,管她是不是练气三层,都只有死路一条。”右面的年轻人语调平静,就像在述说一件根本不用怀疑的事实。

    “那是自然。”左面的年轻人表示赞同。

    刘知燕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大为恼火,纵身一跃,就上了两人的船,躬身向两人冲去。

    两名年轻人,一起露出不屑的笑意,屈指轻弹,咻咻咻几声,数枚棋子落在船头甲板上,那方才还平静的船头,顿时亮起无数白线,同时白色光晕骤然升起,将刘知燕罩在其中。

    刘知燕被迫停下脚步,因为她突然发现,坚实的甲板好似变成了泥潭,裹挟着她的脚步,让她行动极为艰难,她眉眼一沉,已经意识到,她陷入了一座阵法中!

    与此同时,又是数颗棋子弹来,落在阵中,刘知燕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像是地震一样,站立不稳,但事实上,大船十分很平静,伴随着颤动,一个又一个白色无面人,从甲班上爬了出来。

    从他们的身形来看,竟然跟对弈的两名年轻人,十分相似。

    这些白色无面人,兀一出现,就朝刘知燕扑杀过来,如同厉鬼一样,凶猛到了极点。刘知燕连忙挥刀应对,却发现这些白色无面人,根本就杀不死,而他们对刘知燕造成的打击,却是实打实的。

    很快,刘知燕就陷入苦战。

    “**绝杀阵一旦发动,就不会停下来,除非闯入者灵气耗尽,死于阵中。”左面的年轻人,不再看刘知燕,转头继续下棋,在他眼中,刘知燕已经是个死人,不值得他再看一眼。

    “死定了。”右面的年轻人,一直没有看刘知燕。

    左右船上的喽啰们,听到两人的对话,顿时高兴的大呼小叫。

    “真人出手,果真不凡!”

    “这臭娘们儿不知天高地厚,这回栽了!”

    “真人威武!”

    落入水中的吴姓大汉,眼看刘知燕陷入困境,松了口气,终于敢爬上船,他还在船舷上的时候,就迫不及待朝刘知燕大喊:“让你嚣张,他娘的,还不是要完!”

    “对一介女子这般呼喝,实在是有失风度。”

    吴姓大汉骤然听到一个清亮的声音,他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鞋底就在眼前急剧放大,然后轰的一下踩在他脸上,还没来得及翻过船舷的大汉,鼻梁就断了,鼻血横流,再度掉回河里,只听那人继续道:“下次嚣张的时候,要先确认己方的确赢了。”

    李晔一步跨出,就站在了刘知燕所在的船的船舷上,他朝两名“专心”对弈,云淡风轻的年轻人拱手,脸色很是认真:“两位阁下装逼的功夫,在下实在是佩服。”

    “滚!”左面的年轻人,一脸不耐烦,也懒得看李晔一眼,挥手就是一枚棋子射来。

    只不过,也没见李晔如何动手,那枚朝他飞射而来的黑色棋子,刚离开年轻人的手指,就在半空中直接倒转回去,沿着来时的直线,以更快的速度,直接啪的一下打在年轻人脸上!

    年轻人猝不及防,脑袋一甩,猛地侧翻倒地,把棋盘都带翻了,棋子撒了一地,脑袋更是直接磕在甲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像打鼓一样。

    这名年轻人猛地一下蹿起来,双目通红的盯向李晔,左右船上的喽啰们,顿时齐齐倒吸一口凉气,满脸匪夷所思之色,因为年轻人右面的脸,已经完全红肿起来,鼓出一个大包,红得很是透明,随时会破的样子,一丝血迹,更是挂在年轻人嘴角。

    李晔拱了拱手,一本正经:“阁下打自己脸的功夫,在下更加佩服。”

    “腻死碎?!”肿着半张脸的年轻人,怒气冲冲的盯着李晔,却不敢再轻易出手,唯独右面那个年轻人,始终坐在地上,气定神闲,目不斜视,一副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的高人风范。

    “你是谁?”李晔被对方模糊的发音逗笑了,“在二位的逼格面前,在下深感惭愧,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名字。”

    脸肿的年轻人被气得五官扭曲,他半边脸已经肿得没边儿,神情剧烈变化之下,牵动伤势,顿时疼得直抽凉气,这让他恨到了极点,双目充满血丝:“泥沼丝!”

    李晔忍住笑意,摇头道:“我不找死。”

    “你进入了**绝杀阵的范围,不死都不可能。”这时,右面端坐的年轻人说话了,大约也是觉得,脸肿年轻人说起话来,实在是自找笑话,他不得不放弃一点高人话不多的逼格来代劳。

    他说话的时候,双手在地上猛地一按,一片灵气波荡散开,他自己也拔地而起,不过仍是保持盘膝而坐的姿势,落在了船顶上,显得格外潇洒,而在他的动作下,整条船都充斥着耀眼的白线,白色光晕将整条船都笼罩其中。

    “**绝杀阵?”李晔轻笑一声,他伸出手,向棋盘隔空点了几下,摄起几名棋子,“既然两位不下棋了,那么棋子就借我一用。”

    屈指轻弹数下,白色棋子飞到各处,直接击碎了甲板、舱门、船舷,十三声轻响之后,笼罩大船的白色光晕,顿时发出一声脆响,像是摔碎了茶杯,接着就寸寸破碎,消弭于无形。

    就连刘知燕眼前的白色无面人,也没了踪影。

    “则扑阔冷!”脸肿年轻人发出惊慌的大叫,他想说这不可能,但嘴一张大又牵动伤势,疼得他下意识去捂脸,手一碰到大包,就猛地吸气,连忙松开手。

    左右船上的喽啰,则是发出震惊的喊叫,一片哗然,看李晔的眼神,已经不可遏制的带上恐惧之色。

    盘膝坐在船顶上的年轻人,眼中闪过一抹惊慌,不过随即就被他掩饰下去,他平静看着李晔,显得丝毫不慌,并且胸有成竹,淡淡开口:“原来还懂阵法,怪不得敢上船,不过你要是以为这就能......”

    “我以为尼玛的以为!”对方一直装比,把李晔给惹烦了,他忽的一步跃出,瞬间到了年轻人眼前,伸手直接抓向对方的咽喉。

    一直保持高人风范,看似深不可测的年轻人,这一下惊得瞳孔猛缩,浑身一颤,从船顶一跳而起,李晔来的太快了,快到他都看不清,他这下清楚的意识到,碰到高手了!

    年轻人想要后退闪避,但他的修为跟李晔差了太多,李晔若是让他跑掉,那才是有鬼了。

    右手抓住年轻人脖子,将他提了起来,李晔一脚踩在船顶上,拔地升空,一去十丈多高。

    风声在耳边呼啸,年轻人脸涨得通红,他惊骇的望着李晔,满脸惧怕与绝望。

    “你是想说,我要是以为这就能打倒你,那我就大错特错了,对不对?”

    李晔撇撇嘴,在半空扭腰转身,抓着年轻人的脖子,把他朝大船用力扔了下去,“我都没装比,你还越来越起劲了,到底谁错了,你心里没点逼数?”

    年轻人的身体急剧下落,像是天降陨石一样。他瞪着越来越近的大船,拼命想要控制身体,却根本就做不到。

    轰的一声,年轻人眼前一黑,身体砸破船顶,木屑横飞。

    紧接着砸进船舱,又砸破甲板,掉进底舱,最终砸破船体,噗通一声砸进河水中,激起一道巨大水柱!

    水柱落下,河面却半响没动静。

    那个吴姓大汉,被李晔一脚踩在脸上,踩得头晕目眩,鼻梁都塌了,在水里挣扎了半响,好不容易清醒了点,靠上船体,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正好碰到年轻人将船砸破,他整个人跟着断木,又飞了起来,在咚的一下落水之前,他悲愤的大吼:“我什么都没干,为何每次都受伤?!”

    脸肿的年轻人,急忙掠到另一条船上,他回头看了一眼,被从中间“腰斩”的大船,心有余悸。

    李晔的出现太过突然,完全打破了他的预期,这个高人风范没法再装下去,看李晔出手狠辣的样子,继续留在这里,估摸着不死也要被教训得很惨,他当即拿定注意,跑!

    只不过,他刚跑出去两步,还没上岸,眼前虚影一闪,李晔就出现在他面前。

    “阁下这么高人风范的人,却突然逃跑,不嫌太过掉价?”李晔笑眯眯的看着他。

    脸肿年轻人心头一跳,二话不说,连忙转身,只不过这回也一样,他没跑出两步,又被李晔挡在面前。

    脸肿年轻人想哭的心都有了,打不过还跑不掉,关键是他的脸肿得像个灯笼,没法做出欲哭无泪这么“高难度”的表情,内心的憋屈无法表达,就更是心累。

    “自己装的比,含泪也要装完,怎能半途而废?”李晔闪电般出手,同样是一把抓住对方的脖子,一步跃了起来,朝着先前那名年轻人,砸下的方位,狠狠给他甩了下去。

    脸肿年轻人的命要好一些,毕竟前人已经给他砸出了个洞,一路畅通,然而先前那名年轻人就倒霉了,他刚从水中露头,就被脸肿年轻人砸中,而是还是脸对脸。

    嘭的一声,令人肉疼的声音中,脸肿年轻人的半张脸,直接爆开,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然后两人就齐齐落入水中。

    “好事成双。”李晔拍了拍手,“一起装逼一起打脸,多好......哦不,是被打脸。”

    李晔看向左右船上的其他人,笑容温和:“还有谁要装逼?”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