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帝御仙魔 > 第五章 祸害
    李晔手中折扇上绘着一副水墨山水画,古色古韵,意境深远,右上角题着四个字:一方河山。

    今日李晔着了一身书生白袍,没什么花里胡哨的纹饰,他轻摇折扇的时候,面带微笑,眉眼平和,仪态很是潇洒。

    只是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不见,眼帘低垂,方才还恍若艳阳天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浓厚的阴云。

    在左前方百步开外的河畔,停泊着几条渔船,眼下是午后时分,正是渔夫用饭的时候,一条老旧到用破烂竹席充当舱顶的渔船上,一名年过半百的老者,和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正在船头烧着炉火煮鱼。

    两人穿着麻衣布衫,还打了许多补丁,老者头发花白,蓬松稀疏,面如丘壑,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眼眶凹陷,常年的风吹日晒,让他皮肤分外黝黑粗糙。

    豆蔻少女小鼻子小眼睛小脸蛋,分外消瘦,头发用布条随意挽在脑后,在阳光下泛着不健康的黄色光泽,她蹲在炉火前,用一柄破烂蒲扇煽着炉火,不时被烟尘呛得扭头直眨眼睛,却仍是扬着笑脸,不时跟靠在船舱前,满脸愁容抽着旱烟的老者,说上几句话。

    这是一对穷困潦倒的老少,他们的生活简单而枯燥,一日两餐就得拼尽浑身力气,能不能填饱肚子,很多时候都要看运气。

    李晔正看着这对老少,之所以忽然沉下脸来,是因为一群皂衣大汉,提着棍棒气势汹汹冲上了小小渔船,跟低头弯腰陪着笑的老少说了每几句话,就破口大骂,一人一脚踹在老者胸前,将他踹的四脚朝天倒在船上,一人揪住少女的头发,不顾少女的哭喊挣扎,就把她往船下拖。

    李晔虽然距离他们较远,但练气七层的修为,让他可以轻易听到对方方才的谈话。

    那名皂衣大汉冲上船,劈头盖脸就问低头弯腰的老者:“这个月的份子钱什么时候交?”

    老者的声音苍老而恐惧,双手颤抖道:“吴大人,我们祖孙俩真的没钱,请吴大人再宽限两天......我们就剩两条鱼干了,都送给吴大人,请吴大人......”

    “滚你娘的,谁要你那脏手的臭鱼干!”汉子一脚踹在老者胸前。

    “祖父!”豆蔻少女连忙去搀扶,却被一名皂衣大汉一把抓住,他面色狰狞道:“老不死的狗东西,知道你给不起钱,你这孙女眉清目秀的,送到窑子还能卖几个钱!”

    李晔听到“吴大人”的称呼,就收了折扇,“大人”这个称谓在这个时代并不多用,更不是用来称呼官员的,只有身份极度尊贵的人,例如三公九卿,才有被称作“大人”的资格,会穿皂衣的汉子,本身身份就不高,老者对他如此称呼,可见对皂衣大汉畏惧到了何种地步。

    脚尖在船舷上一踩,李晔大雁一般掠了出去,瞬间就到了渔船上,这时候,领头的皂衣大汉,正要向仰面倒在地上的老者,踩下第二脚,揪住少女头发的汉子,正要下船。

    李晔面沉如水,双眸更是冷到了极点,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对恃强凌弱、欺负贫穷老人的事,他都痛恨到了骨子里。

    伸掌往前一推,殴打老者的皂衣大汉,就惨叫着飞出去十数丈,摔进草堆里没了动静,五指虚虚一抓,揪着少女头发的汉子,就被迫扬起了头,脸上涨得红紫,双脚更是离地而起,再也抓不住少女。

    “你是谁?竟然管吴家的闲事,你有几条命?还不快放手?!”

    “你他娘的惹到惹不起的人了,自作孽,不可活!”

    其他几名汉子,看到这一幕,又惊又怒,纷纷向李晔呼喝,并且操着棍棒冲了上来。

    “吴家?”李晔冷笑一声,左手一挥衣袖,冲上来的那些汉子,全都倒飞出去,人在半空就齐吐鲜血,砰砰摔倒河岸上,再也爬不起来,勉强能抬起头的人,看李晔的目光变得满是惊恐。

    右手向后一抓,把欺负少女的汉子带回来,丢在脚下,李晔一脚上去,踩在他脸上,把他半张脸都踩进船头木板,在对方的惨叫声中,李晔冷冷的问:“齐州吴家?”

    “是,是,齐州只认一个吴家......英雄饶命!”汉子四肢胡乱挣扎。

    “废物!”李晔一脚将汉子踢飞,他在半空四肢乱弹,噗通一声掉进河里。

    少女脸上布满泪水,水亮的眸子里写满害怕,她顾不上抹泪,去把老者搀扶起来,两人一起跪在李晔面前,向李晔磕头:“多谢恩人,多谢恩人!”

    李晔连忙将两人扶起来,老者几乎没有肉只有一张干皮的脸,惶恐不定,老泪纵横,就在眼前,李晔看到这张脸,心如同给人揪住一样,难受的无法形容,一时说不出话来。

    “恩公快走吧!你惹了吴家的人,他们一定会报复。这码头上到处都是他们的人,还有很多了不得的术师,晚了你就走不掉了!”老者急切的劝李晔。

    李晔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沉声问老者:“方才那些人,是跟你们收税么?”

    “唉!税钱我们早就交了,那是吴家另立名目,要收的份子钱,比税钱还多呢。这码头上下的人,都要交,这些年被逼得家破人亡的,也不知道有多少,给不起钱的,男的被抓去为奴,女的被卖去做娼妓,咱们只不过恰好被英雄看到罢了!”

    老者抹了一把泪,又赶紧劝李晔:“英雄快走吧,这事你管不了的,听说整个齐州都是这样!世道如此,我们这些小民又能怎么样,苟且偷生罢了!”

    “我走了你们怎么办?”李晔看了一眼少女,此刻她仍旧惊魂未定,瘦小的肩膀抖个不停,大概是能预料自己的处境,李晔看到她的手,小小年纪吃不饱饭就算了,手心竟然起了茧子,也不知做了多少重活,他问老者:“吴家在码头的人在哪?”

    老者抬手指向码头:“英雄看到那个最高的楼宇没有?那里就是吴家管理码头的地方,官府的衙门都没那么高......唉,英雄问这个做甚么,还是快走吧!”

    “世道之所以乱,这些人难辞其咎!自作孽不可活?说得不错,他们是时候付出代价了!”李晔招了招手,让赶过来的刘知燕等人,把老人和少女带上长河帮的船,他自己拔地而起,朝那座高楼掠去。

    “这......这......仙人?”老者看到飞出去的李晔,敬畏的朝李晔背影跪下,连忙磕头,修为高强的修士,在凡人眼中,不就是仙人?

    被刘知燕扶起后,老者愕然问她:“难道这位仙人,是专门来行侠仗义,锄强扶弱的?”

    刘知燕对老者露出微笑:“对一些人而言,也可以这么说。”

    码头上熙熙攘攘,货物堆积如山,行人摩肩接踵,精打细算的商人、吆三喝四的衙役、各种拉着货车的牲畜充斥其间,不过最多的,还是背负沉重货物的苦力,他们是码头的基石,像砖瓦一样普通却又不可或缺。

    最高的那座大楼前,一名身材普通只着短褂的年轻苦力,正驮着两麻袋沉重货物,在街边艰难的行走。

    阳光晒黑了他的肩膀,他弯着腰低着头,汗水不停从下颚滴落,在地上连成一条线,他的脸紧绷着,粗重的呼吸犹如牛喘,每走一步都重如泰山,但他没有停下来,他今天才背了二十趟货物,他要背够四十趟,才能得到一家人的伙食。

    忽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迅速近了,年轻苦力的脸,在偌大的麻袋下,艰难的转过来,顿时惊愕爬上他的脸,一片巨大的隐形袭来,伴随着一声响亮马嘶,在他来不及闪避的时候,就撞在他身上。

    年轻苦力和两个大麻袋摔倒在地上,胳膊在地上磕破了皮,鲜血直流,他还没站起身,一名从白马上下来的中年男子,就一脚踹在他胸前,将他踹翻在地,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没长眼睛?会不会走路?低贱的狗东西,不会走路就不要出门,撞坏了大爷的宝马,你赔得起?”

    中年男子一身锦衣,十分儒雅贵气,但唾骂年轻苦力的时候,却跟泼妇一样。年轻苦力看了对方一眼,心头愤怒到了极点,他在街边走路,分明是对方撞了他,竟然还打骂他。

    但年轻苦力不敢还手,连还口都不能,只能低眉顺眼整好两麻袋货物,准备背起来,他不是胆小,他只是需要忍,他还有家人需要靠他养,而若是得罪了面前的人,对方下了狠手,他可以不在乎血溅五步,但是家里没了他这个顶梁柱,老迈的母亲和弱小的妹妹,就没了饭吃。

    “跟你说话呢?你没听见?你是个哑巴?苍蝇一样的东西,屁都没个响屁,大爷的话你竟敢不接?你看不起大爷?”

    中年男子见对方低着头不说话,愈发嚣张,他跟上前,一脚踹翻了,年轻苦力好不容易堆积起来的重重麻袋,又一巴掌直接摔在年轻苦力脸上,嘴里的话愈发难听,“你这种废物,除了一身力气,还有什么用?这码头要是没有我们,哪会如此繁荣,你们哪里有饭吃?大爷跟你说话,你竟敢不理?你还敢握拳,我打......”

    年轻苦力面沉如水,愤怒让他浑身发抖,双手死死握紧拳头,他始终低着头,他怕他看一眼中年男子,就会忍不住跟对方拼命,他一忍再忍,脸憋得通红,他忍不住了,却还是要继续忍,他多想投身乱军,屠杀这帮为富不仁的狗贼,但乱军没有到齐州来,他为了家人,只能忍气吞声,他低头走到被踢倒的麻袋前,费力的码好麻袋。

    “我打死你着没个响屁的废物!”锦衣男子得寸进尺,再度上前,一脚就朝年轻苦力脸上踹去。

    年轻苦力梗着脖子,准备默默承受。

    就在这时,锦衣男子发出一声惨叫,他的脚再也没有落到年轻苦力脸上。

    年轻苦力愕然回头,就发现锦衣男子已经倒在地上,一名白袍年轻人,正一脚踩在锦衣男子脸上,把他半张脸都碾进了泥土里。

    李晔俯瞰着中年男子,声音冰冷:“命运给了你富贵,不是让你欺压穷人的,若是他有你的出身,有你这样的运气,他的成就会比你高百倍!”

    锦衣男子惨叫不停,他越是惨叫,就越是吃得满嘴是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